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曼徐鈺澤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林曼徐鈺澤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2022-05-09 18:43 作者:盛夏的提拉米蘇

章節介紹

男主非人類 內容情節純屬虛構 也許是玉墜的原因,將原本素未謀面的他們越拉越近 林曼意外召出荒宅的主人,從此開始了光怪陸離的離奇遭遇……

在線試讀

第9章 江煥清

林曼起了個大早,發現昨晚的綠光還在空氣中漂浮着。她沒拉開窗帘,夏天的早上七點多天應該大亮了吧。

她輕聲地呼喚徐鈺澤,喚了幾聲沒有得到回應,可能是出去了吧。

林曼起身拉開窗帘,晨曦照入屋內的瞬間,星光般的綠點點便匯聚成一束綠光鑽回了玉墜。

林曼打開好幾天沒用的手機,看看有沒有胡馨的消息。然而最後一條消息還停留在幾天前,倒是高中同學江煥清還發了幾條消息。

她沒點開江煥清的消息查看,就先發消息給胡馨:小馨,你還好嗎?你媽媽將你轉院到哪裡了?

等了一會沒等到回復,她試着打電話給胡馨,沒有接。她有些氣餒,收拾一下就出門了。

早上的街道熙熙攘攘的。她打算先去舊城區,幫昨晚的郭筱柔拜託她的事。這裡離那邊也不是很遠,她搭個公交車也就兩個站台。

林曼她走在人行道的樹蔭下,忽然一縷黑煙鑽進了玉墜。定是徐鈺澤回來了,她捂着嘴小聲地詢問:「你昨晚一整晚都在外面嗎?去哪了呀?」

徐鈺澤貌似有些疲憊,說話聲音都弱了些:「嗯,去尋人了。」

林曼關切地問:「你沒事吧?人找到了嗎?」

徐鈺澤沒回答,林曼等了片刻他才說道:「沒事,只是一晚上都在使用靈力,玉墜不在身邊,稍微有些疲倦罷了。還沒找到,我發現一抹類似那人的氣息,卻不是我要找的那個人。」

林曼不再打擾他,上了公交車,很快到舊城區站台了。她沿着街邊走,詢問了路人籃球場怎麼走,直奔目的地。

林曼看着比較老舊的籃球場,早晨也有幾個高個男生在打球,她環顧了一下四周。都是居民樓,好像沒看到有店面,難道是流動攤位嗎。

「林曼,你怎麼在這裡?」一個充滿活力的男聲傳來,打斷了林曼探尋的目光。

林曼轉頭才發現是江煥清,他穿着黑色球衣,滿頭大汗。江煥清常年打籃球,皮膚有些黝黑。依舊陽光帥氣,帶着耀眼的笑容。

林曼打趣道:「哦,我來這裡找人的,倒是你這大少爺還跑到這比較偏僻的籃球場打球啊。」

江煥清用腕帶抹了額頭上的汗,和林曼說道:「嗯,打的是情懷嘛,場地都無所謂。同學家在這邊。」他和林曼在同一個大學城,只是不同院校。

林曼還想去周圍看看,就對着他說道:「好吧,你繼續打球,我要走了。」

她剛想轉身走,江煥清就叫住她:「你吃過早餐沒,要不我請你。」

林曼迫切地想離開,就撒了個小謊:「吃過啦,剛在大學城吃了來的。」她一向招架不住江煥清的熱情。江煥清高中時就有意無意地表達對她的喜歡,只是沒挑明。

江煥清摸摸鼻子說道:「好吧,你去哪呢?」

林曼微笑着回道:「就在這附近走走,我找個人,有人托我幫忙捎點東西給她媽媽。好啦,再見~有時間再聊。」

江煥清看着林曼離去的背影,他隱約感覺林曼有些不對勁。他的第六感催使他悄悄用了點法術看了眼林曼,只見林曼身上黑氣繚繞。

那黑氣卻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他有些震驚。身上黑氣附體,一般都是撞邪,他出生在驅邪世家,祖上世世代代都是降魔伏妖的。

只是從爺爺那一代開始打擊封建迷信走了下坡路改做風水了。父親從商後拒絕接家族的衣缽開始落魄,但他還是會點能傍身的皮毛。

江煥清有些焦急的追上去拉住了林曼的手,說道:「林曼,你是不是最近撞見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林曼被他突然抓住胳膊有些嚇到,他看來是比較着急,沒注意手中的力度。林曼有些吃痛地說:「啊,放開,江煥清你弄疼我了。」

江煥清抱歉地鬆開了手對着林曼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家族原來是做什麼的,我看到了你黑氣纏身,最近是不是碰上了不幹凈的東西。」

林曼揉着胳膊不知道怎麼回答,總不能把徐鈺澤給供出來吧,她半真半假地說:「難道是因為我昨天撞見一個鬼魂,是一個女生,沒有傷害我,只是讓我給她媽媽捎帶點東西。」

江煥清皺着眉頭說:「要是撞到邪祟你就來找我,一般不要聽信那些東西的話,你聽過鬼話連篇嗎?有些鬼怪就最會蠱惑人心。」

林曼嘆了口氣說道:「沒事啦,只是覺得那個女生好可憐,年紀輕輕就走了。既然撞見了那就幫她這個小忙,了了她的心愿。」

江煥清的同學見江煥清和一個漂亮的女孩聊了半天,有些打趣地吹起了口哨。打斷了林曼他們說話,一個寸頭高個的男生對江煥清喊道:「阿清,聊完了沒,都等你呢,這是你女朋友嗎?」

江煥清被他們打趣地俊臉一紅,有些磕巴地說道:「哎!你們,你們別亂說。我馬上就來。」

林曼對江煥清說道:「你回去吧,你朋友他們都在等你呢。你放心,我如果有什麼危險肯定要找你幫忙的。走啦!」林曼輕輕推了一下江煥清的手臂。

江煥清略帶憂慮的眼神目送林曼離開,他回去再去詢問一下爺爺。善良的林曼總是容易心軟,如果真是什麼邪祟纏着她,他定要請爺爺幫忙驅除。

林曼走出了籃球場,穿過了小葉黃楊籬笆。她才發現這裡過了幾棟居民樓的拐角有條小巷是通往大馬路的,倒是有幾家店面。

徐鈺澤聲音已經恢復了以往的溫和清潤,對着林曼說道:「我說的遇到那個身上氣息和我要找的人很相似的,就是剛才那位男孩。」

林曼有些驚訝:「你要找的人是誰呢?你應該不認識江煥清吧。」

徐鈺澤回道:「我在找我那位故交,名叫江知雨,難道是你這位朋友的親戚。」

林曼有些茫然,在腦海里搜索着江知雨這個名字,她好像沒有聽說過,她對徐鈺澤說:「我好像沒聽過耶,要不然下次我問問江煥清。」

徐鈺澤出了玉墜,站在林曼身旁,林曼抬頭看了眼他,還是乾乾淨淨,玉樹臨風的樣子。她真的很吃他的顏,她有些害羞地想到。

徐鈺澤輕笑,聲音似乎放低了些對林曼說道:「走吧,我跟你一同去找那女鬼的母親。」

林曼深吸一口氣,心裏不住地想:鎮定鎮定,某人能聽到自己的心聲,不要又被笑話了。

她清了清嗓子,說道:「那走吧。」兩人就這樣在巷道里並肩而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