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重生之你好1990張小東請叫我咚咚小說免費

重生之你好1990張小東請叫我咚咚小說免費

2022-05-09 18:43 作者:請叫我咚咚

章節介紹

張小東是一名外賣小哥,突然間靈魂穿越到了1990,他是否還像一條鹹魚一樣活着,還是與天博弈,勝天半子站在風口浪尖上的一頭豬都能起飛的年代,他該何去何從?

在線試讀

第5章 組團來騙我?

走出屋門,撲面而來的是清爽的氣息,純自然無污染的空氣。在二十一世紀的城市裡再也聞不到的味道。張小東感覺自己彷彿渾身通透一樣,每一個毛孔都呼吸着,舒爽着,虛弱的身體猶如吃了大補藥一樣,更加有力。

張小東回過神來,才發現眼前是一個寬敞的大院子。兩隻雞一隻鴨打打鬧鬧的,像在鬥地主。院子四周是由木樁圍成的院牆,上面爬滿了黃瓜秧,還有幾隻蜜蜂在嗡嗡的盤旋。他走了過去,順手摘下一個旱黃瓜,沒有擦拭,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真他娘的脆,爽口好吃。」

張小東大口吃着,腳步沒有停留。出了院子,迎面望去,一排排各式各樣的房子參差不齊的坐落着。其中,一座由紅磚砌成的磚瓦房子格外的耀眼。在一堆土房中,那就是一顆璀璨的明珠。他不用想也知道,那裡定是村支書或者村長家的房子。不要問為什麼,憑着感覺走就對了。

順着土路一直走,偶爾遇到幾個女人,還對他打着招呼,嘴裏叫着小東子,從她們的話語中不難分析出,這些女人是認識他的,而且對於他遭到雷劈住院一事,也是了解的透透的。

張小東臉色有點難看,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自從遇到那些女人開始,不間斷的再次遇到十幾個男男女女,還有孩童,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認識張小東,而且表現的特別的熟悉,彷彿在一起生活了十幾年一樣。

這些種種情況,張小東困惑不已。難道現在的騙子不是拖家帶口的,而是整個村子一起騙。這也太他娘的不可思議了。

張小東懵逼了,為了他這個二十好幾的成年人,有必要玩的這麼大嗎?付出和收益能成正比嗎?兩口子忽悠不夠,現在整個村子都開始一起忽悠,想想都讓他汗毛直立。一抹陰雲浮現在他的頭頂,壓得他心口難受,呼吸都開始斷斷續續。

快走幾步,遠處一間雜貨店映入眼前。張小東心裏開始怦怦直跳,要是能夠讓他打個電話,這一切一切的騙局都將浮出水面。

雜貨店不大,裏面的商品不是很齊全,最重要的冰箱並沒有看到。兩個五十左右的婦女,正嗑着瓜子,聊着村裡的八卦。誰家的狗子睡了隔壁家的狗,誰家的女人半夜嗷嗷叫,間接的還有老張家的兒子被雷劈了。

聽到這些,張小東臉色陰沉,這都是些閑出屁的人啊,嘴是真的碎。但是一想到自己接下來的大事,還是硬着頭皮,露出人畜無害的表情,笑呵呵的說道:「您好,阿姨。方便用一下手機嗎?我這有點事需要打個電話,請您幫幫忙。」

突如其來的問話,打斷了正在打屁聊天的兩個女人。其中一位穿着灰色背心,頭髮稍顯灰白的女人眼睛一亮,笑眯眯的張口道:「小東子,我是你三姑奶奶,叫什麼阿姨,亂了輩分,怎麼你的腦子不會被雷劈傻了吧?快來讓姑奶奶看看。」

此時的張小東真想破口大罵,你他娘的才被雷劈傻了,哥們怎麼能幹出這麼丟分的事情。看着眼前這位也就比騙子親媽大不了幾歲的女人,居然自稱是自己的三姑奶奶。他有點想家,這個地方怎麼到處是親戚。

心裏再怎麼不滿意,他知道現在打電話報警才是正事,然後再一次的複述了剛才的話。

令張小東沒有想到的是,眼前這位三姑奶奶一臉迷茫的看着他,他心裏咯噔一聲,難道被對方發現自己的企圖了?

接下來三姑奶奶的話,徹底的打亂張小東的心思。

「啥手機?那是啥東西?電話就電話唄,叫啥手機啊。小東子,咱們村裡怎麼會有電話呢,要想用電話得要去鄉里的郵電所。這點常識你咋不知道,是不是腦子被雷劈壞了?」 三姑奶奶滿臉懷疑的看着他。

此時此刻,張小東只感覺自己智商有點不夠用了,眼前的三姑奶奶說的每句話,看似比真金還真,不像故意騙他的。這一點,他看不透。畢竟,三姑奶奶眼裡的淳樸還有關心是實實在在的。他的腦子裡不由得想到:難道現在的村裡的騙子道行都這麼高深莫測?演的一點痕迹都沒有,這他娘的到底是咋回事?

三姑奶奶看着身前的小東子,眼神中流露出一副同情,還有一絲嘆息。然後三姑奶奶左拿右拿的拎着好幾樣小零食,放在張小東的手裡,嘴裏說道:「小東子,好好養病,姑奶奶相信你會好起來的。 」

張小東心裏崩潰了,這都是哪跟哪裡啊。怎麼從三姑奶奶的話語中,自己好像得了絕症,無葯可治一樣。

沒有找到電話,他也只能回去,離開前掃了一眼牆上的掛曆,同樣的寫着: 1990年7月31日, 星期二 農曆六月初十庚午年【馬年】

這是第二次看到這樣古董的日曆,日期出奇的一致。現在張小東腦袋猶如一團漿糊,亂糟糟的。

這個村子裏的一切都透露着古怪。莫名其妙出現的爹媽,貧窮的山村,奇怪的日曆,還有那些村民對他的熟悉感。

最最重要的是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不知道手機是啥的。那個護士蘇小珊和剛才的三姑奶奶,明顯看的出來,確實是不認識手機。

悵然若失的張小東回到了家裡,躺在床上,眼神空曠,思緒不知道飄到哪裡。

「不合理!他們肯定在演戲。他娘的,哥們一定會找出破綻的。」張小東怒吼一聲,向著深陷迷茫的騙局,發起了堅強有力的抗爭。

1990年8月3日, 星期五 農曆六月十三庚午年【馬年】

清晨,在騙子爹媽的催促下,簡簡單單的吃了一頓早餐。一碟腌黃瓜,一碗稀飯,一個鹼多了發黃的饅頭。張小東吃的還是挺飽的。

來到這個村子整整四天,一頓肉沒吃到,他的嘴裏已經淡出鳥了。

經過這幾天的明察暗訪,張小東把整個村子摸透了。他整理了一下手裡的資料,得出幾點:

第一,村子叫大棚村,隸屬於松江省冰城市松江縣立泉鄉。

第二,那兩個騙子真的是他的父親張為民和母親王琴。

第三,村裡人確確實實認識他,不是演戲。

第四,他還有一個弟弟叫張小斌,去縣裡的小姨家沒有回來。

第五,村裡的田園犬別名土狗,見到他瘋狂的搖尾巴,要知道土狗見到陌生人可是會衝上一頓犬叫的。但土狗們對他是那麼的親熱。

第六,日曆的日期是真實的,換句話說今年是1990年 。

這一切的一切,張小東不得不承認,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他遇到了傳說中狗血的橋段,他張小東重生在1990年,一個也叫張小東的人身上。他的上一任正是不走運被雷劈死了。同一時間他靠着染血的玉符重生了。聽起來不可思議,但確確實實發生在他的身上。

張小東想了很多,上一世的自己是個孤兒,沒有爹媽的疼愛,日子也是有一天沒一天的瞎混,這一世,他決定要活出個人樣。不做鹹魚,做一個孝順父母,有人疼的好兒子,然後再娶一個賢惠的妻子,最好妻子的屁股夠大,生個兒子。

奧利給!加油!

張小東衝著遠處的高山,長嘯一聲。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