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我在玩遊戲怎麼變成捉鬼大師了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我在玩遊戲怎麼變成捉鬼大師了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2022-05-09 18:43 作者:暮滄言

章節介紹

一場意外,主角穿越到了遊戲世界,這裡陰盛陽衰,妖魔鬼怪隱匿世界各處,主角穿越同時覺醒了恐懼值系統,得知若想回到現實世界,就需要以陰陽使者的身份將里世界的陰陽掌握平衡,才能打開兩界通道……

在線試讀

第5章 神秘的樵夫

深夜十一點,兩人已經做好準備,剛要去叫村長,卻發現村長早已在院子里等候。三人兩兩對視,朝着黑土坡走去。

嚴啟和段青兩個人跟在村長身後,先是跨過了東山溝,然後順着山腳下的山路走。走到一半,村長看見有一個石柱攔住了三人去路,知道該拐彎了,於是領着兩人朝着右面走去。

兩個年輕人看前方並沒有路,但村長卻堅定的朝前走着,倆人也就緊跟在村長身後。三個人穿過了一片灌木叢,來到了一片松樹林子裏面。林子里有一層薄薄的白霧,安靜的很詭異,只是偶爾會有兩聲貓頭鷹的鳴叫。

走着走着,突然一邊的樹後面發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音,還夾雜着樹枝斷裂的聲音。三個人小心翼翼的走過去,來到大樹後面,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身強力壯的樵夫在整理砍下來的木柴。

村長心生懷疑,怎麼這麼晚了還會有人在這詭異的林子里砍柴?

嚴啟上前試探,掛着笑容就靠了過去,對那人說道:「大叔,這麼晚了,怎麼還在砍柴啊?用不用我們來幫你啊?」

那個樵夫也陪笑說道:「啊不用了,我家很遠,就不勞煩你們了。對了,這麼晚了,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嚴啟回道:「我們有些事情要去黑土坡,這林子里起霧了,大叔,您看起來很熟悉這裡,能不能帶我們去啊?」

那樵夫明顯臉色變了,然後又迅速恢復笑容,說道:「當然可以啊,不過那黑土坡是一片墳地,那兒旁邊倒是有一個很破舊的木屋,你們可以在那兒休息休息。我把你們送到那兒就得回家了,而且,我向來不喜歡墳地。」

「那謝謝大叔了,我來幫您背柴。」說著,嚴啟就將一捆木柴背在了自己的後背上。

「這個大叔答應領我們去黑土坡了,我們走吧!」嚴啟喊了一聲,又朝着村長和段青故意眨了眨眼睛。村長和段青也知道嚴啟的意思,忙跟了上來。

木柴有三捆,嚴啟和段青各背了一捆,還有一捆樵夫自己背着。四個人在林子里兜兜轉轉,路上嚴啟還不忘吐槽:「這林子里的路還真不好走啊!」

不一會兒,四個人就來到了黑土坡。三個人跟着樵夫又走了一會兒,來到了一側山腰處的木屋。木屋很隱秘,坐落在山腰上有兩棵大樹的地方。木屋旁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石頭,還有一條非常窄的山路將木屋與外面連通。

嚴啟和段青把木柴放在了樵夫腳下,然後跟在村長身後跨進了木屋的門口。三人看見木屋裏面竟然有一套嶄新的被褥,很明顯是有人住在這裡,三個人都好奇會是誰住在這裡。嚴啟打算轉身問一下樵夫,剛一轉頭,卻發現樵夫不見了。

嚴啟忙叫了段青和村長,三個人走出屋外,看到那三捆木柴也沒了蹤跡,村長做了總結:「那樵夫走了。把咱們三個送到這裡就走了。」

嚴啟也同意村長的說法,但同時疑問也上來了,就小聲對段青說道:「那樵夫走了可以理解,但是為什麼不告訴咱們一聲,悄無聲息的就走了,這人真怪。」

段青也小聲簡潔的回應了嚴啟:「是有點怪。」

黑土坡很大,大半個山坡上都是墳包,錯落無序的隨意擺放着,有的有石碑,有的無石碑。三人商量過後,決定由嚴啟前往墳包堆裏面檢查,而段青和村長留在木屋附近觀察。

嚴啟自己在墳包間穿梭着,忽然感覺身後一亮,一個墳包旁忽然出現了一簇外面藍色包着裏面黃色的火焰,兩個字瞬間出現在嚴啟的大腦中——鬼火!

但是對於學過化學的嚴啟來說,還是科學戰勝了迷信,一句話一直在嚴啟的心裏重複——這是白磷燃燒導致的磷火。

嚴啟不慌不忙的在地上捧起一堆土,然後朝着磷火揚了過去,那磷火被土撲滅的瞬間,嚴啟好像在火焰後面看到了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影,嚴啟再仔細看時卻又不見了,嚴啟只好當做是幻覺。

這時,在木屋旁,段青應村長的要求守在木屋外面,村長在木屋裏面檢查。

段青已經檢查了屋外周圍,很正常的獵人屋子,屋外牆上還掛着兔子皮呢。段青正在思考一隻兔子皮能賣多少錢的時候,木屋裏面忽然傳來了一聲大喊——「啊!」

段青連忙進到木屋裏面,這時段青發現村長突然不見了,趕忙出去叫嚴啟過來。

嚴啟正在墳包間繼續穿梭,段青忽然跑過來,急忙說道:「村……村長在木屋裏面消失了!」

這時嚴啟忽然想到劉玉瑩說過她就住在這裡,忙喊道:「不好,村長有危險!」

兩人忙跑到了木屋裏面,兩個人仔細檢查着屋子裡各處,想着平白無故的大活人不可能憑空消失。

木屋裏面很簡單,除了床上的被褥外,牆上還掛着早已風乾了的兔子皮和野雞毛。嚴啟正小心翼翼的蹲着檢查窗體和地板,忽然發現在床邊的一塊地板下面是空的。於是叫住了段青:「段青,過來,這下面是空的!」

段青走過來按嚴啟說的敲了敲地板,果然下面是有空間的。兩個人開始想辦法打開這塊地板。嚴啟剛要起身,頭卻撞在了床的一角,但他能明顯感覺到床角有東西動了一下,隨後啪的一聲,那地板竟然自動打開了,裏面是個很深的暗道。

嚴啟大驚:「這木屋裏面竟然會有機關!走下去看看。」

說完,嚴啟就打頭進入了暗道裏面,段青緊隨其後。

經過短暫的窄通道,兩人越往裏面走,越發現裏面竟然有一個很大的空間,但是過於陰暗,使得兩人都看不清。

嚴啟停下,使出火咒,瞬間點亮了整個空間,這裏面好像一個密室,密室的中間有一個很大的石床,上面鋪着一層又一層的大型獸皮,一個穿着米色風衣、牛仔褲、運動鞋的姑娘正坐在床上,正是劉玉瑩。

而石床的旁邊站着一個熟悉的身影——樵夫。此時樵夫早已換了一身行頭,身上穿着獸皮,背着精緻的弓箭,腰間還有一把匕首,脖子上掛着一個小瓶子,裏面裝着一種綠色的液體。嚴啟和段青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樵夫竟然是一個可怕的獵人。

而石床的前面是一個石墩,村長正被綁在石墩上,已經昏迷。

嚴啟對那兩人喊道:「放了村長!」

那劉玉瑩竟然笑着開口說道:「呦,這不是村口那個小伙嗎,不錯呀,找到這裡來了。不過,你們既然來了,發現了這裡的秘密,那就別回去了。」

說著,劉玉瑩左手對着石床一側按了下去,忽然咣當一聲,一側的牆壁忽然打開,像個籠子,裏面關着兩隻可怕的灰狼。獵人聽從劉玉瑩的命令吹響口哨,兩隻狼忽然猛的睜開眼睛,這兩隻狼從裏面躍了出來,兩對稍微發紅的眼睛死死盯着嚴啟和段青。

「這可是兩隻餓了好幾天的灰狼,專門用來終結髮現這裡秘密的人,你們倆陪它們好好玩兒吧,哈哈!」劉玉瑩得意的看着兩個少年。

隨後劉玉瑩又按了一下床的另一側,另一側的牆壁又打開,是一個新的暗道。劉玉瑩讓獵人扛起村長,三個人迅速跑到了這個新打開的牆壁裏面。

嚴啟和段青剛要追過去,那兩隻餓狼忽然跳到那暗道前面,攔住了嚴啟和段青的去路。

「可惡!」嚴啟氣憤的喊道。

面對這兩隻餓狼,嚴啟和段青做好了準備,絲毫不敢大意,生怕一不小心就進了餓狼的肚子。

嚴啟開啟五行輪,段青也使用御風術,兩人幾乎同時喊道:「來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