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袁鯨靳陌…主角

完整版袁鯨靳陌…主角

2022-05-09 18:44 作者:小豬快睡覺

章節介紹

[甜寵虐渣,男女雙強,馬甲打臉!] 袁鯨從那座牢籠里逃出來了,這次她身上有馬甲,身邊有靳陌溟 他們都說靳陌溟霸道冷血,桀驁狠辣,人稱「人間閻羅王」 他們都說袁鯨冰冷無情,是沒人要的野種 可他就是聽不得不忍別人說她一句不好,容不得別人動她一根汗毛 「靳先生,你是…

在線試讀

第3章 小東西,骨頭還挺硬

直到看見男人唇色泛紫,臉色蒼白的被扶進別墅里,女孩才意識到剛才他不是耍流氓。

兩小時後。

空曠的房間內透着冷冷的氣息,不像一間卧室,更像一個沒有溫度的盒子。

床上的人醒過來,唇上的紫色雖然褪去,還是有些泛白。

蹙着眉拍了拍腦袋,「人呢?」

這是他醒來說的第一句話。

「人?這房間里只有你和我。」

陸景桓雙手抱在胸前,白凈的臉上有些不悅的。

雖然沒穿白大褂,卻絲毫不影響他醫生的威嚴。

正因為兩人是從小到大的兄弟,對於靳陌溟這種不惜命的態度,才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無奈。

同時,他內心也有一種無力的自責。

「你自己什麼情況不知道?嫌命長?」

陸景桓一向是個溫文爾雅的人,很少有這麼情緒激動的時候。

「暫時還死不了。」

靳陌溟隨口回了句,好像這條命跟他無關似的。

就是這幅毫不在乎的懶散調調,陸景桓真想揪住他的衣領。

「再往左邊移一公分,知道什麼後果嗎?」

「知道,我有分寸。」

「你就這麼不珍惜這條命嗎?我不同意。」

陸景桓氣極了,但更多的是擔心。

靳陌溟起身套了件襯衣在身上,慢條斯理的扣着扣子,「你不同意,還是得死。」

「一定要這麼說話……」

陸景桓感覺被一把尖刀插在心上,心中的自責無限蔓延。

「下次乾脆往動脈上扎,這樣死得快,我不管了。」

陸景桓從口袋裡拿出一瓶葯放在床頭柜上,「這葯,吃不吃由你。」

他奪門而出。

剛走到門口,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細聽帶着冷冷的無奈,或許還有一絲絲微不可查的期冀。

「還有多久?」

陸景桓沒有轉身,語氣像是在賭氣,「照你這麼揮霍下去,不好說。」

而後苦笑一聲,「或者半年?三個月?……也許隨時。」

說完,邁着稍顯紊亂的步子離開,沒讓背後的人看見他泛紅的眼圈。

靳陌溟一如既往的給自己點了根煙,抽了一口,把青煙吹在冷峻蠱人的臉上,熏了眼眶。

他看了一眼放在床頭柜上的藥瓶。

手攛了攛,把瓶子丟進垃圾桶。

呵。

時間不多了。

腦子陣陣的疼,手上麻木的感覺好像加重了些。

「把人帶到書房。」

走出房間對靳北說了句,用手指掐滅了煙頭,起身往書房走去。

昏暗的書房裡青煙裊裊,厚重的窗帘把光線徹底隔絕在外,房間變成了一隻黑匣子。

只有角落裡一盞不太明亮的燈照着。

男人坐在牛皮沙發上,翹着二郎腿。

散漫,又多了幾分頹泄。

細細的銀鏈纏繞在手上,指尖摩挲星星吊墜,上面的血跡早已被擦去,閃着銀色的冷光。

叩叩叩。

「進。」

女孩扳動門把手,站在門口沒進去。

房間里很暗,甚至連格局都看不太清。

可那對明亮通透的眸子幾乎是瞬間就鎖定了男人的身影。

他換了一身衣服,黑色襯衫幾乎將他整個人隱匿在一片暗黑之中。

只有側面的光灑在臉上,勾勒出臉廓優越的線條。

凌厲,神秘。

在黑暗中透着不可思議的妖異,彷彿來自暗夜世界裏的王。

「過來。」他勾了勾手指。

女孩赤腳踩在木地板上,在冷暗的光線下,緩緩走過去。

咚——

身後的門忽然被關上,瘦弱的身軀不禁微微一抖。

小小的身軀套着寬鬆的病號服,扣子在逃跑的時候被扯掉了好幾顆。

上面的條紋已經褪了色,有些地方甚至被磨破了。

那一頭枯黃的長髮垂落腰間,幾縷髮絲散落搭在那張泛着病態蒼白的小臉上。

明明就是營養不良的樣子。

可在靳陌溟眼裡,竟然是一種凌亂、蒼涼、凄冷的美態。

心中莫名生出一股保護欲,靳陌溟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什麼時候發起這種善心了?

可身體很誠實,他竟然…莫名起了反應。

他媽的!

竟然想要她,第一眼看見她就想要!

驀地,竹節般的手指捏住那小巧的下巴,拉近兩張臉的距離。

眼神再一次相撞,那雙琥珀色的瞳仁,不知為什麼,他總能從那對眸子里看到隱隱泛着的藍灰色光。

她就這樣看着他,仍然沒有絲毫的膽怯。

甚至讓他感覺到一種勢均力敵的拉扯感,還沒人敢這麼肆無忌憚的跟他對視。

有點意思。

「袁鯨……」

他念着她的名字,故意拖了個尾調。

除了名字之外,青山精神病院沒有她的任何信息。

不用說,顯然是有人想抹掉關於她以往的生活痕迹。

不過也正常,那地方的事情並不像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

私底下的勾當……

男人的氣息噴洒在那張小臉上,「得罪什麼人了,嗯?」

緩緩上揚的語調像藏着磨人的蠱惑。

女孩掙脫他,小巧的下巴上留下了一塊紅紅的印子。

雖然身軀瘦弱單薄,可骨子裡卻透着堅硬的冷傲和堅毅。

她表情冷然,平靜的站着,扒開貼在臉上的亂髮,「我是腦子不好,以前的事不記得了。」

呵。

小東西,骨頭還挺硬。

男人忽然伸手抓住纖細脆弱的手腕,把人扯過來。

袁鯨本就單薄輕飄,被那股強力拉過去整個人跌坐在他身上,陷入那一方強勁的臂彎。

精瘦的手臂將她瘦小的身軀圈住,那張凜若冰霜、肆意囂張的臉慢慢靠近。

灼灼的目光從划過她的眉梢,眼眸、鼻樑……

拇指指腹在那張血色不足卻形狀飽滿的唇上摩阿摩,帶着一股逼人的怪異壓迫感。

偏男人的臉上掛着若有似無的笑意,又痞又妖。

袁鯨脖子一疆,莫名心慌,「你答應我不強……」

「是嗎?我怎麼不記得答應過你。」男人表情玩味。

袁鯨蒼白的面容上透出一抹惱怯,她別過臉,整具身體都在抗拒。

可身子被緊緊扣住,掙扎不開。

「……」

倉促回想了一下,他好像確實沒說。

但沒說話就是默許了,不是么?

「你不講信用!」

「呵。」

靳陌溟一聲嗤笑,把她小巧的臉蛋掰正,「講信用,跟一個神經病?」

「除非老子願意,否則信用?道理?規矩?這些東西在我靳陌溟這裡他媽的通通都是狗屁!」

他猛然俯下身軀,半個身子壓了上來,那張俊美又充滿凌厲感的臉再一次逼近。

「別過來!我瘋起來……唔……」來不及把狠話甩出來,唇被堵住。

對方帶着強勁的攻勢,肆意的,脅迫的,毫無溫柔可言的狠狠覆上來。

「唔!唔……唔……」

她瘋狂掙扎,光着腳死命踢踹,可身上那一道強大的力壓倒性的將她禁錮,上半身動彈不得。

唇被堵上,身子被勒緊,連呼吸都不順暢起來。

男人像一頭突然發現獵物的猛獸,毫無章法的只想掠奪。

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就是想。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