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線閱讀抄我詩?不裝了,其實我是劍仙!小說免費資源

在線閱讀抄我詩?不裝了,其實我是劍仙!小說免費資源

2022-05-09 18:45 作者:魷魚乾

章節介紹

一覺醒來,寧歸塵穿越到重文輕武的低武仙俠世界 開局綁定至尊天驕系統,一路低調簽到直到十八歲那年 本想參加文會成為一名鼎鼎有名的才子,卻不料自己寫下的詩詞竟被人連夜偷竊抄走,硬生生奪走了本應屬於自己的魁首 寧歸塵默默脫下儒袍,取出一把靈劍,抬手間天地驟然變色,隱…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文試?有手就行

精彩節選

今天是寧歸塵有史以來最自豪驕傲的日子。

文會最終比試,自己的競爭對手就只剩下三人。

望着自己寫下的絕句,寧歸塵默默放下筆,抬手道:「我完成了。」

話音響起,宛如一塊巨石砸在湖面,濺起了劇烈的漣漪。

原本空曠寂靜的大堂,此刻傳出了非常清脆的珠子落地的聲音。

監考的中年學士顧不得撿起散落一地的玉珠,他三步並作兩步,急匆匆行到寧歸塵身邊,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他面前的書桌上。

他在心裏默讀了一遍,起初還微微一怔,但恍然悟透這篇絕句隱藏的含義之後,本來疑惑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震驚。

中年學士目不轉睛的盯着寧歸塵,很想親口問一句「這詩當真是你自己創作?」

但又怕驚擾了其餘幾人作答,只好用力拍了拍後者肩膀,露出一抹極度讚許的眼神。

寧歸塵默默遞上考卷,轉身便閑庭信步的離開了考場。

來到考場外,一群文人雅士頓時興緻勃勃圍了上來,紛紛詢問:「寧兄,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難道你已經結束考試了?」

「寧兄寧兄,這次文試難不難,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寧兄,等下可有時間,我在家設宴,準備為你慶祝!」

不論是攀關係的還是出於好奇詢問的,此刻都把去路擋住,將寧歸塵從四面八方團團圍住。

然而寧歸塵還有別的事要做,哪裡有功夫跟這些文縐縐的傢伙耽擱時間,於是他安靜站了一會兒,回了句:「文試?有手就行。」

說罷,寧歸塵在眾目注視下背手離去。

……

寧歸塵始終覺得自己很孤獨。

自己並不屬於這個世界,或者說,直到現在他對這裡也沒太大歸屬感。

當年自己好歹也是藍星一位小有成就的某語言大佬,晚上好不容易趕完進度,結果不曾想一覺醒來,就穿越到了這個疑似低武的仙俠世界。

如果不是第一時間就覺醒了至尊天驕系統,恐怕寧歸塵的孤獨感會更加強烈。

就這麼默默低調的每天延續着簽到、翻書、找樂子,一連過了十幾年。

就在今年,寧歸塵來到了合適的年紀,於是果斷參加這裡規模最大的文試,然後一路過關斬將,走到了今天的最終考驗門前。

在這個重文輕武的世界,只要成為文試魁首,就註定了這個人的未來不可限量。

「就咱的這種詩,放在這個世界,那簡直是降維打擊,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魁首肯定非我莫屬。」

「到時候萬一有哪家公主看上我,來我家裡提親……以後豈不就是迎娶白富美,走上巔峰人生了?」

寧歸塵默默想着,一路回到了自己家中。

「系統,簽到!」

剛坐下來,寧歸塵就立即呼喚系統,繼續重複每天都會做的事。

【叮,簽到成功,本次簽到獎勵為:太淵神劍X1、太淵劍經X1】

寧歸塵本來剛給自己倒了一壺水,聽到簽到獎勵的一瞬間,壺水瞬間打翻,淋**他的衣服。

「這是啥意思?」

「系統,你是不是給錯獎勵了?」

以前簽到的獎勵要麼是一雙筷子、要麼就是一隻碗,偶爾還是一根掃帚……

寧歸塵從未想過,自己的系統竟然也會有如此無敵的獎勵。

「神劍、劍經?你這是要讓我修仙啊?」

寧歸塵神念微動,識海里便浮現出了一把劍的模樣。

這柄劍單從外表來看就格外不凡,外表雖然如同水墨澆鑄,但卻隱隱間蘊含了龍吟之聲。

再加上與之相輔相成的劍經,寧歸塵已經腦補出自己持劍橫掃一切的畫面了。

「要不然,我乾脆來一個文武雙修,誰說文人雅士就不能提劍降妖除魔了?」

念及此處,寧歸塵有了主意,立即將門窗都關好,直接原地打坐,開始吸收那本太淵劍經。

……

夜晚,某個高樓深處。

一名白須老者正在翻閱捲軸,藉助着微弱的燭火,他很費勁的上下打量捲軸內容,但看了許久之後,他默默搖了搖頭。

「現在來參加文試的小子,真是一屆不如一屆了。」

「詩詞既不押韻、又不傳神,這寫的是什麼?簡直是一塌糊塗!」

他將手裡的捲軸丟到地上,又拿起下面的捲軸繼續翻閱。

這人,便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文聖」,當年憑藉一首詞與一首詩,力壓無數競爭對手,成為了那一年的文試魁首。

之後連續無數年,再沒有出現過一首超越他的詩詞,從此他便成為了文試答卷的最終審閱者。

能讓他佩服的人,自然可稱之為文試魁首。

這一次他看到手裡的捲軸,只停頓了不過數秒,便忍不住大聲讚歎:「好!好詩!好詩啊!」

「當真是令老夫大開眼界,這個世上竟然還存在如此才華橫溢的晚輩,這首詩的水平,不亞於當年的老夫……我天岳國終於後繼有人了!」

「這詩,堪稱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啊!」

他捧着捲軸,如同在打量心愛的姑娘,竟一時不忍將其丟下。

「李大人,外面有人找您……」

這時一名下人腳步匆匆的走到門帘前,拱手彙報道。

聞言,這位李大人眉頭一皺,問道:「何人來訪?」

「是那位大人……」

如此模稜兩可的回復,頓時令李大人眉頭皺得更深。

但他終究還是選擇了去見對方。

這一見,便是整整一宿。

翌日一大早,便是正式放榜的日子。

事實上一共就不到五個人競爭魁首之位,而現在評判者又由李大人一個人全權負責。

若非需要保持一點期待感,恐怕昨日當天就可以出結果。

清晨,寧歸塵緩緩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氣,眼中閃過一抹神光。

「一晚上的時間,我直接太淵劍經大成了,看來我真是一個絕世天才。」

「今天貌似該出結果了,去瞅瞅,反正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魁首就是我的了。」

寧歸塵填飽肚子之後,便直奔目的地行去。

不過與往常相比,今天寧歸塵總感覺氣氛有點怪怪的。

要說哪裡怪,那應該就是……昨天還圍着自己打轉的一大群人,怎麼今天一個也沒見着?

等他走到放榜的地方,抬首一看,人都愣住了。

魁首的那首詩,是自己寫的沒錯。

但下面的署名,怎麼變成了另一個人?

剎那間,寧歸塵的面色沉了下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