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快穿後,她帶着系統回來了最新章節_蘇櫻牛牛與二哈全文閱讀

快穿後,她帶着系統回來了最新章節_蘇櫻牛牛與二哈全文閱讀

2022-05-09 18:46 作者:牛牛與二哈

章節介紹

蘇櫻是個孤兒,快穿後回到18歲 校園裡,被霸凌的小可憐,變成了學神 校園惡霸,被打蒙了 社會流氓,改邪歸正了 窮兇惡圖,送進去了 受傷的兵哥哥們,治好了 蘇櫻在山林中悠閑自得

在線試讀

第7章 大學生活

大學生活開始了,學生們進入忙碌的學習中。

有的學生崩潰的大喊,『不是說高考後就解放了嗎?為什麼我現在比高考時還要累?』

『想屁吃,不哄着你好好高考,你會拚命學,告訴你高考後你要面臨的是什麼,你還有那個動力報考中醫藥大學?走了,上課去了。』

……

高年級學長學姐們看着新生經歷,開心極了,『這後繼有人的感覺真是爽啊。』

可是總有一個人讓身邊眾人咬牙切齒。

蘇櫻每日五點起床,晨跑後鍛煉到6點,食堂吃早餐。

然後去教室晨讀,8點開始與同學共同上課。

可是她從來不看老師,一直低着頭看自己的書,各科教授級老師提問過幾次就不再管她了。

沒有課時蘇櫻就在圖書館,晚自習還是在圖書館。

大家看着蘇櫻手中的書不斷換,都深深感覺到自己與大神的區別。

轉眼國慶假期到了,蘇櫻到機場接了韓忠,兩人到裝修好的四合院住下。

蘇櫻每日帶着韓忠走街串巷,品嘗不同美食,逛了韓忠感興趣的景點,看升國旗,參觀故宮,爬長城……

兩人一連玩了5天,第六天,蘇櫻帶着韓忠與一個人見面,三個人聊了一天。

當天晚上,韓忠摸摸蘇櫻的頭,『丫頭 ,你比我想像的更加優秀。本來我想帶着你拜訪一些人的,現在看來不用了。你有你自己的人生規劃,叔明天就回去了,你照顧好自己。』

蘇櫻點點頭,『韓叔,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不需要什麼照顧,您反而要保重,我給您的護身符不要離身。』

韓忠開心的笑了,『放心,你韓叔捨不得死,你只要開開心心,平平安安的,就好。』

蘇櫻眼神暖暖的,『那韓叔等我回去,我給你養老啊。』

『哈哈哈,丫頭,那叔就等着你了。』

國慶假期過了,蘇櫻繼續上課看書,下課圖書館繼續看書,學校里人稱『書痴美人』。

寒假期間蘇櫻沒有回家,而是申請提前實習,在醫院一開始是打下手,慢慢取得教授認可。

第二學期開學 ,學生群都炸了,蘇櫻第一個學期將所有公共課都過了,包括還沒有開課的醫學基礎化學,有機化學等等。

專業課一共需要學習30個科目,蘇櫻一次性過了15門,而且成績都在A以上,還在國內《當代醫學雜誌》上發表一篇論文,論述的微生物與免疫系統,讓看過的許多資深教授交口稱讚。

吳玲玲與田雨一臉驕傲,好似這成績是她們取得的。

吳玲玲揮揮手,『姐妹們,走起,今天姐請客,咱們慶祝慶祝大神崛起,咱們有幸跟在左右。』

田雨歡呼一聲,『好耶。』

蘇櫻輕笑,『那該是我請你們,我知道一家私房菜不錯,一起來啊。』

三個湊到一起的吃貨,半個學期已經深入了解了彼此對美食的評級,蘇櫻的不錯,讓兩個小姐妹差點流口水。

『大神威武,走起。』

『耶,走起。』

三人打車到北銅鑼巷,下車後一直往裡走,直到一個鐵鏽色木門前。

三人推門進去,私密小院里,牆上清晰大字讓人食慾滿滿——胃,我養你!

三人進屋落座,蘇櫻先點了幾樣,養顏果昔碗,金槍魚黃瓜拍,水波蛋,三文魚牛油果拌飯。

吳玲玲和田雨看着菜單也點了幾樣。然後開始環顧四周。

『這裡真不錯,蘇櫻你怎麼發現這裡的?』

蘇櫻輕笑,『最了解北京的,肯定是北京的老饕,我查了好多信息,最後都說這裡不錯,還推薦我點的那四樣菜。』

不久菜上來了,三人不再多說,開始美食五臟廟之旅。

『哇,太好吃了。』

『這個好,你嘗嘗。』

『好幸福,有空咱們還是要出來吃,不一樣的世界啊。』

三人將一桌美食吃的乾乾淨淨,才恢復淑女風,優雅的坐在位置上喝果汁。等肚子不那麼撐了,才起身離開。

三人緩慢走在巷子里,『大神,感覺這四合院吃飯比高檔餐廳要多了一些什麼。』

『不一樣,高檔餐廳是金錢鑄就的企業文化,感受到的是成功人士的驕傲,優越性。』

『四合院是華夏千年文化底蘊,飲的是一國歷史滄桑,是血脈上的自豪感。』

田雨頓時眼中冒出小星星,『大神說的太好了,就是這個感覺。』

三人正說說笑笑,不遠處幾位老人驚呼聲響起,三人對視一眼,忙走上前。

只見地上躺着一位老人,旁邊人正要上去扶,蘇櫻一眼望去,大驚,『不能動他。』

幾位老人望過來,『怎麼了?』

蘇櫻看了一下老人狀況,『各位老人家,他是腦溢血,不能亂動,很危險的。』

『這位大爺,把你的毛巾用一下。』

老人連忙遞過來,蘇櫻把地上老人放平,讓老人平躺,再小心將毛巾疊好墊在老人頭下,頭偏向一側。

然後把脈查看,『老人腦溢血,來不及等120趕到了,這裡有他的親屬嗎?』

旁邊老人搖頭,『跟着他的人去取東西了。對了,要趕緊打120。』

蘇櫻皺下眉,『玲玲,你來打中醫藥電話,說明白是腦基底節出血。大家讓開一點,別圍的太近,空氣不流通影響患者呼吸。』

幾位老人都往後退。

蘇櫻從隨身包里取出針灸包,將幾根銀針扎在老人頭上,最後取出一根長長的金針,緩緩扎入老人大腦。

這時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衝進來,『太爺爺,這是怎麼回事?』

旁邊老人忙走上前解釋,『小杜,你剛走開一會兒,你太爺爺就自己倒在地上了,我們正要扶,這位姑娘說不能動,你太爺爺是腦溢血,等不及急救車,就給你太爺爺針灸了。』

杜子騰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三個女孩,急了,『你們走開,我太爺爺出了問題你們擔得起嗎?你們有行醫資格證嗎?還拿針扎腦袋。』說著就要上前拔針。

蘇櫻推開少年,『亂動什麼?想讓老人家死嗎?不懂不要亂動。』

杜子騰被推倒在地上,氣的跳起來就要打人。

蘇櫻瞪少年一眼,『我們人在這,有什麼之後再說,通知你家大人到中醫藥大學旁邊那個中醫藥,一會兒手術要簽字。』

杜子騰恨恨的拿出手機打電話,這時救護車到了,隨車有一位蘇櫻認識,忙走上前解釋情況。

杜子騰見老人被抬上車,『你也上去,別想跑,我太爺爺有個萬一,我讓你全家陪葬。』

蘇櫻冷冷看杜子騰一眼,也進入救護車。

老人被送進手術室,不久一個貴夫人先趕到,簽字後等在門外。

杜子騰嘀嘀咕咕小聲一頓告黑狀,貴夫人殺氣騰騰的瞪着蘇櫻,衝著保鏢揮手,『拿下,送公安局報謀殺。』

蘇櫻躲開保鏢的手,『你們一家都有病是吧,人死了嗎?動不動喊打喊殺的。』

這時來了兩名軍人,年輕的認出蘇櫻,上前攔下保鏢,『等一下,怎麼回事?』

貴夫人一臉怒氣,『趙雷,你攔住幹嘛,這丫頭才幾歲啊,就敢在我家老爺子頭上動針。』

趙雷看向蘇櫻,又看看杜浩,『浩叔,這丫頭是我家老頭子戰友的閨女,先看看情況再處理如何?』

杜浩冷眼看向蘇櫻,『我們不是不講道理的,要是確認我家老爺子是因為這個丫頭,出了什麼問題,別怪我不給面子。』

趙雷頭疼的指指蘇櫻,到一邊去打電話。

幾人在手術室外等着,後面陸陸續續又來了不少人,在杜子騰嘀咕下都是殺氣不斷沖向蘇櫻。

到了凌晨三點,手術終於結束了。

杜家眾人擁上前,老大夫滿身疲憊,看看家屬,『病人救回來了,之後要住院觀察。』

杜家人鬆了口氣。貴夫人上前,『大夫,我家老爺子是不是頭上的針加重病情才需要這麼久?』

大夫聞言看看角落的蘇櫻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氣憤的指着杜家人。

『你們真是恩將仇報,要不是蘇櫻處理得當,又用金針刺穴做急救,病人連救護車都等不到。』

『十多個小時很長是吧?病人得的什麼病?腦溢血,當這是小毛病啊?』

『再說你們家老爺子多大歲數了自己不了解,為難一個救了你們家人的小丫頭,你們真行。』

杜家人被罵的羞愧難當。貴夫人尷尬一會兒,『你叫蘇櫻是吧,是我們誤會你了,這裡有五百萬,算是我們的感謝。』

蘇櫻看着一臉施捨的貴夫人,『不用了,以後別再找我就行。』

說完看向一邊,『劉師姐,我的針呢。』

一邊不滿看着杜家人的女大夫揚起笑臉,『小芳,那幾根銀針呢?』

一個小護士舉着托盤出來,『這裡這裡。』

蘇櫻收回銀針轉身就要走,趙雷忙走上前,『咳咳,那個,蘇櫻,這點你也進不去學校,不如我送你去賓館先休息會兒。』

劉大夫走過來,攔下兩人,『不用了,蘇櫻,這是我辦公室鑰匙,你睡王蘭的床,她今天不值夜班,床空着呢。』

蘇櫻接過鑰匙,『趙大哥,就不麻煩你了。』

趙雷摸摸鼻子,到一邊打電話。

蘇櫻到辦公室,給兩個小姐妹發了平安短訊,躺下休息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