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免費看全篇小說李玄是誰?在線閱讀

免費看全篇小說李玄是誰?在線閱讀

2022-05-09 18:46 作者:青澀的豬

章節介紹

李玄穿越玄天大陸,成為陰山城一個小家族嫡子 開局有未婚妻上門退婚? 這麼說我是廢材流主角咯? 左右沒有發現金手指老爺爺,李玄認清了現實,準備躺平當一個紈絝子弟,混吃等死 結果,剛躺下,金手指來了! 天機樓? 窺探天機,勾連諸天? 於是,李玄走了一條竊取天機,盜…

在線試讀

第3章

心神所化的小人已經站在了祭壇上。

一手托殘破龜甲,一手握百莖蓍草。

心一橫,李玄咬牙,丹田中真氣開始潰散,氣血開始消退。

天道平衡。

要學會天衍術,必須要付出代價。

李玄聚氣境的修為,放在整個大陸來看,自然是上不得檯面。

可放在陰山城,聚氣境已經是小高手。

若放到縣城,鄉鎮,聚氣境足以雄霸一方。

畢竟陰山城內一些武館教頭也才淬體修為。

玄天大陸上,修鍊法門被宗門世家壟斷,尋常人根本無法接觸修行。

李家有傳承劍訣,跟普通人比起來,李玄的起點算是很高了。

若只在陰山城範圍內,欺男霸女,完全沒有問題。

修為快速消退。

很快,真氣盡數潰散,氣血逐漸虧空。

丹田中空蕩蕩的,身子空虛乏力,但李玄眼中卻充滿了笑意。

冥冥中,李玄感知到了萬物的氣息。

玄黃氣流從祭壇中剝離,與李玄的靈魂融合。

天衍術,成了!

目前來看,李玄的天衍術剛入門,還需藉助龜甲和蓍草才能卜筮。

雙眼清光湛湛。

李玄藉助龜甲和蓍草開始卜筮。

眼下,李玄最迫切想要知道怎樣才能重新踏上修行之路。

修為已經廢了,重新修鍊飛燕劍訣不是李玄想要的。

隨着天衍術開始發動,龜甲皸裂,呈現出玄奧的脈絡紋理。

蓍草根莖分支,長短不一。

猛然間,李玄得到了一則信息。

「我乃羅浮劍宗第三十八代祖師,現在我大限已到。

經我推算,千年後,戮仙劍動,羅浮劍宗大劫將至。

然天不絕人,大劫下亦有生機。

仙武紀第十萬八千年,六月十五,應劫之人當入羅浮劍宗,名曰玄!」

李玄猛然睜開雙眼。

千年前,羅浮劍宗祖師臨近死前推算出羅浮劍宗有大劫。

在仙武紀十萬八千年六月十五有應劫之人拜入羅浮劍宗。

那個應劫之人名字中帶有一個玄字!

仙武紀第十萬八千年不就是今年嗎?

應劫之人名字帶一個玄字?

所以,自己是羅浮劍宗的應劫之人?

噗通!噗通!

李玄心跳的厲害。

本以為自己沒什麼特殊的,不曾想自己居然還是羅浮劍宗的應劫之人。

應劫之人,換一個說法,那就是主角啊!

羅浮劍宗,是上清道脈的分支,玄天大陸頂尖宗門,通天道主的道統。

因為羅浮劍宗是上清道統,所以羅浮劍宗有戮仙劍。

『非銅非鐵亦非鋼,曾在須彌山下藏。

不用陰陽顛倒煉,豈無水火淬鋒芒。

誅仙利,戮仙亡。

陷仙到處起紅光,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神仙血染裳。』

這說的就是誅仙四劍。

雖然這個世界的誅仙四劍跟前世神話傳說中誅仙四劍可能不一樣,但既然是戮仙劍,那肯定弱不了。

通天道主的道統,只是通天這兩個字,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李玄雙目悠悠,嘴角情不自禁上揚。

也罷,誰讓自己是羅浮劍宗的應劫之人呢?

就讓本公子來化解羅浮劍宗的大劫吧。

羅浮劍宗,你們準備好迎接本公子了嗎?

第二天,天蒙蒙亮,李玄已經背上行囊,站在了李府大門口。

沒有告訴父母,也沒有驚動任何人。

深深望了一眼府門,李玄轉身就走。

這一去,為踏碎凌霄!

李玄意氣風發,雄心萬丈,騎着肥膘大馬上路了。

羅浮劍宗在滄州邊界。

滄州臨海,東海之濱,有一山,名為羅浮。

羅浮山上,有一傳承數十萬年的宗門,羅浮劍宗。

從陰山城出發前往羅浮山,路程可不算近。

自己必須在六月十五那天趕到羅浮劍宗拜師!

李玄緊趕慢趕,以最快的速度朝東面走。

李玄剛走沒多久。

李父和李母便看到了李玄留在桌子上的書信。

展開書信,李父眼皮直跳,嘴角抽搐。

「孩兒立志出陰山,不成仙帝誓不還。真龍出水風雲變,大鵬扶搖九重天!」

「爹,娘,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陰山城,前往羅浮劍宗拜師學藝了。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本是真龍,陰山城這淺水只會限制我的成長。」

「此去羅浮,路途漫漫,不過你們放心,我定然會修成仙帝,主宰這煌煌大世,屆時你們也能因為我的關係而一飛衝天。」

「爹,娘,勿念!」

「不孝子李玄,留!」

看着李玄留下的書信,李父表情變幻不定。

李母從李父手中奪過書信,表情也變得十分精彩。

「唉,玄兒還是太年輕了!」

李父長嘆了一口氣。

李母目光憂慮,開口道,「余家那女娃兒上門退婚,深深刺激到了玄兒,所以他才生出了前往羅浮劍宗拜師學藝的念頭。」

「可是玄兒也不仔細想想,羅浮劍宗乃劍道三大聖地之一,是誰都可以拜入的么?這麼多年了,也沒有看到羅浮劍宗開山門收徒,雖然玄兒資質不弱,可放在羅浮劍宗算什麼?」

「玄天大陸多少年沒有出過仙人了?不成仙帝誓不還,玄兒不會受刺激太深,得了失心瘋吧?」

說到這裡,李母更加憂慮了。

李父搖了搖頭,笑道,「也沒什麼,年輕人,心氣高。等玄兒碰了壁,他自然會回來。」

「滄州府有陽鈞候坐鎮,少有妖鬼,山匪也少,所以我們不用太擔心玄兒的安危。」

李母聞言,還是放不下心中的憂慮。

雖然滄州沒有大妖大鬼,可滄州有血河教的魔道賊子,還有黃天教的旁門妖人,這讓她怎麼不擔心?

李玄不知道父母的反應。

穿越過來,佔據了原身的軀殼,可他畢竟不是真正的李玄,跟父母還是有一層隔閡的。

否則李玄也不會只留一封書信便匆匆出門。

天氣炎熱,海風帶着咸濕潮熱怕打在臉上,讓人渾身難受。

一身白衣染了污垢,髮絲粘成一綹一綹。

原本的高頭大馬經過一個月的長途奔波,變得瘦骨嶙峋。

李玄騎在馬背上,身子虛弱,臉頰消瘦,唯獨一雙眼睛明亮。

今天是六月十五。

一個月來,他風塵僕僕,一刻也不敢耽誤,終於來到了羅浮山下。

「羅浮劍宗,你們準備好了嗎,本公子要上山了!」

望着直通山頂的開闊大道,李玄嘴角微微上揚。

為了迎接本公子這個應劫之人,羅浮劍宗居然修建了這麼寬廣的一條大道!

一看這大道就是剛修出來的,足可見羅浮劍宗對本公子的重視!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