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無限:在驚悚遊戲中被鬼靈團寵免費閱讀完整版

無限:在驚悚遊戲中被鬼靈團寵免費閱讀完整版

2022-05-09 18:46 作者:喃魚

章節介紹

【膽小勿入+恐怖刺激+無CP】大三學生司暮意外獲得一隻黑色手錶,成為了一名鬼靈召喚師,開局就抽到『幸運女神』稱號,果不其然,各種怨鬼、厲鬼……都來光顧,半夜坐你床頭『貼心陪伴』,層出不窮的鬼打牆,帶你體驗各種迷幻的世界……這種被鬼靈『團寵』的感覺,簡直妙不可言…

在線試讀

第3章 血色城堡(3)

整個畫面說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司暮一邊忍着胃裡的翻滾,一邊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氣嘗試與守城的士兵攀談起來,「這位大哥,請問這裡是哪位公爵的城堡?」

士兵黑洞洞的兩個眼睛窟窿盯着她,盯得她渾身發毛,咽了咽口水,她拚命強制控制住自己想要逃跑的衝動。

媽耶,這也太可怕了吧,我去,那蛆蟲又掉出來了……

「惠特曼.帝摩斯公爵的夫人喜歡在每周五舉辦晚會,今夜,公爵夫人將會挑選一名幸運的客人送上一份特別的禮物,她會是誰呢?」

士兵張合著下頜骨說著,蒼老幽冷的聲音如來自地獄的陰風般呼呼地往外冒着。

司暮摸摸了手臂上冒起來的雞皮,問,「特別的禮物是什麼?」

「惠特曼.帝摩斯公爵的夫人喜歡在每周五舉辦晚會,今夜,公爵夫人將會挑選一名幸運的客人送上一份特別的禮物,她會是誰呢?」

士兵機械地重複着這一句話,如同一個沒有感情的復讀機。

突地,手腕上的電子手錶傳來震動。

系統提示:恭喜您已經完成血色城堡中的簡單任務,想要解鎖該情景,需要完成所有任務。

司暮不由得瞪大了眼。

她不想解鎖可以嗎?眼前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是人,為什麼要冒着生命危險去做這些?

忽然間,她的餘光瞟過電子錶中的一處紅色感嘆號,點開後,是一篇名為《尼克斯神殿手冊》的文檔,赫然發現作者名字竟然叫,夏冰。

她驚了驚,這……

她母親的名字就叫夏冰!

兩年前,和弟弟一起外出時,發生了車禍,弟弟意外死亡,母親失蹤,現在都還在失蹤人口列表中。

這,會是巧合嗎?

她的心臟漸漸緊張激動起來,母親一直都特別神秘,做什麼她都不知道。

萬一這個發表的作者就是她那失蹤已久的母呢?

那自己順着這條線摸下去,是不是就能找到母親的線索了?由於文件比較大,她準備回去後慢慢翻閱。

接着,任務欄跳出了新提示,一行行的紅字又冒了出來。

簡單任務:守城的士兵是個閑不住的話癆,上去和他聊兩句——(已完成)

一般任務:進入城堡,成功活到第二天早上六點——(未完成)

溫馨提示:完成第二個任務,將為您開啟下一個任務。

司暮直接領取了一般任務,在她的背包裏面有剛剛得到了新手禮包,包括:王屠戶的殺豬刀,一次性黃符。

她點開了道具的介紹頁,裏面記載了道具的用途。

王屠戶的菜刀:傳聞,王屠戶殺豬999次,這把菜刀煞氣甚重,可對低級鬼物起到傷害值100+。

一次性黃符:某位神秘大師所寫,可一次性對鬼物造成傷害值1000+。

黃符是個好玩意兒,但只能用一次,她得好好留着用來保命。

司暮準備好一切,想繼續詢問士兵該如何入場,是否需要什麼條件。

結果,發現這哥們兒還在重複着剛剛那句話,司暮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不再搭理它,徑直走了進去。

馮月梅母女進去那麼久沒出來,難道是已經成為了這群鬼的盤中餐?

她攥緊了手中的菜刀,將手機開啟了攝影模式,擔心死了成為無法破解的案件,她還貼心的錄製了一個開頭。

「我叫司暮,這裡有一座全是鬼的城堡,如果我死了,那麼一定就是被鬼給害死的,請不要告訴我父親真相,我怕他難過,他的時間不多了。」如果父親知道自己白髮人送黑髮人,鐵定更活不下去了。

抽泣兩聲,司暮揉了揉泛酸的鼻子,毅然提步往前走。

她一手推開厚重的大門走進去。

古堡的內里就像中世紀那些西方古堡那樣富麗堂皇。

屋子的大廳中間有一盞碩大的水晶燈,水晶燈在燈光的照射下正散發著璀璨而怪異的光芒。

大廳的正中間,有一條旋轉式的樓梯連接着二樓。

整個大廳都鋪設着能倒出人影的大理石板,兩邊是各種自助的甜品和水果。

那麼的奢華而美麗。

一晃眼,她有一種真的走進了歐洲貴族圈子的錯覺感。

然而,奇怪的是,空曠的大廳里,居然看不到一個人。

可耳邊卻圍繞着各種嘈雜的聲音,還說著她聽不懂的英語。

這實在太奇怪了,四周都是聲音,彷彿自己被包圍在其中,可就是看不到一個人,甚至一個鬼影都沒有看見。

忽然,一道清麗的女聲在場內響起,前面一扒拉她沒聽懂,但是「Lucky guest」的意思她還是能明白的,幸運的客人。

是在指她自己嗎?

手中的菜刀漸漸捏出了汗,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她揮舞着菜刀就往四周砍,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但是她可以根據聲音的方向來。

剎那間,殺豬刀上散發的煞氣灼傷了那些『鬼』,不僅沒有嚇走它們,反而還激起了它們的怒氣,刺耳的慘叫聲不絕於耳。

「還我的頭來,還我的頭來……」

「快過來,讓我撕碎你骯髒的靈魂。」

「救救我,我好疼啊……」

空氣中若隱若現着一些人臉,它們的面部表情扭曲,像是被擠扁了氣球,有的提着頭找頭,有的拿着刀割自己的肉,還喊着『疼』……

司暮被嚇得連連後退,直到後背抵住了旁邊的桌子才停了下來。

正上方再次響起那道清麗的女聲,此時因憤怒而變得有些尖銳,「敬酒不吃吃罰酒。」

很標準的普通話,難道不是西方佬?

來不及細想,司暮拔腿就往二樓跑,城堡里的燈瞬間熄滅,恢復了它本來的樣子。

牆皮四周都在脫落,因為年久失修的原因,城堡破敗不堪,又常年漏雨,裏面長滿了各種青苔、藤蔓等植物,一股發霉又潮濕、腐朽的味道充斥着司暮的鼻腔。

今夜是殘月,微弱的月光透過破碎的琉璃窗透進來,她感覺牆上有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腳下的速度一分都不敢放慢,思維時刻保持冷靜,二樓所有的房間門都是微微敞開一條縫隙,像在招手一樣歡迎着她的進入。

唯獨向陽面的最後一間,房門是緊緊關着的。她使勁的擰着生了銹的門把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其打開,趕緊鑽了進去。

她聽到走廊里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伴隨着『嘎吱』的開門聲,慢慢的靠近。

那個女鬼在挨個檢查房間,二樓兩邊各有十多個房間,找到她是遲早的事情。

額頭上已經起了一層薄汗,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將背包里的黃符放在了身側的口袋裡。

如果那女鬼真的找了上來,趁它開門的那一瞬間,就將這黃符拍過去,然後自己趁機逃走,藏到其他地方去。

只要能活過今晚,那麼任務便算完成了。

低頭瞧了瞧掌心的黃符,萬一要是個西方鬼,是不是得大蒜和十字架才管用?不過聽她的口音,應該是個『本地人』。

司暮手合十,在內心祈禱起來:各路神仙保佑,讓我一定要活過今晚!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