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夢穿異界,鬼馬嬌妻被寵上天全部可以看完

夢穿異界,鬼馬嬌妻被寵上天全部可以看完

2022-05-09 18:47 作者:西瓜掛瓜

章節介紹

誤入一場詭異的夢境,只有死亡才能離開 雲淺月要求死的舒服,死的有質量! 看着和愛人長得一摸一樣的人 「老公,我帶你死一死就出去了!」 「我死的可有經驗了!」 且看雲淺月左手虐渣成就傳奇人生,右手打怪升級化身異界女皇

在線試讀

第4章 這可真是孽緣了

一顆籃球從門縫裡飛出砸在腦袋上,雲淺月怎麼也沒想到來器材室取個跳繩,也能遭到這種無妄之災。

門後傳來急切的聲音,「蘇屹,你沒事吧?」

將門完整推開,門後露出兩個蹲在地上的男生,他們的腳邊滾落着兩個籃球。

被叫蘇屹的人頭低着,手捂着鼻子,兩滴鮮血透過指縫掉在地上。

雲淺月連忙掏出校服褲子里的紙巾,打開包裝,拽了兩張,蹲下身送到他眼前。

那人沒接,卻抬起頭看向她這個罪魁禍首!

看見那雙冷冽的眼睛,她驚呼出聲,「是你!」心中感嘆,這可真真是孽緣啊,第四次了,而且還將人撞負傷了,一時間心中有些愧疚。

顯然蹲在地上的人也懵了,連手邊的紙也忘了接,脫口而出,「怎麼又是你!」顯然他也有些懷疑人生。

「呵呵,好巧啊!」她訕笑兩聲,十分的不好意思,雖然被籃球砸那一下,腦袋有點暈,但顯然她推門的力度更大,被籃球砸到也不是無妄之災。

蹲着的人扯過紙巾,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回頭看了一眼還在狀況外的同學說了一聲,「我去水房沖沖!」

「幫我拿幾個跳繩送到高三4班。」雲淺月說完也不看器材室里一臉傻樣的男生,跟在蘇屹身後離開。

反正操場上就兩個班級,也不怕他走錯。

一路小跑着跟到水房,滿臉的血腥被水流帶走,白皙的臉上不再觸目驚心,在冷水的刺激下,血流隨即止住。

「不去校醫室看看么?」抓着紙巾的手半舉在空中,躊躇不前。

「沒事,是我鼻粘膜太薄,跟你沒關係。」當時門忽然被推開,同學手裡的籃球被撞飛,砸在臉上,看着嚇人而已。

「那個,為表示歉意,我請你喝水吧!」心中愧疚,說話的聲音也溫柔了許多。

「不用!」少年從她手中拿走一整包紙巾,說了聲謝謝,就大步離開,那拽拽的樣子,有些不近人情。

少年不肯接受她的好意,她也不惱,游遊逛逛去了學校里的小賣部!

從小賣部出來,拎着兩瓶水站在操場邊緣,老遠就看見籃球場上火熱的場景,小跑過去。

扒開人群,惹的身旁的人皺眉不高興。

場中間兩方人馬廝殺的正緊,她知道張偉打籃球厲害,但是沒想到蘇屹更甚,無論張偉一方的人如何防守,都攔不住他兇猛的進攻。

圍在球場周圍的女生一個個滿臉通紅,熱情的吶喊着蘇屹的大名,「得,同班的都反叛了!」她在心中嘀咕。

「張偉!加油!你最棒!」雲淺月憑藉一己之力,咆哮着為自己的好兄弟應援,但是卻換來一眾白眼,有幾個還算有良心的女孩子,也跟着歡呼出聲。

哨聲吹響,上半場結束,脫了校服外套的男孩子們都大汗淋漓,幾個人勾肩搭背的走向她。

「那,分着喝吧!」她將手中的兩瓶水扔過去,隔着一米遠,一群少年中的兩個人抬手接住,默契無比,彷彿這個動作發生過很多次。

「咋不多買兩瓶!」張偉扭開水瓶灌了一口,將瓶子遞給身邊偷偷咽口水的人,抬手擦了一把脖子上的汗,伸手就要紙巾。

「沒了!」雲淺月聳聳肩,雙手攤開。

兩瓶水瞬間秒沒,空瓶子被人擰巴擰巴扔在腳邊,等待結束後送到保安大爺的玻璃絲袋子里。

「張偉,你不行啊,校草名頭爭不過,連你最無敵的籃球王子稱號也拱手讓人啦!」她笑眯眯的說,眉眼彎彎煞是好看,其他幾個男孩子目光來回遊移,不敢直視她。

被調侃的人翻了個白眼,高挺的鼻子里發出一聲輕哼,「都叫你不要一天聽那些八卦了!」

「好好好,不說了還不行啊,幹嘛生氣啊!」耐着心說了兩句好話,被圍在中間的雲淺月還不知道,她已經被所有女生用羨慕嫉妒的眼神剮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其中一道目光甚為陰柔,粉拳死死的攥着,指甲深深陷入肉里,留下一個又一個半圓形的紅色月牙。

不出所料,下半場,高三4班與高二5班9:10惜敗!

直到放學,張偉還沉浸在技不如人的情緒里不能自拔,整個人都有些蔫蔫的!

目送着猶如落水狗的前任校草坐上豪華的私家車離開,她走向了校門口文具店旁的空地上。

輪椅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格外顯眼,輪椅中那個嬌俏可愛的女孩子,粉白的臉蛋在陽光下泛着點點光輝。

噹噹當

雲淺月敲了敲輪椅扶手,「林夢夢,你這腿還的坐多久啊!」

輪椅中的女孩抬起臉,肉肉的鼻尖泛着紅,微風吹起她37分的短髮,粉嘟嘟的嘴撅起,「我其實好了,但是爸不讓我起來,非要我再坐幾天!還說我要是悄悄起來,他就跟到學校來和我一起上課!」

林夢夢的爹是個寵女狂魔,能說出這種話,她一點也不意外,甚至還有些羨慕。

「聽說,我們班新來的轉校生把張偉打敗啦!」林夢夢已經聽人八卦過了,但是還是想問問這個走在吃瓜第一線的表姐!

「張偉一下午都陷入一種忘我的境界里,你猜他在幹什麼!」雲淺月挑了一下眉。

「幹嘛?」林夢夢好奇的問。

「他在復盤籃球賽!」話音未落,身後的人嘶吼着讓開,林夢夢驚恐的看着她身後,然後靈活的跳起來,像一隻兔子一樣閃到一邊。

被林夢夢的動作弄得一愣,這一分神,就錯過的逃離現場的最佳時間,

她疾步後退,來不及看身後!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一個是身前騎着半舊單車的男孩撞上輪椅,人仰馬翻的聲音。

另一個是她身後,穿白色羽絨服少年被她撞到,從而撞在公交站牌上的聲音。

她一臉忐忑的看着今天因為各種原因被她撞了五次的人。

那雙馬上就要發怒的眸子,在看清她的樣子後立馬換上錯愕的眼神。

愣了三秒,兩個人同時笑出聲,眼中帶淚,都覺得開學這一天真的很離譜!

「你好,我叫雲淺月!」她覺得有必要認識一下這個人,到底是什麼原因會讓緣分堆積在一起!

「你好,我叫蘇屹!」他揉了揉額頭,正式的介紹了自己!

此時兩人還不知道,無形的力量讓他們相識,曾一起誕生!不止前世今生,那些億萬萬年無聲的陪伴註定兩個人愛與恨都要死死的綁在一起!不分彼此!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