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師尊明明很強,卻還要我做鼎爐》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

《師尊明明很強,卻還要我做鼎爐》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

2022-05-09 18:47 作者:一夜白頭

章節介紹

「你可願意做師尊的鼎爐?做,還是不做?」 顧九歌突然聽到師尊葉輕歌這麼對自己說後,心中一震,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從未想過,實力已達巔峰的師尊會對自己垂涎…… 也是從這一天開始,顧九歌發現昔日里對自己冷漠,高高在上的師尊變了…… 她變得溫柔,俏皮,偶爾還對自己開…

在線試讀

第3章 做還是不做

黑炎尊者,同樣是離月宗的尊者之一,實力雖然沒有原本的葉輕歌強,卻也算是天行大陸上頂尖的強者之一。

即便排名是排在後邊的,也不是如今剛剛晉陞靈王的顧九歌所能比擬。

所以,一聽到顧九歌竟然敢大放厥詞,葉輕歌第一反應竟不是認為對方腦子瓦特了。

而是大大的震驚到了。

這就是反派中的人物嗎?如此的盲目自信,膽子還這麼大?

不過,我要是能在他這種年紀達到這種程度,怕是連路過的飛鳥都要挨兩巴掌。

葉輕歌察覺到自己的思想越來越偏離後,連忙掐滅。

正經的轉過身,面向顧九歌。

「為師確有一件事想讓徒兒做,不過,這對你的傷害很大,具體多大……為師也不清楚。」

葉輕歌沉吟一二後,還是說道。

實力要緊。

再加上這身體也不算是自己的……就算體驗到,恩,也不算!

葉輕歌心中如是想到。

興許是害羞心作祟,葉輕歌並沒有直接了當的把鼎爐之事說出。

「便是為師尊而死,九歌也絕無怨言。」

顧九歌心中微感疑惑,平日里的師尊應該沒有這麼關心自己吧?

卻依然還是畢恭畢敬的說了一句。

看着顧九歌那認真且恭敬的神情,葉輕歌心中暗暗一嘆。

可惜了你對她死心塌地,可她就沒有多關心你的死活,你,終究只是她實力更上一層樓的工具……

收起有些憐憫顧九歌的心,葉輕歌輕吸一口氣,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些。

就連呼吸,都略感急促。

「你可願意,做為師的鼎爐?」

葉輕歌說完之後,心跳都慢了半拍,雙眼死死盯着顧九歌。

為的,就是想要看看顧九歌是什麼反應。

其他的情緒無一例外,此刻被完全無視掉了。

顧九歌在聽到葉輕歌所說的話後,瞳孔微縮了下,頭一次正正的看向葉輕歌。

同她那好看的美眸對視在一塊。

腦海之中,浮現起往日里有關葉輕歌的一幅幅畫面。

顧九歌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打記事起,就已經在葉輕歌身邊。

被逼修鍊,修行速度在離月宗內慢於同齡人一步,就會受到雷罰。

被逼殺人,尤其是殺修鍊者,不論對方是不是無辜,是什麼人。

只要看不順眼,跟他作對,有仇……都要殺掉!

這也導致,正道,魔道的修鍊者都被顧九歌殺過不少。

甚至離月宗曾經的師兄師姐也死在了顧九歌手上。

當然,他也吃過癟,只不過很少。

葉輕歌也從來不會出手幫他,一切只能靠顧九歌自己。

一次。

顧九歌同離月宗中的一名聖女發生衝突,兩敗俱傷。

挺着殘軀回到紅葉峰,便在山峰石階上遇到了葉輕歌。

葉輕歌高高在上,眼神冷漠的看着他,根本不像其他護犢子的師尊。

「你可以借為師的勢壓人,借為師的權力獲取利益……但,若你淪落到要為師出手擺平,你便再也不是我葉輕歌的親傳弟子。」

短短的一句話說完後,就只留給顧九歌一個背影,再無其他。

可葉輕歌那一句話,卻深深烙印在了顧九歌腦海之中。

揮之不去。

「做,還是不做?」

葉輕歌久久沒有得到回答,不免得有些焦慮不安。

她可不是原身,若顧九歌不願意可強來不得。

雖說也不是不可以重新修鍊,可這具身體存活了這麼長時間,鬼知道她哪天突然萎了。

不如走一條捷徑。

可以說,這一條捷徑就是天時,地利,就差一個人和了。

顧九歌從自己浮想的畫面之中回過神來,看着葉輕歌臉上明顯流露出來的焦急之色,淺淺一笑。

師尊,竟也會有這種臉色的時候。

見到顧九歌那淺淺的笑容,葉輕歌臉上神情不由一怔。

壞了,原身的人設要被我給毀了嗎?

啊呸呸呸!他該不會起疑心吧?

葉輕歌心中浮想聯翩,看着顧九歌那掛着笑意的帥氣臉龐,恨不得直接過去揪着他頭髮讓他第一時間說出想法。

每一秒,都是煎熬啊!

「師尊想,九歌隨。」

顧九歌也不敢吊著葉輕歌,很快就同意了。

說實話,在聽到顧九歌這一句話後,葉輕歌開心的都想要跳起來了。

可礙於原身的人設在,她還是忍住了。

看着面前的顧九歌,沒有說話。

顧九歌也是第一次感覺到葉輕歌的目光沒有那麼高高在上,沒有再低下頭。

而是正正和葉輕歌對視。

清風徐來。

紅葉樹上的紅葉搖搖欲墜,片刻間,便有十幾片紅葉飄落。

綠地上的花草亦是不斷晃動,湖水上波浪不斷,若不是那紅色的光線。

這裡儼然是一處仙境。

「這是法訣,你熟悉熟悉,明日再來紅葉峰找我。」

葉輕歌突然轉身,面向紅葉樹,背對着顧九歌說道。

說完後,連忙從袖口裡抽出一本羊皮卷,看也不看的往後丟去。

羊皮卷正好掉落到顧九歌腳邊,令顧九歌啞然。

師尊這是緊張了嗎?扔東西就和普通人無異。

顧九歌笑了笑,也沒有動用靈力隔空攝取,而是蹲下身,一手將羊皮卷拿起,收入儲物戒中。

「師尊,徒兒明日再來。」

顧九歌對着葉輕歌的背影行一禮,便朝着後方走去。

湖泊上漂泊的白霧,隨着顧九歌靠近逐漸消散。

一座橫跨過湖泊,直達湖泊中心的木橋憑空出現,任顧九歌走上,直去對面。

葉輕歌偏過頭,偷瞄了眼顧九歌離去的方向。

只是先前消散的白霧已經重新顯現,將顧九歌的身形全部籠罩。

她並沒有見到。

「——呼」

葉輕歌一屁股坐到地面上,後背倚靠在紅葉樹上,深深吐出了一口氣。

「天啊!這話是怎麼從我嘴裏說出去的?做為師的鼎爐……這不跟做我男人一樣嗎?!」

一想到剛剛和顧九歌所說的話,葉輕歌就感到耳朵熱熱的。

一時間,雙手不由捂住了臉,彎着的雙腿也在地上輕輕剁了幾下。

葉輕歌發誓,在前世她可沒有社交牛逼症,就算是類似於這種玩笑話也說不出口。

更別說像剛剛那樣認真的說,還追問一句做不做……

「一定是這具身體主人殘留的余念迫使我這麼說的!對,不然沒有辦法解釋。」

葉輕歌自言自語後,直接將臉埋在膝蓋上,雙手抱着腿,久久沒能抬頭。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