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線閱讀最新章節《縣太爺的江湖史》

在線閱讀最新章節《縣太爺的江湖史》

2022-05-09 18:49 作者:落雨時節

章節介紹

落影飛花逐水流,刀光劍影江湖笑! 男主蕭琛穿越到大元朝,開啟了一段奇異的江湖旅 也漸漸成長 這是一本探案+武俠的小說!

在線試讀

第7章 嫌疑

老者?蕭琛坐直了身子,撐着腦袋,回想着剛剛的畫面,這六人中,有一個年紀大約六十以上的老者,雜亂的灰白頭髮快要遮掩半張臉,身形消瘦,咋看之下,絕對不會令人想到他會是柴夫。

「你是說,這些人都是他指使的?」

「不是,他不是兇手,就算是,他最多也算個幫凶。」

蕭琛不得不佩服慶豐的觀察能力,這些細枝末節,他都沒有注意到,若是這個老柴夫有問題,那就先從他身上下手。

肖虎回來後,蕭琛便吩咐幾人分頭行事,他讓肖虎去調查一下老柴夫,然後跟蹤一下他。

讓吳崖去將調查劉銘生前可是有什麼仇家,死前見過什麼人,有何異常。又讓林六道去調查余晟。

安排完,蕭琛吐了一口氣,慶豐看着蕭琛有條不紊的安排事情,略顯驚訝,眼前的蕭琛,怕不是失憶這麼簡單,跟之前只想吃喝玩樂的蕭琛可謂是截然不同,要不是有着一模一樣的皮囊,慶豐都以為眼前之人是另外一個人。

莫非這個蕭琛,以前的樣子都是裝出來的。

蕭琛覺得頭頂有一雙眼睛,盯着自己,心裏不由得發虛,想着這慶豐眼神如此毒辣,不會被看出來是假的蕭琛吧。

他立馬端着笑,討好說道:「慶師爺,可是用了午膳,要不我們叫點吃的,吃完去那餘明軒家裡看看。」

「大人,這縣衙被火流星燒毀,大人何時寫奏摺上報朝廷?」慶豐一臉的嚴肅的問道。

蕭琛故意摸了額頭已經結疤的小傷口,慘兮兮的說道:「慶師爺,你也瞧見了,我這不是傷了腦袋,這奏摺一事,還要煩請師爺幫我寫一下。」

忽然,蕭琛又想到一事,問道:「慶師爺,我這個月的工資什麼時候才有,去哪裡領取?」

工資?慶豐不解這蕭琛腦子裡,怎麼總是蹦出些他沒聽過的詞。

蕭琛怕了拍腦袋,歉意的說道:「抱歉說錯了,我是說月奉。」

慶豐想到蕭琛失憶,便將月奉一事,給他說了一遍:「縣官俸祿,每月需要憑藉官印到州府的糧科署領取。」

官印?莫不是昨夜在大火中燒了。

「慶師爺,這官印可是玉石的?」蕭琛想着,要是玉石材質的,他或許還能搶救一下。

可慶豐的話,讓他欲哭無淚。

「大人,只有皇帝的玉璽,才是玉質,其他朝廷官員的官印都是黃金鑄成。」慶豐搖着扇子,漠然的說道。

「要是……官印丟了,會…….怎麼樣?」蕭琛心虛的問道。

「輕者削職為民,重者斬首示眾。」慶豐一本正經的說道。

蕭琛摸了摸脖子,這老天爺是要跟他開玩笑,剛來就要送走他嗎。

「大人,你莫不是忘了,那官印一直掛在你自己腰間。」

慶豐地地話,讓蕭琛一陣糊塗,他連忙起身,他腰間可是什麼都沒有。難道是那枚金色方形小掛件,昨夜,他還覺得這個身體原主真是老土,為何會在腰間要一個金屬掛件,特別嫌棄的將它扔到了桌子上。

蕭琛放心地拍了拍胸脯,還好沒丟。

這時,門口響起了葉勁風地聲音,「陳朗中這邊請,大人應該在樓上,我去請大人。」

蕭琛推開包間地門,喊了聲:「葉捕頭,我在此。」

看到站在葉勁風身後地陳玉良,又接着問道:「陳朗中有勞了,請裏面說話。」

蕭琛殷勤地給陳玉良倒茶,讓他在自己身旁坐下,問道:「不知陳朗中可有什麼發現?」

陳玉良也不客氣,端起茶碗喝了一小口,說道:「剛才在路庄,我檢驗過屍體,死者身體有泡漲,手腳起白皮,手指蜷縮,小腹鼓起,符合溺亡之象。皮膚皺縮,沒有脫落,應該死亡時間在一日之間。除此之外,死者有掙扎的痕迹,他兩隻手指甲都呈現不規則斷裂,可能是死前掙扎所致。」

「大人,那余府來人了,想要將餘明軒的屍體,領回去。」葉勁風在門外喊道。

蕭琛看着陳玉良,陳玉良點了點頭,蕭琛便對着門外喊道:「葉捕快,你帶他們去吧。」

葉勁風領命,帶着余府幾人而去。

「陳郎中,對這幾起溺亡案可有什麼看法?」

陳玉良也沒料到,蕭琛會問他,他摸着下巴寸長的山羊鬍,說道:「想必殺人者,也不一定是窮凶極惡之人。」

蕭琛不明白,陳玉良為何會說這麼一句,還沒等他再發話。

陳玉良又開口道:「我見大人額上有傷,若是不介意,在下給大人瞧瞧。」

蕭琛本想說小傷不用看,但見陳玉良一副非給看不可的眼神,他乖乖的將右手伸了過去。

陳玉良認真的號脈,漸漸得眉頭緊鎖,蕭琛看着,心內思忖,莫不是他得了什麼絕症。

「陳郎中,我不會是得了什麼急症?」蕭琛焦急的詢問道。

陳玉良緩緩放開手,神色又恢復了正常,說道:「大人不必憂心,只是有些血虛之症,將養些時日便好。」

「大人若是無事,在下先行告辭。」陳玉良站起身,要走。

「陳郎中慢走,多謝幫忙!」蕭琛也起身,將他送到門外。

陳玉良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蕭琛,心想,並沒有不妥,為何他會像變了一個人。

陳玉良走後,蕭琛本來想着去余府打探些消息,轉念一想,此時去,那余府之人剛領回屍體,想必是悲痛萬分,就算要問,估計也問不出什麼。

乾脆決定留在客棧,等候吳崖他們回來。

他跑到樓上,將早間寫的那張紙拿了下來,將所有知道的相關得人物、線索都寫在了紙上。

慶豐不解的問道:「大人,你這是畫的什麼?」

蕭琛有些得意,總算有慶豐不知道得東西,回道:「這是我畫的一張案件重現圖,上面有人物、時間、地點,還有相關得線索。好記性不如爛筆頭,我怕我忘了關鍵的東西,所以將他們一一記錄,方便查看串聯。」

蕭琛不由得感嘆起來,這現代的十幾年學可不是白上的。

「慶師爺,你覺得陳郎中是不是能排除嫌疑?」蕭琛隱約覺着,這個陳玉良不是無緣無故說那番話,可是又想不出什麼頭緒來。

慶豐雙手抱在胸前,說道:「他是南星谷之人。」

又是答非所問,這南星谷是什麼地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