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兒子,請給爸爸指條明路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兒子,請給爸爸指條明路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2022-05-09 18:50 作者:熊爸天下

章節介紹

2001年,下崗工人陳偉國妻子去世,給他留下了一個剛出生的兒子 這個兒子打小就聰明,看事情向來......向來深遠 每當陳偉國即將山窮水盡的時候, 兒子總能在關鍵時刻拉他一把,給他指條明路 然後,陳偉國又再次陷入到山窮水盡 都說兒子會坑爹,陳偉國身為爹,常坑兒…

在線試讀

第1章 半歲兒子想看世界盃

精彩節選

2001年,對於大環境而言,是經濟變革、開始騰飛的一年。

可對於中南省建寧市荷花區的陳偉國來說,卻是多災多難的一年。

這一年主要發生了兩件大事:

頭一件事,因為效益不好,工廠破產倒閉,他從一名車間主任變成了一位下崗工人;

第二件事,則是他妻子徐愛華在生孩子的時候,因為大出血走了。

不幸中的萬幸,是他和徐愛華的兒子陳浩保了下來。

陳偉國永遠不會忘記,那天是12月18日,建寧市下起了十年一遇的大雪。

在趕去醫院之前,他還和許多同事到工廠門前抗議示威,趕到醫院時大衣口袋裡還裝着捲起來的橫幅。

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兒子陳浩時,陳偉國還沉浸在失去愛人的悲傷之中。

對於這個兒子,陳偉國說不上有多喜歡,總覺得愛人是因為這個孩子死的。

辦完妻子的後事,陳偉國萎靡了好幾個月,直到第二年春節過後,他才開始去找工作。

之前一直吃的是大鍋飯,一下子投入到市場的競爭之中,像個明碼標價的商品,對於年過而立之年的陳偉國而言有些難以適應。

於是,換了兩份待遇一般的管理工作後,他索性不去找工作了,成天和昔日工廠的同事們聚在一起打牌。

兒子陳浩一直都是由退了休的老母親在帶,他幾乎沒有過問。

去年工廠破產的時候,陳偉國拿到了一筆幾萬塊的買斷費。

不出三個月,陳偉國便將這筆買斷費揮霍得差不多了。

五月。

彷彿一夜之間,建寧市從冬天進入到夏天。

兒子陳浩也從一個巴掌大的嬰兒,變成了一個健康的胖寶寶。

而陳偉國儲蓄本的存款餘額,也從一開始的五位數變成了三位數。

他心裏開始有些慌了,於是重新開始了找工作之路。

無奈的是,待遇差的工作他瞧不上。自己以前好歹是個國企車間主任,手底下管過幾十號人,拉不下這個臉;

而待遇好的工作,卻又瞧不上他。

五月的最後一天。

在一家乳製品廠應聘車間主任失敗之後,陳偉國灰溜溜回到家中。

老母親正在沙發上給兒子陳浩喂牛奶,陳偉國只用手指輕輕蹭了一下兒子的臉蛋,就直接倒在了沙發上。

「工作的事情談得怎麼樣了?」老母親突然問道。

陳偉國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而是拿起身邊的遙控器,打開了家裡的電視。

「孩子奶粉快喝完了,記得買呀。」老母親提醒。

陳偉國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隨著兒子一天天長大,現在每周就要喝一罐奶粉。一罐奶粉好點的要百八十塊,一個月下來就要三四百,都快抵上大多數人半個月的工資了。

陳偉國尋思着,要不要給孩子用奶粉換成米糊?

他看向自己的老母親,欲言又止,最終還是算了。

老母親還是將這孫子當成寶了,哪怕是讓她割塊肉她都願意。

他要是敢開這個口,只怕老母親要跟他斷絕母子關係。

當電視調換到體育頻道時,突然間,一直安靜地喝着牛奶的兒子突然興奮地大叫起來。

跟老母親一樣,陳偉國也被兒子的這一反應給嚇着了。

他看着電視機,裏面正在直播着2002年韓日**。

正好是法國隊對塞內加爾的揭幕戰。

「寶寶不會想看足球吧?」老母親打趣說道。

讓人沒想到的是,兒子陳浩居然瞪大了圓溜溜的眼睛,衝著老母親微笑,嘴裏發出着歡呼般的叫聲。

由於對足球不感興趣,陳偉國立馬換台到電影頻道。

「啊,啊,啊!」一旁的兒子突然發出抓狂的尖叫,口中的奶也隨之流了出來。

「孩子要看足球,換台回去。」老母親以嚴厲的口吻命令。

「媽,他才這麼小,哪會看什麼足球!」陳偉國冷笑道。

「啊!」這時候不到半歲的兒子又發出一聲尖叫。

老母親心疼地皺起眉頭,然後對着陳偉國怒目而視:「換台回去!」

陳偉國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只好換回體育台。

「嘻嘻!」兒子瞬間臉色一變,露出可愛的笑容。

「你看你崽,笑得多開心咯。」

陳偉國輕輕一笑,心想着反正兒子看不了多久就會打瞌睡。

然而,直到整個上半場結束了,兒子的視線才從電視機上脫離,隨即倒在老母親的懷裡睡著了。

而一旁的陳偉國,早在比賽進行到三十分鐘左右就打呼嚕了。

隨後幾日。

陳偉國一直在努力尋找工作。**的熱度,也因東國國足第一次登上**賽場而徹底引爆。

無論是電視、報紙還是和鄰居們打牌時,這**的話題總是無可避免。

陳偉國雖對比賽不感興趣,但是卻對足彩**興趣十足。

尤其是聽到一位牌友說靠**贏了一大筆錢,他便開始研究足彩,也跟着牌友到官方**點**。

**之後,自然就會對比賽結果格外關注。

每天一到下午,陳偉國不去打牌也不去找工作,就在家裡看**的比賽。

出乎他意外的是,那天兒子吵着要看**並非巧合,似乎真的喜歡。

於是每天下午比賽一開始,陳偉國便讓母親去休息,自己抱着孩子一起看**。

一開始老母親並不反對,可沒幾天就以擔心影響兒子視力為由,只讓兒子看幾分鐘就將他抱到房間。

時間來到六月中旬,**小組賽結束,即將進入淘汰賽階段。

陳偉國已經在足彩上投了幾百塊錢,每次**都是差一兩場,這讓他十分不甘心。

早晨。

母親去買菜了,讓陳偉國看一下孩子。

淘汰賽下午就開始了,陳偉國足彩還沒**,哪裡有心思帶孩子。

「兒子,乖呀,老爸研究一下足彩。老爸現在快沒錢了,就靠這個翻身了!」

說罷,陳偉國將孩子放到沙發上,自己則拿着**單,認真地在研究着。

「德國對陣巴拉圭,哪支球隊更有勝算呢?」陳偉國喃喃自語道。

「哼,哼!」這時候,一旁的兒子突然發出兩聲悶哼。

陳偉國看向兒子,皺了一下眉頭,「想換尿布了嗎?」

「哼,哼!」兒子又哼道,目光則看着他手上的**單。

陳偉國費解地撓了撓頭。

見兒子不再哼了,陳偉國接着研究**。

「瑞典對陣塞內加爾?塞內加爾?聽都沒聽過,肯定是瑞典贏。」他接着喃喃自語。

「哼,哼,哼,哼!」這時候,一旁的兒子又發出悶哼。

陳偉國再次看向兒子,然後用手拿了一下孩子的尿片。

「挺乾的呀。」

兒子圓溜溜的眼睛一直看着**單,又接連發出四聲悶哼。

「哈哈!」陳偉國大笑兩聲,「兒子你不會是讓老爸買塞內加爾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