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神明的餐後盛宴》最新章節在線資源

《神明的餐後盛宴》最新章節在線資源

2022-05-09 18:51 作者:旺事如意

章節介紹

人性的弱點,神明的狂歡,為了各自的堅守釋放人性的黑暗   神明的盛宴,世界歸於黑白,善與惡終將明朗,肆意的,殺戮着,綻放鮮紅的血肉去狂歡   父神啊!你終將復活,給予我愛父神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任他千夫所指,我自怡然不懼……你……真的要背叛父神嗎?  …

在線試讀

第8章 當年事

雖然異源嘴上說著自己被關了二十年,想要藉助他的心頭血快速融入現在的社會,可楊進藍卻不這麼認為,因為他們的能力只能獲得他人最深刻的一段記憶。

異源這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的是他關於二十年前的記憶,他在懷疑自己,若他給了,異源通過他的心頭血知道了當初事,絕對會和他反目成仇,不死不休。

「你不相信我?」楊進藍側着身子面無表情的看着異源,一隻手悄然放在了門把手上,準備隨時棄車。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也知道異源的能力,雖然兩人的能力不盡相同,可實力卻有差別,真打起來,他不一定是異源的對手。

「我不相信任何人。」異源眯着眼睛淡漠的說道。

「也包括父神嗎?」

聽到楊進藍的話,異源的眼睛猛然睜大,直勾勾的盯着楊進藍鄭重的說道:「除了父神。」

楊進藍聞言輕笑起來:「那你也給我一滴你的心頭血,讓我看看,你有多相信父神。」

楊進藍的針鋒相對讓異源皺起了眉,他凝視楊進藍良久後張開口正要說什麼,就聽到燕子山中傳來陣陣嘶吼。

聽到那似人非人似獸非獸的嘶吼聲,楊進藍臉色瞬間一變,想到異源是從燕子山中走出來的,楊進藍瞪大了眼睛質問道:「你難道製造了屍奴?」

看着默不作聲的異源,楊進藍肯定了心中的猜測,他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竟然敢製造屍奴,你忘了父神說的話嗎?屍奴一旦失控意味着什麼?你難道忘了嗎?」

楊進藍說完狠狠的瞪了異源一眼,打開車門就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飛奔而去,看着楊進藍消失在雨幕中,異源神情一陣恍惚,想到了曾經第一次製造屍奴的時候,由於缺乏經驗,導致屍奴失控,父神因此受傷。

從那以後,父神就嚴令禁止他製造屍奴。

跑開一段距離後,楊進藍停了下來,回頭看向身後,仔細聽了一下發現異源沒有跟上來,又看向嘶吼聲傳來的方向,心中暗自衡量起來。

他知道屍奴是什麼,也知道屍奴的危害,更清楚異源的出現意味着什麼,若自己和異源糾纏下去,張文德、賀有為那些人絕對會找上門來,到時自己可就暴露了。

好不容易隱藏自己平平穩穩的過了二十年,有了屬於自己的父母家庭,他不想因為異源,失去一切。

權衡利弊,楊進藍的私心佔了上風,他不想失去現在的一切,為今之計,只有躲起來,躲得越遠越好,躲到異源找不到的地方。

心中有了決斷,楊進藍就要付諸行動,可一陣腳步聲的響起,讓他不得不放棄剛剛的想法。

「自己的屁股自己擦,不需要你幫忙。」

聲音響起的同時,一道紅色身影從身旁飛掠而過,看着異源遠去,楊進藍嘴角微翹心中暗道:「真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回到停車的位置,楊進藍不等異源回來,啟動車子掉頭離開,等他回到家中雨已經停了,天色也完全暗了下來。

泡了一壺茶水,楊進藍盤腿坐在沙發上想着接下來該怎麼辦,短短一天時間發生的事讓他應接不暇,賀有為和異源的出現擾亂了他的生活,他自己倒是無所謂,就怕因為自己父母受到傷害。

左思右想,楊進藍覺得自己有必要帶着父母一起遠離,他不是不想一個人走,而是放心不下父母。

賀有為他們攀上了軍方的關係,會不會因為異源查到自己,查到自己的家人,這些楊進藍都要考慮,至於異源,他更是放心不下,天知道異源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會不會對自己的家人做什麼,畢竟異源在他的心中,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拿出手機,楊進藍按了一串數字,猶豫着要不要打這個電話,他一個人勢單力薄,若是有人幫忙會好很多,可這樣一來,也會牽連到別人。

猶豫了半天,楊進藍還是撥通了電話,他要聯繫的人本就置身其中,沒有什麼牽連不牽連的。

撥通電話後,楊進藍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開口,當年他們說好了的,彼此之間最好不要聯繫,可現在……

「喂,你好?」

……

「喂?哪位?」

楊進藍半天也不講話,電話那頭的人幾次招呼過後說道:「不說話的話,掛了啊!」

「史教授,是我,零三。」

聽到楊進藍的聲音,史知遠神情一怔,時隔二十年,他再次聽到這個名字,塵封的記憶在腦海中閃現。

二十年前,他的好友沈涪邀請他參與一個實驗,一個能夠改寫人類歷史的實驗,他們將數百種動植物的基因融於一體,經過無數次的實驗後,製造出了——零一。

零一的出現讓他們既自豪又惶恐,自豪是他們製造出了「神」,惶恐是因為零一的能力,零一的不可控。

正常人的成長分為四個階段,出生到六歲的幼兒期、六歲到十二歲的孩童期、十二歲到十八歲的青春期以及十八歲到二十四歲的成年期。

這一過程需要整整二十四年,可零一的成長僅僅只需要一年,一年的時間他就長大成人,不僅如此,他的學習能力,他的適應能力遠超所有人的想像,除此之外,他的好奇心更是令人所有人感到害怕。

為了探尋生命的奧秘,零一偷偷的進行實驗,想要自己繁衍後代,結果製造出了非人非獸的屍奴。

屍奴的出現,讓參與實驗的人感到害怕,有的人就提出將零一銷毀並停止實驗,可沈涪堅決不同意,甚至以零一為基礎製造出了零二、零三……

後來沈涪病重,別有用心的人將實驗外泄,引來他人覬覦,所有的參與者不是被抓,就是逃走,整個實驗室更是被一場大火焚燒殆盡。

得知電話是零三打來的,史知遠下意識的捂住話筒,看了一眼家裡的一扇房門後走出了屋子。

就在史知遠出門不久,被他看了一眼的門緩緩打開,一個看起來二十歲左右,頭髮微卷的青年走了出來。

「不是說好了不聯繫嗎?為什麼你要打電話過來。」史知遠下了樓找了個沒人的地方,臉色陰沉的問道。

「我看到賀有為了,也看到了零一。」

聽到手機中傳來的聲音史知遠瞳孔驟然收縮,這兩個人的出現意味着什麼他很清楚,就連忙問道:「他們發現你了嗎?」

「賀有為不知道,但是零一……」

儘管楊進藍沒有把話說完,可史知遠也知道他要說什麼,當即怒道:「你為什麼不隱藏好自己,你難道不知道,我們一旦暴露意味着什麼嗎?那些人會放過我們嗎?」

「我知道,可我也沒想到零一竟然還活着。」

「是零三……對嗎?」就在這時史知遠的身後傳來一道聲音,聽到聲音的史知遠身子一僵,艱難的扭頭看去。

而楊進藍從手機中聽到這道聲音,臉上露出了驚詫之色,這道聲音他既熟悉又陌生。

「四兒?」楊進藍低喃着,滿臉的難以置信,他迫不及待的對着手機喊道:「史知遠,是不是四兒,是不是四兒!」

看着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後的史佳佳,史知遠連忙掛了電話並將手機關機,強笑道:「你怎麼也下來了?」

「打電話的是零三對吧!他還沒有死!」

聽到史佳佳的質問,史知遠沉默了,楊進藍所說的四兒就是史佳佳,也是自己的養子,當年他們製造出了零一,可零一的成長速度太過驚人,他們就想延緩這種成長,讓實驗體像正常人一樣,經過幼兒期、孩童期、青春期以及成長期整整二十四年後,像個正常人一樣可以融入社會。

在零一之後,他們製造出了零二,可零二的成長速度卻慢了很多,從小就痴痴獃獃容易犯二,於是他們製造了零三,零三相對來說是比較成功的,可零三的性格卻有缺陷,直到零四的出現。

零四在他們的眼中是完美的,可這份完美需要時間去印證,還沒等零四成長起來,沈涪就病重了,實驗室也被大火摧毀,史知遠救下年幼的零四,帶其遠走他鄉,並將零四當成自己的兒子撫養成人。

「我要去找零三。」看着史知遠不說話,史佳佳很是平靜的說道。

史知遠聞言立馬反對道:「不許去,你不能出現在他們面前,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我和你媽媽考慮,她不能失去你的。」

聽到史知遠提到自己的媽媽,史佳佳猶豫了,他的母親,確切的說是他的養母,是一個很溫柔的小女人,很是依賴別人,自己沒到來的時候,她依賴的是史知遠,當自己出現後,她依賴的就是自己。

無論大小事,她的母親都會過問,這在別人的眼中是病態的母愛,可在他的眼中,母親只是怕失去自己,因為她和史知遠沒有自己的孩子,自己是她的唯一。

佳——家,有自己才是家,才是完整的家。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