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鄭朝顏陸觀瀾在線閱讀外室重生日常

鄭朝顏陸觀瀾在線閱讀外室重生日常

2022-05-09 18:51 作者:蘇令嫵

章節介紹

本文又名 朝顏皇后傳 前世,鄭朝顏帶着年幼的弟妹東躲西藏,不想還是被仇家找到關鍵時候,定國公世子姜行雲出手相救鄭朝顏容貌傾城,姜行雲強取豪奪納了鄭朝顏為外室長安市井流傳,定國公世子獨寵外室,甚至為了她不願娶親只有鄭朝顏知道,她這個外室其實有名無實,甚至到她死,…

在線試讀

第5章 荒廟裡的羅漢

七月的雲城小鎮安寧鎮,白天陽光燦爛,正是一年四季中天氣最宜人的季節。鄭朝顏這半月來,每日睡得好吃得香,心情也愜意的很。除了,時不時,她都會產生一種眼前的一切不真實的感覺。

鄭朝顏醒來已經半個月了,半個月里,鄭朝顏接受了自己是重生而非做夢的事實,雖然這是有點荒謬。儘管鄭朝顏也不是很想回憶她重生前的生活,但到底她給姜行雲當了十二年見不得光的外室,哪怕鄭朝顏再想否認那段歲月,她還是會時不時想起。甚至鄭朝顏還在夢裡夢到王嬤嬤與寶珠。夢裡,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王嬤嬤比鄭朝顏活着的時候蒼老太多,寶珠與她相依為命,二人在夢裡沒有住在長安南郊的宅子里,而是住在一個簡陋至極的農家小院里。

秋夜清冷,王嬤嬤在昏暗的夜晚里,一邊燒着紙錢,一邊哭着念叨有詞:「世子爺,你還沒有子嗣,就這樣斷了性命,也不知道你在下面如今過的怎麼樣,可找到姨娘了沒有,容嘉縣主迄今也沒有聽說過消息,興許是真不在了……你這一生,何苦如此苦着自己呢?」

不算年輕的寶珠梳着婦人頭,神情落寞凄楚,也在燒着紙錢,一邊燒,一邊哭:「相公你在那頭一定要好好帶着咱們孩兒,也保護好世子,等着我,等着我親眼看到那老賊與妖婦的下場後,就下去陪你們……」又對王嬤嬤道,「嬤嬤,我想潛入宮中去刺殺那妖婦……」

王嬤嬤老眼渾濁,重重嘆口氣:「你這丫頭又說傻話,幾位皇子都說砍就砍了,咱們世子暗中謀劃為三皇子報仇,仇沒有報上,命也搭上了……話又說過來,世子就算想苟活,老賊與妖婦也不會放過咱們國公府的……如今想想,姨娘去世的早還能厚葬,世子與你那口子的骨頭怕是都給野狗啃乾淨了……世事無常啊……」

鄭朝顏是哭着從夢裡醒來的,夢裡的她好像意識附 在寶珠身上一樣,通過寶珠了解到,寶珠在她去世後,依舊和王嬤嬤一起照看着南郊外宅。後來,寶珠嫁給了姜行遠身邊的侍衛,夫妻恩愛並生下一子,寶珠認了王嬤嬤當乾娘,老了將王嬤嬤接到自己小家一起生活。日子一直平淡而幸福,直到太宗駕崩,傳位九皇子,九皇子的舅父魏宰相一手策划了皇室冤案,整整七八個皇子公主其中包括太宗生前最喜歡的三皇子陸觀瀾一起被魏宰相送上了斷頭台。而後九皇子不顧倫理綱常,將太宗生前的才人賀才人從廟裡接回宮中,沒幾年,賀才人從太宗朝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才人變成新朝最受寵的宸妃娘娘,並能左右朝局,定國公府安國公府長安城中諸多昔日權貴一一折翼在這名昔日太宗朝的小才人手裡,定國公府更是滿門抄斬……

鄭朝顏不明白,她的哭是因為意識感同身受寶珠而哭,還是別的緣故。她醒來怔忪了一會,擦擦眼淚,心裏和自己說,她與姜行雲之間的恩恩怨怨都隨着她死一筆勾銷了。鄭朝顏想,她好不容易重生,她不會再走老路,父親不會早死,母親和她不會流離失所,不會有徐師、徐長卿、徐芳卿,更不會有定國公世子姜行遠,也不會有姜行遠養在長安南郊外宅的籠中雀——她。

七月二十四日,是安寧鎮每半月一場的集會。幾天前,鄭朝顏就和母親說過,想等集會那日,去鎮上商肆一條街轉轉。沈清芙素來疼愛鄭朝顏,鄭朝顏大病一場後,這會疼愛嬌寵比起往日又盛一重,對鄭朝顏的要求百依百順。父親鄭允一邊小聲嘀咕妻子沈氏慈母多敗兒,一面悄悄地對妻子說:「多帶些銀錢去,到了街上你們母女看到什麼喜歡的物什只管買下就是,這幾年賴朝廷治理有方,邊疆貿易發達,雲城繁華,就是我們這小小的安寧鎮也沾了雲城的光,老百姓家中富裕朝廷又清明,大家花起錢來不再摳摳搜搜,我們這些做商賈的近年來真是如魚得水……我尋思着,下半年不再是替鋪子掌柜們東奔西跑的選貨拿貨運貨,攢點銀子後,也打算在安寧鎮開個鋪子……咱們安安穩穩的過日子……」

鄭朝顏在一旁悄悄聽着。上一世,她聽母親沈氏提過,父親鄭允就是因為想在安寧鎮置辦個商鋪,想賺一筆大的,就接了一趟遠活去餘杭進絲綢,雲城距餘杭相隔千里,父親第二年剛出了夏,就收拾東西和幾個一起合作的商賈去了南邊餘杭。也是同一年,回來的路上遇到暴風雨連人帶車滑入河裡,父親客死他鄉。消息傳到安寧鎮時,已經是隆冬。

距離明年父親去餘杭整整一年的時間。雖然醒來那天就知道,但是一想到這個事實,鄭朝顏就覺得胸口壓了一個大石頭一般,沉重的讓她喘不過氣。

她怕!

她怕自己沒有用,這一世沒法保住父親!雖然她心裏無數盤算過如何保住父親,但是每每想起萬一她沒有保住,她整個人就忍不住想發抖。如果重生一世,不能保住父親,那又有什麼意義。

「朝顏,最近怎麼老是發獃,是不是身體還沒有好透?」

鄭允看了一眼從早上起來就有點不愛說話的女兒,擔憂的對妻子沈氏道。

沈氏立馬惶恐起來:「要不,集市下次再去好了,眼下正是秋老虎,中午人擠人,熱的很,什麼人都有,別到時候被人傳了病,好不容易才長點肉的小臉再瘦下去了……」

鄭朝顏意識到自己動不動走神讓雙親擔心了。其實她也不容易,雖然父母還是自己的父母,但自己卻不是過去的自己。嫩殼老芯,重生前的經歷到底給鄭朝顏帶來了一些影響,心理年齡來說,鄭朝顏已經二十七歲了,而如今的沈氏才不過二十五歲。鄭朝顏再去裝天真單純的稚童,對她來說也是為難。

為難歸為難,裝還是要裝下去。

鄭朝顏一聽沈氏不讓她去集市,放下吃到一半的糕點,立馬撒嬌耍橫起來,任憑沈氏如何拉她,鄭朝顏就是將頭扎在被子裡頭不出來,口裡喊着:「天天在家也沒有什麼好玩的,我快悶死了……我就要去……我就要去……」

沈氏各種哄着。

鄭允見沒有效果,頭有點大,剛剛還說女兒近來總是發獃,如今就這般胡鬧起來。

鄭朝顏從餘光里打量父母親,見二人神態基本還如常,心一橫,一個鯉魚打挺後就直接滾到地上。

「朝顏妹妹,在家嗎?」

一聲清脆稚嫩的童聲傳來。

緊跟着一陣腳步聲傳入鄭朝顏的耳朵里。

映入孟和眼裡的就是,鋪了青磚的地上躺着個女娃,紮好的雙丫髮髻有點散落,嘴邊殘留着糕點碎屑。

鄭朝顏有點想不起眼前的少年是誰,她順着他的目光回望過去,見少年一身寶藍色綢緞衣,腰間配了一塊美玉,髮髻用一玉環束着,一張俊臉白皙,年紀看起來約莫八九歲,此時正睜大了眼睛扭頭看着身後的人。

「這就是你給我說的你們安寧鎮上的小仙女?」躺在地上撒嬌打潑的小仙女?少年滿眼的狐疑。

鄭朝顏已經快速站起身來,她拍拍灰。

鄭允與沈氏面面相覷,捂着嘴笑。

鄭允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寶藍色綢緞衣的少年,是餘杭上好的絲綢,他又瞥了一眼少年腰間佩戴的白玉,上好的羊脂白玉。

鄭允輕輕皺眉,安寧鎮不過就是一個小鎮子,也就這幾年才漸漸熱鬧起來。似這般絲綢美玉,如此貴重之物,卻是穿在一個孩童身上。鄭允不由的回望少年身後的蘇玲瓏蘇常寧姐弟。寶藍色衣服的少年是蘇家的客人,應該。

「朝顏妹妹,你好點了嗎?我和常寧前幾日就想過來找你玩,偏生乳娘攔着我們,說你落了水,身子還虛弱,怕我們打擾了你養病……」說話的是一名小姑娘,年紀和寶藍色上衣的少年看起來差不多。

鄭朝顏眼眶立馬就紅了。

「玲瓏姐姐……」

鄭朝顏認出眼前的小姑娘正是她幼年時的玩伴,蘇玲瓏。嚴格來說,並不算是玩伴,蘇玲瓏大鄭朝顏四歲,今年九歲了。鄭允買下現在這處宅子時,蘇家已經在安寧鎮上有上百年的歷史了。蘇家是安寧鎮上數一數二的大家,鎮上的老人相傳蘇家老爺子不是普通人,乃是前朝寧朝寧文帝寧煬帝兩朝的大臣,聽說蘇家還有女眷入了前朝後宮,是寧煬帝的妃嬪。後來,寧煬帝的江山被自個兒一向信重的表哥陸淵奪取,陸淵也是西陸王朝的開國皇帝,不少寧國大臣都順勢改換門庭,重新到了西陸王朝擔任官職。蘇家老爺子則默默打道回府,回了祖籍雲城安寧鎮。

如今蘇家老爺子已經年過八旬,在安寧鎮上德高望重。

鄭家祖上就是徹頭徹尾的泥腿子出身,前朝寧朝開國皇帝寧文帝寧楓是個雄才偉略又仁愛的君主,一手結束了胡人在中原大地的輪流紛亂統治,驅逐了胡人後寧文帝為了穩固邊疆,寧文帝頒發了政策,凡寧朝子民願意到邊疆墾荒,一律給予安家費,並且劃分土地給予耕種,免稅五年。這樣的政策一直持續到寧煬帝滅國。

安寧鎮以前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寧文帝這個政策後,飽經五胡亂華流離失所的人頓時蜂擁而至各個邊關。安寧鎮也是在這種大背景下,發展起來的,如今的安寧鎮本土土著少的可憐,大多數都是當年響應墾荒政策從全國各地跑來的。

其實,任何時代,老百姓並不太在意是誰當皇帝,坐在皇位上的是誰,也承認並且認為打下江山的人以及功臣後代享受特權實屬應該,畢竟人間祖宗上陣殺敵時,自家祖宗或許正在田頭胡侃吃西瓜。只是不論誰坐在那高位上,都要給百姓一條活路,百姓有了活路,朝廷也才安穩。反之,若把百姓的活路堵死了,你不給百姓活路,百姓也不給朝廷活路。

安寧鎮有個廟,裏面供奉着一名羅漢,沒有具體說是哪個羅漢,平素也無人去祭拜,大家平常說話也忌諱去提到那個羅漢廟。鄭朝顏對那個羅漢廟則有着特殊的感情,前世她和母親沈氏被大伯他們冬夜驅趕後,鄭朝顏肚子餓得咕咕叫,又冷又飢腸轆轆,沈氏帶着她東拐西拐鑽進了那個小破廟裡,那個荒廟裡就供着那個羅漢。羅漢長什麼樣子鄭朝顏當時年紀太小不記得,而且估計她當時太餓,也根本沒有心去欣賞什麼羅漢。倒是沈氏在地上衝著羅漢磕了幾個響頭。後來鄭朝顏長大一點後,曾經問過沈氏羅漢廟裡到底供奉的是誰,沈氏只說是個好羅漢,對百姓好的羅漢。鄭朝顏再問,沈氏就拿別的話岔過去了。

「朝顏,你怎麼了?別不好意思,你年紀小,本就是調皮的年紀,常寧七八歲的時候還躺在地上撒潑耍橫,被我爹爹踹了兩腳才改了……」

蘇玲瓏脆生生的說著,快走兩步,上前拉住鄭朝顏的手,又忍不住捏了捏鄭朝顏**飽滿的臉頰。

「阿姐,有你這樣當人姐姐的嗎?怎麼什麼都往外說?」蘇常寧跳腳。

是的,蘇家與鄭家,一個曾經是前朝大臣,一個是徹頭徹尾的泥腿子家庭。士農工商,商人排在最末。蘇玲瓏蘇常寧是蘇府的嫡女嫡子卻願意來鄭家玩,皆是因為蘇玲瓏第一眼看到鄭朝顏,就立馬被鄭朝顏漂亮可愛又嬌憨的長相給吸引了。

蘇家門風極好,打聽到鄭允雖說是個商賈,但疼妻女,也孝順父母做生意也誠信。小兒女之間的往來,哪裡有那麼多的市儈。且隨孩子們去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