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免費看全篇小說進化:我的女兒是只松鼠?相宇於清清

免費看全篇小說進化:我的女兒是只松鼠?相宇於清清

2022-05-09 18:51 作者:不能再胖了

章節介紹

人類,是三維的生物嗎? 人類,是猿猴進化而來? 經脈,靈魂是否真的存在? 你,是一個穿越者嗎?某天醒來,是否有些茫然,我剛才不是在讀書或者在宿舍打遊戲?記憶歸來才發現那已是過去,但會不會你本就是從過去穿越而來,那記憶不過是時間強加給你,讓你認為你已經度過了一切…

在線試讀

第6章 剛正面

於清清拿着結婚證看了一眼便收進了包里,她並沒有太在意這個小本子,說實話也許有點傷人,但她真的只是把這個當做了她對抗她父親霸權的工具。

她和相宇關係雖好,但卻從來都沒有那種心動的感覺,大多還是因為沒有那虛無縹緲的安全感,而今天之所以會頻繁的臉紅心跳,估計也是因為相宇突然間的變化讓她有些無所適從吧。不過今天的事情,她心中的確是有些感動的,生平以來第一次,她將相宇當成了一個男人來看待。

若是相宇知道了於清清心中的想法,怕是要跪地哀嚎了吧,枉他還以為已經在革命的道路上前進了一大步,沒想到僅僅是剛跨過了起跑線而已。

事情辦完了,於清清也算是鬆了口氣,至少不用再嫁給那個遙遠的陌生人了,同時也有了和烏江江閑聊的心情:「江江,你之前不是在離婚那邊嗎,怎麼跑到這裡了?」

烏江江小嘴一撅道:「那幫老油條,說什麼總是在離婚登記那邊獃著容易讓我這種未婚女性產生恐婚心理,硬是要和我換,還不是他們自己想要看熱鬧?」

相宇有些愕然,恐怕也只有烏江江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才會把離婚看成是熱鬧吧。

「不過這樣也好,不然你們兩個辦證我都錯過了那豈不是可惜。」烏江江先是高興了一下,不過接着又怒氣哼哼的道,「我說你們兩個也太不夠意思了,明知道我在這裡工作,結婚也不告訴我,如果不是被我撞到,是不是還打算瞞着我?」

於清清看着烏江江表演完了變臉,苦笑着搖了搖頭,有些事情倒是沒有必要瞞着這個好閨蜜,於是便道:「我們也不是有意要瞞着你,只是我爸爸逼我嫁給一個不認識的人,無奈之下我也只得抓相宇當擋箭牌了。」

「啊?」烏江江瞪大了眼睛道,「那完蛋了,我,我已經把你們的結婚的事發到同學群里了。」

於清清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道:「你的手還真是快,算了,發就發了吧,反正被他們知道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烏江江瞥了一眼屏幕還亮着的手機,然後拿起來對着二人道,「他們說正好這周末要舉辦同學會,讓我通知你們一定要參加。」

於清清看着看着就眸中冒火道:「烏江江!你這些話究竟是什麼時候打上去的,誰讓你自作主張替我們答應了!」

「那個,我之前不以為你們是真的結婚嘛,想着同學們一起熱鬧下也挺好,誰知道……」烏江江委屈的說著,不過接着她又變臉了,「誰讓你不早點告訴我的,我要早知道不就不說了,哼!」

於清清也是實在拿她沒辦法,嘆了口氣說:「算了算了,等下我去群里解釋下,同學會我們就不去了。」

烏江江驚道:「你要把假結婚的事公布出去,你就不怕你爸知道了?」

於清清白了她一眼道:「你當我和你一樣傻啊,隨便找個借口說沒空去不就好了,還有,你的嘴這次給我閉嚴了,不然我死你也別想活!」她現在真後悔將事實告訴烏江江這個大嘴巴了,也不知這個秘密究竟還能保守多久。

烏江江噘着嘴道:「知道啦,知道啦,大不了同學會我也不去就是了。」

「這還差不多。」於清清看了一下時間道,「馬上中午了,你什麼時候下班,一起去吃個午飯吧。」

烏江江頓時眉開眼笑道:「我要吃海鮮,子午街那家!」

一聽子午街的海鮮店,相宇皺了一下眉,他在那家店裡打過工,結局自然不樂觀,有兩個仇人,不過他現在也不在意了,所以也沒反對。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又被推開了,之前闖進來的那個男人伸進頭來道:「江江,呃,江姐,剛才衛局通知說,如果有一對叫於清清和相宇的人來領證的話,你千萬別給辦。」

烏江江看了相宇和於清清一眼問道:「衛局說為什麼了嗎?」

那人搖了搖頭道:「沒說,不過頭兒和我說的時候很嚴肅,估計不是小事,搞不好被開除都有可能,你可千萬別犯糊塗啊!」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烏江江將那人趕出去後,一臉凄苦的看着二人道,「完蛋了,被你們兩個害慘了,我要是被開除了,你們得養我。」

於清清沒想到這事會連累到烏江江,頓時很是慚愧道:「放心吧,江江,肯定是我爸搞的鬼,我不會讓你被開除的。」

相宇則是笑着道:「開除就開除吧,這工作能賺幾個錢,等哥以後帶你**,天天吃海鮮!」

二女對他這話自是全然不信的,自己都無業游民一個,窮的叮噹響,還帶着別人**?

「你就別在這添亂了。」於清清瞪了相宇一眼,又對烏江江道,「沒事的江江,就算我說不通我爸真讓你被開除了,你就去我學校給我當助理,工資不比這裡低。」

相宇很想說這個工作他也想要,不過眼前的情形他若敢提,於清清一定會用眼神殺了他,而且看着烏江江那可憐的樣子,也就自覺的閉了嘴。

「真的嗎?」烏江江瞬間轉憂為喜,衝過來抱住了於清清,在她臉上吧嗒親了一口道,「還是我們家清清好,正好我在這也乾的不耐煩了,我現在就去辭職,省得被開了還要丟面子。」

「別……」於清清想說等事情有結果了再去也不遲,結果烏江江像風一樣瞬間就消失在了屋內,她只得收回了想去阻攔的手,也沒有追上去,反正一個工作而已,她助理的位置正好空了出來。

相宇沒有理會烏江江,而是看着於清清臉上的紅唇印十分羨慕,什麼時候自己也能來這麼一下?

「你看什麼呢?」於清清問道。

相宇道:「你臉上有個唇印,要不要我幫你吸走?」

「滾蛋!」於清清白了他一眼,然後從烏江江的包里翻出一面小鏡子以及卸妝棉擦拭起來,她從來都不化妝,自然沒有這些東西。

相宇摸着下巴道:「不過話說回來,你爸今天的動作有點慢啊?」

「他肯定是沒想到你真的有這個膽子帶我來結婚,估計是等確定我們來了民政局才動用的關係。」於清清皺了皺眉道,「等江江辭了職我們也趕緊走吧,不然一會兒我爸就趕過來了。」

相宇對於這個問題不置可否,于震忠來不來他都無所謂,反正早晚都要見的。不過他也沒說什麼來就來唄之類的話,在於清清沒有知曉他的實力之前,裝這種犢子只會帶來反感,所以他打算問點正經事。

「那個,清清,你們學校還缺人不?」

「你想幹嘛?」於清清抬起頭來,一臉警惕的看着相宇。

相宇很是無語的道:「你這是什麼表情,讓我瞬間感覺自己是個壞人。」

於清清揶揄道:「某人剛才不還說要帶着江江**嗎,怎麼現在還要找工作?」

相宇道:「那個,我不是聽說汪哥那有種酒很賺錢嘛……」

果然男人有本事了就會變壞,相宇現在已經敢在於清清面前說謊了,雖然壞的不是很嚴重。

於清清自然知道汪洋是什麼人,那酒肯定也不是什麼好酒,瞬間瞪大雙眼憤怒道:「你敢讓江江去賣那種東西,信不信我立馬就閹了你!?」

「呃……」相宇一縮脖子,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怎麼什麼話都能說出口,不過還好他有辦法,連忙解釋道:「你別誤會,那種酒是美容的,效果很不錯。」

「真的?」於清清很是懷疑。

相宇舉起三根手指道:「真的,我保證!要不明天我給你拿點嘗嘗?」

「好吧,拿來我試試再說。」於清清語氣緩和了下來,對於美,怕是任何女人都無法拒絕。

相宇趁機問道:「那個,賣美容酒我肯定不合適,你看看工作的事……」

於清清道:「你以前找工作不都是恨不得離我越遠越好嗎,上周我還說讓你做我助理你都不去,現在怎麼改主意了?」

「離你近點這不是讓外人看起來我們夫妻感情好嘛,你爸一是為了面子,二是在你面前,他也不好對我下手不是?」相宇當然不能說是為了保護於清清,所以只能再次把鍋甩給他的老岳父了。

於清清點了點頭道:「倒也是,我們學校現在還缺一個武術老師和一個書畫老師,你恐怕不合適,其他的就是打雜的了更不行。還是先看看你說那酒到底怎麼樣吧,如果好就讓江江賣,然後你去做我助理。」

「要不我去面試書畫老師看看?這方面我還是頗有造詣的。」相宇這一百年當然不能只是煉體,他修鍊的東西容易讓人心中產生暴戾的想法,而且長時間的孤寂也必須有點事情來打發時間,所以必須找些修身養性的事情來做,挑來挑去他最後選擇了書法和繪畫,因為原本他就會一些。而這一百年下來,不敢說當世第一,但稱作大家絕不為過。

「就你那半吊子?我看還是算了吧。」於清清對相宇的書畫水平還是有所了解的。

相宇也沒有再解釋,既然知道有合適的工作,那自己直接去面試就好了。

就在這時,烏江江慌慌張張的沖了進來道:「清清,不好啦,你爸來了!」

於清清頓時也緊張了起來,拉着相宇道:「怎麼辦,要不我們躲起來吧?」

相宇拍了拍她的手道:「早晚都要面對的,既然來了,那我們就剛正面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