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易長生笑侃雲煙全文閱讀

易長生笑侃雲煙全文閱讀

2022-05-09 18:52 作者:笑侃雲煙

章節介紹

【凡人流+無系統+無女主+慢熱】   養父病逝,大夫人設計陷害,易長生和養母流落街頭   養母為證清白懸樑自盡   恰逢災荒,仙人入凡,不甘命運的易長生拖着廢品靈根毅然投身仙家之中   本以為仙人強大,沒有勾心鬥角   卻不想竟然捲入無數陰謀之中   一步步破…

在線試讀

第8章 下山

正所謂樂極生悲。

就在剛剛,易長生感覺自己彷彿已經達到了人生的**,但是很快就跌落谷底。

任憑他如何去感受,卻再也感受不到那一條主脈和七條支脈的循環。

也就是說剛剛突破的練氣一層破滅了。

他再次按照練氣訣中的方式吐納,很快就感受到了兩個經脈開拓點。

也就是說剛剛的突破不作數了。

「這是為什麼?」易長生百思不得其解。

關鍵在於這種事還沒有辦法出去問,說出去就等於告訴人家我剛剛突破了練氣一層。

聽說即便是那些極品靈根的天才,能夠在一個月內突破練氣一層就已經很快了。

若是他們的修鍊也像自己這樣,隨時能夠突破,失敗了就跌落回來還好。

倘若自己是個特例,那麼一天突破練氣一層,自己的秘密可就要暴露了。

壓下了心中的疑惑,易長生又嘗試了兩次,每次都能夠突破,但是體內那股和靈氣不同的力量也會如約而至,將剛剛凝結出來的經脈盡數破壞。

最後一次的時候,他甚至凝結出了九條支脈。

算是練氣決中說的最多的支脈了,當然,除了那已經被定義為謠傳的八十一條支脈外。

就在他準備再次嘗試的時候,突然聽見有人推門。

「長生,大白天的你鎖門做什麼?」

「哦,馬上來……」易長生連忙將缽盂收回了包裹中,放在被子下面。

「不好意思李大哥,在家時鎖門睡覺習慣了。」易長生打開門後故作睏倦地說道。

「沒事,我跟你說,那錢富貴被打的老慘了,四鞭子抽的他皮開肉綻的,直接疼暈過去了。」

「哦,是嗎,那確實挺慘的……」

易長生隨口敷衍了一句,但其實他對於錢富貴的慘狀並不感冒。

他一直相信人與人之間相處的好壞都是互相的。

就像他和孫小荷。

張老實給錢富貴打六分,害他挨了四鞭子,那一定是兩人之間有矛盾。

風水輪流轉,現在人家翻身做主人了,自然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不可能再受你的氣。

李元魁知道易長生沒吃飯,給他帶了點吃的,這讓易長生有些感激。

初入宗門,能夠遇到一個好的同伴是一件暖心的事。

正午,魯達坤組織雜役給上仙們送午飯。

據李元奎說,新人一般在前一周都是給和他們一起上山來的上仙們送餐,以消磨自尊心。

易長生正等着魯達昆叫名字,遠處半空中忽然飛來了一個身影。

那人易長生熟悉,正是昨天幫過他兩次的紫靈,她身穿青色道袍,腳踏一片綠色的葉子在空中迎風滑行。

李元魁那裡有不少關於修真界的書籍,易長生得空的時候看了一些。

御器飛行,只有築基境修士才能夠做到。

不過紫靈這個明顯不是飛行,而是滑行。

練氣境三層有一種輕盈術,就是利用靈氣與天地之間的感應抵衝掉自身的體重。

再搭配上能夠在空中漂浮的靈器,可以做到這種滑行的效果。

但是限制頗多,只能是從高處跳下,才能夠滑行一段時間,無法直接從平地起飛。

像昨天,周長老帶他們回來時使用的就是御器飛行,可見周長老應該是築基境修士。

但即便是滑行之術,也讓下方這些雜役看的目露異彩。

紛紛行注目禮看着紫靈落地。

落地之後,紫靈腳下那片原本有鍋蓋大小的葉子忽然縮小成了指甲蓋大小,落入她手中,被她裝進了袖口裡。

「小人魯達昆見過紫靈仙子,不知您來此所為何事?」

魯達昆一路小跑到了紫靈面前,滿臉的諂媚。

「我奉師父之命到山下坊市採購一些物資,想找兩個雜役幫忙提東西。」

易長生知道修真界有一種東西叫做儲物袋,僅僅巴掌大小,裏面卻能裝下很多東西。

不過那種東西只有擁有神識的築基境修士才能使用。

「沒問題呃……不過多數雜役都已經被派到門內給上仙們送午餐去了,您要不在這些小崽子里挑兩個力壯的?」魯達昆說道。

「行。」紫靈看了一眼隨便指了兩個人,易長生就是其中之一。

臨行的時候,魯達昆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要衝撞了紫靈仙子,她可是練氣五層的修為。

而且紫靈仙子是丹師首徒,在門內擁有很高的地位。

下山的時候是紫靈用輕盈術帶着他們滑行下來。

滑行的這一段路可把易長生和另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嚇壞了。

那葉子本就不如昨天的飛劍大,滑行之術也不如御器飛行穩,所以一路顛簸的厲害。

到了山下,滑行之術就用不了了。

山腳下有車馬司,是專門給練氣境弟子準備的。

領了車馬,易長生就開始忙前忙後地去套馬裝車,動作嫻熟倒是讓紫靈覺得自己選對人了。

易長生天性好學,以前在易府看下人做這些事的時候他也會搭把手。

現在倒是用上了。

倒是另一個少年一直在紫靈身邊說一些有的沒的,言語間滿是討好,令紫靈微微皺眉。

坐上馬車,紫靈才得出空閑問了一句

「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

「小的任常在!」

「小的易長生!」

紫靈聽到易長生這個名字微微一愣。

仔細盯着易長生看了看忽然驚奇地說道

「你是昨天易家的那個……」紫靈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稱呼易長生。

易長生自然看出了這一點,連忙把話接過來。

「對,就是我,昨天儀容有些散亂,還多虧紫靈仙子幫忙,不然我可能都活不到現在了。」

說著話,他從袖口中把昨天紫靈給他的清靈散拿了出來說道

「這靈藥珍貴,長生昨天不知用了一些,剩下的還請仙子收好。」

任常在看着易長生拿出來的靈藥頓時雙目放光。

再看向易長生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

紫靈看着易長生遞迴來似笑非笑地說道

「捨得嗎?」

易長生臉上倒是沒有太多的不舍。

「昨天用了一些已經是佔了仙子大便宜,日後若是有機會,長生一定回報,至於這剩下的,本就不是長生的東西,沒什麼不舍的。」

這一番話着實讓紫靈有些刮目相看。

在宗門裡見的人多了,但多半都是浮躁,貪圖利益之輩。

易長生倒是讓她看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性格。

就是不知道若這易長生也成為了修士,還能否保留這難得的純真。

任常在眼珠子一轉說道

「是啊紫靈仙子,這小子就是個雜役,要那麼珍貴的靈藥也沒啥用,您就收回去吧。」

紫靈撇了任常在一眼,沒有理會,而是對易長生說道

「送出去的東西就沒有收回來道理,你收着吧。」

「這……好吧。」紫靈堅持,易長生也就沒有再矯情,收起了藥瓶專心驅趕馬車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