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角叫周景陽白斂周景陽白斂

主角叫周景陽白斂周景陽白斂

2022-05-09 18:53 作者:勿丹

章節介紹

梁帝問道:「周景陽,身為護國戰神為何要和談」 愛書者,不侃賢;喜兵者,勿妄伐 ⼀秋穿塹兵多死,⼗⽉燒荒將未回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塞外滿是我大梁兒郎孤墳,一柄寒劍書不盡那神道碑上的英靈若換得我萬千將士歸,拜將封侯亦可棄

在線試讀

第2章 苦練自保

夜裡晚飯時,梁仲問道:「今日你邱伯伯與你上瑤山可知為何事?」

周景陽搖了搖頭。

「猜一猜…」

周景陽放下碗筷:「昨日義父說過想讓孩兒遊歷一事,又提到江湖險惡要我自保,這睿晗閣中異士眾多,莫不是讓桂閣主教我一些自保的功夫?」

梁仲聽後笑道:「還算可教。」

武學被武聖唐玟聖分為十品六重,由低至高分一至十品,十品之上再分出青、登峰、蓋世、撼地、入聖、寰宇六重。自己這拙劣的功法,怕是三品不到。世上沒有速成的功法,若江湖真如此險惡怕,莫不是要練個三年五載,才能出門。

梁仲看出周景陽心中所想:「若想成為頂尖高手勢必要苦心修鍊多年,但為父希望你遇險不要與人鬥狠,能跑最好,這睿晗閣中便有人精通此功。」

啊……

「跑?專為逃跑而創的功夫?」周景陽不解的問道。

武無第二,習武之人不同學文修道,可拜於劍下,死於掌中,此乃習武之人的傲氣。

或許有狡詐小人,戰敗之後選擇逃走,可一開始就為了逃跑而習武,還從未聽聞。

梁仲大笑道:「的確有此功法,不過是將依輕功而演變來,不為攻,而為走,如蛟龍入海,傲鷹翔空,即便武聖在世,也難輕易降伏。」

如此浮誇?武聖何許人也,武學泰斗,近乎仙人,這世上有他破不了的功法?

雖疑之,這定是梁仲為了讓自己對此功法產生興趣,而誇大了。但這老頭的目的達到了,周景陽的確對此門功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次日一早,天蒙蒙亮,周景陽便起身上了瑤山,路上特意看了看,奇怪…今日又未見人攔路呀。

到了睿晗閣,先去找了白斂,白斂告訴周景陽:「昨晚閣主交代過,今日你上山,便將你帶至磐幽谷,谷中有一人在等你。」

雖常與白斂至磐幽谷,卻不曾見過谷中有人。這人定是會逃跑功夫的人,周景陽忍不住好奇:「你知道是何人嗎?」

白斂搖頭,不曾見過。

至磐幽谷白斂便回了,周景陽環顧四周,四下無人,便「啊」一聲,空蕩蕩山谷中傳來的只有回聲。

突然一男子粗獷而渾厚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你就是周景陽?」

周景陽被嚇的一哆嗦,轉過身,只見一老者立於谷壁處翠松之上,好似仙鶴一般。周景陽見狀有些慌張的回道:「是,是的,我是周景陽。」

「隨我來。」

說罷,那老者便凌空飄至谷旁淺潭旁,周景陽見狀抬腳緊跟,也隨之而來。

老者見狀說道:「小子,腳力還行,跳至潭中。」

周景陽有些詫異,看着這老者,想寒暄幾句,又想問些什麼,終究未曾開口,便一躍跳入潭中。潭水過溪,冰涼刺骨,難受至極。

老者點點頭:「你這後生,倒也憨厚,不問問老夫名諱、來歷?」

周景陽俯身行禮:「敢問前輩尊名?」

老者見此哈哈大笑:「有意思,桂承軒這是給了我個什麼呀?」

「也罷,周景陽,老夫本已歸隱山野不再收徒。既然桂承軒開口,這二十多年欠他的,今日一併還了吧!」老者突然嚴肅起來,「你且從潭中跳出,什麼時候跳上岸邊再喚我,老夫名叫百里易丘。」

瞬時老者便消失在周景陽面前。

步履如飛,飛燕遊龍,一片柳葉渡海去,三步翻過玉衡山。三十年前,天下武評第八,輕功冠絕於世,人稱游龍居士的百里易丘。

聽聞二十多年前與人一戰身受重傷,從此消聲於江湖,沒想到竟藏於瑤山上。

百里易丘的輕功獨步武林一甲子,至今尚未聽說後輩中有人超越。

隱匿山林二十載,如今卻為了這不知名的小子現了身,周景陽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如今有如此高人指點,依着做就是。

周景陽從潭中奮力躍起,別說上岸,起身亦不易,試了幾次竟翻倒在潭中。這前輩莫不是拿自己尋開心,這如何做的到。

「氣運下行,趾間立勁,速騰而起,漫步遊離」,百里易丘傳聲而來。

周景陽抬頭四周看了看,不知從何處發出的聲音,低頭喃喃自語:「搞得這麼神神秘秘幹嘛。」

「小子,老夫可聽的到。」

這也行?

「前輩好耳力。」周景陽傻笑道。

按着百里易丘教授的心法,周景陽又試了試,有了不一樣的感覺,但跳上岸邊始終做不到。但他心裏明白,這是可行的,憑着韌勁一直苦練。

約莫兩個時辰後,周景陽大喊:「百里前輩,吃飯了!」

百里易丘不知從何處飄至周景陽面前,周景陽又被嚇一跳。

「前輩,以後能不能正常出現,我膽小,每次都如鬼魅般現身,怕到時前輩絕學未學會,先被嚇死了」,周景陽滿臉獰笑道。

「那如何顯得老夫輕功高超啊!你剛說吃飯?功夫練得怎麼樣了?」

「先吃,吃完咱再練。聽廚房管事說,每逢佳節都會送些燒雞到磐幽谷,不知給何人,想必都是前輩吃了吧。今日我又花了二兩銀子找管事討要了些,還帶了些花雕,前輩您先吃着,吃完您再訓。」

百里易丘本想訓斥周景陽一番,聽聞有佳肴美酒,又被這小子把話說到了前頭,便假裝生氣,但瞞不住的笑意寫滿在滄桑的面頰上:「你倒是會動心思,那先吃吧!」

周景陽將酒食打開送至百里易丘前面:「百里前輩您吃着,晚輩至潭中練您瞧瞧,您再給指點指點。」

只見那少年於潭中輕跳便落在岸邊,潭中竟不見半點水花。

那仙鶴老者瞬時像失了仙氣一般,手中陶杯雖斟滿瓊釀,卻停滯半空。兩個時辰便學會了?當年人人誇我武學天賦強,人人贊我心性悟性高,卻也練得三月才出得水,上得岸,遠不及這少年這般幹練,幽靜。

雖如此震撼,但畢竟不能失了庄肅。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說道:「是個人雙腳都可,試試單腿吧,練好後叫我。」

「前輩,我已經會了。」少年說罷便又跳入潭中,這一次單腿而立,輕輕一躍再次回到岸邊,再看潭中水微微蕩漾。

百里易丘放下酒杯,看着這少年。初見時雖知其有天賦,但未曾想竟如此有靈氣。

百里易丘問道:「以前可曾學過?」

周景陽搖搖頭:「以前只和睿晗閣中的師傅學過些棍棒功夫,他們都嫌我不如白斂,便隨意教了些,都是我自己在一旁瞎練。」

「白斂?剛剛送你來那小子?」

周景陽輕點頭:「是的,他是我唯一的好朋友。」

「那小子一身真氣,單斗內力,我都沒把握勝他,你當然比不過。若論武學天賦嗎……你……」,百里易丘未再多言。

武學天賦,你不比他差。

百里易丘看着周景陽良久,而後問道:「這瑤山自古險峻一道,你上山時可有疲憊感。」

周景陽面露喜色:「我從小便和白斂山上山下跑,未曾覺得累,有時一天跑好幾趟呢?」

似乎是想起幼年時的快樂時光,周景陽如沐春風般的回老者的話。

百里易丘這才明白,那少年有真氣護體,氣息悠長,跑起來自然比常人容易。瑤山險峻,山路崎嶇陡峭,即使修真氣之人上山也會有疲憊感。這傻小子這十餘年跟着跑,雖真氣無長進,但這身法和步法怕是早已超凡脫俗了,稍加**,或許可超過我,師父托我之事或可由他完成。

「前輩!前輩!」

百里易丘回過神說道:「既已掌握入門心法,明日來山後的紫竹林,我傳你我如煙絕學。」

話音未落,又似仙鶴,飛身而去。

「是何絕學呀?沒個名號嗎?百里前輩?百里前輩?」周景陽用盡全力嘶吼。

蝟 守 術!!空中迴響着這三字。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