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小說免費資源《甜寶乖,禁慾反派夜夜寵哄小仙女》

最新章節小說免費資源《甜寶乖,禁慾反派夜夜寵哄小仙女》

2022-05-09 18:54 作者:銀子不是金

章節介紹

【雙向救贖+爽強互撩高甜+手段卑劣的小瘋子vs可鹽可甜的小作精】 許清妄冷臉邪肆,白手起家,集團千億 高嶺之花人人皆知 直到娛樂圈著名頂流女神無意間開了直播 粉絲看見那冷酷桀驁的男人幫她揉腰 對她眼尾皆是不要臉的討好 「乖乖,我有腹肌,看看我好不好qwq?」 …

在線試讀

第3章 白蓮威脅自己必須輸給她?可能嗎?!不可能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少年並不適應這種親昵的接觸。

他身體僵硬地詢問。

「因為…」余年年低頭沉思:「因為你是個好人。」

她蹲下來,幫他擦乾淨臉:「下次遇到這種情況,動動腦筋保護好自己。」

她留下一行聯繫方式:「如果實在沒辦法解決,就打電話給我。」

把自己帶的所有現金都給了他。

不多,但是足夠少年一個禮拜的溫飽。

許清妄愣了愣,他伸手接過那串號碼,接受着來自人間的第一份善意。

余年年走了,她走的時候,把那塊臟掉的手帕丟進了垃圾桶。

少年站在原地,唾液在口腔分泌,他無比珍惜地吃着包子,香的流油,是他沒嘗過的肉香,緩解胃的抽搐感。

注意到余年年丟掉的手帕,他小心翼翼地從垃圾桶里扒出來。

手帕很臟,上面繡的鈴蘭花已經看不出顏色,他卻視若珍寶地裝進口袋。

抬頭望過去,少女消失了。

忘記問她的名字了。

想到這,

許清妄的眸子驟然黯淡,他拖着疼痛不堪的身體回去他應該去的地方。

因為他是好人?

連他自己都知道,他這個人啊,爛到了骨子裡。

路過一家彩電店,門口的電視機放着一個少女的熱舞,一瞬間就吸引到他的目光。

是剛才的那個小仙女!

「這個余年年看不出還有點實力,可惜就是長得不行…」店員吃着零食吐槽道。

忽然感覺到背後宛若針扎,店員僵硬轉頭,看見許清妄漆黑的眸子閃爍着不悅的光。

一字一字的跟她強調:「她很好看!」

像個小仙女,能不好看嗎?

店員嚇了一跳,沉聲道:「哪來的小乞丐就站在我們店門口?多影響我們生意!快滾!」

許清妄沒說話,他回憶剛才店員說的話,手摩擦着手絹。

原來小仙女,叫余年年啊。

——

余年年離開了福壽街之後,馬不停蹄回到節目組。

好在離得不遠。

余家的人在她手機里安了定位器,要是發現她在福壽街停留太久,那就麻煩了。

劇組後台除了余清雅之外,沒有任何人。

尤其是在看見她回來之後,余清雅更是怒氣衝天地過來。

余年年抿唇,她手伸進口袋,點開錄音功能。

「你去哪了?」余清雅眼裡冒着火光。

「老闆喊我去工作。」余年年輕描淡寫地回答。

「你剛才為什麼不按計划走?!為什麼要跟大家說我不是你的親妹妹?!」余清雅直接伸手拽住她的衣領。

這下好了,全網都在猜測她是不是余家的私生女。

甚至說她比不過余年年。

這讓余清雅怎麼甘心?!

「嗯?」余年年笑了,伸手拍掉她的手:「我怎麼沒按照你說的來?」

她一步一步逼近,像是在變相宣洩自己的怒火。

「你讓我化成這個樣子,我聽了。」

「你讓我答不上詩詞,我聽了。」

「你是想說,為什麼我後來不隱瞞自己的實力嗎?我實話告訴你。」余年年眉眼划過一抹諷刺。

「因為我不想!」

「你既然人設堆的這麼好,你怎麼不憑實力來試試?」

余年年恨極了。

若不是余清雅,上輩子她的前途風光無限。

重來一世,怎麼可能會再走老路?

余清雅怒極了,她抬手,朝着余年年臉上扇過去:「我不管你下一場如何!你必須輸給我!否則的話….」

「否則怎麼樣?把我趕出余家?余清雅,我早就不在乎了。」余年年打斷她的話。

「你別忘了,在余家,你不僅是你自己,你還有個弟弟!」余清雅咬牙,她壓低聲音,惡毒無比。

但沒想,下一秒,她竟被直接踹了出去!

余年年抬腳乾脆利索,絲毫不拖泥帶水,她居高臨下,冷笑道:「你配提他嗎?」

上輩子,余清雅放的那場大火,不僅毀了她,甚至還毀了她的親弟弟。

那個跟她一直不對盤的弟弟,為了救她死在火海里。

如今余清雅竟然還拿他來威脅她!

「你!」余清雅眼底終於划過一抹忌憚。

余年年現在給她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覺。

那種脫離掌控的感覺,讓她無比心慌。

「你必須幫我!不然爸媽不會原諒你的!」無用的人才會去尋求父母來得到庇護。

余年年她笑了,意味深長地點頭:「好。」

下一場節目很快就上了。

余清雅留了個心眼,她特意沒換裝,還是那副甜酷無比的露臍裝。

余年年穿着純白色的裙子,兩個人上台。

台下的粉絲尖叫聲肆起。

一個身材完美的御姐,一個甜酷的小仙女,這種搭配誰不愛?

就是余年年的長相實在不好看,

不過這樣也能解釋了余清雅的身份。

私生女石錘了!

「這次的任務,是姐妹兩個給對方出題哦。」主持人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她說話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就面向了余年年。

相比較鏡頭感和氣質,余年年簡直比在場的所有人都要強。

「出題嗎…」余清雅故作為難地低頭:「我實在想不到姐姐擅長什麼,姐姐好像除了跳舞,別的都不怎麼擅長。」

她變相地諷刺余年年是個花瓶。

「剛才聽說年年在酒吧里打過工是不是?那對酒的了解一定不小吧?」主持人拿着話筒,直接激起兩個人之間的鬥爭。

台下的人笑了。

很諷刺。

是啊,正常大家千金小姐,誰在酒吧里打工?

在酒吧里打工的都是什麼人?

身邊圍繞的又是什麼人?

余家大小姐如果承認,那不就在變相告訴大家,平常她就是那種出入酒吧的紈絝子弟嗎?

現在的人偏見,他們只想看見自己想看的。

「唉?姐姐在酒吧打工過嗎?那一定認識很多厲害的人吧?不如把在酒吧學到的東西給大家展示展示?」

余清雅故作疑惑。

她對這些事還真不清楚。

不過不枉她給余年年挖坑。

一直只知道讀書的獃子對酒能有什麼了解?

遲早要抓到余年年的把柄!

但沒想到,余年年轉頭,意味深長地看她一眼:「確定嗎?」

余清雅心裏沒由來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但現在的觀眾這麼多,她只能點頭:「確定!」

台下的粉絲看好戲的眼神興奮了。

【她能表演什麼?給大家表演一個端盤子?還是給大家表演個伺候男人?】

【別丟人了,我一想到以後清雅會有個這種姐姐,就已經開始感覺丟人了。】

【我為什麼感覺,主持人和余清雅都有點故意給人難堪的?余年年明明擅長跳舞,結果還要讓她在台上丟人?這節目組好心機。】

【我也覺得,余清雅之前不是說對她姐姐很了解嗎?這叫了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