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王響青鸞我靠天氣預報橫掃八荒全文在線閱讀

王響青鸞我靠天氣預報橫掃八荒全文在線閱讀

2022-05-09 18:54 作者:半渡未了

章節介紹

[爆笑+反轉+腹黑+穿越+贅婿+爽點+打臉+逆襲] 用四捨五入法人生哲學,得到逆襲的精神支柱 用現代領導哲學構建古代理想社會,橫掃六合八荒 以黑色幽默解釋世間矛盾,在搞笑中體會百味人生 看一個穿越王儲如何用天氣預報崛起,成就一統天下,富國強民之路

在線試讀

第7章 決定命運的往往是內幕

二公主與王響的婚禮空前盛大。

洞房花燭夜之時,王響喝得伶仃大醉,讓紫霄獨守了一夜。

其實王響是裝醉,**一刻值千金不享受,其實他自己都在罵自己有病。

當然了,這個「病」,不是所謂的男科病。

而是為了日後的遠大目標,不得已而犧牲的眼前享樂。

這是個以仁孝治天下的時代,若與紫霄行夫妻之禮,有了後代……那豈不是埋下了後患?

日後回國繼位,這大夏必將成為當解決的障礙。

那不就相當於讓自己的兒子去打外公?這簡直就是大不孝!讓兒子大不孝,何以有立國之本?

但偷眼看着這如花似玉的美人,其姿色相較青鸞毫不遜色,更兼一臉和顏悅色,讓人毫無距離之感。

唉!王響忍不住心裏又痛苦感嘆!

真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憋成內傷啊!

裝醉硬挺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醒來,發現紫霄正看着自己,眼神中充滿了意味深長。

見其睜開了眼,淺淺一笑。

「駙馬睡得安好?」

這紫霄果然溫柔賢淑,新婚之夜守了個醉漢,居然一點沒生氣。

「早膳已安排好了,我先伺候駙馬洗漱,然後一同用膳。」

王響有些受寵若驚,一時竟語塞。忙點點頭。

紫霄親手伺候,王響洗漱完畢,二人出暖閣在外廳用膳。

只見除了兩名婢女,還有個上年紀的嬤嬤。

紫霄介紹道:「此乃我的乳娘李氏。」

王響拱手行禮「李嬤嬤好!」

李嬤嬤忙還禮說道:「真折煞老奴了,如何受的駙馬行禮!」

說罷,忙給王響盛了碗燕窩粥,雙手遞到王響面前。

「這燕窩粥是滋陰佳品,駙馬昨日飲酒過量,用這個正好。」

看着王響受寵若驚的眼神,又說道:「還是公主特地吩咐老奴準備的,怕的是駙馬酒後燥熱。」

這噓寒問暖的貼心安排,讓王響有從地獄到天堂的感覺。

昨天之前,還對着青鸞冷若冰霜的臭臉。今日卻在紫霄的體貼中如沐春風。

不由心裏感嘆道:真是冰火兩重天天啊!

不過王響也心生奇怪,從表面看,這陳王妃傲慢之性,絲毫不亞於長公主青鸞。

但其親生女兒及身邊之人,卻待人很和善,與陳王妃截然不同。

反倒是,青鸞和陳王妃卻更像一對母女。

昨夜裝醉是應付過去了,今日又該如何呢?那往後又該如何?

這還真是奇了怪,青鸞百般輕蔑,卻賭着一口氣,非要上她的床。

面對紫霄溫良順從,自己反倒躊躇不前了。

到底是外孫打外公的理論導致的,還是怕自己陷在溫柔鄉里,耽誤了穿越拿到的潛力股好牌?

想了很久,王響得出了一個理論,自己的靈魂還是個現代人,俗話說,五百年前是一家,和古代人還是要慎重些。一不小心,就會發生不可描述的倫理問題。

一連幾日,王響各種敷衍,直弄得紫霄心裏非常委屈。

可礙於面子,又無法明說,只得暗自垂淚。

到了第六個晚上,王響又佯裝很累的樣子,還沒上床便裝睏倦得不行。

一會兒揉眼,一會兒哈氣連天。把紫霄氣得轉身出了暖閣。

正為炸裂的演技暗自得意。

王響卻驚愕的看見公主端水進來,這是要做什麼?一個堂堂的公主,竟然不使喚婢女,自己端洗腳水?

更令王響驚愕的是,洗腳水居然端到了自己面前。

「請駙馬洗腳。」

說完紫霄竟親自給王響脫鞋。

把王響嚇了一跳,趕緊欠身說道:「這如何使得,公主千金之軀,難能幹這等臟事?萬不敢當!」

不料此話一出,紫霄竟哭了,這一哭更嚇得王響不知所措。

紫霄越哭越傷心,把王響弄得六神無主,不知該如何相勸。

心裏不由害怕起來,自己好不容易脫離青鸞,站了陳王妃的隊,卻把公主弄的傷心委屈。

這要是傳到陳王妃耳朵里,豈不是闖下天大的禍來?隨便給國君吹下枕邊風,別說回國了,恐怕……

越想越害怕,又聽紫霄哭着說道:「駙馬在姐姐府中時,為姐姐端洗腳水尤嫌不臟。如今我為駙馬端洗腳水,卻讓駙馬嫌棄,紫霄在駙馬心裏,和姐姐相差甚遠?何苦當日選我?」

說完越發哭得傷心。

情急之下,王響單膝跪在紫霄身邊,說道:「我本為紫蜀國之人質,只想在大夏苟且偷生,公主帶我情此天高,我焉能不知!只是自知粗鄙,不敢玷污公主聖潔……」

王響說完,紫霄卻止住了哭聲,若有所思緩緩起身,默默上床自顧睡去了。

王響無所適從,只得呆坐一夜。

第二日,王響上朝後,李嬤嬤得知昨夜之事,問青鸞。

「他是身體有問題?」

「也不像啊」紫霄紅着臉答道。

「那是心理有問題?」

「心理能有什麼問題呢?」

「當然有了,比如說密集恐懼症。」

「這和密集恐懼症有什麼關係?」

「你想啊,短時間之內,見到這麼多美女還不夠密集?大公主、小昭、你、還有老奴。」

這句話讓紫霄驚恐的發現,李嬤嬤臉上的皺紋,的確夠激發密集恐懼症了。

「還有心思不集中導致的那啥。還有,據說駙馬之前在長公主處受盡虐待,會不會惹怒長公主時,被踢到了襠部等等。」李嬤嬤喋喋不休。

卻讓紫霄想起了什麼,於是把心中的猜測告訴了李嬤嬤,李嬤嬤聽後嘆息道:「此事,恐怕只有老奴能探駙馬之心了」……

又到了下朝回府的時候,王響正思考日後如何與紫霄相處。。回到府中卻不見紫霄,問道:「公主去了何處?」

李嬤嬤答道:「回宮看望王妃去了」

說完便伺候王響洗臉吃飯。

又將兩個婢女打發了出去,獨自在一旁伺候王響用膳。

「唉!都是一對苦命的人,又何必互虐呢?」李嬤嬤嘆了口氣說道。

這話讓王響很是驚訝!

「公主不過是覺得駙馬同病相憐,才央王妃獻言給長公主重選駙馬。」

「這……?」

「不然你以為呢?」

「我以為二公主為陳王妃獨女,尊寵更勝於長公主,為何……」

「先聽我給你說個故事吧!」

李嬤嬤嘆了口氣說道。

這是個冗長的故事,從紫霄出生前,一直說到了王后的死。

王后賢良淑德,待人和善,卻因陳王妃爭寵機關算盡,處處對王后下套陷害。以至於王后最終失寵,被打入冷宮。

此時,王后已有身孕卻不曾察覺。

那時,正值李嬤嬤在冷宮當值。

直到入冷宮一個月,妊娠反應嚴重,李嬤嬤才察覺王后的異常。

「王后平日待人和善,對我等皆有恩惠。見王后落難,老奴自當盡心照顧,以報其恩。」

然而,世間沒有不透風的牆。

陳王妃知道王后懷孕後,竟起了歹心。

「她使人重金來買通老奴,欲置腹中胎兒於死地。當時老奴就想如何保全腹中胎兒。」

聽到此處,王響不由睜大了眼睛,這李嬤嬤居然是王后的人?那青鸞和她……

這特么是《無間道》幾?平時自己從來不看宮斗劇,沒想到這麼複雜兇險啊!

沒想到,李嬤嬤接下來的話,更是驚掉了他的下巴。

「恰巧的是,陳王妃也同時懷孕了,於是老奴就想到了對策。假意答應了陳王妃,卻通過他人之口將消息透給國君。國君下旨,將王后請回寢宮待產,並增派派人手照料。」

現在王響覺得李嬤嬤所說,都已經不能用《無間道》來形容了,簡直就成了《諜中諜》。

「一計不成,又施一計,陳王妃再次找到了我,讓我在王后分娩時做手腳,讓王后母女死於難產。」

「後來呢?」王響聽得入神不禁問道。

「後來,老奴假意應承,私下又與王后商量對策。不料……」

說到這時李嬤嬤聲音哽咽。頓了頓又說道:「不料她還買通了其他人,陳王妃生性多疑,為了萬無一失,她買通了王后身邊的宮女……」

李嬤嬤神情哀怨。

「我暗中探知消息告訴王后,王后知在劫難逃,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為了保全胎兒,並讓她安全長大成人,便和我定下了這『調包計』,為了讓陳王妃放心,讓我贏得其信任,王后竟然……竟然決定犧牲自己,以換小公主的安全。她在誕下小公主後,服毒而亡。」

李嬤嬤泣不成聲……

「臨終前,王后給小公主取名紫霄,她告訴我夢中有神人指點,小公主遇紫而得傲遊青霄的自由。王后去後,國君翻盤悔悟,心痛不已將小公主帶在身邊扶養。」

「那王后之女,到底是……」

「當然是紫霄,我獲得陳王妃的信任,成為其身邊的親信。待陳王妃生下青鸞後,我調了包,名字也是我建議陳王妃取的,她可能到死都不知道,這是王后親自為小公主取的名。」

我驚得說不出話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