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角叫邵翊明甄筱晨邵翊明甄筱晨

主角叫邵翊明甄筱晨邵翊明甄筱晨

2022-05-09 18:54 作者:筱馥幽藤

章節介紹

年幼的邵翊明和甄筱晨都在海魂號船難時失去了重要親人,兩年後緣分匪淺的他們初見又再見…… 10年後 「叫聲哥哥,我保護你」 「哥哥,我是黑帶」 表白還沒有結果就被迫再次失聯,三年後 「筱晨,你能再叫我一聲哥哥嗎?」 「好哥哥有的是,你算老幾?」

在線試讀

第1章 願望

精彩節選

邵翊明:「邵耀華,小的時候你不管我,現在卻打着為我好的旗號來傷害我在乎的人,你憑什麼?」

邵耀華:「就憑老子是你爹,你身上流着老子的血。」

邵翊明:「哼,你也知道你我之間只有那點基因關係了是嗎?自從我媽走後,你有再給過我一點父愛嗎?」

邵耀華:「愛有用的話人還要錢做什麼?你以為你是靠誰才活到這麼大,現在該輪到你來報答老子的養育之恩,林家的資金必須到位,你和林家的聯姻沒得商量,誰妨礙到這件事的達成,都別想好過?」

邵翊明:「養育之恩,哼,拿去綁架你那個從小養在身邊的小兒子吧,自從我媽離開你把我甩給爺爺奶奶起,你和我就只剩下金錢債務而已,錢我早晚會還你,我的感情和婚姻,你不配插手。如果你再做傷害筱晨的事情,就別怪我不顧念父子一場」

咚的一聲,邵耀華摔門而去。

邵耀華:「感情?婚姻?你難道,指望那個小子給你傳宗接代嗎,有你後悔的一天?」

······十七年前······

在N市市郊的一座三層別墅里,晚上八點的屋內沒有燈光,只有餐廳里燭光在忽閃忽閃,燭光前的小男孩雙手合十閉着眼睛許下了他七歲的生日願望。

邵翊明:「希望爸爸媽媽可以帶我去坐大船看大海。」

然後呼的一下蛋糕上的蠟燭就被吹滅了,屋內瞬間一片漆黑,小男孩的媽媽用手機照着亮打開了餐廳的燈,走到小男孩身邊彎下身子,摸着男孩的頭。

許錦繡:「明明,願望這麼大聲說出來會不靈的。」

「那我不說出來爸爸媽媽怎麼會知道我的願望然後幫我實現呢?」小男孩顯然更知道怎麼實現願望,而不是單純的相信所謂的小精靈。

邵翊明:「你說對不對,爸爸?」

男孩又接着問到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一併投去了期待的目光。

坐在餐桌上的男人一整晚沒有怎麼說話,只是不停地用手機看着時間,聽到小男孩的提問才回過神。

邵耀華:「哦,對,對,許了什麼願望啊明明?」

邵翊明:「爸爸你剛剛沒有聽到嗎,連我的生日願望你都不聽,哼,我不要理你了。」

邵耀華看著兒子氣的鼓鼓的臉頰,意識到了自己剛剛確實有點敷衍了,慌忙作出解釋。

邵耀華:「爸爸剛剛在想工作,沒有聽到明明的願望,明明願意再給爸爸講一次嗎,什麼願望爸爸都幫你實現,好不好。」

聽到「實現」兩個字邵翊明的眼睛瞬間瞪了好大,激動地從椅子上下來,站在地上把兩個胳膊儘可能的展開。

邵翊明:「我想你和媽媽帶我去坐大船看大海,上次從舅舅家看到的那個大船的模型,真的太酷了,舅舅說真正的輪船要比那個大好多萬倍,飄在海上超厲害,我想坐真正的大船,飄在海上的那種,而不是遊樂園裡的天鵝船。」

邵翊明越講越興奮,兩個胳膊拚命地表現着「大」,在地上連說帶跳,許錦繡依舊一臉慈祥和寵溺的看著兒子,考慮了片刻,轉頭看向男孩的父親。

許錦繡:「你最近公司不是也沒什麼事嗎,正好暑假,就陪兒子去海上玩兒兩天吧。」

邵耀華:「嗯,好,你看着安排吧。」男人心不在焉的回應道。

許錦繡雖看出他的不上心,卻並不生氣,這兩年的生活都是如此,她一心在家照顧孩子,男人早出晚歸忙生意,對家裡的事都不怎麼關心,說來兩個人的婚姻本就是有些欠考慮的,邵耀華是家中獨子,只有初中文化,十七歲時趕上拆遷,分了不少錢,拿着分的拆遷款搞起了房地產,從此發了家,也算是頗有運氣的富一代了,只是三十二歲了還沒有結婚,許錦繡家裡也算是書香門第,父親是高中教師,母親是報社編輯,她從小就受到了很好的教育,那一年許錦繡剛大學畢業,去了N市電視台實習,剛到電視台的時候什麼類型的工作都要體驗和熟悉,有一次被台里安排去採訪當地優秀企業家,許錦繡和邵耀華便有了第一次的見面。

邵耀華自己吃了沒文化的虧所以一直想找一個有文化的妻子,只是一直沒遇到合心意的,年輕漂亮的許錦繡言談舉止間盡顯文化和修養,剛好符合了邵耀華的要求,採訪結束邵耀華回去可以調查了一下,覺的各方面都很滿意,於是沒多久便展開了追求,由於許錦繡才步入社會,情感經驗也不足,自然是沒辦法逃脫在社會和商場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老油條的套路,邵耀華連哄帶騙的讓許錦繡和他交往,之後也是用了很多心思,本來沒有想要太快結婚的她,卻在交往不到三個月的時候就懷孕了,許錦繡是第一次談戀愛,更是第一次懷孕,邵耀華表示想直接結婚,許錦繡的父母並不認可這門婚事,但考慮到女兒的情況還是同意了,可是許錦繡和邵耀華兩個人接觸時間短,文化層面和工作內容又都不一樣,婚後沒多久交流變得越來越難,而後慢慢的,兩個人除了孩子的問題話就變得越來越少,這段如同走鋼絲般的婚姻要靠什麼繼續維持下去呢?最終就靠這個今天過7歲生日的邵翊明,一直走到了今天。

許錦繡回過神,停止了她的回憶,沒有再說什麼,而是拿起蛋糕鏟開始切蛋糕,隨後遞給了邵翊明一塊。

許錦繡:「明明,過了今天,你就又長大了一歲哦,媽媽希望我們明明健康開心,越來越懂事。」

邵翊明:「嗯,謝謝媽媽,我會越來越懂事哦,我現在已經會寫自己的名字了。」

邵翊明放下手中的蛋糕,轉身就蹬蹬蹬蹬跑上了樓,許錦繡有點疑惑,不一會兒,只見邵翊明又蹬蹬蹬蹬從樓上跑下來,手裡還拿了一支筆和一個本子,邵翊明跑到餐廳,把本子放在桌上翻開空白的一夜,不太熟練的握着筆一筆一划的在本子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寫完放下筆一臉期待的望向許錦繡,等待着媽媽的表揚。

邵翊明:「媽媽,我厲不厲害?」

身旁的許錦繡看到邵翊明在本子上寫下的名字,摸了摸他的頭。

許錦繡:「我們明明真是厲害,都會寫自己名字了,真是太棒了。」

其實許錦繡此刻心裏雖然覺得兒子很可愛卻又有點無奈,畢竟自己當初五歲的時候就不僅會寫自己名字,還認得好多字,隨口就能說出好多古詩詞。可再看看自己這個兒子,說是現在全職在家教育,可惜邵翊明上幼兒園之前邵耀華的父母都一直和他們住在一起,對於邵翊明很是寵愛,自己想教他點東西,小紹翊明一說累爺爺奶奶就趕緊過來阻止,兩個老人也沒什麼文化,有時候爭執起來總是對許錦繡惡語相向,邵耀華那個土大款兒子也是一味的只會埋怨許錦繡,她一個人在這個家,真的是有苦難言。

紹翊明五歲時,才去上了幼兒園,邵耀華的父母也搬回了自己家,許錦繡開始慢慢教導兒子,可惜錯過了最好的啟蒙階段,邵翊明雖然在許錦繡面前很聽話懂事,但似乎好像少了那麼一股聰明勁兒,7歲了才會寫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隨了那個只有初中文化的傻爹邵耀華。

邵翊明:「爸爸媽媽,你們也把名字寫下來好不好,我也要學寫你們的名字。」

紹翊明一邊說一邊把筆和本子遞給旁邊的許錦繡,許錦繡握住筆衝著兒子笑了笑,在本子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字跡乾淨娟秀,寫完自己的名字許錦繡抬頭看了眼對面的邵耀華,把筆遞了過去。

許錦繡:「來,把你名字寫在本上,一筆一划的寫,別用公司簽字的那個狗爬字體,兒子看不懂。」

許錦繡的語氣中略帶嫌棄,男人有些無奈,嘆了口氣,接過筆在紙上寫下了邵耀華三個字,與許錦繡乾淨好看的字不同,邵耀華雖然也努力一筆一划的寫出來,卻還是潦草的很,拿過本子看到看到紙上的字後皺了下眉,與其略帶嘲諷。

許錦繡:「怎麼沒把邵大壯也寫上?」

邵大壯是邵耀華的曾用名,企業成立後邵耀華覺得這個名字太土,生意場上的人,總要有一個叫得出口的名字,於是就找人取了邵耀華這個名字,改名後他就很忌諱別人再提起邵大壯這三個字,但面對許錦繡的嘲諷他卻也沒有生氣發作,只是自顧自的放下筆看了眼手機,便上樓了。

就這樣,紹翊明的7歲生日在溫柔母親寡語爹的陪伴下過得還算快樂。這晚之後,紹翊明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的生日願望,基本上每天都追着許錦繡問她什麼時候才帶着自己去坐船看海,許錦繡連船都沒怎麼坐過,更別提游輪旅行了,自己和旅行社也打聽了一下,但又怕考慮不周,於是想起了自己的弟弟許錦辛。那可是對船和大海有着深切感情的人,從小就喜歡買各種輪船模型,許錦繡和許錦辛是龍鳳胎,許錦繡早出生了幾分鐘,成了姐姐,從小到大,兩個人關係一直十分融洽,姐姐照顧弟弟,弟弟護着姐姐,互相打打鬧鬧開着玩笑的就長大了,當初因為知道了許錦繡奉子成婚這件事,許錦辛差點把邵耀華打進醫院,以至於到現在,許錦辛也看不上邵耀華,而邵耀華雖看在許錦繡的面子上沒有追究,平常卻也和許錦辛沒什麼來往。想到這許錦繡給弟弟打了個電話,想問問關於游輪旅行的事。

許錦辛:「喂,姐,怎麼想起來給弟弟我打電話了,你可是好些天沒聯繫我了。」

許錦繡:「我這一天要照顧明明,家裡里里外外也不少事,前兩天給爸打電話說過段時間明明放假回去看看他們呢,到時候咱們一家聚聚。」

許錦辛:「好呀,姐,到時候咱都回爸媽那。」

許錦繡:「對了,錦辛,姐問你點兒事兒,明明前幾天生日時說想去坐船看海,估計啊是被你給傳染了,我想着家裡也有這個條件,明明既然說了,就帶他去吧,想報個游輪旅行,你幫姐參謀參謀?」

許錦辛:姐,你算是問對人了,不過這還真是巧了,我前段時間剛報了一個游輪旅行,是一艘新的豪華游輪,首次載客出海,姐你們要是去的話,正好咱兩家能一起啊,只是名額有限,不知道滿了沒有。」

許錦繡:「那可真是太好了,人多更有意思,明明要是知道和你們家一起啊,肯定高興壞了,你幫姐問問。」

許錦辛:「放心吧姐,我問一下,然後給你信兒。」

許錦繡:「好,我要去幼兒園接明明了,就先掛了啊。」

許錦辛:「OK,姐姐拜拜,晚點告訴你消息。」

電話掛斷,許錦繡就去幼兒園接邵翊明,回家路上和邵翊明講了可能要和舅舅一起坐船旅行的消息,邵翊明高興壞了,晚上八點左右,許錦繡接到了弟弟許錦辛的電話,卻被告知游輪首航的名額已經滿了,許錦繡表示只能再去考慮其他的了,許錦辛見姐姐為難,也提出幫許錦繡參考,之後,許錦繡考慮着許錦辛的意見自己一邊打聽,一邊安撫着每天追問的紹翊明,轉眼過了半個月······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