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全文免費閱讀冷天絕冷汐塵的關係最新章節

全文免費閱讀冷天絕冷汐塵的關係最新章節

2022-05-09 18:56 作者:冷問天

章節介紹

簡介:天辰大陸之中,人人都修鍊玄力,玄者修鍊乃奪天地之造化,竊萬物之陰陽,這是天命而冷家走出一位少年,偏要逆天而行,我要掌控這一方天地,我要制衡那萬物陰陽,我要這世間再無至尊,唯我獨尊

在線試讀

第6章 人階禁忌玄技


冷辰緊了緊拳頭,沒有答話,但卻是毫不客氣,直接腳下一動就揮着拳頭砸向冷星河,見到冷辰這一拳,冷星河也是揮拳而出,與冷辰碰在了一起,冷星河紋絲不動,而冷辰卻是被震得連連後退,到了演武台邊緣才勉強穩住身形。

「不自量力。」冷星河收起拳頭,負手而立。

「破元爆!」

冷辰一咬牙,大吼一聲,朝着冷星河急速衝去,右手緩緩抬起,四周天地玄力匯聚而來,最後凝聚成一個小光點。

冷星河卻是不屑地一笑,你這也能叫破元爆?

冷星河大手一揮,一股無匹的氣勢迸發而出,有如天地之威,那小光點在這股氣勢面前毫無招架之力,直接消散,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而這股氣勢卻是繼續朝冷辰壓迫而去。

「嗯……」

喉嚨一甜,冷辰在這股氣勢之下直接被壓迫得口吐鮮血,臉色變得蒼白無比,身體也是站立不住,半跪在地上,氣息不勻。

但冷辰卻強撐着身體一直沒有倒下,雙手死死地撐着地板,面色堅定,最後緩緩地站起身來,抹了下嘴角的鮮血,看向冷星河。

「再來。」

話落又是直接沖了上去。

嘭……

冷辰倒飛而出。

「再來。」此時冷辰虛弱無比,渾身上下滿是鮮血,又是沖了上去。

嘭……

冷辰又一次倒飛而出。

「再來。」

就在冷辰又要衝上去之時。

冷星河卻是嘴角抽搐了一下,張口說到。

「冷辰,你我修為相差太大,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還是認輸吧。」

聽到冷星河的話,冷辰的面色沒有絲毫改變,依舊是面帶堅毅,厲聲低吼。

「即使你再強,我也要跟你全力一戰,我雖然不能修鍊,但我不是廢物,我冷辰也從不知道什麼叫做認輸……」

話落,冷辰忽然眼睛微閉,雙手在身前結了一個奇怪的手勢,全身上下都環繞着七色光芒,看起來神聖無比。

這是冷辰當年覺醒天賦之時從那七色大鼎之中得到的一個人階禁忌玄技,禁忌玄技是天辰大陸之中一種特殊的玄技,分為人階,地階,天階,神階,威力巨大,但極為難得,而且想要施展出禁忌玄技對身體強度和修為的要求都非常之高,如果達不到要求,強行施展將會對身體造成巨大的傷害。

「人禁問虛斬!」

冷辰仰天大喝一聲,身體周圍的七色光芒衝天而起,匯聚於天空之上,最後凝聚成一把七色的霸天虛幻巨劍,矗立於天空之上,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遮天蔽日,有如洪水猛獸,又似驚天巨蟒,天地都為之色變。

「什麼,禁忌玄技,怎麼可能。」望着天空之上那虛幻的恐怖巨劍,看台上的的幾位冷家長老都是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冷問天和冷淵更是激動無比。

「辰兒竟然施展出了禁忌玄技,他今年才十五歲,這是何等天賦啊!」冷問天此時雙手都因為激動顫抖着,臉上滿是笑容。

要知道禁忌玄技,就算是最低的人階禁忌玄技,都必須要玄靈的修為,身體強度要達到玄師的程度才可以施展,可冷辰竟然僅僅憑着玄徒一層的修為將禁忌玄技強行施展而出,這豈是天才二字可以形容的。

演武場上的眾人更是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這……這就是禁忌玄技的……的威勢嗎,這……這也太強了吧。」演武台邊上的一個冷家子弟癱坐在地上,望着天上的巨劍,說話都是變得結巴。

「冷辰竟然可以施展出禁忌玄技,如果這樣的人都是廢物的話,那我們又算什麼?」另一個冷家子弟也是喃喃自語。

「如果冷辰可以修鍊的話想必我冷家定然又會多出一個絕世天才吧。」

然而在眾人都在驚嘆冷辰施展出禁忌玄技的強大之時,冷辰卻是被強烈的刺痛折磨得險些昏厥過去。

冷辰此時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禁忌玄技實在是太過強大,冷辰雖然強行施展出來,但身體根本承受不住禁忌玄技所造成的反噬,全身的皮膚都是破裂開來,鮮血順着傷口流出,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血人。

雖然冷辰此時猶如萬蟻噬骨般痛苦,但三年不能修鍊,受盡嘲笑與譏諷,早已將冷辰的意志磨練得無比堅定,他強忍着鑽心的疼痛,控制着那驚天巨劍向冷星河轟去,這一刻,冷星河在這驚天巨劍之前顯得無比渺小。

冷星河也是被冷辰施展出禁忌玄技的事實震驚得無以復加,禁忌玄技可是連他也沒有修鍊成功的,而冷辰竟然施展了出來,這不就等於說是冷辰的天賦強過自己嗎?

但見到那驚天巨劍以無可匹敵的氣勢向自己而來,冷星河也是揮散自己心中的震驚,不敢大意。

「裂空。」

冷星河不退反進,右掌半握,迎向了冷辰問虛斬形成的巨劍,眼看就要撞在一起之時,冷星河向前猛然一探,身前突然憑空出現了一條巨大的黑色縫隙,縫隙裏面是一片黑暗,噬人心神,彷彿吞人的巨獸,最終巨劍一頭撞在了這縫隙之上,傳出轟隆的巨響,天地顫動,餘波直衝雲霄。

然而片刻之後,本是氣勢無匹的虛幻巨劍竟然被這裂縫吞噬了進去,不復存在,連一絲氣息都是沒有留下,彷彿沒有出現過一般。

冷辰見到自己最強的一擊被冷星河輕易抵擋,臉色卻是平靜無比,沒有絲毫變化,彷彿與他沒有關係一般,但順着冷辰指尖緩緩滴落在地上的鮮血卻顯示着冷辰此時極其嚴重的傷勢。

「哼,雕蟲小技,冷辰,看你這樣子恐怕已經無力再戰了吧,你已經輸了,就你這種廢物又何必上來丟人現眼呢?」

冷星河望着全身是傷的冷辰,心中也是微微震驚,但卻沒有絲毫表現出來,話語之中滿是不屑。

聽到冷星河的話,冷辰的神色終於是有了變化,乾裂的嘴唇動了動。

「我輸了,雖然我不甘心,但我的確輸了。」

冷辰顫抖着身體緩緩轉身,一步一步地走下了演武台,紫傾月見狀連忙跑過去,一臉心疼,想要扶住冷辰,但冷辰卻是顫抖着伸出手來制止了紫傾月的動作,獨自行走,背影看起來孤寂無比,而此時,冷辰雖然敗了,卻罕見地沒有一個人出言譏諷他。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