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顧清意白真真《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全文免費閱讀

顧清意白真真《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全文免費閱讀

2022-05-09 18:56 作者:時嫵

章節介紹

一句承諾,將她和一個陌生的男人捆綁在一起,她的生活從此天翻地覆「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撒旦的愛情不是什麼女人都受得起,他逼她吞下墮胎藥她心灰意冷,他卻霸道地圈住她的腰身,「奪了我的心還想跑?」

在線試讀

第8章:看夠了么?


顧清歌見狀,急急忙忙地從沙發上跳下來跟上去:「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你……」
砰!
————————————————————————————
傅斯寒的步子忽地頓住,顧清歌收不及便直直地撞了上去,他的後背很硬,顧清歌鼻子都撞紅了。
「記住,人前你是我的妻子,人後你什麼都不是,明天要去醫院,不許你把合同的事情泄露出去。」
顧清歌堅持着自己的信念:「可是你還沒有答應我剛才提的條件。」
聽言,傅斯寒蹙起眉,額前的青筋微微跳動,這個該死的女人……還真的是沒完沒了了。
他忽地轉過身,扣住嬌小的她,將她壓在了冰冷的牆壁上。
「啊——」
顧清歌驚呼一聲,沒來得及反應,就看到傅斯寒那張俊臉猛地朝自己湊近,她驚得閉上眼睛,伸手去推搡着他。
傅斯寒眯起眸子,盯着這個被自己壓在牆上一臉驚慌失措的小女人,她臉上的表情以及眼底的惶恐倒真不是演出來的,很真實。
難道……她是真的不想讓自己碰他?
「呵~」傅斯寒突然冷笑一聲,粗糲的手指鉗制住她的小臉:「用不着欲擒故縱作戲給我看,因為無論如何,以後我都不會再碰你,明白?」
顧清歌倉皇之間抬起頭,一雙純凈如洗的眸子赫然跟他冰冷無情的眸子對上。
跟一個男人斗,她的力氣終歸是斗不贏他的,顧清歌只能當著他的面咬住自己的下唇,聲音壓低了幾分。
「我知道了……」
樣子可憐兮兮的,眼眶因為剛才跟他爭執的時候而有些泛紅,像一隻受了欺負的小兔子,惹人憐惜。
憐惜?
傅斯寒愣住,同時也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
真是可笑至極,他為什麼要對這樣一個女人產生憐惜的情緒?
傅斯寒退開幾步,眼神冷冽地掃了她一眼,便抿着唇離開了。
顧清歌靠着牆站了一會兒,嬌小的身子突然蹲下去緩了一會兒,才踱着步子回到屬於她的沙發上。
躺下去以後,外頭已經沒了聲響,顧清歌背對着大床,蓋着被子卻忍不住想掉眼淚。
明明之前她的天空是藍色的,所有一切都是美好的,可是自從她答應了這門親事開始,命運的齒輪好像就徹底轉變了。
屬於她顧清歌的純凈藍色天空也不復存在了,她原有的世界也傾數崩塌,現在的她……似乎……真的是……一無所有……
一無所有……
顧清歌記不住自己是什麼時候入睡的,只知道第二天她是被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給吵醒的。
她睜着惺忪的眸子,扭過頭便看到了傅斯寒居然站在床邊換衣服,他露出了健美的上身,然後顧清歌便注意到他有腹肌,然後便悄悄地數了數,發現居然是八塊腹肌。
「看夠了么?」
冷得不帶一絲溫度的聲音傳來。
顧清歌猛地回過神來,才發現不知何時傅斯寒已經發現她醒了,目光冷冷地望着自己。
她愣了大概兩秒鐘的時間,然後迅速地別開視線,轉過身背對着他。
「我又不是故意看你的,誰讓你在這裡換衣服的?」
聽言,傅斯寒冷笑了一聲。
「這裡,是我的房間。」
顧清歌頓時無語凝噎。
是啊,這是他的房間,他想在這裡做什麼便做什麼,為什麼還去顧及她是怎麼想的?
可是,既然他不顧及自己的想法,那他又為什麼不讓自己看?
想到這裡,顧清歌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底氣,直接掀了被子坐起身,直勾勾地看向他道:「那你就不要怪我看了你。」
傅斯寒動作像是卡住了一樣,然後朝她看來。
面對他吃人般的冷冽眼神,顧清歌覺得周圍的空氣彷彿都壓低了好幾分,她趕緊起身直接去了浴室洗漱。
正刷着牙的時候,傅斯寒卻突然推開浴室的門,把顧清歌嚇了一跳,差點把嘴裏的牙膏泡泡吞下去。
「一會去醫院。」
他冷聲道。
顧清歌用清水漱掉嘴裏的泡沫,「去醫院?」
傅斯寒打量了她身上那身土氣的衣服,抿唇冷冷地道:「記得換掉你這身衣服。」
顧清歌愣在原地,低頭看了自己的衣服一眼。
因為跟他住在一起的關係,所以她沒敢換睡衣,只能翻了一件小熊款的衛衣加打底褲穿上,可現在他卻一臉嫌棄的樣子。
反正是要去見長輩,穿成這樣得罪他了么?
不過最後顧清歌還是去換了身衣服,白色的襯衫加牛仔褲,雖然簡單,可卻落落大方。
可傅斯寒看到她這身打扮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蹙起眉看了她半晌,感覺到他的目光逐漸不悅,顧清歌低下頭小聲地道:「如果是見老人的話,那我這樣穿會體面些。」
聽言,傅斯寒這才將目光落到她的臉上,冷哼一聲:「你也知道你平時穿得不體面。」
顧清歌有點生氣。
她哪裡是穿得不體面,只是他們有錢人跟她們窮人的世界不同罷了!
她沒有那麼多錢,不可能拿自己辛苦攢了那麼久的錢去只買一件衣服而不顧其他。
她沒有說話,只是低着頭跟在他的身後走,心中思緒萬分。
猛地,傅斯寒的步子停了下來,顧清歌猝不及防地撞了上去,她捂着額頭退了幾步,抬頭就看到傅斯寒眸子不悅地盯着她。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傅斯寒收回目光,氣息冷冽地上了車,顧清歌這才跟着坐了進去。
後車座只有他們兩個人,進去以後,傅斯寒便閉起了眼睛,聲音清冷:「開車。」
車子開動,顧清歌坐在車裡卻如坐針氈,因為坐在左側的傅斯寒氣息很冷,而且冷中帶着強勢,再加上他閉着眼睛似乎在休息,讓她幾乎都不敢動彈半分。
生怕弄出一點聲音吵着他,然後他又要用那雙冷冰冰的眸子來掃着自己。
大概是太緊張了,顧清歌覺得後背居然有點癢,她動了下身子,撓了一下後背。
僅僅只是這麼一個細小的動作,傅斯寒居然就睜開了眼睛,然後朝她看了過來。
顧清歌的動作一頓,然後僵住。
她看了他一眼,發現他的眼神冷冷的,像冰渣子一樣。
她將手收了回來,不敢動彈。
於是傅斯寒很快又閉上了眸子,可是不到一會兒,顧清歌又覺得後背不舒服了。
她有些窘迫,為什麼今天后背總是頻頻覺得不舒服,難道是有頭髮落進去了?
顧清歌的皮膚很敏感,一根頭髮就能讓她不舒服半天。
但一想到剛才傅斯寒那將近殺人的眼神,她只好忍住了伸手去撓後背的衝動,雙手平穩地放在膝蓋上,咬着下唇一直忍着。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就在顧清歌覺得實在忍不住的時候,一陣悠揚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這段手機鈴聲在狹隘的空間里顯得很突兀,顧清歌身子一僵,這好像是自己的手機鈴聲。
冷不防的,傅斯寒的眸子睜開,顧清歌登時感覺周圍的溫度下降了些許。
他醒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