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人生波動全文閱讀

人生波動全文閱讀

2022-05-09 18:57 作者:阿豪

章節介紹

他是個受盡屈辱的上門女婿,但沒人知道,他也是首富家族的公子!

在線試讀

第4章:東海寧氏集團

青雲市,東城區,寧氏大廈。

大廈整整七十多層,恢弘宏大,屹立在市中心。

這裡是青雲市最為中心繁華的地段,寧氏大廈更是青雲市的市標建築。

幾年前寧氏集團入駐青雲市,甚至引起了整個東海省的轟動。

這可是帝京寧家的產業,整個龍國最為頂級的世家。

林隱來到了大廈前,走入待客大廳。

「先生,請問您找誰?」前台女招待客氣問道。

「我找你們的總裁,寧缺。」林隱淡淡道。

「您找寧總裁?請問有預約嗎?」女招待疑問道。

這個年輕男子穿着一身地攤貨,根本就不像一個有資格能和寧總裁那種大人物對話的人。

寧缺寧總裁,作為帝京寧家在東海省的代言人,那可是財勢滔天的人物,放眼整個青雲市,都沒有幾個有資格跟他對話的人。

林隱道:「原話告訴他,我是寧太極的朋友。」

「好的,您稍等一下。」女招待神色遲疑,撥通了電話,他在寧氏集團,可從來沒聽說過寧太極這個人。

另一邊,大廈內氣派的總裁辦公室,一名氣質不凡的中年男子正在處理辦公文件。

咚!咚!

「進來。」

年輕的男秘書敲門進來,恭敬道:「總裁,前台說有人找你。」

「前台?今天這個時間點不是沒有預約嗎?」中年男子眉頭微皺,極具威嚴說道。「不要什麼阿貓阿狗來找人,都要過來問我,明白嗎?」

「這個……」男秘書表情猶豫,道,「總裁,那個人傳話給您,說,是寧太極的朋友。」

「我就顧慮,會不會是您家族那邊的人過來了……所以前來報告。」

寧太極!

中年男子神情愣了一下,眉頭緊鎖。

寧太極是帝京寧家的家主,是他爺爺的名字。

要知道,在帝京,都只有寧家嫡系才知道老太爺的名諱,更不敢講老太爺的全名。在青雲市這個省會,怎麼會有人知道寧家老太爺,還找上了自己?

「那是個什麼樣的人?」寧缺問道。

男秘書答道:「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

「讓那人來我辦公室。」寧缺神色凝重說道,表情有點疑惑,「才二十齣頭的年輕人?」

五分鐘後,林隱被男秘書帶到了六十六樓的總裁辦公室。

林隱大馬金刀坐了下來。

這名氣宇軒昂的中年男人,正神色凝重的省視着自己。

「閣下是?」寧缺疑問道,有些看不透眼前這名年輕人。

「你認得這個嗎?」林隱拿出了那塊青綠玉牌。

玉牌表面篆刻了複雜的花紋,中間有一個寧字極為顯眼。

「這是?」寧缺神色震驚的看着這塊玉牌,頭腦都有點發昏。

這是帝京寧家代表身份象徵的玉牌,一共就那麼幾塊,就連他作為寧家在地方一省的代言人,身上都沒有……

他也只在小時候,見過他老爸手裡有一塊寧氏玉牌,似乎按照等級,還比這個年輕人手裡的玉牌,低了一個身份……

「您等等,我去請**管過來。」寧缺鄭重說道,連稱呼都變的恭敬,不敢對這個表面無奇的年輕人有絲毫怠慢。

林隱微微點頭。

他從不懷疑師父留下的話,因為他小時候,曾跟師父見過寧家家主寧太極,就連寧太極面對師父都是畢恭畢敬,又何況他的孫子呢?

來之前也了解過,寧缺是寧家第三代的子弟,算不上這一輩翹楚,但也不是平庸之輩,管理着東海省的寧氏集團。

寧氏集團在東海省的生意,囊括了古董拍賣,玉石珠寶,醫藥研究,甚至涉及到了地產,金融投資,是絕對的商業巨頭。

不一會,寧缺請來了一名身穿紅色唐裝,鬚髮皆白的老者。

而後,寧缺自己退到了一旁。

他只負責管理集團商務,但其他一些關乎隱秘的事情,都是由父親派來的總管,胡老負責的……

老者年看起來有五六十歲,卻是龍行虎步,雙眼銳利有神,有一股子精氣神。

老者看了一眼林隱手中的玉牌,眼皮也是猛地一跳,而後平吸了一口氣,道:「在下胡滄海,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林隱。」

「寧兄弟攜玉牌前來寧氏集團,恕在下冒昧,可容在下一試身份?」胡滄海神情凝重說道。

「可以。」林隱點了頭。

他也看的出來,胡滄海不簡單,顯然是個少見的古武高手。

胡滄海點了頭,手腕忽然一抖,一枚文玩玉球破空而出,震的空氣作響,直向林隱打去。

林隱坐在原地不動,五指一晃,握住了這枚文玩玉球。

而後,他攤開手,指縫滑下了一絲絲玉石粉灰……

看到這一幕,寧缺眉頭猛跳,眼神充滿了震驚。

胡滄海臉上也滿是震撼之色,喃喃自語,「內勁高手……還如此年輕。莫非是當年那位的傳人……」

身為寧家的大總管,他接觸的就是林家關於古武的隱秘之事,大概猜到了林隱的身份。

胡滄海彎身恭敬道:「寧家三房大總管,胡滄海。見過大長老。」

「寧缺,見過大長老。」寧缺也是正色說道。

林隱手裡的寧氏玉牌,代表的身份是寧家大長老。寧家家規森嚴,容不得任何人以下犯上。

身份得到認可,林隱微微點頭。

「大長老此次前來東海分集團?有何吩咐?」胡滄海正色問道。

滴滴……

這時候,林隱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林隱,你個窩囊廢在那?快來市醫院!離婚協議書我讓人擬好了,你快過來簽了。」電話那頭,傳來了盧雅惠焦急的聲音。

「怎麼回事?」林隱問道。

「今天琪沫他爸在工廠,遇上張填海過來收購工廠,發生了衝突被打傷住院了。琪沫過期爭辯,也是被張填海氣的昏厥。現在張填海還在逼迫這件事,連我們住的房子都要強拿去抵債。他說要是你和琪沫離婚,他就放過我們家。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啊!我求你跟我女兒離婚吧!你要還是有點良心!我們家經不起這種折騰了!」

電話那頭,盧雅惠幾乎都是帶着哭腔說出這番話,情勢似乎非常急迫。

「我知道了。我會過去的。」林隱掛了電話,表情漸漸冷峻起來。

琪沫昏厥過去了?

林隱眼神變的鋒芒銳利,看向胡滄海和寧缺。

「一天內,我要張氏珠寶集團破產。」林隱冷聲說道。

「是!大長老,聽從您的吩咐。」寧缺恭敬說道。

寧缺心裏暗自鬆了口氣,他還以為從天而降的大長老,殺氣騰騰的會命令他幹什麼為難人的大事情。

讓張氏珠寶集團這種小公司破產,那還不是小事一樁?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