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胡圖圖吃蛋餅時拔牙》胡圖圖:次元之主的身份藏不住了小說免費閱讀

《胡圖圖吃蛋餅時拔牙》胡圖圖:次元之主的身份藏不住了小說免費閱讀

2022-05-10 18:44 作者:吃蛋餅時拔牙

章節介紹

邪道入侵,翻斗花園大危機,胡圖圖只好亮出自己的次元之主身份 漫天妖火,七色能量球形體浮空,隨着一聲狂暴的嘶吼聲,漩渦鳴人走了出來:「以我火影之名誓死捍衛翻斗花園!!」 「蓋亞!!!」身體顏色以銀紅為主的巨人落在大地上,朝着胡圖圖「呵!呵!」了兩聲 跨越三千年的…

在線試讀

第7章 你,知道我的痛嗎

關於那天晚上,江淚雨到底做了什麼,葬愛天皇又為何掩面痛哭,我們不得而知,也許多年以後,會有葬愛傳人提起那個秘密,向世人訴說那段傳奇的歷史。

只有一點可以肯定,從現在開始,葬愛一族將會像預言中所說的那樣,順勢崛起。

……

……

黑袍生物們開始意識到翻斗街地區發生了異常,於是派出大量的黑袍部隊瘋狂進行圍攻,甚至還不惜動用重量級武器,ai機械人,痛苦女王伊芙麗。

這是一款擁有部分自主意識的ai機械人,原本是黑袍生物們為探索新星域而研製出來的,採取了最尖端的核心技術,光論戰鬥力,就能抵得上十個唐鬼。

伊芙麗也是理所當然的成為了這次的主攻的頭領,儘管有很多黑袍生物不服氣,但那些聲音很快都被壓了下去。

出發之前,黑袍總部長官左訊詢問伊芙麗道:「就連唐鬼這種強者都以身殉職,你有幾分把握能搞定那群人類?」

「強者?怎麼,你覺得我還不如鬼根纏繞?」伊芙麗輕輕捂着嘴笑答道。

至此,左訊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安排上異端裂縫點進行傳送。

就這樣,伊芙麗帶着一群黑袍士兵和無數的黑袍生物來到了翻斗街。

是的,這一次總部派出的部隊里不僅僅有黑袍生物,還包含了黑袍士兵,每一個黑袍士兵都擁有着進階成幹部的可能性,他們也都想趁着這次機會立下戰功,提前翻身。

一場惡戰即將觸發。

……

……

短短兩天不到,翻斗街就又將面臨著一次大危機,然而此時的胡圖圖還是幼童形態,正在熟睡中,不過次元血脈的意志會時刻守護着他。

這是胡英俊臨死前在咒文中刻下的守護印記,可以幫助胡圖圖度過艱難的前期。

胡圖圖的身體開始發光,次元連接自主生成,次元強者主動進入次元之門穿越而來。

天空中一道炸裂驚響。

一名橘黃色頭髮的中年人浮現在半空中,他額上戴着刻有劃痕的火影忍者護額,臉上一排鼻釘,一排耳釘的奇異男子出現在胡圖圖身旁。

【胡圖圖成功召喚了六道佩恩—天道】

光芒閃爍過後,次元連接仍沒有關閉,新一輪的召喚持續展開着。

一名戴着半張面具頭髮雪白的帥氣小伙從天而降,看着他的面容,彷彿能聽到某種音樂。

【胡圖圖成功召喚了金木研—白髮形態】

佩恩看着金木研,金木研同樣也看着佩恩,前者流露出痛苦,後者展示着悲戚。

痛起來了,看來是痛道中人。

「走吧,讓那所謂的痛苦女王,感受一下真正的痛苦。」佩恩紫色條紋的輪迴眼黯然一閃,聲色冷冽,彷彿經歷了極致的痛苦。

「痛苦么,這世上又有誰能理解我,又怎麼會懂我的悲傷。」金木研的表情十分憂鬱,聲音充滿磁性而又傷感。

佩恩沒再說話,只是默默的起飛,朝着目標區域前去。

金木研緊隨其後,敏捷的身姿快速飛躍在繁華的翻斗市中。

……

……

「痛苦!我需要更多的痛苦!」

「沒有人比我更懂痛苦!」

伊芙麗的表情極其癲狂,手臂不斷揮舞着,下達指令讓黑袍士兵們肆意破壞。

這是一場災難,但在伊芙麗眼裡卻是一場盛宴,她十分享受這種狀態,感覺達到了ai機械人生的巔峰,軟金屬皮質的臉頰甚至有了幾分紅潤。

「這裡死了太多人,他們的痛苦使我成長,無知愚昧的孩童也只有知道痛苦後才能長大成人。」

看着一片狼藉的街區,佩恩有感而發,他懸浮在半空中,臉上的表情不帶有一絲感**彩。

「沒有光明是不幸嗎?需要光明才是真正的不幸,錯的不是我,錯的是這個世界。」

金木研緊隨其後,看着慘不忍睹的現場,同樣也說出了自己的至理名言,他眼神憔悴,瞳孔黯然,彷彿每時每刻都在承受着悲痛。

這兩名「不速之客」的到來,使得伊芙麗感受到一絲危機,最不可思議的是,她居然潛意識覺得,這兩人的痛苦在她之上。

「不!不可能!沒有人比我更懂痛苦!我是最痛的!」

伊芙麗仰天長嘯,發出極其刺耳的聲音,震的街區一片動蕩,然而卻沒起到什麼效果,除了讓自己手下的黑袍士兵亂了陣腳,佩恩和金木研根本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我已經在無限存在的痛苦之中,有了超越凡人的成長,從凡人化為神,我要在這戰火紛飛的世俗中打上停戰的休止符,這就是神的使命。」

佩恩緩緩升到高空之中,雙手朝上舉起,紫色條紋的眸子中不帶有任何感情,瞳孔反射的光影里倒映着的是那些黑袍生物中兩紅點一線的絕望。

伊芙麗哪見過這等陣勢啊,她這才意識到,她以為的那些極致痛苦不過是小孩過家家罷了,跟人家比起來,什麼都不是!

佩恩升的位置差不多了,他要開始施法了。

「人能感受到的痛苦是有限的,而我是無限的,因為我是神,神會承受所有的痛苦。」

「神羅天征!!!」

一道耀眼的白光迅速展開,把數以萬計的黑袍生物全部淹沒,混跡在其中的黑袍士兵也僅僅只是多撐個一兩秒左右,就化成了點點塵埃隨風飄散。

作為本次總攻的首領,痛苦女王伊芙麗,似乎這一波攻勢下勉強活了下來,但她的身體已經破碎不堪,無法被當做戰力投入,這意味着她將失去價值,被丟進回收爐成為下一代ai的材料。

「真好啊!痛啊!我好痛啊!」

伊芙麗進入了比之前更加瘋癲的狀態,面部扭曲,歇斯底里,在這奄奄一息的時刻完成了究極進化。

燃燒的痛苦女王!伊芙麗!

【伊芙麗完成了進化】

這就是總部中的尖端技術中蘊藏着的可能性,那些黑袍士兵和黑袍生物其實都只是祭品,是黑袍總部地區的首領特意安排用來伴生伊芙麗完成進化的。

佩恩的次元能量用盡,他無法再繼續作戰,由於這一擊的效果太過恐怖,直接抽空了所有的活動能量,再加上召喚主胡圖圖本人不在場,只能被強制遣回了。

「感受痛苦吧,體驗痛苦吧,接受痛苦吧,了解痛苦吧,不知道痛苦的人是不會知道什麼是和平。」

說完這句話,佩恩的身體開始消散,回到次元連接的初始狀態,化為點點星遺,消散於無形。

「現在!沒有人比我更懂痛苦!」

伊芙麗發出尖銳的叫聲,唯一令她心悸的存在消失了,這片街區可以說已成了她的囊中之物。

至於金木研,雖然她能感受到那個白毛身上散發著極致的悲痛,但實力並不是很強,和剛剛那個戴鼻釘耳釘的比起來差遠了。

就先把他解決掉,然後再去找那個人類幼崽算賬。

燃燒的痛苦女王伊芙麗!

痛苦盛宴!

伊芙麗開啟了完全體狀態,化成一道殘影朝着金木研攻去,奇怪的是,對方並沒有避讓,甚至連躲開的動作都沒有。

伊芙麗修長的指甲刺進金木研胸口的皮膚中,他那慘白的容顏上卻連一絲波動都沒有。

「你以為事到如今,我還會怕這種痛嗎,接下來,輪到我了!」

金木研順勢握住伊芙麗的手,狠狠的捏住,骨骼咯嘣的聲響不斷傳來。

伊芙麗這才注意到,剛才佩恩使用神羅天征的時候,金木研處在最中心的位置,完全沒有躲避,硬生生吃下了那恐怖的一擊。

「你,你……」

伊芙麗聲音顫抖着,表情有些頹然,恐懼中帶着一絲絕望,或許這對她來說才是真正的痛。

「你,知道我的痛嗎?」

金木研輕聲說道,那首音樂彷彿又響了起來,回蕩在翻斗街的上空中。

隨後一個抱摔加後空翻,把伊芙麗的頭狠狠鑲嵌進破爛不堪的地面。

實質傷害不高,侮辱性極強。

正如伊芙麗預想的那樣,金木研的實力並不是很強,造成的傷害極其有限,但就是能壓着她打,這是屬於痛苦級別的壓制,他的痛苦在她之上。

她寧願承受佩恩那種毀天滅地的攻勢,也不願忍受這般屈辱。

「我會記得你,即便你再也看不到這個世界。」

金木研單手提起伊芙麗,隨後發色變黑,一副半邊框眼鏡扶上了鼻樑,與之前相比,他的瞳孔中多了一絲陰狠毒辣,暗藏着無限的城府。

【金木研完成了進化】

【金木研(青銅樹時期白髮)→金木研(黑色死神)】

「不,這根本不是痛苦!你個冒牌貨!」

伊芙麗想要掙脫金木研的束縛,但她發現自己在力量上竟然被碾壓了,黑色死神狀態金木研,徹底擺脫了痛苦,以絕情的代價獲得了極其強大的力量。

「嘰嘰歪歪的真啰嗦,給我閉嘴!」

金木研扶了扶眼鏡,狠狠捏住伊芙麗的嗓子,背後的赫子如長龍一般伸縮自如,連帶着他掐住伊芙麗嗓子的手一同擊穿。

伊芙麗碎成了一地渣子,而金木研的活動能量也剛好到達極限。

他先是變回了青銅樹時期的白髮,隨後發色又轉變為黑色,眼神稚嫩,帶着溫存的善意。

「與其傷害別人,我寧願被傷害……」

說完這句話,初始形態的金木研的身體也隨之消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