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哪能看免費的葉清然蕭宸陛下今天也想退位小說?

在哪能看免費的葉清然蕭宸陛下今天也想退位小說?

2022-05-10 18:45 作者:齊飛鈺

章節介紹

齊飛鈺莫名穿越,竟然成了女扮男裝的皇帝,更可怕的是得罪了權傾朝野的攝政王,每天面對攝政王的騷擾,齊飛鈺很是無語皇上,臣今天有點累,你來幫臣捶捶腿皇上,臣今天不想走了,乖乖陪臣入榻安睡蒼天啊,大地啊,這皇帝怎麼做的這麼憋屈遇到這樣的臣子,齊飛鈺恨不能把自己敲暈,…

在線試讀

第9章 侍寢


齊飛鈺指着那位跟她閨蜜長得很像的秀女,大喊着讓李福將人送進她宮中的時候。
大儀殿里的秀女快炸開鍋了!
她們進宮,不就是為了得到皇帝的寵幸,日後誕下皇子,爭一爭皇后乃至太后的位置嘛。
如今坐在皇位上的人,雖然看着像是攝政王扶持起來的傀儡,可是一時的榮華富貴,也迷亂了眾人的眼睛。
特別是在齊飛鈺連着點了兩次秀女侍奉的情況下。
大儀殿內的秀女們都覺得自己有機會接近齊飛鈺,因此這段時間通通開始躁動不安起來。
沒想到今天剛好就碰見齊飛鈺,還親眼見她點了一位秀女。
被齊飛鈺點名的秀女很快被李福叫了出去。
至於齊飛鈺,她雖然大着膽子點了秀女,可是看到對方那張臉就想起閨蜜那暴躁的性格。
心中莫名其妙的心虛起來,當即腳下抹油,直接開溜。
「你叫什麼名字?」
李福打量着對方的身形和面貌,很好,皮膚細膩手指纖細,看臉也是個清秀美人!
「回公公話,臣女花榭。」
花榭心中有些忐忑,她是家中的庶女,從小就沒怎麼得到花家的精細教養。
加上此次進宮本是落在嫡姐的頭上,可對方嫌棄齊飛鈺這個皇帝的位置坐的不穩固。
怕蕭墨辰到時候上位,連後宮的人一起清算。
因此在家中哭鬧不止,不肯進宮,於是花父這才將她送了進來。
所以,即便是這段時間在掖庭姑姑的教導下學習了一段時間宮廷禮儀,可花榭還是自卑,且心中不安。
李福不知道這些,只是看她瑟瑟發抖,以為對方是被天家威嚴所震懾,於是安慰她道:「你別害怕,皇上其實是個很溫和的人。」
至於齊飛鈺當初穿越過來還不到一刻鐘,就對着李福喊要砍了他的腦袋這事。
李福公公表示,有這回事嗎?打工人不知道呢。
既然齊飛鈺點名要花榭進他的寢宮伺候,李福自然要將事情料理妥當。
他命人帶着花榭去溫房沐浴,按照后妃伺候皇帝的流程走了一遍,這才讓人抬着香噴噴的花榭送上了龍床。
「可是公公,如今還是白日,皇上這麼做不會?」
李福手底下的小徒弟面露疑惑,宮裡的規矩不是不許白日宣淫嗎?
「呸,傻瓜東西,現如今皇室凋零,皇上有心為皇室開枝散葉,我等自然要盡心伺候了,你懂個什麼。」
抬手往小徒弟腦袋上一拍,李福扯起笑臉,進了承天殿。
齊飛鈺正斜斜躺在貴妃塌上,小宮女捧着果盤圍繞在她身邊,一個負責給她捏肩,一個負責給她捶腿。
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女性表示:太香了真的太香了!
她原本是不想讓這些人伺候的,可是按摩真的好舒服,而且她說出拒絕這幾個小宮女伺候的話時,對方臉色大變。
好像齊飛鈺要搶她們飯碗一樣,然後膽子稍微大些的宮女就搶話了:「皇上憐惜奴婢們,本是奴婢們的福分,可身為宮女,伺候皇上及各位主子,也是奴婢們的職責,還請皇上讓奴婢們伺候吧。」
一番話下來,齊飛鈺算是被她們攻陷了。
只能乖乖的躺在貴妃塌上讓這些宮女們伺候她,對方按摩的力量恰到好處,添一分太重會捏的她骨頭疼。
減一分太輕,又會讓她沒感覺。
哎呀,皇帝這職業還是非常的舒適啊。
李福一張諂媚的笑臉忽然出現在齊飛鈺的面前,嚇了她一跳:「你幹什麼?」
「回皇上,那位花榭姑娘已經收拾妥當了。」
「哦,是嗎?那她人呢?」
齊飛鈺聽到消息,眼前一亮,頓時從鹹魚躺的姿勢坐了起來。
雖然心中清楚對方不可能是她的好閨蜜,可是看到那張臉,就能讓她的內心安定下來。
「回皇上,已經將花榭姑娘送到您的寢宮了。」
李福揚起一張喜氣洋洋的小臉。
什麼送到她的寢宮了?
齊飛鈺臉色一僵,李福不會是安排這個叫花榭的人準備給她侍寢吧!
不!她想要大聲尖叫,但理智讓她忍住了。
「皇上,怎麼了?」
眼看齊飛鈺的臉色一變,李福心中一個咯噔,難道是他會錯意了?
李福額頭上迅速冒起一層汗珠,脖子上的腦袋有種搖搖欲墜的感覺,腦袋也一陣陣發暈。
「沒,沒事,朕馬上就過去。」
雖然她的本意並不是想讓李福直接將人送到她的床上,可是她去找秀女,不就是為了裝出一副昏君的模樣嗎?
現在的情況也算是李福歪打正着,齊飛鈺抬手抹了抹臉上並不存在的冷汗。
聽到齊飛鈺的話,李福懸起的心總算是放下了,剛才胸膛里的心臟都要跳到嗓子眼兒了,他緊張的吞了吞口水。
「皇上,請。」
身邊的宮女扶着齊飛鈺從貴妃塌上坐起來,一個給她穿鞋,一個替她整理衣襟。
從承天殿前殿到寢殿的路程不過短短的幾步路,但齊飛鈺總覺得她這輩子都過去了。
穿越過來就這麼幾天的時間,感覺跌宕起伏的好像已經過了幾輩子了。
終於走到寢殿的門口,齊飛鈺臉上的神色開始逐漸凝重起來,萬一待會兒進去,那個秀女主動撲倒她,她該怎麼辦!
「李福,你確定這位秀女的性格是很溫婉的大家閨秀那種嗎?朕忽然喜歡這種性格的女人了。」
齊飛鈺不肯面對這個事實,忽然開始各種找理由。
「回皇上,花榭姑娘瞧着不像是刁蠻任性的模樣,應當是個溫婉和善的性格吧。」
李福也不敢打包票的,可是想起花榭戰戰兢兢的模樣,他又覺得應該是。
「哦,那就好。」
實話實說,齊飛鈺蠻失望的,如果花榭是個刁蠻的性格,她可以借口說自己喜歡溫婉的性格,然後掉頭就走。
可現在真的沒有辦法了,她鼓起勇氣,在李福期待的眼神中,推開了寢殿的大門。
邁進大殿的一瞬間,齊飛鈺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腿在抖。
沒關係的,你可以的!加油!
齊飛鈺暗暗給自己打勁。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