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天賜百福,偶得佳妻在線資源

小說天賜百福,偶得佳妻在線資源

2022-05-10 18:45 作者:陳娟雅妮

章節介紹

【穿越+種田+美食+經商+溫馨治癒+雙潔+He】 蘇婼:人生第一次給我送花的男人叫李旌白,他是唐國太子爺,長得玉樹臨風,貌比潘安當我愛上他時,他卻慘遭廢黜,受傷殘疾,寄人籬下在外祖母的宅院之內…… 李旌白:人生第一給予我溫暖的女孩叫蘇婼,她是我的貼身丫鬟,長得…

在線試讀

第006章 茅廁太小容不下我的身軀

春花冷眼旁觀着楚四小姐的窘態,悠悠然的又添了幾句,顯然是教訓她剛才的言語失態,讓她懂點分寸。

「四小姐,凡事都是人在做天在看。作為楚門公府的自家人,您怎麼鬧騰都無所謂,出了門也不會有人宣揚您的不是,畢竟家醜不可外揚。可五皇子的身份尊貴的緊,還請您有點自知之明,免得禍從口出。」

四小姐咬咬嘴唇,靜默着不吭氣。

「剛剛老太太那邊讓我給您帶個話,她老人家說啊,四姑娘雖然是快要出嫁的姑娘了,可年紀尚小,還算個孩子,自幼又沒了母親怪可憐的,性格難免驕縱不懂事,大人們能擔待點就擔待了。可事情總有個再一再二不能再三的,日後四小姐若真的又闖出什麼禍事來,子女之過其父代罰。」

楚四小姐再傻也聽出來春花嘴裏這話的嚴重性,敢拿三老爺威脅她,忒不把她看在眼裡了吧。

暴脾氣上來之後四小姐就誰也不怕了,特別的破罐子破摔,想懟就懟:「春花!你不過是一個幹活的丫鬟,知不知道自己什麼身份,竟敢威脅我!」

「奴婢不敢。婢女只是在給四小姐提個醒而已。」

「四小姐,做什麼事悠着點,說什麼話謹慎點。海棠小園裡住的那位爺可不是能讓您說三道四的主兒。即使他為人大度不和你這個小表妹計較,可您的那位姑姑就不好說了,要是讓她知道您如此編排她兒子,按照她的脾氣,非得使勁收拾您一頓不可,到時候恐還連累整個楚門公府作賠罪。」

「你!」

「哎呦我的四小姐,咱別鬧騰了,走吧,咱回去吧。」

楚四小姐氣得滿臉通紅,旁邊的婢女使出了吃奶的勁頭拉扯她,勸阻她,可不敢讓她繼續胡言亂語了,好在最後拉走了。

——

楚四小姐離開之後,不長不短的小道變得安靜了許多。

春花也沒有要繼續停留的意思,路過蘇婼身邊的時候瞥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破爛白菜,隨意囑咐了一句:「把它們收拾乾淨了,改日再摘些新鮮的送去大廚房。」

「是,春花姐姐。」蘇婼點頭應答,然後蹲下來撿白菜葉子。

這時候一張棕藍色的大布攤在了白菜旁邊。蘇婼扭頭一看是長生蹲下來要幫他。

長生是楚門公府的奴才,平時被安排着跟隨春花辦事。剛才春花來的時候,他就跟在她的身後。

蘇婼和長生的交流不多。原先小蘇倒是特喜歡長生,一旦閑着沒事就找長生嘮嗑,左一個長生哥哥,右一個長生哥哥的喊。

是以,小蘇和長生關係不錯。如今蘇婼又白白繼承了這份友誼之情。

蘇婼看着幫自己撿白菜的長生,內心感嘆一句,果然是多點朋友好辦事啊。

撿垃圾都有人一塊陪同。

夜幕降臨的時候,天空飄起了雨花。

霧雨連綿的天氣上個月就持續了十來天,此時再看到下雨,蘇婼本能的覺得渾身下潮乎乎的,非常難受。

幸好前幾天把李旌白的被子什麼的曬了曬,如今也不用擔心他睡着會覺得潮濕。

看着院子長勢旺盛的大白菜,蘇婼想着改日拔了它們做腌辣白菜,也好作為過冬之菜,也不知道李旌白喜不喜歡吃。

——

書房裡,李旌白依然在挑燈夜讀。

在這期間他連晚飯都沒有吃,蘇婼來給他送過晚飯,只是他沉迷讀書無法自拔,也不知道看啥書看的那麼入迷。

此時此刻,蘇婼拿了糕點進去,在書桌旁杵着沒吭聲。

李旌白看書很專註並沒發現蘇婼,他一邊看書還一邊做筆記,一副三好學生的做派。

蘇婼對繁體字認識的不多,再加上李旌白手裡的字都是古文那種豎體字,以她的視角看過去,彷彿在看盲文。

靜默了一會兒,李旌白終於合上了書籍,順便伸了個彎腰,這才仰頭看着蘇婼吩咐。

「去給我燒點熱水,我要泡澡。」

「哦,好。」

蘇婼回應完並沒有立馬離開,而是把手裡的糕點放到了桌子上,關心道:「公子殿下,您還沒吃晚飯呢,先吃點糕點墊墊胃吧。」

李旌白捏了一塊糕點放進嘴裏,一邊咀嚼一邊開口問道:「你今日被欺負了?」

「啊?沒有啊,公子殿下為何這樣問。」

「院里的爛白菜。」

李旌白額頭一扭,眼神瞥了一眼院外。他的視線正好對上院里的雞棚,雞棚裏面正好散落了一堆爛白菜。

那些白菜就是蘇婼收拾的「爛攤子」。

蘇婼不想提楚四小姐,因為她不想讓李旌白知道今天發生的亂七八糟的破事。

「沒有,我看雞仔們這幾天不好好長,特意撕了白菜葉子給它們吃。公子殿下您先吃糕點,我這就去燒洗澡去。」蘇婼說完,不想再逗留,作勢要出去。

「等等。」

「公子殿下請說。」

「來來來。」

李旌白衝著蘇婼招手,順便挪動身子,很自然道:「過來扶我一把,我要去趟茅廁。」

蘇婼:「……」

唉——每天都躲不過這個啊。

蘇婼覺得自己心中有話不吐不快,於是就問出了口。

「公子殿下,我是女人,你是男人。你每次都讓我攙扶你去茅廁。這男女有別的,你不會覺得我會不好意思嗎?」

李旌白表情挺意外的,盯着蘇婼看了一下,示意她走近他身旁。

然後,他伸手摸了摸蘇婼的額頭,把她額頭碎發摸得毛茸茸的,襯得她像個小寵物似的。

這時候他突然輕笑幾語:「你每次不都把我當作一根大蔥對待嗎,怎麼今日卻害羞了?伺候我生活這麼久,我以為你和我已經心靈相通。其實你如此嫩白可愛,年紀尚小,在我的眼裡略微算不得女人。」

「呃……」那是算一頭白白胖胖蘇格蘭小乳豬是吧。

蘇婼無奈,心頭萬千思緒煩繞,奈何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畢竟小蘇是小蘇,她是她。

她從沒把李旌白當一個大蔥對待,只是她沒辦法解釋這個。

靜默了一下,蘇婼乾脆不計較這個問題了,是她心思不單純,怨不得李旌白。

——

海棠小園的廁所在一大片菜地最裏面,位於宅院的東南角,門口兩側是幾株綠油油的小青竹,竹子旁邊是紫色藍色粉色交相輝映的繡球花。

從書房出來,只要穿過一條抄手游廊,走到東南角盡頭就能到達茅廁。

雖然室外在下雨,臨牆而建的抄手游廊都是有頂的,十分避雨。

所以蘇婼攙扶着李旌白踏上抄手游廊,走的不急不快,也不用操心會被雨淋濕。

對於李旌白受傷的左腿,蘇婼一直挺好奇是咋搞的,卻沒敢開口詢問。畢竟是李旌白心口上的傷疤,她一個外人問的太多不太好。

走了一會兒,蘇婼把李旌白送到了廁所門口就停下來了,「公子殿下,您先靠牆等一會兒,我進去把蠟燭點上。」

蘇婼說完快速進入了廁所,摸黑在牆頭找了半天打火石,嘗試了幾下打着了火,點燃了蠟燭的燈芯。

楚門公府的蠟燭質量很好,亮度很高。在燭火的映照下,廁所內的布局被看的一清二楚,茅坑的位置扶手的位置,廁紙的位置,香草熏香的位置也一目了然。

蘇婼走出來又攙扶着李旌白走進廁所,然後又走出來,順便把廁頂的竹帘子放了下來,自己往旁邊走遠了幾步,安靜的等待李旌白完事後叫她。

等了有一會兒,李旌白始終沒出聲。

「公子殿下?公子殿下,你還在嗎?你不會掉茅坑了吧?」

蘇婼有些緊張,又不好意思過去,只能幹着急。

「噗嗤——」

蘇婼話音落下,從茅廁裏面傳來了一聲笑聲,緊隨其後的是李旌白的聲音,有點忍俊不禁的味道:「茅廁太小,哪裡容得下我的身軀。」

蘇婼這才放下心來,想到李旌白估計是上大號,便不再出聲,仰頭看天空落下的雨水和滿園的蔬菜。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