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穿成農家小福寶:錦鯉她帶飛全家全部可以看完

穿成農家小福寶:錦鯉她帶飛全家全部可以看完

2022-05-10 18:48 作者:小隻景橙月

章節介紹

原本無憂無慮在瑤池中生活的小錦鯉,一朝身變,成了老年家唯一的小孫女 桃花村的村民們都知道,年家小輩都是一眾的皮小子,村裡人都眼熱的不行的事情,發生到老年家身上卻被嫌棄的不行,誰不知道老年家盼孫女都快盼瘋了,幾房的人生孩子都把這個家生窮了 自從小錦鯉年錦樂出生後…

在線試讀

第5章 滿月酒風波

時間很快到年錦樂滿月酒那天。

小姑娘早上就被許文月換上前幾天剛做的紅色小衣服,更顯的膚色白嫩嫩的。

家裡從早上開始就熱鬧的很,除了家裡幾個女人,村裡和周蓮花相熟的許大花也來了年家幫忙。

許大花一邊和周蓮花在小廚房裡做菜一邊和她說:「蓮花,你知不知道,李大妮的兒媳婦這兩天都要生了,就昨天還被李大妮抽了幾巴掌」

周蓮花問:「怎麼了?」

「聽說是大力媳婦在吃飯時說了兩句小叔子,說他在家光吃飯不幹活,李大妮心疼小兒子當時就抽了她好幾下,還差點把大力媳婦給打摔了」許大花聽着周蓮花問,以為她也八卦,越開始多話。

「你說,這次大力媳婦肚子里要還是個丫頭?李大妮可能真的要氣死了」

劉曉蓮嫁過去一連生了三個丫頭片子,大女兒前兩年被嫁出去了,小女兒也才三歲,天天在家被李大妮使喚。

周蓮花沒再說話,雖說她也不是什麼好婆婆,雖然喜歡孫女,之前幾個兒媳婦都生兒子,她也沒幹出來這種事。

李大妮的聲音正好從門外傳來,幾人都看過去,看到旁邊還跟着劉曉蓮和兩個女兒,王盼娣和王招娣。

「周蓮花,我們來吃滿月酒」李大妮一邊說一邊大刺啦的一屁股坐在了一個凳子上。

周蓮花看她拖家帶口不要臉的樣子,也沒說什麼,今天是她乖孫女的滿月酒,只要不作妖坐着就坐着吧。

昨天晚上年家的幾個男人就已經把魚給殺了,怕今天可能來不及。

現在幾個人正圍着一張桌子幾個人一起喝酒,大隊長張成偉也來了。

「建民啊,你個好小子,這年家的皮小子這麼多,就你生了個這麼漂亮的小閨女啊」張成偉舉着酒杯恭喜道。

昨天他來年家的時候看到了年建民的閨女,當時許文月正抱着她在屋門口。

他瞧着的時候也沒想到,小丫頭能這麼好看,那個圓滾滾的大眼瞅着自己的時候,真是他敢說這十里八村都沒見過這麼好看的。

年建民聽大隊長誇小閨女,也絲毫不謙虛:「哈哈哈,我的閨女當然好看」

年興吾看著兒子一臉自豪的傻樣,簡直沒臉看,年家幾個兄弟也笑着打趣了幾句。

李大妮見自己坐在這裡根本沒人理她,暗罵周蓮花沒眼色,沒看到她坐在這裡嗎?也不過來招待她一下,連個花生盤和瓜子盤都不給她端。

劉曉蓮也感覺很丟人,她挺着大肚子領着兩個閨女來吃席。

村裡人都知道他們家和年家也關係不好,現在一看這樣子就是來蹭飯吃的。

偷偷轉頭瞧見旁邊桌子上圍坐着的年建民,想想現在躺在家裡的王大力,放在一邊的手搓了搓衣服又低下頭。

「你去屋裡看看年家那個小丫頭片子去」李大妮對着王招娣說道,

劉曉蓮不知道婆婆讓女兒去看年家那個小孩幹什麼。

下一句就聽到婆婆小聲道:「你去屋裡看看有沒有花生瓜子,看到了就偷着多拿點」

說完又看着旁邊的二女兒王盼睇:「你也去」

王盼睇已經九歲了,知道她奶奶是什麼意思,她看着旁邊桌子上放的花生和瓜子,咽了咽口水,她也想吃。

於是就領着自己妹妹去了東邊廂房。

屋裡年錦城和年子行幾個正在圍着年錦樂爭論些什麼。

「妹妹,你說我們幾個哥哥你最喜歡哪一個啊」

「對啊妹妹,我們幾個哥哥把手指放在這裡,你喜歡哪個哥哥就抓哪個哥哥的手好不好」

年錦樂看着一群哥哥爭寵的樣子,也做伸手,她可不能偏心。

「妹妹肯定最喜歡我,她昨天晚上還親我了呢」這時年錦華驕傲的說道。

實際是咬年錦華,因為沒長牙被誤會成親的年錦樂:「……」

年錦城對傻弟弟也有些無語。

昨天晚上年錦華看到他抱着妹妹,也鬧着想要抱。

許文月托着小閨女讓年錦華抱了一會兒,就放下了,年錦華想到剛剛抱着軟軟乎乎的妹妹,還不滿足。

於是在年錦樂躺着時就想自己托着年錦樂的小胳膊打算抱起來,沒注意把手碰到了年錦樂嘴邊,就被年錦樂張嘴啊啊的一頓胡咬。

惹的他和爹娘一頓笑。

妹妹從出生就很聽話,沒怎麼哭過,唯一一次還是前兩天去打魚想跟着才哭的這麼厲害,平時想小解就哼哼兩聲。

一開始他們不明白什麼意思,年錦樂就鬧一下,後面就明白後年錦樂也不鬧了。

昨天晚上可能弄的年錦樂不舒服,年錦樂才想咬年錦華,可因為沒長牙齒,年錦華非說妹妹在親他。

王盼睇領着王招娣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幾個哥哥都笑着逗炕上的嬰兒,說笑着十分的和諧。

王盼睇有些羨慕的看着,心想為什麼她不是年家的孫女,就有好多人疼她了。

年錦城也看到兩人進來,問:「你們有事嗎?」其他幾人也盯着。

王盼睇和年錦城一樣大,月份比他小一點,在年錦城還沒上學的時候,經常帶着幾個弟弟出去挖野菜,

王盼睇看到好多次,卻又不好意思過去找他,而且她也要挖野菜,要沒挖到回家奶奶肯定會打她。

王盼睇看着年錦城小聲說道:「我…我來看看小妹妹」

她不好意思說她奶奶讓她來偷拿花生和瓜子,在喜歡的男孩子面前她感覺有些丟人。

現在農村的小孩嫁人都早,十五六歲可能就被家裡人給嫁出去了。

她現在九歲了什麼事情都懂。

她大姐當時嫁出去的時候就是這樣,她大姐當時都沒有見過那個男人,有媒婆來說親,答應給多少錢後,她奶奶很滿意就把她大姐嫁走了。

她知道再過幾年她肯定也是這樣。

年錦城還沒說話,三歲的王招娣就看看王盼睇說:「二姐,奶奶讓拿花生」

王招娣話一出,王盼睇的臉瞬間變的通紅,但是由於經常幹活曬的臉上皮膚比較黑,所以看的也不是很清楚。

年錦城和年子行看了一眼,有些懂了是怎麼回事。

家裡是有些花生,昨天奶奶為了滿月酒買了些,他們也看到奶奶拿出來了一些準備今天的日子,剩下的全都鎖在了小柜子里。

「花生和瓜子在外面,你們可以出去拿」年錦城對着王盼睇說道。

王盼睇感覺自己丟人的不想待下去了,就領着小妹出去。

李大妮見到兩人這麼快就出來了,還以為拿到了,眼一亮就對着王盼娣伸手:「花生瓜子呢,拿過來」

王盼睇低着頭:「奶奶,屋裡沒有」

「沒用的死孩子,讓你拿個花生也說沒拿到,我抽死你個丫頭片子算了」李大妮伸手就打。

劉曉蓮看到二女兒和小女兒被婆婆打,有些心疼,就伸手擋了一下。

沒想到正好王盼睇躲開時碰到她,一個不小心就摔倒了。

劉曉蓮坐在地上看着從褲腿流出來的血,疼痛從肚子上傳來,捂着肚子就「啊」了一聲。

李大妮也嚇了一跳,但她是嚇自己好不容易有的大孫子沒了怎麼辦。

另一個桌子上的幾個男人看到李大妮動手就想過來攔着點,還沒攔就發生了意外。

張成偉黑着臉,對着剛進小廚房的婆娘喊着,讓她去叫黃大夫。

王盼睇也沒想到自己躲的時候碰到了娘的肚子,王招娣還小,只是嚇的大哭。

小廚房幾個女人出來看着這場面也臉色也差的很。

周蓮花和許文月是看着他們破壞了小孫女小閨女的滿月酒,張翠看着幾人破壞了家裡的滿月酒也不開心。

雖然年錦樂不是她的閨女,但怎麼說也是她的親侄女,她自己就一個兒子。

這段時間看年錦樂也喜歡的緊,而郭秀麗臉色不好純粹是怕娘家人來吃不上飯可怎麼辦?

周時安扶着奶奶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年家門前亂的要命。

王大力被人急忙拉着過來。

黃大夫也匆匆趕了過來,看着地上流了這麼多血反應過來隨手指了站在年家門口看戲的一個男人,讓他幫着王大力抬着劉曉蓮去他醫治的地方。

年家的幾個人都沒去,他們家還在辦滿月酒呢,出去像什麼話,而且這李大妮自己作孽的,和他們年家又沒有什麼關係。

劉曉蓮剛抬走沒一會兒,郭秀麗的娘家人就到了。

一個中年男人在前面扶着小老太太,後面還跟着一個女人和三個孩子。

郭秀麗看到娘家人上門了,偷偷看了一眼婆婆,說道:「娘,我娘他們也來了,聽說我們家做滿月酒,他們來恭喜的」

周蓮花看着她但沒說話。

呵,來恭喜人連個禮也不帶,空手吃白食來了啊,轉身去了高老太太那邊招呼人去了。

郭秀麗見婆婆沒說什麼就走了,立馬放下手中的活走到娘家身邊。

郭秀麗的親娘謝老太太拉了她一下,低聲和小閨女說道:「你婆婆是怎麼回事,就一個丫頭片子還擺了三桌,你婆婆是傻了吧」

旁邊的郭強也說:「我看也是,有錢接濟點給我們家不行嗎」

他們家就他和他婆娘兩個人幹活,還要養着老娘和兒女,天天累死累活,聽她妹妹說,前兩天妹妹要拿回家一條魚她婆婆都不同意。

「娘,我想吃瓜子」女人手裡領着的男孩看着不遠處桌子上的吃食,使勁搖着女人的手臂道。

另一邊的女孩也學着哥哥的樣子這樣做。

女人看了小姑子一眼,說:「問問你小姑」

郭秀麗聽到小侄子小侄女都要吃瓜子,三張小桌子也只有男人喝酒的地方才放了一些瓜子。

但她又沒法去年建強吃飯的地方去拿,怕他生氣。

就只能先安慰小侄子:「志高,你先領着妹妹去那邊的屋裡,讓你子行哥去問你周奶奶要」

她去要她婆婆肯定不給,但是子行是她的親孫子,要點瓜子總不能也不給吧?

叫志高的男孩聽到這話,急忙躥進屋裡要去找大表哥。

「不是我說,秀麗,你們家你連瓜子都不讓做主,你這個婆婆可不是什麼好東西,我看啊,你們就趁早分家吧」謝老太太說道。

郭秀麗聽着她娘說的話,看了看周圍,幾個男人還在喝着酒,沒有什麼人聽到,鬆了一口氣。

要是被年建強知道她真的要收拾東西滾回娘家了。

於是小聲道:「娘,你小點聲,你以為我不想啊,我早就想分家了,但是我婆婆和我公公肯定不同意」

「等你什麼時候回家,我們一起給你出出主意」郭強對郭秀麗說道。

他倒不是心疼妹妹日子過的不好,就是想着,如果郭秀麗分家了,按照她心疼娘家的性子,自己肯定也會多佔些便宜。

郭志高和郭青青一起來到屋裡的時候,屋裡安靜的很,因為年錦樂剛剛已經和幾個哥哥玩的累睡著了。

年錦城幾人多待了一小會兒,就怕妹妹睡會不安穩。

現在剛打算輕聲出去,還沒來的急提醒郭志高,郭志高對着年子行就是一陣喊「表哥,我想吃瓜子,你去給我拿瓜子去」

年子行看著錶弟郭志高和郭青青,雖然不喜歡這兩個人,但還是輕聲說:「我們先出去我再去給你拿」

郭志高不聽,還是大喊大叫:「我不,你現在就去給我拿,不給我我就不出去」

周時安也在屋裡,並且是第一個發現年錦樂皺皺小眉頭要醒了,還沒和年錦城說,年錦城就看到了。

低聲和年錦華說讓把奶奶叫過來,就又坐在炕邊輕拍着哄妹妹。

周蓮花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場面,也知道這肯定和郭秀麗脫不了關係。

打算回頭再和她算賬,又回去拿了些瓜子給了郭志高和郭青青。

兩個小孩回去的時候,郭秀麗幾人就已經看到婆婆進屋出屋的,還以為婆婆會生氣,沒想到也沒說什麼。

大中午時,張翠的娘家也來了,郭秀麗看到不由得又暗罵婆婆偏心。

自己娘家還是自己偷偷喊來的,婆婆讓大房和三房娘家來,不過許文月的娘家在城裡,有事情沒能來,只是託人送了禮。

年錦樂醒來看到娘親放在她身邊的小玩具小衣服,聽娘親說是外婆家送來的,喜歡的很。

中午的飯有酒有肉有菜,一群人香噴噴的吃完飯就走了。

村裡來吃飯的不多,關係都一般,只喊了大隊長家許大花家和高老太太兩人。

其他人也只能暗暗羨慕沒能和年家打好關係。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