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沈子暢許言小說在線資源

沈子暢許言小說在線資源

2022-05-10 18:48 作者:曉陽燦爛

章節介紹

都市異能 他是現實與幻想的行者,虛無與真實的例行人,荒誕與自然的齒輪,見證歷史的小說家 他擁有能夠涉足現實中幻想的力量,他是世間扭曲的代言人 試問,如果你擁有幻想成真的力量,你會選擇做些什麼? 世界無敵?人間至尊?超級富豪?妻妾成群,然後牢底坐穿? 不!在你選…

在線試讀

第1章 超級病嬌要和我殉情?

精彩節選

我,許洛,身高四捨五入等於兩米的男人,一位看似平平無奇,放在人群中鶴立雞群的年輕帥小伙。

十九歲的我,正值青春最佳時期。

目前的主職業是一名銀鷺書院的大學生,副職業則是致力於撲街的網絡小說作家。

可在公元紀年2012年5月十六號12點21分零三秒的現在,也就是此時此刻恰如彼時彼刻的眼前!

我筆下的人物,居然找上門了!

而她,居然是位居於全球十強之一的陳氏財閥代言人!

陳疏影!

… …

校門口,短短半個小時就被全校男生視為公敵的罪魁禍首許洛,此時正頂着炎炎烈陽,慌亂逃離書院。

「我只不過是在書里偶然寫下一個同名同姓的人,為什麼她會找上門來?」

回望離着校門不遠處的那十幾輛威嚴黑色轎車,許洛後怕不已。

連他也沒有想到,這位在故事裏現實中恰好同名同姓的女士,居然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陳氏財閥代言人!

擁有這等身份的人,竟然領着十幾號人來找他。單就這一件事情,便會讓他成為眾矢之的。

但現在許洛擔心後怕的並不是這個。

他更糟心的是,在他的筆下故事裏,這位名叫陳疏影的設定是……

丰姿綽約、冶麗非凡、光艷逼人的絕色佳人。

以及一名極端到了極致的超級病嬌!

事情,要從一個月前說起。

自從四月八號起,他便能發現在生活中種種異常非凡的現象。

簡而言之,那就是他筆下的書中故事….

竟然開始降臨於現實生活!

但不論是室友變娘並女裝攤上自己,還是整棟男寢樓層除去許洛外全都化身南桐。

這些無比荒誕的故事情節,都會在降臨於現實中一個小時過後消失不見。

事後有的只會是使當事人的記憶略微發生紊亂,搞不清楚前後緣由。這些所有無傷大雅的故事情節對現實來說並不會有太大的變動。

當然,除去社會性死亡外。

這一個月來的荒誕生活,讓許洛漸漸對這份能力有了一點掌握度。

小說故事情節雖然會降臨並映射於現實中,但時間卻限制在一個小時之內。

而且必須與小說中有所牽連,比如同名同姓亦或是某句台詞等等。

但好在哪怕發生,也根本不會出現大亂,以及任何傷及性命的事件。

但如今的情況,則是大大出乎於他的意料之外,或者說,他壓根就沒有考慮到這一層面。

那就是書中故事降臨於現實的時間跨度,沒有界限!

這也就是說無論是他現在寫下的,還是許久許久之前寫出來的故事情節,都有可能會在意外中觸發某種介質,從而降臨並映射於現實!

這對於一個長時間撲街的作者來說,將極有可能是噩夢的誕生。

所以,他必須掌握這個能力的發動判定機理到底是什麼!

畢竟,這關乎於他的身家性命以及以後的社會性行為!

可現況則是…..他只能躲在公共男廁所里等待着這煎熬的一個小時過去。

如果不是這十幾輛黑車太過於壯觀,太過於招搖,讓這件事快速在網上發酵報導。許洛甚至根本不會注意這件事,那麼他也就不會知道這居然是陳氏財閥的代言人陳疏影帶的隊!

自然也不會突然想起陳疏影這三個字,居然是自己高中時期幻想校園愛情時無意中在故事裏寫出的名字。

而那本創作於高中時期,校園愛情的故事小說,名叫《病嬌校花痴迷於我》。

這部純屬青春期少年幻想的小說,許洛早就將其拋之腦後。

可現在,依稀能夠記起故事中情節的他,膽戰心驚!

腦海中隨之浮現起被這美女病嬌成功捕捉之後的故事發展,哪怕此時的許洛身處世間極熱極臭之地,也不禁冷汗直流。

絕對不能被她抓住,不然我這偉大的人生歷程,還沒出海去尋找one piece就要飛升了!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故事裏最後的結局,是死局!

那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海,懸崖聳立。

女主角陳疏影拉着男主角(也就是許洛本人),於夕陽懸崖之上表白,許洛答應了她。

但僅僅是男女朋友,陳疏影覺得依舊不夠。因為哪怕許洛現在答應了她,那也只是一時的,並不是永恆!

於是她將許洛推下懸崖,隨之緊隨其後。

故事在他二人墜海的空中,完結撒花。

現在情況是好在網絡達人許洛大將提前有所察覺,先於陳疏影一籌,從銀鷺書院的後門小道中逃了出來。

「還剩三十分鐘,只要熬過這三十分鐘!三十分鐘就好!」

許洛賊兮兮地左顧右盼,蹲在男廁所的他,心中鬆了一口氣。

目光朝向廁所對邊街道外的一台飲料自助機,心想,這不應該還能找到我吧?

便小心翼翼地上前掃碼買了瓶冰闊落,仰起頭噸噸噸大喝一口。

「嘶~哈。任她陳氏財閥再神通廣大,一個小時之內又怎麼可能找到我?」

「是嘛?你這麼厲害?」

「那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許…..洛啊。」

許洛聲音逐漸木訥,僵硬的脖頸緩慢轉過身子。

他難以置信的瞳眼忐忑地投向路邊,投向那一輛線條優美長直的黑色加長版林肯汽車,投向那擋風窗緩慢滑落之後,露出真顏的陳疏影。

那手中凝霜的冰闊落,隨風飄揚,於空中寧靜,一時間彷彿空間禁止般,纖毫畢現。

「快看!那是什麼!大灰機!」許洛神色震驚,一手指天,大聲吶喊,轉身立馬朝街內小巷跑去。

片刻後,許洛憨笑的走出,身後跟着兩位身高近乎兩米的黑衣壯漢。

「好玩嗎?」陳疏影姣麗蠱媚,柔荑小手倚靠於車窗上,雙眸痴迷,緊緊注視着眼前的年輕人。

「好玩。」許洛苦笑哀求道:「我還想繼續玩。」

「上車!我來帶你玩。」

「嗚嗚嗚嗚,記得輕點。」

…. ….

車外長五米,寬長更是有近兩米,車內空間相比較於尋常轎車來說很是龐大。

前車位更是被一扇小門遮掩,小門由絲綿做成封閉,消音效果一絕。

無論後車在做什麼,鬧出什麼聲響,前車司機就算打破腦袋將耳蝸貼着也聽不出來。

許洛皮笑肉不笑,一臉忐忑地望窗外,強硬自己不去看那緊緊倚靠在他胸膛之上的陳疏影。

她此時鬢雲髮絲亂灑於許洛身上,酥胸半掩,馨甜芳香肆意蕩漾在車內。

「呃…陳、陳小姐,我如果沒記錯,這是我們第一次相見?」

「我…..」

陳疏影纖纖素手,一指抵在許洛雙唇之上,含嬌倚榻。

「不,不是第一次。」

「十幾分鐘前,在我來到魔都並看到你照片的剎那,我們就仿若早已度過了三生三世,生死相守。」

「許君,我要為你….」

柔荑小手於許洛胸中下滑,落到不可言說之處。

許洛猛地一個激靈,熱血上頭,連忙將陳疏影推開。

「不不不!你不能這麼做,等你恢復之後,你會後悔,你會殺了我的!」

被推開的陳疏影,弱弱無力,含情凝望無情的許洛,神色楚楚可憐,雙手捂住心口。

「許君,你不愛我嗎?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是不是….」

許洛正想解釋一番,卻看見此生再難忘懷的一幕。

陳疏影一把掏出藏於后座下的長寸水果刀,刀尖鋒芒,犀利無比。

而那鋒芒的刀口,正迅速指向許洛!

我勒個去!

許洛奮力抬腰,展現出極其優美的弧線,躲避性拉滿。

水果刀如同電芒般竟直線穿出足可防彈的車門,但不等許洛震驚於陳疏影的力氣。

只見陳疏影手腕一翻,拔刀而出,以迅雷般的速度划出一道弧形刀影,再度砍向許洛。

原本寬敞的車內,在烈陽的反光照射下,頓時刀光不斷。

許洛雖然能躲過三刀四刀,甚至五刀六刀,但只要中一次,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以陳疏影展現而出的力量,當即嗝屁。

不行!必須自救!

「陳小姐!清醒一點!冷靜一點!」

「小姐?你居然稱呼我為小姐?看來許君你是真真不愛我了。」陳疏影神情沮喪,眸眼潤濕。

「那隻好….換一種方法讓你永遠待在我的身邊。」

話語方落,許洛便非禮必視的看見她從酥胸內拿出一枚銅幣。

銅幣之上紋路烙印成圈,圈圈相映,似乎是一種古老又晦澀的銘文。

許洛一見,大氣不敢出一口,臉色難看又古怪。

難不成這陳小姐也是擁有異能的人?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陳疏影當然不知道許洛的想法,只見她明眸之上羽睫微潤,清淚漣漣,語調低垂。

「許君,我們來世相擁,來世再化連理枝。」

聲落,銅幣兀自閃亮起刺目的金芒,充斥車內任何一處角落,彷彿火焰般,燃燒起來。

一時間,金芒內無物不焚!

炙熱!炎烤!悶燒!

車內,許洛身上的皮膚霍然開始變得乾燥粗糙,皮下皺紋蜷縮,全身肌肉竟有萎縮之勢!

感受到這一點的他,目光隨之望向陳疏影,同樣能夠見到她那逐漸開始衰老的肌膚,只不過比起他來要好上一籌半點,但時久之下,必然要同他一樣壽終而亡!

這東西,能夠燃燒壽命?

不行!再待下去,會死!

頂着炙烤焦麻的銅幣金芒,許洛用盡全身氣力,不絕思索,一腳踹開本就瘡痍百孔的車門,轉身不忘拉住一臉死灰想要同歸於盡的陳疏影,跳出車外。

這整個過程從銅幣金芒發散開始到許洛踹開車門的時間沒有超過一秒鐘!

在這種極端情況下,許洛的反應機理調轉的簡直不像人類。

而此時載有他們的林肯汽車則恰好行駛在洪星長橋的邊緣地帶,長橋底下是一目放空的大江藍海,洶湧澎湃,浩浩蕩蕩。

先前許洛在黑車內只顧着急忙躲避刀光,根本沒有時間去注意外界的情況。

現在又因為銅幣的緣故,他匆忙之際拉着陳疏影跳出車外,不曾想竟要真的同書中故事一樣,一躍殉情!

上百米的落差高度,這等距離摔都能將他二人摔成肉泥,更不用說還是擁有江中禁地之稱的藍海。

藍海內暗流洶湧,波浪翻卷,哪怕沒有摔死,也是死路一條!

五十米…

於空中,許洛無奈地看向一臉暗喜的陳疏影,仍能見到她那眸眼的痴迷。

明明已經過了一個小時,為什麼還沒有失效?

這下完蛋,不死也傷了。

「許君,我們終究是會在一起的!」

「我們….」

三十米….

驀然間,陳疏影原本痴迷的神情轉瞬消失,隨之取代的是一臉的困惑,以及臉頰耳垂間倏然可見的紅暈。

十米….

「回到橋上!」

嬌喝聲響起,清光一閃,許洛腳步趔趄,竟回到了洪星橋上!

瞳孔震驚的他不由得看向此時立足於橋面上,神情同樣困惑,但眼神卻如同刀尖般犀利鋒芒的陳疏影。

「這、這是….」許洛一時間難以調整,重新眺望一番長橋之下,浪濤翻湧的藍海。

陳疏影自顧自地伸手默念,取回銅幣。始一收回,許洛便能感知到之前受損或者說失去的壽命全部返回。

她微微蹙眉,回想起之前發生的種種,銀牙緊咬,一臉黑線。

反觀許洛則很是識趣的默不作聲,對這種情況他熟悉的很,現在他一旦冒頭說話,那指不定是真的要掛了。

畢竟,他好歹也是經歷過女裝室友愛上自己的男人。

同一時間,雙方沉默無聲,唯有身後長橋上車笛聲不斷。

時間漸漸流逝,因為長時間的堵塞,橋後開始有人大聲謾罵,亦有人取出手機拍照曝光譴責這等霸道攔路的行為。

但這些都被一眾高壯的黑衣人攔截在外,不得進入陳疏影五十米內。

他們更是站成清一色的人牆,防止閑雜人等拍到陳疏影和許洛,以免後續發展難以收拾。

對此,許洛只好暗嘆一句。

陳氏財閥,恐怖如斯…..

許洛就這麼站着對望陳疏影,氣氛一度十分尷尬。

許洛怕怕地吞咽唾沫,要不然還是說句話吧?

他嗓門生澀,神情緊張又忐忑尷尬。

「呃…陳、陳小姐,這都是一…..」

僅在許洛出聲的瞬間,那把長寸水果刀突兀間又重現於陳疏影手中,鋒芒刀口剎那抵於許洛脖頸。

「死,或臣服!」陳疏影沉聲道。

啊這、這是新的故事情節嗎?角色扮演?我應該沒寫過這類型的故事吧?

但見到那柄水果刀愈發靠近,許洛當機立斷,立馬舉起雙手。

「臣服,臣服!」

陳疏影眼角微眯,注視許洛這張臉,記憶里不由得重現起之前發生的種種。

我居然還想為他….

羞恥感一度攀升至頂點,紅暈躍然於外表,陳疏影恨不得要當即殺了這個流氓!

但理智的她,稍一思索,便泄氣般將水果刀猛地扔下大江,憤然轉身離去。

….

幾柱香後,獨剩下站在橋邊的許洛於風中凌亂,他對着一望無際的藍海空空嘆息。

「虧了,早知道當時就從了她。」

「好來一場贅婿豪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