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寧夏候曉東全文免費閱讀(我就是傳奇縣令)小說

寧夏候曉東全文免費閱讀(我就是傳奇縣令)小說

2022-05-10 18:48 作者:關寧

章節介紹

關寧穿越大乾,竟然成為了一名一窮二白的小縣令他辛辛苦苦花費半年的時間打造了屬於自己的世外桃源,原本就像安安穩穩的做一輩子自己的土皇帝卻沒有想到這一天,當今天子竟然帶着侍衛微服私訪,來到了神奇的平遙城......

在線試讀

第7章 想讓他當奴才


「陛下是來問罪的?」關寧看了眼前的趙光義一眼,微微一笑。
「是,也不是。」趙光義有點意外關寧的平靜。
正常來說,他身為九五之尊,天下共主,一言可決人生死。雖然現在並未大權在握,但殺一個小小縣令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既然不是,那就先坐。喝點早茶,再說不遲。」關寧笑了笑,擺手請趙光義坐下。
經過了昨天晚上的試探,江天明白趙光義是個可以共事的人。
經過了現代文化的洗禮,關寧並沒有那種上下尊卑的概念。在他看來,皇帝也是爹娘養的,也是肉長的,他給皇帝幹活,皇帝頂多算個老闆。
想讓他當馬仔可以,錢到位,人干廢。
但想讓他當奴才?那隻能說你在想屁吃。
這場早茶就是擺明了一個態度。
我關寧可以當你的合伙人,可以做你的馬仔,但是你想掌控我?那是不可能的。
趙光義當然也品出了一點關寧的意圖,所以才會老老實實地坐下。
「來,陛下,嘗嘗,這是西域來的紅茶,暖胃的。早起配上茶點,吃着別有一番風味。
關寧像是招待一個普通朋友一般,遞上了一道茶點,並且將盛着紅茶的茶碗朝趙光義的方向推了推。
趙光義也沒有推辭,而是拿起了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發現味道醇厚馨香,和以往喝的綠茶味道大相徑庭。
「不錯。」趙光義矜持地點了點頭。
「陛下到我這兒,玩得可還順心?」關寧問道。
「說到這事,關寧,朕還要治你的罪!」趙光義突然臉色一變,將杯子扔在了地上,茶水灑了一地。
他當然不是發脾氣,這在談判技巧中算是先聲奪人的一種手段。
但顯然,關寧並沒有被震懾到。
「根據《大乾律》第六十七條,禁止人口買賣。你那醉花樓里的姑娘,來路不正吧?按律,買賣人口者,當處以十五年以上監禁勞役,情節嚴重,當處流放乃至處斬!」
「不過,念在你建設平遙有功,只要你願意隨朕回京,朕可以免去你的罪責。」趙光義擲地有聲地說道。
金口玉言,說出不悔,趙光義自以為自己的算盤打得噼啪亂響。
他早就想過用什麼借口來威脅關寧,從而讓關寧心甘情願地回帝都去。
反觀關寧,依舊是一臉的平靜,問道:「敢問陛下,何為律法?」
「何為律法?律法為立國之本,是約束國民行為的條文。」趙光義不明白為什麼關寧要問這樣的問題。
「陛下錯了,律法並非單純的條文,而是對國民最基本的道德要求。是告訴國民什麼事不該做,不能做的行動綱領。」關寧說道,「律法最起碼的屬性就是一視同仁,以及相對公平。但凡還有人能說,因為你怎樣,或者你如果怎樣,就可以免去罪責的話,律法就是滿紙笑話!」
關寧的話宛若炸雷一般,在趙光義的耳中響起。
早前,無論是他還是不少官員貴族,都覺得自己可以一言定法,可以隨意處置任何人。
但在江天看來,所謂的「大赦天下」就是封建社會最大的笑話。
你自己家裡有喜事就算了,拉着放出一幫窮凶極惡的人幹什麼?顯示皇恩浩蕩?那對於那些被這些歹徒傷害的普通無辜百姓呢?對他們公平么?
如果不是看趙光義是一個有抱負的君王,關寧不會跟他說這樣的話,他早就躺平開擺了。
愛誰誰!
「那依愛卿之見,律法,當如何?」趙光義完全被關寧那一番言論給鎮住了。
此時的趙光義意識到,關寧絕對是個絕世之才,所以當下便決定虛心請教。
「律法的確是一個國家的立國之本,而且是重中之重,但律法本身象徵的東西,其實已經與陛下你的身份衝突了。」關寧重新拿了一個杯子,給趙光義滿上,隨後遞了過去。
「律法與朕衝突了?」趙光義不解。
「律法本身代表着一種法制,一種約束。它的存在就跟陛下所說的一樣,是約束所有人的行為準則。但律法的起源,不應該由一個人來決定,而應該由這個社會決定。」
「而這個決定的準則,就是這個社會的道德底線。」
「不應該殺人,否則償命,不應該偷盜,否則就該有處罰……這些是法律為人所設置的『底線』。而人的行為,不能觸碰這條紅線。」
「但現在,國內之中的形勢如何?陛下其實比我更清楚。皇室貴胄、官員貴族,他們卻可以在這條紅線上反覆橫跳。而他們的底氣,就來自於陛下你啊。」關寧笑着看向了趙光義說道。
「在於……朕?」趙光義似有一些明悟。
「律法與帝王,其實從最初的就在一個對立面上。律法象徵著平等公平,是以法條來約束所有人的規則。而帝王,則是制定規則的人。人治與法治,從一開始就有衝突。」
「正因為陛下可以制定規則,所以你手下的那些官員貴族乃至皇族才有底氣違反律法。因為他們明白自己的行為在絕大多數時候代表了陛下你的臉面。而一旦牽扯到陛下,律法就必須向皇權低頭,從而讓他們免於處罰或從輕處罰。」
「陛下想要勵精圖治,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樹立法治的局面,那麼只會給國家內部平添亂象,如此無論內部治理還是外部擴張,都不可能。」關寧搖了搖頭。
「如此,我還要說道醉花樓的姑娘們。陛下可知道這些姑娘們都是從何而來的?」關寧一改方才平淡的模樣,而是一臉鄭重地問道。
「難道不是你靠買賣得來的?」趙光義問道。
「她們大部分是因為周邊各縣各州的苛捐雜稅,逃到我這邊來的。因為我這裡不收人頭稅。而且,她們大多是黑戶,連戶籍都沒有,什麼都做不了,不在青樓賣笑能做什麼?」
「更何況,我尊重她們的個人意願,雖然我允許娛樂行業存在,但嚴禁澀情行業的大行其道。別看昨天陪你喝酒的那些姑娘一個個開起玩笑來葷素不忌,但實際上個個都是好人家的姑娘。」
「在以後,能決定這些姑娘的人數有多少的,不是我,而是您啊,皇上。」關寧鄭重地說道。
「如果人人能安居樂業,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所有人能勞有所得,不必再為生計、住房、醫療、養老等問題勞心費力,傻子才願意出來當小姐。」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