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線閱讀整本免費《我在墳場畫皮十五年》

在線閱讀整本免費《我在墳場畫皮十五年》

2022-05-10 18:50 作者:沉默的糕點

章節介紹

贏缺被剝皮處死,在墳墓中死而復生,唯獨沒有人皮 他在墳場畫皮十五年,抽五千人記憶,吸五千人異能 最後挑選一張最俊美人皮披在身上,離開墳場,返回世間...

在線試讀

第5章:東風壓倒西風

  鎮海城的一家客棧之內。

  「老奴拜見三公子。」一個老者拜下,望向無缺的目光激動無比。

  無缺本要去阻擋對方行禮,但隔着三四尺遠,衝過去動作不體面,索性就算了,讓對方行禮。

  他一點一點清洗着面前的茶碗,直到一塵不染。

  眼前這個老者是鎮海侯爵府的管家之一,申無缺母親楚明珠帶來的陪嫁管家楚良,算是無缺的自己人。

  「良伯。」無缺舉起茶杯問道:「喝茶嗎?」

  楚良跪下道:「老奴不敢,公子您終於回來了,終於回來了。夫人泉下有知,也就放心了。」

  說完,他竟然有些泣不成聲。

  他雖然目前擔任侯爵府的管家之一,但在他心中鎮海侯申公敖不算是他的主子。

  他之前的主子是楚明珠,楚明珠死了之後,他的主子就是申無缺了。

  申無缺失蹤的這八年,楚良一系奴僕就沒有了主人,他覺得自己沒有了根。

  無缺性格清冷高傲,也不會說什麼掏心窩的話,既然對方不喝茶,那他就自斟自飲。

  「三公子,侯爺這些年雖然嘴上不說,但心中卻非常挂念您,而且不止派出一撥人去尋找您的蹤跡。」楚良道:「既然您回來了,那就去府里和侯爺服個軟,之前的不愉快就算是過去了,以後您還是侯爵府的三公子。」

  「您母親又是侯爺最寵愛的妻子,當年難產而死,侯爺痛不欲生,所以在侯爺心中您的份量是很重的,只不過他性格強勢,您又固執,才使得父子關係如同水火。但父子哪有什麼仇啊?」

  無缺淡淡道:「當年我嘔心瀝血八年,寫了一本書,被他視為不務正業,當著所有人的面呲之以鼻,付之一炬。當年我跟着伶人學曲,他將我老師抓入府中責毆半死,當眾說我是申公氏之恥。還有在天水書院,他當眾將我捆綁鞭笞,斯文掃地。」

  楚良道:「可是公子您也報復了啊,八年前您拜堂成親,賓客如雲,在場豪門貴族無數,您當眾逃婚,用一具木偶代替新郎,上面寫着申公氏之恥,侯爺當時幾乎氣得昏厥過去。」

  申公敖和申無缺這對父子,還真是相愛相殺啊。

  申公敖強勢無比,說一不二。

  申無缺固執個性,清高孤僻。

  雙方誰也不服氣誰,自從申無缺長大之後,這對父子就勢同水火,發展到後面有點形同敵寇。

  但讀取申無缺的記憶後,他發現其實申無缺內心深處是敬仰自己的父親的,無比渴望得到他的認同。但偏偏申無缺所擅長的領域,申公敖統統看不上,覺得他不務正業,丟人現眼。

  「良伯,想要我回府可以,讓他親自來請我回去吧。」無缺淡淡道。

  楚良一驚道:「這,這怎麼可能?侯爺何等高傲,何等強勢,怎麼可能低頭?就算太陽西出,也是不可能啊。」

  無缺道:「那我就永遠也不回侯爵府好了。」

  任何人和人之間的相處,某種意義上都是一種戰爭。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

  如果無缺這個時候灰溜溜回到侯爵府,儘管申公敖會高興,但隨着也會瞧不起無缺的。

  在地球的時候,他這個醫學博士見到太多的生死,也見過太多冷暖了。

  年紀輕輕的他,就成為某所全國一流醫院的科室主任,躲過了多少明槍暗箭,冷漠清高的面孔下,拍死了多少競爭對手?

  所以無缺太明白人性了,所以他不僅要回去,還要強勢地回去。

  ………………………

  楚良憂心忡忡回到侯爵府內,躺在床上輾轉反覆睡不着。

  老伴道:「小主人不肯回來嗎?」

  楚良道:「唉……」

  老伴道:「要不要打發我們兩個兒子過去侍候,小主人金枝玉葉,身邊沒人怎麼行?」

  楚良道:「你懂什麼?關鍵是要讓他們父子和解,這樣下去對小主人不利。如今侯爺還在,小主人還能爭取到一些東西。未來侯爵府換了主人,小主人日子才真難過了。」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聲音。

  「楚良,侯爺喊你。」

  楚良趕緊起身,換上衣衫,前往申公敖的院子。

  ………………

  院內,申公敖披着布衣,站在院內冷道:「楚良,你去看那個逆子了?」

  「是。」楚良跪下道。

  申公敖道:「哼,你去告訴那個逆子。我申公府不是菜園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既然走了,那就不用回來了。」

  楚良道:「老奴請三公子回府,三公子拒絕了。」

  申公敖冷笑道:「裝腔作勢,那逆子說的什麼?」

  楚良道:「三公子說,想要讓他回府可以,除非侯爺親自去請他。」

  剎那間!

  整個空氣瞬間冷了下來。

  申公敖鬍鬚猛地張揚,真的要氣炸了。

  楚良是了解申公敖的,這位侯爺最討厭的就是軟骨頭,申無缺雖然一直和他對抗,把他氣得夠嗆,但正是這種固執個性,讓申公敖在憤怒的同時,也有一絲絲欣賞。

  但侯爺也是無比驕傲和強硬的,任何敢對抗他威嚴的人,也會粉身碎骨。

  「這個逆子,就算死在外面,我也不會多看一眼。」申公敖寒聲道:「想要我去請他,白日做夢,就讓他死在外面,爛在外面吧。傳令下去,任何人不得送去錢物。尤其是你楚良,不得送任何人去侍候他。」

  「我倒是要看看,這個逆子能夠在我眼皮底下玩出什麼花樣!」

  說罷,申公敖憤怒而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申公敖腳下一陣踉蹌,趕緊站定。

  那種可怕的感覺又要來了,昏厥倒地,抽搐不已。

  千萬不能倒下,千萬不能倒下。

  他申公敖不但是申公家族的頂樑柱,更是整個家族的擎天玉柱。

  一旦他倒下了,周圍的貴族就會如狼似虎撲上來,將申公家族的基業徹底吞噬,作為異族的申公氏將死無葬身之地。

  之前在戰場上倒下,還可以稱之為驕兵之計。

  如果在家中再一次昏厥倒下,抽搐不已,那就再也無法掩飾了,所有人都會看出申公氏的虛弱。

  一定要秘密尋找神醫,將自己治好,一定要!

  此時,楚良問道:「侯爺,您怎麼了?」

  此時申公敖頭昏目眩,天旋地轉,眼前一陣陣發黑,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昏厥倒地。

  但他用無比強大的意志控制自己,一字一句道:「楚良,你去問那個逆子。既然他那麼有骨氣,不願意回府,不願意認我這個父親,為何又要回鎮海城,為何又要出現在我眼皮底下?如果不能給一個完美的解釋,他可以離開了。」

  楚良身體一涼!

  這個邏輯確實很關鍵,小主人無缺若不能給出一個完美的答案,這一關就過不去了,會被申公敖徹底看輕看扁的。

  你若真的不想回府,為何還要回鎮海城?為何還要回到申公敖眼皮底下?在外面逍遙不好嗎?

  你回了鎮海城,又裝着不願意回侯爵府,豈不是婊子立牌坊?

  分明是在外面呆不下去了,受不了苦想要回府了,卻還在裝腔作勢唱什麼高調,無恥、無能,可悲!

  …………………………

  註:恩公們,拜求月票,推薦票呀!謝謝大家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