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穿成長公主後每天都怕被拆穿小說免費閱讀

完整版穿成長公主後每天都怕被拆穿小說免費閱讀

2022-05-10 18:50 作者:楊十一

章節介紹

【甜寵+偽太監+雙強】【白切黑毒公主+鋼鐵直男九千歲】 ​一覺醒來穿成了東宸國的長公主,秦卿怕極了!時刻擔心自己被人發現, 她是個頂着長公主殼子的異世之魂 身邊的婢女,她怕!朝夕相處太容易漏陷! 她的駙馬她更怕,是一個位高權重的太監! 知道她是假的那還了得? …

在線試讀

第8章 陸渣渣又要送上門來了

卻說陸銘軒剛回府就發了好大一通火。

秦婰太不識抬舉,才嫁了一個月,竟敢如此對他。

「賤人,後面有你求我的時候。」陸銘軒發狠道。

一旁的管家陸虎忙給他順毛,「主子,長公主畢竟是長公主,你讓她嫁給一個閹人,她有些氣性你得理解理解她啊!」

陸銘軒怒道:「你到底是誰的奴才?」

陸虎嚇得直接跪下,「奴才自然是主子的奴才,但其實您自己娶了長公主豈不是方便很多。」

「你懂什麼?她只不過是個棋子,哪裡配做我的夫人。」

「主子說的對,是老奴糊塗了。」

陸銘軒瞥了他一眼:「起來吧!」

陸虎起身,恭敬的給陸銘軒行了一禮,便立在一旁不說話。

「這個秦婰也是個廢物,嫁過去一個多月了,一點情報都沒弄到。」

陸銘軒喝了口茶接着道:「嫁給個太監做對食倒是很襯她。」

這時門口的家丁來報,「大人,長公主殿下身邊的春兒姑娘求見。」

陸銘軒沉聲道:「不見!把她打發走!」

家丁走後,暗衛進來遞給他一封信。

他打開瞅了眼,心情瞬間大好,「看來,這草包公主也不是全無用處。」

「罷了!今天的事情,就不跟她計較了。」

他放下茶盞,提筆寫了封信遞給陸虎。

「送去給長公主吧!」

秦婰此時正心猿意馬得消受着美男恩。

春兒又冒冒失失闖進來,小眼睛一個勁的眨。

秦婰:這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嗎?

再見不得人,也不能瞞着蕭玦。

「春兒你想說什麼直接說吧!駙馬不是外人。」

春兒:長公主你確定要讓駙馬知道陸渣渣給你寫信?

算了!算了!瞞不住的,大不了鬧掰了和離。

反正長公主沒吃虧!

「那個陸大人寫了封信……」春兒麻利地將信呈給秦婰。

秦婰有點懵,這是唱的哪一出?

春兒也太不把蕭玦當外人了。

萬一玩脫了!蕭玦鬧着要和離怎麼辦?

那個皇宮,她一個冒牌貨,不敢回去啊!

她硬着頭皮當著蕭玦的面拆開信念道:「明日午時邀公主殿下紫雲閣一敘,以解銘軒相思之情,望公主莫失約。」

秦婰:這算不算勾引有夫之婦?

還是當著人家老公的面?

這糊塗蛋公主給她的這口鍋,真的好巨大啊!

她乾咳兩聲,「阿玦哥哥,我……」

蕭玦瞧着她窘迫的又緊張的樣子,覺得還挺可愛笑道:「婰婰放心,我信你。」

秦婰:真的信?

雖然你是太監,但這麼大綠帽子你也受得住?

果然沒有感情的婚姻,吃醋什麼的是不存在的。

她鬆了口氣,水汽氤氳了整個眸子,讓人瞧着十分心疼。

「阿玦哥哥,你真好!婰婰真後悔沒有早點嫁給你。」

她又一步一步挪進蕭玦寬厚的胸膛,鼻涕眼淚抹了他一身。

蕭玦輕輕攬住她,拍着她的背,「婰婰別擔心,以後他不會再打擾你了,咱們便按計划行事。」

秦婰貓在蕭玦懷裡輕輕點頭。

原來被保護是這樣的感覺。

她從沒想過。她一個毒女,居然有天要靠演技的時候。

不過,這種感覺真的有點好幸福。

她好像除了活命外,是真的想留在他身邊了。

「阿玦哥哥明日定要跟婰婰一起去。」她堅決道。

「我不願和阿玦哥哥之間起任何嫌隙。」

面對她一本正經,又突其來的認真,蕭玦有些接不住了……

今日的小丫頭,奇怪的很,一直在跟陸銘軒撇清關係。

又一再強調,並要他相信她對陸銘軒已經沒有任何羈絆。

好像東風那一柜子的話本子上有說,如果一個女子極力不想讓你對她有一點誤解。

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她十分心悅你,並且十分珍視你。

蕭玦突然有些受寵若驚,又有點小雀躍。

他攬着秦婰的手更加自然了,「婰婰別怕,我信你!」

「以後,阿玦哥哥定會護你周全!」

秦婰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總算讓他相信了。

「好……」

「天色已晚,婰婰先歇着吧!明日我陪你你一起去紫雲閣。」

秦婰:這才剛天黑沒多久,天色就晚了?

古代的夜生活,果然單調。

她紅着臉道:「那……阿玦哥哥今夜要留宿嗎?」

蕭玦面上一紅,「婰婰你還小……」

秦婰:就算我不小,你也幹不了啥不是嗎?

「民間的夫妻,向來都是同榻而眠啊!我們也是夫妻啊!」

就蓋棉被純聊天啊!

蕭玦正色道:「今日就不了吧!我還要給陸大人選媳婦呢!」

「畢竟他可是把東宸國最尊貴的女子送來給我做媳婦了。自然該禮尚往來。」

秦婰忍不住笑道,「對對對,不然顯得我們太沒禮數。」

「阿玦哥哥你快去吧!」

秦婰把蕭玦送走後,和春兒說了會兒話後便睡了。

翌日秦婰特意起了個大早,讓春兒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才去書房找蕭玦。

「阿玦哥哥你看我今日漂亮嗎?」

蕭玦認真地看着她,「美若天仙,無人能及!」

秦婰被他誇的很受用,吧唧一口親蕭玦臉上。

見她親的那麼嫻熟,蕭玦突然心中一堵。

她以前也沒少這樣親陸銘軒吧!

秦婰彷彿看穿了他的想法,「婰婰的吻,只給夫君!」

秦婰有些慶幸,難得糊塗公主還有點公主的矜持,初吻還在啊!

蕭玦內心有些小得意,一不留神說出了心中所想。

「婰婰沒親過陸銘軒?」

「並未。」

聽到這個答案,蕭玦心中彷彿吃了蜜糖一樣甜。

笑意掩都掩不住,緊握着秦婰的手。

秦婰:果然從古至今男人的佔有慾都很強。

沒想到連太監佔有慾都那麼強。

兩人就這樣冒着粉紅泡泡坐着馬車去了紫雲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