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李富貴夜吾心在哪裡看?

小說李富貴夜吾心在哪裡看?

2022-05-10 18:51 作者:夜吾心

章節介紹

買匹馬還講價? 拿着十根金條趕緊滾蛋! 少爺看你漂亮,跟我回家! 不願意? 一根、十根、一箱… 人狠話還多,金陵富貴哥!

在線試讀

第1章 初來乍到

精彩節選

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

人生兩大理想,李富貴到死都沒有完成。上個月他和同事努力加班,這個月老總就把大奔換了霸道。

身邊的小姐姐換了一茬又一茬,李富貴看在眼裡,饞在心底。

於是,他發誓努力加班,以後當老闆了,他也要這樣干。

夢想與厄運,總是不知誰先誰後。等他醒來的時候,滿屋子的古色古香,周圍全是侍女打扮的小姐姐。

他穿越了,沒有其他人那樣的頭痛。他以為夢裡是夢,沒想到是記憶傳輸。

李富貴費勁的睜開雙眼,像一個睡了好久的人。只見一個小女孩,正在給她擦額頭。

他兩個眼珠子,直愣愣的打量着對方的小臉蛋。

「白,真他媽的白!」

「好看!不錯不錯!」

「……」

給他擦額頭的小婷嚇壞了,看着李富貴滿嘴的哈喇子,以為李富貴得了腦癱。

小婷嘆了口氣,一邊給李富貴擦嘴角的口水。一邊自艾自憐的說:「要是老爺知道少爺成了這樣子!我該怎麼辦啊!」

聲音悅耳動聽,但已經開始小聲的抽泣起來。

只見一臉猥瑣的李富貴,扭曲的五官突然俊朗起來。然後故作深情道:「小婷,你好端端的哭什麼?

剛掏出手絹的小婷,正準備嚎啕大哭。張開的嘴巴欲言又止,看着李富貴的表情又驚又喜。

「少爺?你沒傻啊?」

然後想着剛才少爺看自己的表情,小臉頓時通紅起來。

李富貴剛想罵回去,但他覺得這麼可愛的小姐姐,罵一句肯定要哭很久吧,不知道打上一拳會怎麼樣。

李富貴從床上跳下來,拿起帕子三兩下洗完臉。剛準備出門,又轉身回頭溫柔的對小婷說:「這水往哪裡倒?」

這一連串變化,將小婷驚訝的張大了嘴。然後趕緊起身,搶過李富貴手裡的洗臉盆說:「少爺,這種事奴婢來就好了!」

奴婢。

這兩個字將李富貴徹底的驚醒了,再也沒有最初的興奮。

他是加班猝死的,賠多少他不關心,反正他沒法用了。

父母老邁,妹妹還小。好不容易老家相親到對象,準備年底結婚,他才拚命賺錢的。

這一切的一切,都化作了雲煙。

沒有辦公的筆記本,隨身攜帶的手機也不在。周圍不是水泥高樓,全是古色古香的名貴傢具。

很多東西他上輩子見過一些,但都是大老闆的辦公室里。而這裡隨處可見,包括這間古樸的閣樓。

推開木製窗戶,四處打量周圍的環境。他應該開心的,畢竟穿越了不是嗎!

可他又很不心甘,他上輩子圖個啥。這裡的一切都顯得如此的陌生,讓人格格不入。

回身坐下,靠在太師椅上。習慣性的往兜里一掏,卻什麼都沒有。

沒有煙!

也沒有手機!

甚至,沒有打火機,而且這幾樣,這裡都買不到,因為根本沒有,也做不出來。

噠噠噠的上樓聲,小婷推門而入。眼角的淚痕早已擦拭乾凈,衣角的褶皺也弄整齊了些。

小婷看着少爺兩眼空洞無神,怯生生的問道:「少爺,你怎麼了?」

李富貴從失落的回憶中醒來,看着小婷溫柔的一笑。然後將發愣的小婷拉入懷中。

「別說話,吻我!」

話音剛落,李富貴對着小婷吻了過去。

小姑娘未經人事,自然嚇得不敢動彈。嘴裏傳來的異樣感覺,讓她下意識的回應。

半響之後,小婷用力的掙紮起來。李富貴不得不放開她,然後開始自責又覺得理所應當。

她是自己的侍女,自己想幹嘛就幹嘛。反正這裡是大明朝,怕個鳥。

他表情冷漠的看着小婷,等待她的回答。

小婷羞紅可愛的表情,從欣喜瞬間變成驚恐。然後小心翼翼的回答:「少爺,奴婢喘不過氣了!所以才…」

李富貴這才釋然,原來並不是自己想像的樣子。他以為跟他前世的女友一樣,會嫌棄的給他一耳巴子。

李富貴看着驚恐的小婷,如同大灰狼看小白兔。一米八五的身高,抱個一米六的小丫頭,輕而易舉。

被李富貴公主抱的小婷,看着李富貴俊朗的臉,臉蛋的羞紅蔓延白嫩的脖頸。

在李富貴懷中,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張開粉紅的櫻桃小口說:「少爺,你身子剛好,大夫說要好好休息。」

李富貴將小婷放在床榻,一邊拉下帘子,一邊回應:「少爺我龍精虎猛,沒事!」

然後便準備脫裝上陣,卻半天手忙腳亂,不知從何下手。

床上的小婷跪倒在李富貴身前,雙手一邊替他更衣一邊說:「少爺,還是奴婢來吧!」

李富貴俯視身下的小丫頭,似乎想起了什麼。然後怪叫一聲:「這個姿勢不錯!不錯!」

窗外的鳥兒亂叫,大宅院里的下人三三兩兩。樓上傳來的白日春聲,卻沒人敢上去質問一二。

這可是李府!南直隸最大的鹽商!祖上更是李景隆。

當年追隨過朱棣的李景隆,後來被圈禁。李家後人歷經數代人發展,在南直隸終成豪門大族。與東林黨和魏國公府的關係,更是盤根錯節。

「呼…」

李富貴像經歷了馬拉松長跑一般,一口氣泄了下來。然後靠在床頭,撫摸着小婷的腦袋。

此刻的小婷,兩邊的腮幫子鼓鼓的。扭頭白了一眼李富貴,就準備吐到盆中。

「待會帶你去買金簪子,金陵城隨你挑兩件。」

李富貴壞笑的看着小婷,一副你懂我的意思。

旭日東升,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閣樓的每個角落,似乎灑上了點點金黃。

被窩裡的小婷睜開雙眼,朱唇在李富貴的嘴角上點了一下。李富貴下意識的翻身壓下,準備更進一步。

小婷驚慌失措,連忙急中生智道:「少爺,你說好了帶人家去買簪子的!」

李富貴嘿嘿一笑,打量着眼前的玉人道:「我好像忘記了最重要的事!」

小婷伸出白嫩的雙手,撐開他火熱胸膛。然後三五兩下便穿戴整齊,對着李富貴義正言辭道:「少爺,不可以白日那個啥的!」

「哦!」

李富貴故意長嘆一聲,然後打算賴床。除了眼前的小妞,這個世界他實在提不起任何興趣。

古時候的女子雖重貞潔,但小婷是婢女。整個身子都依偎在李富貴背後,眼角滴淚。

「少爺若是忍不住,奴婢服侍少爺便是!」

她本以為少爺是喜歡她的,原來也沒什麼區別。是她想多了,她本來就是個奴婢而已。

李富貴感受到身後的郊區微微顫抖,轉身一看嚇了一跳。連忙用手給她擦拭眼角:「我逗你玩的,去買簪子,再哭我就吃了你!」

說完,還做出一副猴急的表情。

屋子裡手忙腳亂,遠處的街道已經開始喧囂。

走在金陵城的主僕二人,李富貴有種陪女友逛街的感覺。

這丫頭一路上走走看看,卻又不買。李富貴以為她捨不得花錢,便全部打包。

他又不習慣帶個狗腿子,腰間別了一把摺扇就出門了。

小婷剛才從院子出來,見所有姐妹用羨慕的表情看着她,讓她好不容易平息的心情,再次沸騰起來。

時間近響午,烈日凌空,陽光熱毒。

此刻的李富貴,提着大包小包往回走。兩個人均是汗流浹背,喘息不止。

小婷心疼的對李富貴說:「少爺,讓我提一點吧!」

此李富貴非彼李富貴,他大男子主義十足的吼道:「男人做事!女人少插嘴!」

放完豪言壯語,便提着大包小包自顧自的朝前走。

小婷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脫口而出便是一句:「因為你喜歡…」

最後幾個字怎麼也說不出口,卻見李富貴回過頭看着她。

「要是我比你先到家!你懂的!」

都說豪門大宅一條街,李家也不例外。他的鄰居們非富即貴,包括打他的那位。

準確的說,他應該感謝那個二愣子。

要不是他,他也沒有這個機會。但感謝肯定是不可能的,用板磚報答倒是可以。

想着想着,卻聽前方傳來小婷的驚呼:「少爺救我!」

李富貴趕緊手裡的大包小包放下,隨手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藏在長袖之中。

上輩子李富貴賺錢沒富過,打架沒輸過,這是他的習慣性動作。

跑過去一看,只見一個錦衣華服男子,臉色充滿了蒼白。那充滿黑眼圈的眼窩,就知道是個酒色掏空的貨色。

也不知道身體主人,怎麼會輸給這個傢伙。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李富生,放開他!」李富貴的聲音冷冰冰的,聲音不大,但沉穩有力。

李富生,李家二少爺。原先的李富貴,老實巴交,膽怯懦弱。

雖然是嫡子,但毫無城府。被李富生這傢伙騙去喝花酒,趁李富貴醉酒之際,叫他踢到護城河裡。

本來就喝醉酒的李富貴,又被踢入河中。一來二去,直接窒息而死。湊巧李富貴靈魂附體,大夫說命懸一線,轉危為安。

喝醉酒的李富生,看到來人是李富貴後,更加的肆無忌憚。

醉醺醺的李富貴,用手捏着小丫頭的下巴。挑釁一般對着李富貴道:「我的好大哥,你來打我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