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小說謹源名字含義

完整版小說謹源名字含義

2022-05-10 18:52 作者:想不好名字

章節介紹

過着平淡生活的大學狗顏謹源偶遇搶劫,挺身而出身中數刀,彌留之際,視線里一道銀光從氤氳中直刺而來再次睜眼,已是另一個天地含着金鑰匙重生的顏謹源立下誓言:這輩子一定要做個安樂王爺

在線試讀

第2章 銘測?

顏謹源所在的大齊疆域遼闊,大約佔據了這片大陸三分之一的土地。

雖然開國的戰亂使得彼時民生凋敝,但太祖打下了太平江山,後又經過了太宗、孝宗、仁宗數朝的安穩發展,現如今大齊的經濟實力、軍事力量、銘師數量、文明程度無一不是這個世界已知勢力中最為強大的。

大齊的領土北到火圖高原,南至羅塞灣,西達川域,東臨珍島。

除卻大齊,另有康國與後周國,然而一方多山谷,土地貧瘠;一方乃遺國敗寇,國力始終不得見長。兩家是萬萬不得與今日之大齊掰手腕的。

另能入大齊眼的勢力也就是北邊匈蠻,西南角的夷越諸部以及東邊島瀛國了。

顏謹源排行老六,其生母乃是徐貴妃。

先皇后去世早,眼下最為得寵的便是現在的兩位貴妃娘娘。

除卻先皇后所出的太子顏承年和一母同胞的二哥顏謹泉,當前身份最為尊貴的便是顏謹源了。

穿越而來的顏謹源深知自己的身份,從下立下誓言:此生此世,願為安樂王爺,不問廟堂之高,不管軍營瑣事,拿着高爵位吃着高俸祿,安安心心快快樂樂做個二傻子,就如此般度過這一生。

然而,吸取了前朝接連數代皇帝昏庸無能,活生生耗盡了國本的教訓,本朝對於皇子有着沒有前例的嚴苛培養制度。

寅時過半所有滿六歲的皇子便要更衣洗漱,卯時便要至文旭府習經學算學銘學一類課法,至夜習結束差不多也到子時了。

「這穿越過來了,合著年年勝高考啊。」

顏謹源不止一次悲嘆。

皇子果然沒那麼好當。

與前朝的宗室分封制度不同,皇子課業成績會直接影響未來分封的爵位高低和封地位置的優劣。

皇子若干年後大概率會是親王、郡王,也不乏有封個鎮國將軍窩囊一輩子的先例。

有的皇子封地或位於貿易繁榮的江淮東路,商稅取之不盡,或位於沃土千里的平川府,年年風調雨順,亦有皇子被發配到北塞,歲歲年年吃土。

當然,也有個別能力強悍的親王被分封邊塞,鎮守一方。

而顏謹源的目標,只是當個混子,唯求課業合格,並不上進。

「管它親王郡王,只要是個王爺,有塊封地,能快活這輩子就行了。」

於是乎大齊便出現了開國以來頭一個準時準點進府出府的皇子。

好在當今景宗一心撲於政務,並不在皇子的課業上吹毛求呲,而顏謹源的生母作為寵溺孩子的一個典範,對自己的小兒子更是捧在手心裏,所以顏謹源一直處在相對自由寬泛的環境中。

人家父親,如今的聖上也沒說什麼,其他人敢隨便發表意見,不是給自己找麻煩么。

實際擁有二十歲正常現代人認知與智商的顏謹源也並未有什麼出格之舉,故而與自己的兄弟們一直相安無事,甚至說是融洽。

而習課上,經文道義此類算是只比其他皇子多了一點優勢,畢竟雖然文字一樣,文法習慣與原來的世界還是有一定區別的。

但數理算學這種最難不過雞兔同籠亦或一元二次方程類的課程對於穿越而來的顏謹源實在是小兒科。

每次學習算學,顏謹源都能用其他兄長一半不到的時間給出導師正確的答案,然後在導師與其他皇子驚詫的目光中——再次第一個走出文旭府。

導師也曾勸過這位不求上進,有些許頑劣卻天資不錯的六皇子,然而並沒有什麼用處。

而顏謹源也不曾拖欠什麼課業,幾位導師最後也只好作罷。只是每每見顏謹源準時出府便忍不住搖頭嘆息,深覺浪費了一個可以安定一方的好苗子。

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顏謹源就這麼度過了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整整十年。

……

華南宮。

徐貴妃寢殿。

「母親安康。」

「母親安康。」

顏謹源和親哥顏謹泉向徐貴妃問好。

「來來來,快坐快坐。」徐貴妃看到兩個兒子來了也是格外高興,「看看我的泉兒源兒,嗯,都又長高了,哈哈哈哈哈哈……」

「……」

顏謹源與顏謹泉面面相覷。

雖說徐家也是德宗、景宗兩朝的名門望族,有時候還是不懂這個沒心沒肺的娘是怎麼當上貴妃的。

「別愣着呀,快來嘗嘗這個西域進貢的葡萄,還有這個什麼什麼果,忘了叫啥了反正很甜的說,還有那個……」

「嗯嗯,好……」

兩兄弟沒回應完就是被一通海塞,深深感受到了真心實意的母愛。

問及了兩兄弟的健康與課業,這位貴妃娘娘輕咳一聲:「那個,後天的銘測,你們都準備好了吧?」

「那是自然。」

顏謹泉點點頭。

「嗯嗯……嗯?」

顏謹源正答應着,突然發覺不對。

銘測?

啥玩意兒?

沒聽過啊?

「什……什麼是銘測啊?」

徐貴妃早有預料一般搖搖頭,無奈的笑了。

「泉兒,你來說吧。」

顏謹泉點點頭,一副「為兄早就知道你這小子又沒認真聽講」的表情。

「上月每個皇子的銘文導師都已經講過,銘測將在下月半舉行。簡單來說,就是評測銘的類別和我們與自己的銘的共鳴程度。」

「そうですか(是這樣啊)!」

「你在說什麼?」顏謹泉疑惑道。

「沒什麼沒什麼,嘿嘿……」顏謹源訕訕道,心裏暗罵自己一聲,「共鳴我知道,銘還有類別么?」

「沒認真聽吧,銘可以分為水,火,風,土四類,不同的銘與擁有者共鳴可以發揮不同的力量。」

「そ……喔,是這樣啊。」

顏謹源大致了解了。

就是測個類型,再是銘的共鳴度。

看來也不用刻意準備什麼嘛。

徐貴妃也叫兩兄弟不用緊張,到時候按照指示完成測試就行了。

兄弟倆皆是答應着。

然而內心自然還是有些許激動與期待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