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傲雪寒霜是什麼意思《我在恐怖校園當大佬》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傲雪寒霜是什麼意思《我在恐怖校園當大佬》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2022-05-10 18:52 作者:笑霜傲雪

章節介紹

人類奪取了它家人的性命,它最愛的主人也與它陰陽相隔 一個下雨天,它被一道閃電劈中 本以為自己就會與這個世界說再見了,誰知,自己不僅沒死,反而變成了人 哦不是,準確來說,是變成了妖 為了報仇,她建立了一所虛擬校園,把所有要殺之人,全部送到了這個令人恐怖的校園裡 …

在線試讀

第7章 洗手間有髒東西

王玉被打了一頓,老實了。

不知是因為心裏有事還是單純的失眠了,她就是睡不着。

翻來覆去,趴着,躺着,可腦袋就是很清醒。

她再次翻身,這次,直接和一雙血紅色的眼珠子對視了。

「你為什麼不救我?我被噁心的老鼠吃了,你知道嗎?它們剖開了我的肚子,吃了我的內臟,喝了我的鮮血。你不是我的好朋友嗎?怎麼不救我?」

這聲音,就像恐怖片裏面的奪命音,令人不寒而慄。

王玉嚇的大叫一聲,而後蜷縮着身子,往角落裡退去。

她用夏涼被蓋住自己,身體顫抖着,嘴裏不斷的說著「我沒有,我想,想救你。但,但我沒有能力。你別殺我,求你了。」

忽然,一陣刺骨的涼意襲來,原來是她身上的被子被掀開了。

王玉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有一雙又濕又涼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腳踝。

「啊!」

王玉拿着枕頭就去打它,「滾開啊!滾啊!」

腳踝很痛,好像有尖尖的東西**了肉里。

「……嗚嗚,走開啊!」

「唰!」

如鏡般的刀身,帶着殺意划過,張靜的頭瞬間與屍體分離了。

若是普通的刀,或許殺不死她。

但這把彎刀卻是專門對付鬼怪的,所以,張靜又死了一次。

王玉嘴唇發青,小臉慘白,後背被冷汗浸**。

她沒有感謝寒冰,而是又把夏涼被拉回來,裹住了自己。

只是嘴裏還在不停的說著什麼,寒冰嫌她吵,直接一個手刀把她打暈了。

「媽的,真吵。若不是想聽到你們的慘叫聲,我早就把你們的舌頭給割了。」

驀地,她的餘光掃到了一直盯着她看的朱玲。

朱玲猝不及防的被她看到了,趕緊重新躺回去,讓自己進入夢鄉。

「剜眼珠的人類啊!害死了自己的妹妹,不知道你以後和她見面,會是什麼反應呢?」

她把彎刀收起來,慢慢的爬到了自己的床上。

手裡溫柔的撫摸着那串藍色手繩,呢喃細語。

蘇瑛笑縮在被子里,宿舍里的風扇與空調都壞了。

她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忽地感覺自己的肚子里有響聲,她動了動身子,「不行,我要去趟廁所。」

掀開被子,拿好衛生紙。

本想看看有沒有危險,要不要喊寒冰和她一同去廁所。

但肚子傳來的痛感容不得她去思忖,只好用腳踩住梯子,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下面。

微微弓着腰,來到門前,打開門,還沒有邁出腳步,就側扭頭往上鋪看去。

「是我多疑了嗎?」

說完之後就把門關上走開了。

門被關嚴的那一剎那,朱玲又坐了起來。

「那個女生的眼睛也比我的好看,好看的眼睛都應該單獨存在。」

隨後,她穿好衣服,踩着梯子,悄悄的出去了。

上鋪的寒冰見到她們二人一前一後的都出門了,也緩緩的坐了起來。

把玩着手裡的一綹頭髮,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照在她的身上。

可以看到,那俊美的臉龐儘是清冷,猶如高高在上的皎月,讓人心生敬畏,不敢靠近。

低沉的嗓音徐徐響起,「洗手間里的小妹妹與小狗狗有點凶,如果不小心把你們給弄死了,這後面可怎麼玩?」

「滴答。」

小水滴從沒有擰緊的水龍頭漏了出來,在這安靜的黑夜裡是那麼刺耳。

蘇瑛笑用手扶着牆,屏住呼吸往前走,眼睛警惕的望着四周。

「姐姐,我好無聊,你能陪我說說話嗎?」

「誰?誰在說話?」

聽到小孩子的聲音,蘇瑛笑的心緊了緊。

腹部也收縮了一下,只是,想要上廁所的**依舊在增加。

因為宿舍里是十一點熄燈,走廊上的燈也都熄滅了。

所以,蘇瑛笑只好摸黑走路。

快來到洗手間時,停了下來,用一隻手捂住肚子。

心想:「大半夜裡不睡覺,跑到洗手間里去玩,又要別人陪她聊天,她肯定不是人。」

想到這,脊背發涼。

「那這樣的話,我要怎麼辦?我總不能……就地解決吧!」

肚子里又傳來一陣劇痛,她能感覺到有東西外出了。

但仍在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進去啊!

「哎呦,不好,要拉出來了。」

另一隻手又趕緊捂住了後面,艱難無比的說道:「不管了,我一定要趕緊去把它們解決掉。」

來到洗手間里,眼睛直望廁所門,然後,麻溜滴鑽進了廁所里。

洗手池上面的小妹妹就那樣看着她進去了。

洗手間里因有窗戶,因此,可以藉著射進來的月光,去看清那個那個小女孩的相貌。

那女孩看上去有八九歲,頭髮凌亂,臉上有點臟。

身上的裙子也有點破,還帶着已經乾涸的血漬。

她坐在池子上面,雙腿來回晃着,手放在腿上。

「姐姐要快點拉粑粑哦!妹妹等着你。」

廁所里蹲坑的蘇瑛笑僵住了,這讓她拉的好不自在。

但是,她也不能不拉啊。

管他呢,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把生理問題解決了。

至於那個小鬼,她大不了今天晚上不出去了,就在廁所里待一晚。

想要剜人眼睛的朱玲此時可謂是危在旦夕,因為她被一隻瞎了眼的黑狗給攔住了去路。

黑狗僅剩的一隻眼睛發著綠光,死死的盯着她。

朱玲想跑,腿卻動不了。

想喊,喉嚨好像被什麼堵住了。

只能動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黑狗流着口水,走到她跟前,張開血盆大口,從她的小腿肚子上面撕下了一塊肉。

那狗津津有味的吃着,朱玲卻痛的眼淚直流。

早知道會遇到這吃人的東西,她就不來了,這純粹是給自己找罪受啊!

以為今天就要在這裡交差了,誰知本應該在宿舍休息的寒冰卻出現了。

寒冰手揮一刀,那狗的身體直接變成了兩半。

但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它居然沒有血液流出。

朱玲心道:「竟是一隻成了鬼的狗。」

她不知,那狗其實只是寒冰的一根髮絲變出來的。

「沒有武器在手,就不要隨便出門。」寒冰說。

朱玲現在已經可以動了,她不斷的流淚點頭,「對不起,我不……不該出來的。」

「回去吧!」

「哎等等。」朱玲吃痛想要拉住她,誰知拉了個寂寞。

「那個,你可以治好我的腿嗎?我好,好痛啊!」

寒冰淡淡的說道:「你的腦子也被狗啃了嗎?我是普通人,不是治病救人的醫生。」

「可你不是很厲害嗎?」朱玲開始有點急了。

寒冰道:「我學習的確很厲害,但這跟我能不能治好你的腿有什麼關係?」

說完,果斷的轉身走開了。

「喂,你……」

朱玲喊她不應,只好用手扶牆,小心翼翼的回到宿舍裏面了。

感受着那鑽心的痛,她把自己受的傷都歸結到寒冰身上。

總有一天,她也要讓寒冰感受到這肉與身體分離的痛。

「姐姐,你來了。」

那小女孩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似乎遇到一個人都會喊上一句姐姐。

寒冰看了她一眼,那女孩便低頭不語了。

跳了下來,乖乖的站着。

似乎,很怕寒冰。

「你的那個姐姐呢?」寒冰問她。

小女孩伸出一根小手指朝某個方向指了指,糯糯的說道:「她在那裏面。」

蘇瑛笑剛方便完,就聽到了救命稻草的聲音。

抿着的嘴角立馬上揚,「寒冰,你來了,太好了。你先等我一下,我這就好。」

她轉身,還沒有來得及去沖廁所,就看到一隻血手從地上伸出來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