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沈葉公孫瑾最新章節《我的五個絕色師姐》

沈葉公孫瑾最新章節《我的五個絕色師姐》

2022-05-10 18:54 作者:別熬夜了

章節介紹

【高手下山,靈氣復蘇,姐姐,醫生,娛樂,神豪】 師父去世後,沈葉成為峨眉派掌門人 帶着師父遺願,踏上了尋找同門師姐的路…… 找到大師姐,公孫瑾,仙姿綽約,不問紅塵,竟然是知名道觀的觀主…… 二師姐殷紫萍,溫順柔和,從不對人發脾氣,已經闖下女神醫的名號…… 三師…

在線試讀

第2章 求親熱鬧

小道姑看見來人,臉色頓變,對沈葉說道:

「對不住,善人,今天只怕不能上香了。」

沈葉眉頭皺起,他也注意到,這三人來了以後,原本嘈雜和擁擠的道觀,變得安靜和整齊起來。

「因為這三個人嗎?他們是誰?」

小道姑稍感驚訝,「那個胖胖的,名叫寧中原,中年禿子叫陸海,有黑痣的叫黃梓。」

「他們都是有錢有勢的人,很難招惹。」

「皇子?」沈葉吃了一驚,有些想笑。

「啊,是黃色的黃,梓是,嗯……是這個。」

小道姑伸出手指,在沈葉的掌心上劃寫。

沈葉手心上一陣涼涼的,有點痒痒。

「原來是黃梓。」

「小道姑,出家人六根清凈,這些權貴,你記得倒清楚?」

小道姑俏臉一紅,啐道:「這三人常來觀內上香,我豈有不知?」

她秀眉擰在一起,「這下我可應付不了啦,我得趕緊進去稟告觀主。」

只聽得那胖胖的年輕,對着道觀大門,大聲說道:

「公孫觀主,我寧中原對你仰慕已久!」

「雖然我胖點,但我性格好啊!」

一旁的禿頭中年人,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朗聲說道:

「公孫觀主!我是陸海!」

「雖然我年紀大了點,但是我成熟啊!」

寧中原轉頭冷笑:「你那叫年紀大點?你都能給人家當爹了!」

陸海臉色一變,「你說什麼!」

「我說錯了?你不是有老婆嗎?」

陸海冷哼一聲,「為了娶公孫觀主,我已經跟那黃臉婆離婚了,幾個億的分家費也給了她,足見我對觀主一片痴情!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啊!」

寧中原乾嘔幾下,「呸!無恥!」

黑痣男冷冷瞥了他二人兩眼。

往前走幾步。

細聲細氣地開口:「公孫觀主,我是黃梓,他二人一個太老,一個太胖,怎麼能配你?」

「我自認玉樹臨風,瀟洒無雙,今年三十歲整,既不肥胖,也不太老,希望你今天招親,可以多多考慮我。」

……

全場陷入了片刻的死寂。

道觀的大門,突然打開了。

黃梓禁不住喜道:「公孫觀主,果然還是看重我!」

一名身穿藍色道士袍,梳着道士髮髻的年輕姑子,步履輕盈的走出來,身後跟着先前的小道姑。

她雙眉修長,目光深邃而又清澈,約莫只有二十四、五的樣子,樣貌極美,怪不得,這麼多人來求她還俗。

眾人瞧得呆了。

【真是照騙啊!大師姐比照片美多了!】

沈葉忍不住暗自讚歎。

突然,一陣剎車聲響起。

一輛車,停在寧中原他們身旁。

一個身材挺拔,氣質儒雅的年輕男人,西裝革履的從車上下來。

「李休!」

有人喊出了此人的名字。

寧中原等人都是面色難看,在他面前,這幾人不由自慚形穢。

「嘖嘖,沒想到他也來了,有他在,哪裡還有其他人的事兒啊!」

「公孫觀主,」李休往前走了幾步,隔開了眾人。

「聽說你突然招親,只要誰要能打過你,你就為誰還俗,是嗎?」

其時,靈氣復蘇已有數百年,只是大部分人沒有天賦,無法修鍊,能修鍊的,都成修士了。

峨眉和太乙道觀都是修真勢力,除私人勢力外,也有官方勢力。

這李休不僅家世不凡,而且本人也是一名玄元境的修士。

修士境界分為入氣境、渾形境、玄元境。

李休這個境界,在修士里,也很牛比了。

更何況他家世更牛比。

沈葉的神天境,則不在這裡範圍內,比他遠遠高出,不可同日而語。

公孫瑾道:「我早就凡塵盡了,怎麼會招親?」

眾人立時嘰嘰喳喳起來,李休從懷裡摸出一塊請柬。

「不會吧,這上面字字清晰,說你要招親,誰贏了你,你就為誰還俗。」

「這上面有你峨眉派的印信,不會有假吧?」

「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來這裡。」

他話音剛落,黃梓、寧中原等人紛紛掏出請柬。

其餘求親眾,雖然沒有請柬,但是也紛紛附和!

一時之間,人聲鼎沸,氣勢龐大。

那小道姑躲在公孫瑾身後,微有怯意。

餘下幾十個道姑,都是面色緊張,不知所措,一齊看向觀主。

公孫瑾朝那張請柬上看去,果然,有峨眉派的印信。

沈葉一聽峨眉派,立時去看那請柬。

他修為極高,自然能清清楚楚的看見,確實是峨眉派印信。

不過。

是舊印信。

這個印信早就不用了。

師父繼承掌門人後,就改用新印信,這件事自己跟五位師姐都是知道的。

如果是大師姐親自所書,怎麼會用舊印信,而不用新印信呢?

果不其然,公孫瑾波瀾不驚。

「這是舊印信,我師父早就換了新印信,他老人家還未對外使用過,所以只有我們幾個師姐妹知道。」

【對啊!肯定是有人冒用舊印信,想害大師姐!】

【不過幫大師姐招親,算怎麼害她呢?製造麻煩?】

公孫瑾取出新印信。

李休見狀,失落至極。

「竟然是這樣,看來我們都被人耍了。」

他話鋒一轉:「太可惜了,我們都是真心仰慕公孫觀主。」

「是啊!」

「沒錯!」

不少人附和。

小道姑忍不住憤憤道:「那我們觀主也不能還俗啊!」

黃梓冷冷地說:「那大家豈不是白來一趟。」

「就是啊!就算是舊印信,也是峨眉派印信啊!」

「是啊!公孫觀主,你人這麼漂亮,做一輩子道姑可惜了呀!」

四下齊聲鬨笑。

沈葉看了一眼大師姐,見她面色如常,神情冷漠,顯是心性涵養極好,十分沉得住氣。

自己如今是峨眉派掌門,豈有看着門下師姐受人排擠的道理?

正要為她出頭,李休忽然朗聲道:「這件事要怪,就怪那個造假的人!」

「怎麼能怪公孫觀主?」

他一開口,竟然無人反對!

「太乙道觀,與我李家,同屬永安市的修真勢力,本來以為能結成秦晉之好,可惜可惜!」

「既然如此,」李休話鋒一轉:「來都來了,聽說峨眉五行功,極為精妙,我能不能開開眼界?」

言罷,身影一晃,下一秒就出現在公孫瑾的面前!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