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新婚夜她從亂葬崗回來了》小說免費資源

最新章節《新婚夜她從亂葬崗回來了》小說免費資源

2022-05-10 18:55 作者:時秋

章節介紹

隱世家族最有實力的繼承人陸嬌然竟然穿越了! 一開局就頂着滿身腐臭味爬出亂葬崗,一身喜服直闖喜堂! 原本她只想安安靜靜的找辦法穿回去 卻被迫營業:腳踩渣男賤女,手奪赤炎令 直到某天,她看到了某男…… 陸嬌然(激動):師哥你也穿了啊! 祁玉宸一臉嫌棄的拍開抓着自己…

在線試讀

第3章 攪和渣男賤女拜堂

陸嬌然拖着大紅長裙,一步步的走進將軍府大門,今日將軍府喜事臨門,大門敞開,迎八方客!

只是因着一些意外,此刻大門這邊根本就沒人仔細把守,陸嬌然兩人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藉著夜色進了將軍府。

張嬤嬤已經重新止了血吃了葯,她想讓陸嬌然去白府尋求老太君的庇護,但是陸嬌然說,哪裡跌到就該哪裡站起來!那渣男賤女不收拾,她特么的還有臉當大小姐嗎!

滿院飯菜香,偏偏傳來了一股子腐臭味,讓眾人不由地皺眉,掩住口鼻,私底下議論紛紛。

當賓客發現這臭味來源於一個穿喜服的女子時,紛紛避讓開,主要是她此刻滿身血污,身上還泛着味,十分的瘮人,不少人都在議論,該不會是大將軍在外面的女人找上門來了吧!

道路正前方,一對新人正在拜天地。

「嘖嘖。」陸嬌然淡淡的聲音道:「雖然將軍大婚之日娶小妾於情於理都不對,但本小姐也不是一個小肚雞腸之人,這歉禮,我便受了。」

傅天湛抬眸看了眼走到跟前的女子,那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只是此刻她蒙了面,再加上她明明已經死了,又怎會……

「小妾?不是娶正妻?娶的侯府嫡女嗎?」賓客的議論聲更大了,同時看向那陸嬌然和新娘的眼神都多了幾分的探究。

「陸嬌然,新婚之日你為了與其他男子私奔,讓梓柔替你成婚,那我便全了你,今日,我傅天湛便明媒正娶梓柔為妻!」傅天湛一句話讓滿堂寂靜,這是什麼情況?所以這就是陸侯爺缺席婚禮的原因嗎?

「好一個私奔!」陸嬌然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狗男女,「不知我與誰奔了?那男人又在哪?將軍竟然心胸如此寬廣,新婚日被戴了綠帽,不去尋找本小姐和那男子,反倒拉着我這庶妹拜堂成親了!想來是個人都做不到吧!」

「還有我的好妹妹,你倒是說說,你對你嫡姐都做了什麼?怎麼轉眼就勾搭上自己的准姐夫呢!嘖嘖,瞧我這記性,都給忘了呢!有怎樣的親娘就有怎樣的女兒,花姨娘當初不就是這麼爬上我爹的床?」陸嬌然淺淺一笑,徑直越過兩人,坐在了主位上。

那是原本屬於高堂的位置,卻因為傅天湛爹娘遠在千里之外,而陸嬌然的爹陸成功也因為「傷了腳」而不能來,所以空置了,此刻倒是便宜了陸嬌然。

「大小姐,妾身不管怎麼說,也是你的長輩,你說話未免太過了!」代表陸家過來的唯一一個長輩,花秋蓮泫然欲泣的站了出來。

「長輩?侯府什麼時候開始論長幼不分尊卑了?這就是你對嫡小姐說話的態度?」陸嬌然眼神冷厲的掃了眼花秋蓮,難怪能把那便宜老爹迷得七葷八素的,瞧瞧這模樣,妥妥的嬌美人啊!

「姐姐,今兒一早,是你自己哭着求我替你嫁過來,若非湛哥哥感念與我們侯府的情誼,此刻我們侯府就該是京城最大的笑話了!」

陸梓柔咬了咬牙,一把掀開蓋頭,美目微紅,兩行清淚已經流了下來,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二小姐,你……」張嬤嬤在一旁捂着胸口,一手指向陸梓柔,話未說完,就被陸嬌然攔下了。

「張嬤嬤,別激動。」陸嬌然對着她笑了笑,「對這種不要臉的狗男女激動,浪費感情。」

「嘖,你們聽到沒,原來這矇著面的女子竟然是侯府嫡小姐啊!這滿身狼狽,說她被人害了我還相信一些,說她去和人私奔,嘖嘖,咱大興國能讓她私奔的男子,除了傅大將軍我就想不到有誰了。」

「誰說不是呢!而且誰不知道,大小姐對將軍可是情有獨鍾,當年甚至不惜讓赤焰衛助他一臂之力呢!結果,嘖……」

「就是啊!說大小姐偷人,還不如說太陽從西邊升起我更相信一些呢!」

傅天湛聽着周遭的聲音,整張臉都黑沉了下來,道:「陸嬌然,不管怎樣,今日與我拜堂的都是梓柔,我與你的婚約自當作廢!你若要搗亂,那就別怪我不顧昔日之情!」

「湛哥哥,不要這樣,姐姐她一定是被那男子拋棄了,才想着回來,既然她回來了,那,那這婚事我自該歸還。」陸梓柔委屈的眼淚就跟決堤的黃河般,流個不停。

「不可能!今日我要娶的人就是柔兒你,她當我這是什麼地方,會要她這麼一個骯髒之人!」傅天湛冷聲說了句,話語里儘是嫌棄。

陸嬌然看着兩人,要不是陸梓柔之前漏了底,她還真的會以為這傅天湛只是被傅梓柔給洗腦了,一心以為自己和人私奔,給他頭頂種草了。

「看你們這郎情妾意的,本小姐要是不退出,倒是顯得自己棒打鴛鴦了。」陸嬌然嘴角一勾,淺笑道:「行吧!傅天湛,把我們互換的定情信物還回來,這門婚事就做罷,另外,今日這嫁妝都是我侯府嫡小姐才配享有的,既然本小姐不嫁了,那嫁妝豈有留下之理。」

「陸嬌然,你別太過分了!」傅天湛爆喝一聲,氣的青筋突起,雙拳緊握,定情信物他絕不會還,不是因為還有情,而是因為,那信物就是可以調動赤焰衛的令牌!

「大小姐,當初那信物是侯府與大將軍互換的,梓柔也是侯府的小姐,為何要退!這嫁妝也是侯府……」花秋蓮話未說完,陸嬌然便一巴掌狠狠的甩了過去。

「侯府與大將軍互換信物?你這話是想讓世人以為我們兩家勾結嗎?好狠的心!」陸嬌然冷聲呵斥了花秋蓮一句。

原本看熱鬧的賓客還沒想到這個,只是陸嬌然這話一出,還別說,這東西要不是定情信物,還真的像是拉幫結派的鐵證了!

「傅天湛,拿來吧。」陸嬌然慵懶的靠在椅背上,瞄了眼傅天湛,伸出自己那沾了血的黑乎乎小手。

「姐姐,既然你回來了,就不要和湛哥哥鬧了,我們還是一家人。」陸梓柔柔柔弱弱的道。

去你娘的一家人,老娘拿回令牌,再把你們揍一頓,順便送你個小禮物,就算幫原主報了仇,然後就要遠走高飛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