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戀愛暴君》高歌暮雲澤免費閱讀小說在線閱讀

《戀愛暴君》高歌暮雲澤免費閱讀小說在線閱讀

2022-05-10 18:57 作者:公子蘇

章節介紹

一紙三千萬的廣告合約,結束了維持三年的地下戀情,分手那一刻,高歌終於清楚,自己從來就沒有走進過他的心裏 她以為他們的人生從此再無交集,卻不想,這才剛剛只是開始……

在線試讀

第5章 警察叔叔,是他強迫我的

「不許動!**!」

高歌立馬舉起手,「**叔叔,是他強迫我的。」

暮雲澤……

**看了一眼暮雲澤這副模樣,咳了一聲,別過眼,「群眾舉報這裡有人嫖娼,衣服穿好,跟我們走一趟。」

高歌眼淚汪汪,「**叔叔,冤枉。」

**同志看了一眼高歌的裝扮,還沒說話,就見暮雲澤將外套披在了她肩上。

嗓音凌厲道,「閉嘴!」

高歌縮了縮肩膀,委委屈屈的往邊上挪,打算尋求**叔叔的庇護。

暮雲澤一把將她扯回來,「你再動一下,信不信我把你順窗戶丟下去!」

**同志有些無語,這倆人到底知不知道他們這是在掃黃!居然還有心思打情罵俏!

「同志,請配合我們的工作。」

暮雲澤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等我先打個電話。」

旁邊一個脾氣暴躁的胖**,推搡了暮雲澤一下,粗聲粗氣道,「你以為讓你住賓館呢?還打個電話?嫖·娼還有理了?給我帶走!」

暮雲澤的手機被打翻在地,整個人臉色差到了極點,他嗓音冰冷道,「放手!」

胖**手上的肉跟着顫了顫,差點兒就鬆了。

「你再吆喝一遍試試?」

暮雲澤氣度不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貴,這裏面到底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他們只是接到了一通舉報電話,萬一真的弄錯了,就不好辦了,旁邊通透點的**,小聲打圓場,「算了,廖警官。」

說著彎腰將地上的手機撿起來遞給暮雲澤,「同志,請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必要的時候我們會聯繫您的家屬。」

暮雲澤沒再說話,一把將高歌從床上提溜下來,就朝外走。

方糖一直躲在樓梯間等情況,等**一出來,就瞪圓了眼睛。

卧槽,什麼情況,暮雲澤怎麼會在這兒?

她想衝上前去,又擔心自己的舉動會讓人認出高歌,着急的腦門冒汗。

這時候,手機突然響了,她拿起摁了接聽。

「方糖,我剛剛看見好多記者湧進了酒店,小歌會不會有事啊?」白曉冉的聲音有點擔憂。

「記者?」

方糖臉都白了,她着急的壓着額角,低聲道,「我先掛了,一會兒再說。」

高歌跟暮雲澤已經被帶着上了電梯,現在追下去也晚了。

方糖擰着眉,沉思了一會兒,打給了柯木青,「你老闆嫖娼被抓了,現在在星河酒店,樓下全是記者,你找人攔一攔,不然上報了太難看。」

說完,也不等柯木青回話,就掛了。

一下樓,閃光燈一下子齊開,樓下亮如白晝,暮雲澤下意識的閉上眼,等看清眼前的場景之後,整張臉都沉了下來,三十年的人生,他從未這麼丟臉過,而罪魁禍首,居然還靠在他懷裡打盹。

暮雲澤忍着將她丟出去的衝動,將她的臉掰進懷裡,陰着臉,大步朝外走。

「慕先生,我們接到消息有人在這裡嫖·娼,對此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慕先生,請問您跟您懷裡的女士什麼關係?方便透露嗎?」

「慕先生,您這麼袒護這位女士,是因為她是娛樂圈人士嗎?」

「慕先生……」

因為有酒店保安的一路攔堵,這幫記者最終也沒辦法靠近,不過即便這樣,今晚的新聞也夠爆炸性了,堂堂慕家長子,森瑞的首席執行官,居然在酒店跟人開·房,還以嫖·娼的罪名被**拘捕,明天妥妥的頭條。

**局。

「啪——」

「我再問一遍,叫什麼名字?在哪兒工作?跟你開·房的那個女人,你們什麼關係?」

審問了半個小時,愣是沒有撬開暮雲澤的嘴,大晚上的,**的脾氣也不太好。

殺人販毒嘴硬情有可原,可一個嫖娼的,嘴硬就讓人有點看不過眼兒了。

暮雲澤鎮定自若的看了一下腕錶,漫不經心的態度激怒了**。

稍微年輕的點**衝過來提起他的衣領,「我他媽問你話呢,你聾了!」

暮雲澤緩緩抬起眼皮,黝黑的雙眸緊緊的鎖定在面前的**身上,明明沒有多犀利,卻讓人感覺鋒芒在背。

小**不肯承認自己被一個眼神嚇到了,羞惱成怒,正要發威,審訊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來的居然是他們新上任的孫局長,孫局長後面跟了一溜兒人,陣仗特別大。

小**還以為軍長今晚突擊審查工作,頓時又緊張又興奮,挺起腰板敬了個禮,「局長好!」

孫局長看都沒看他,徑直走到暮雲澤身前,賠禮道,「慕少,我也是剛得到消息,下面人不懂事,委屈您了。」

說完扭頭瞪了一眼審訊員,「愣着做什麼,還不放人!」

小**有點懵,不過動作還算利索,立刻給暮雲澤鬆了手銬。

暮雲澤凝眉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腕,淡漠道,「跟我一塊兒進來的女人呢?」

孫局長扭頭重複道,「跟慕少一塊兒進來的女人呢?」

小**覺得有點丟臉,好歹你也是**局的頭兒,這嘴臉,太他媽勢力了!

他繃著臉,粗聲粗氣道,「外面休息室躺着呢。」

話落,暮雲澤已經朝外走去。

孫局長正要跟上去,柯木青攔住他,溫和的笑了笑,「孫局長不必相送,當務之急是處理好剛剛有人謊報警的事件,給慕總一個交代。」

「一定,那是一定。」

孫局長鼻尖兒上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三天內,我一定給慕少一個交代。」

「三天?」

柯木青挑了挑眉,聲音聽不出情緒。

孫局長趕緊改口,「一天一天,明天天黑之前,我就給慕少回復。」

「那就辛苦孫局了。」柯木青勾唇笑了笑,斯文的臉,卻給人一種老謀深算的感覺。

「不辛苦不辛苦,應該的。」

送走柯木青之後,孫局長才敢伸手擦了擦腦門上的汗珠,半天才扭頭咳了一聲,神態威嚴的吩咐道,「工作去吧,今晚的事,嘴巴都嚴實點。」

「那小子誰呀,這麼囂張?」

小**憋了一肚子氣,孫局一走,就抱怨起來。

「慕參謀長的長孫,一脈單傳,金貴着呢,你小子算幸運了,廖警官現在還在操場上跑圈呢,天不亮不準停。」

剛剛跟着孫局一塊進來的值班**,調侃道,「廖警官今晚估計要把一年的飯給跑吐出來。」

小**瞪大眼睛,「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他憑啥這麼囂張,廖隊又沒做錯!」

值班**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嘆道,「小張啊,你還是太年輕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