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人公叫柳笙笙傅瑾修免費閱讀完整版

主人公叫柳笙笙傅瑾修免費閱讀完整版

2022-05-10 18:57 作者:岑歡

章節介紹

冗長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傅瑾之是林月笙生命里的光,所以光亮是他給的,深淵也是他推下去的——林月笙替未婚夫頂罪入獄,判決書下來那天,他卻跟同父異母的姐姐成婚三年監獄,母親病死,只見到冰冷的墳墓十四年未見的男人從天而降「舒嵐害死你媽,她女兒林曼搶走你未婚夫,要…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恭喜出獄

精彩節選

今天是林月笙出獄的日子,雨下得出奇的大,她費勁的提着自己進獄時穿的婚紗裙擺,整個身子縮在監獄門口的角落,滿臉愁容。

  這都半個多小時了,媽媽為什麼還沒有來接自己?

  正伸長着腦袋遙望着唯一通向此處的一條公路,就見一輛黑色的牧馬人緩緩駛來。

  她並沒有什麼能開得起這種車的朋友,知道這車跟自己沒關係,所以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

  可沒想到車竟然在她面前停了下來,緊接着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下了車。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撐着一把黑傘,一步步朝她走近,毫無情緒的面龐,讓人無形中產生一種畏懼感。

  林月笙的身子不自覺的往牆邊又縮了縮。

  「恭喜出獄。」

  他的聲音極低極沉,在這滂沱大雨中,讓人不禁打了個寒顫,林月笙緊緊攥着裙擺,滿眼警惕的盯着他,「你是?」

  「按輩分,你該喚我聲舅舅。」

  聽到「舅舅」二字的時候,林月笙一驚,「是你!?」

  這位舅舅是林月笙外公朋友的兒子,因他家業失意,父母雙雙自殺,外公便收留了他。

  可他十八歲成年後就離開了家,並且再無任何的消息,就連外公去世那天,他都沒回來。

  傅瑾之睨了眼林月笙身上寬鬆暗舊的婚紗,反手打開了車門,「上車。」

  「不……不用了,我媽媽馬上就來接我了。」

  「她不會來了。」傅瑾之眸色淡漠的從西服的內口袋拿出一封信,遞到她的面前。

  林月笙迅速打開信封,沒想到竟然是母親留給自己的遺書。

  看着信里的內容,眼淚如同斷線的珍珠似的,大顆的砸落在信紙上,身子更彷彿魔症了似的,顫慄起來。

  她不願意相信信上的內容,瘋狂的搖着腦袋,「這封信肯定是假的!肯定是你騙我的!我媽……我媽……她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死了!?」

  「是不是騙你,你心裏清楚。」

  他從來不會去安慰人,這些年他所經歷的一切告訴他,同情和慰問是最無用處的。

  林月笙看着傅瑾之眼神里的堅定和嚴肅,頓時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有眼淚無聲的順着臉頰滑落。

  媽媽的字跡她認識,這確實是她親手寫的。

  過了許久,才聽到她哽咽的聲音弱弱響起,「我媽葬在哪裡?」

  林月笙跟着傅瑾之上了車。

  車子駛到郊區,一處綠蔭環繞寂靜冷清的地方。

  再往前開一點,就到了公墓。

  這是禹城最貴的墓地,自從父親跟母親離婚後,母親就沒有這樣的條件埋在這裡。

  想着,林月笙扭頭看向傅瑾之,應該是他。

  正陷入沉思,傅瑾之就將車子停在路邊,「到了,下車吧。」

  他停好車,反手從后座拿過一個袋子和一束花,塞進林月笙的懷裡,「換上。」

  打開紙袋,看到裏面的黑色小西服,眼眶頓時一陣發燙。

  當林月笙看到墓碑上母親的照片的時候,所有積壓的情緒,瞬間爆發。

  「媽!」

  林月笙從喉嚨深處哀吼着,身子就直直的下墜,膝蓋着地的時候,發出沉悶的聲音。

  「媽,你怎麼不等等我?!為什麼不等到我出獄……為什麼不告訴我……」

  所有的言語全部化為哽咽和淚水,老天也彷彿感受到了林月笙的悲傷和痛苦,雨勢十分的猛烈。

  傅瑾之的身側已經濕透了,他傾斜着傘,大數遮在了林月笙的腦袋上。

  林月笙腦袋垂的極低,瘦小的身軀上下抽動着,偌大的墓地,除了着呼嘯的雨聲,便只剩下她滿是懊悔和痛苦的哭喊聲。

  她一遍遍對着墓碑說著「對不起」。

  聲音到後面都沙啞了。

  三年前,她替未婚夫蘇晨凱頂罪鋃鐺入獄,而在她判決書下來的當天,蘇晨凱和她同父異母的姐姐林曼舉行了盛大的婚禮。

  當林曼趾高氣昂的出現在她面前,將自己和蘇晨凱的結婚證甩在她的臉上時,林月笙才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多麼愚蠢的錯誤。

  如果她沒有為了那卑微的愛情去替蘇晨凱頂罪,沒有坐這三年的牢,她的媽媽也不會因病去世。

  這一切都是她的錯!

  即便傅瑾之為林月笙遮了傘,但雨水還是飄到她的身上。

  他感覺到林月笙的狀態越來越虛弱,單手要將她扯起來,「現在懊悔已經晚了。」

  剛碰到她,林月笙就甩手掙開。

  甩開傅瑾之的同時,她的身子隨着慣性無力的倒坐在地上,她眼睛紅腫通紅,臉頰卻異常的慘白,「你走吧,讓我陪我媽呆會。」

  看着林月笙這憔悴不堪的模樣,傅瑾之蹙起眉頭,直接將傘一扔,彎腰將她打橫抱起。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