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免費的小說《狂婿戰神》鍾明娜韓如龍

免費的小說《狂婿戰神》鍾明娜韓如龍

2022-05-10 18:58 作者:蝸牛快跑

章節介紹

江海第一女神有個廢物丈夫,當他亮出真實身份後,女神驚呆了......

在線試讀

第1章我持屠刀在手,斬盡忘恩負義人

精彩節選

第1章我持屠刀在手,斬盡忘恩負義人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江海市區,官南大道。

凌絕頂站在榕樹下,望着對面的帝威酒店。

「如果不是我爸的臨終遺命,我夏傾城寧可死,也絕不嫁給你!」

「我憑一己之力創建市值上億的公司,縱橫商界,才貌雙全!」

「追我的男人,成百上千,無一不是驚才絕艷之輩!」

「你算什麼東西?你就是個來歷不明的軟飯男!」

三個月前,他與江海第一女神秘密結婚,但卻不受夏傾城待見,冷嘲熱諷,已成常態。

「三年守孝期滿,你我解除婚姻關係!」

「在這三年中,你不許碰我,不許靠近我三步之內,更不許干涉我的私生活!」

新婚之夜,夏傾城的警告,言猶在耳,如芒刺背。

「凌爺,小小夏家,何需您屈尊降貴?」

一道魁梧身形,突然出現在凌絕頂身後。

「您是站在千山萬壑之巔,一覽眾山小的戰神!」

「她夏傾城蒲柳之姿,卑賤之身,能成為您的女人,那是夏家祖墳冒青煙!」

「可她卻不珍惜,反而百般奚落……」

鐵鷹一開口,就為凌絕頂鳴不平。

他想不明白,凌絕頂為什麼要入贅夏家。

見凌絕頂面露不悅,鐵鷹趕緊言歸正傳,「韓如龍會在晚宴上,向夏傾城求婚。

今夜就讓我,血洗這畜生的晚宴吧?」

「你迴避。」

凌絕頂斷然拒絕,「凡是與凌家慘案相關的人,我要,親自送他們,下地獄。」

聞言,鐵鷹心頭掀起滔天巨浪:

「凌絕頂」三個字,對於暗世界而言,無疑是站在巔峰的神。

十六歲出道,以羸弱之身,崛起於青萍之末。

十年間,敗盡八方強敵,踏遍屍山血海。

最終如日中天,和光同塵,照破山河萬里。

以他如今的地位,只需放出一句話,就能讓江海天翻地覆。

剷除韓家,更是易如反掌。

但,他卻要親自動手。

「韓家的末日到了!唉……」

一聲輕嘆,鐵鷹消失在夜色中……

此時的酒店外,門庭若市,豪車彙集,嘉賓如雲,衣香鬢影。

「爸,媽,你們含冤而死。凡是害死你們的兇手,我一個都不放過!」

「你們養我、育我,這份恩情大於天。」

「我已查明,小妹還活着,而且就在龍城。」

「請二老放心,我一定能找到她,要照顧她一生一世。」

凌絕頂面露悲痛,胸中怒火燃燒。

半年前,他收到家族覆滅的噩耗,憤然回國,調查幕後真相。

受頂級豪門凌家庇護的韓家、周家、魏家,羽翼漸豐,不甘屈居人下,於半年前,勾結各大家族,反叛凌家。

而韓家就是禍首之一。

韓如龍,則當屬首惡。

當夜,凌氏夫婦倉惶出逃。

被韓如龍堵截在帝威酒店的天台。

被逼下跪。

被挖雙眼。

被廢四肢。

那一夜,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夫婦倆受盡屈辱後,又被韓如龍從天台拋屍,粉身碎骨。

自此,江海唯一的頂級豪門覆滅,一個時代終結。

三姓分凌,各成一脈。

事後,韓如龍卻聲淚俱下的對外宣稱:

「凌老爺子心血來潮,趁夜跟夫人在天台亂搞,情到濃時,不慎墜樓身亡。」

「我韓家三代,深受凌家大恩,願意代替老爺子向公眾致歉,願意為老爺夫人收屍,讓他倆入土為安。」

「凌依依情竇初開,與有婦之夫,離家出走,我一定要把她找回來,扶持她執掌凌家,告慰老爺子在天之靈。」

韓如龍的聲明和誓言,贏得公眾一致好評,成為江海年度道德模範,名利雙收。

實則,凌家夫婦的屍體,被他扔在亂葬崗,曝屍荒野。

說凌依依勾搭有婦之夫,更是純屬污衊;

尋找凌依依的下落,只是為了斬草除根……

一襲黑色風衣的凌絕頂,龍驤虎步,淵渟岳峙。

一身叱吒縱橫的氣質,行止間,八方雲動。

再加上俊朗的容貌,任誰見了都得豎起大拇指,暗贊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見凌絕頂氣宇軒昂,不是常人,保安也不敢叫他出示邀請函。

進入酒店的凌絕頂,心裏更不是滋味。

曾幾何時,帝威酒店還是凌家的產業。

那時,他青春年少,受凌家庇佑。

那時,凌家稱雄一方,如日中天。

而今,他出走十年,榮耀歸來時:

卻已物是人非,家破人亡!

子欲養而親不待,人世間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此。

這份仇,唯有仇人頭,才能祭奠!

這份恨,唯有仇人血,方能澆滅……

凌絕頂的氣場,即便如今遠離戰火,也難以掩蓋。

是以,他一出現,就受到很多人關注。

「嘶……這人是誰?」

「不到三十歲,就有如此氣場,世所罕見啊!」

「韓三公子的面子真大,連這等人物都來給他捧場。」

各種驚嘆聲,如數傳入凌絕頂耳中。

他只是淡淡一笑,並不理會。

然而,鍾明娜卻心生惱怒。

今夜的主角,只該屬於韓如龍。

所有的榮光,都只能集中在韓如龍一人身上。

韓如龍出身望族,是龍城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

而且,風度翩翩,英俊神武,是無數女人心中的白馬王子。

她是韓如龍的忠實擁躉。

不止一次的幻想,嫁入韓家,成為韓如龍之妻。

但,凌絕頂一出現,就盡顯光芒,成為最耀眼的存在。

卻還裝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這是她不能容忍的!

她決定在韓如龍現身之前,把凌絕頂趕走,免得凌絕頂繼續喧賓奪主,搶走韓如龍的風頭。

鍾明娜搖晃着杯中紅酒,漫不經心的問:「把你的邀請函,拿來給我看看唄!」

邀請函?

凌絕頂笑了。

我持屠刀在手,為斬忘恩負義人而來!

何需邀請函?

「沒有。」

凌絕頂的回答,很乾脆,「你的態度,我不喜歡。」

「這小子太囂張了,連鍾明娜都敢懟,難道是不想活了?」

「有個環衛女工瞪了她一眼,就被挖了眼睛,併當着女工的面喂狗。」

「誰不知道鍾明娜生性驕橫,得罪了她,哼哼,這小子慘了……」

注意到這一幕的人,心生寒意,小聲議論着。

鍾明娜背對人群,步態優雅的向凌絕頂走來。

「你沒有邀請函,也就算了,幹嘛還要非禮我?」

「要不是我退得快,你就摸到我身上了!」

突然,鍾明娜尖聲大叫,連連後退,「你好大狗膽,活得不耐煩了,是吧?」

凌絕頂也懶得解釋,自己連鍾明娜的衣角都沒碰到,談何非禮一說?

這分明是故意找茬兒,賊喊捉賊!

沒看見實情的眾人,則心神俱寒。

他們彷彿看到凌絕頂渾身是血,跪地求饒的模樣。

「今天是個喜慶的日子,我不想把事情搞大。」

鍾明娜手腕一翻,杯中紅酒,灑落在地,「你只要把地上的酒舔乾淨,就可以滾出去了。」

誰都沒想到,鍾明娜這次竟然如此寬容大度。

不料,凌絕頂卻蹙眉問,「你確定?」

「確定!」

鍾明娜昂首挺胸,高傲得像個女王,重重點頭。

有家族撐腰,她的話,就是聖旨。

誰敢不聽?

然而,凌絕頂卻搖了搖頭。

見狀,鍾明娜頓時大怒,厲聲道:「狗東西,給你機會,你不珍惜,反倒一再招惹我。」

「現在、立刻、馬上給我下跪求饒!」

「我堂堂鍾家,在江海,不敢說一手遮天,但對付你,卻綽綽有餘。」

凌絕頂眯眼打量着韓娜,似笑非笑的問,「鍾家真有這麼厲害?」

「難道你想跟鍾家作對?」

鍾明娜抬起食指,指着凌絕頂,大聲喝問,「你,跪?還是不跪?」

凌絕頂一抬手。

「喀嚓!」

鍾明娜的食指,應聲折斷,鮮血淋漓,白骨森然。

「我不習慣被人指手畫腳。」凌絕頂面無表情的道。

「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彷彿看到來自地獄的魔鬼。

只有魔鬼,才會做出這麼瘋狂的事!

鍾明娜強忍劇痛,怒道:「你個狗東西,我要殺……」

「**!」

在所有人驚駭欲絕的眼神中,凌絕頂連抽鍾明娜三個耳光。

清脆震耳,勢大力沉!

直到凌絕頂揚起手,嘴角流血的鐘明娜,才條件反射般,踉蹌倒退。

整個人都懵了!

耳中嗡嗡作響。

眼前金星亂冒。

她竟被人當眾打臉?

她是誰?

鍾老爺子最寵愛的掌上明珠,眾星拱月般的存在!

從小到大,沒人敢動她一根汗毛!

而今卻……

回過神來的鐘明娜,怒不可遏,「你……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

「鍾家之人,不僅該打,更該殺!」

雪崩時,沒一片雪花認為自己有罪。

同理,凡是與凌家慘案相關的人,就沒一個無辜者。

鍾家雖沒公開對抗凌家,但卻在暗中支援韓家。

事成後,得到韓家豐厚的報酬。

鍾明娜,出身鍾家,是受益者。

挨打,並不冤!

「我現在不殺你,是因為你的死期,還沒到!」

此話一出,更是石破天驚般,全場震撼。

進入大廳的王陽,恰巧見到鍾明娜被打一幕,當即狂奔而來。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我保證,你見不到明天的日出了!」

王陽怒氣沖霄,高聲咆哮,「連我朋友都敢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現在就按她要求的做,我可以留你個全屍!」

王陽出身黑色世家,有家族撐腰,他橫行無忌慣了。

這些年,視人命如草芥,殺人如斬草。

死在他手上的人,足有三十多個。

今夜,他不介意再殺一個。

只要能為鍾明娜出一口惡氣,贏得鍾明娜的芳心,哪怕再多殺幾個,又有何妨?

凌絕頂眯着眼,若無其事的問王陽,「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命令我?」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