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三國隱侯董卓與黃巾軍全本免費閱讀

三國隱侯董卓與黃巾軍全本免費閱讀

2022-05-10 18:58 作者:董卓

章節介紹

簡介:「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寧容負手而立,白衣勝雪,衣決飄飄,目光悠遠而深沉的望着眼前的滾滾長江水,不由的感慨說道 「師傅此言意境深遠,一語道…

在線試讀

第一卷 旭日東升出東郡第1章 初平三年

精彩節選


大漢,初平三年,春。

當下的年代說起來輕飄飄的,幾個字軟綿無力,可是真正了解它的,卻知道這裡即將迎來恍如末世般的災難。

凝望着灰濛濛的大地,悲涼的氣氛無處可話,漫長的道路,就在腳下,可是這一路走來,彷彿沒了生活的希望。

路邊剛剛生長出來的嫩草早就被啃食的禿嚕着地皮,彷彿蝗蟲過境一般,赤地千里,寸草不生,三三兩兩的人群,搖搖蕩蕩的沒了生機,他們衣衫襤褸、面黃肌瘦、表情獃滯。偶爾還有一兩個蹲坐在路邊,面色青灰,有着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安靜,紛亂的鬍鬚和頭髮上長滿了枯草,麻木的路人不帶一絲感情,彷彿早就習慣了,也許下一刻躺在地下的就是自己。

「唉……出來的真不是時候!該死的劉備!該死的黃巾賊!」一聲無可奈何的嘆息,夾雜着對某人的痛恨與憐憫。

「大耳賊!這就是你的仁慈?這就是你的寬恕?他們做錯了,可他們只是一群不識字的農民,是被張角那個蠢貨害的!黃巾賊……呵呵……可憐吶!」又是一聲義憤填膺的怒吼,身邊經過的路人用看白痴的眼光撇了眼少年,黃巾賊……劉大人沒有殺我等,已經是仁慈了,他們是誰?他們可是朝廷的反賊,是應該誅九族的大罪!

麻木!

少年已經找不到第二個詞語來形容眼前這一幕,看的多了也就釋然了,回想幾天前自己剛剛見到這群人時,易子相食的場景時時鞭撻着自己的心,那股憤怒恨不得殺光那些罪魁禍首。

可惜,自己辦不到,只能拿出僅存的糧食送給這些朝不保夕的人,明知道是杯水車薪,也許明日他們仍然會成為路上凍死鬼,可他……還是不忍心。

該死的!咒罵了聲老天,自己的心裏這才好受些。

屠夫何進為了誅殺宦官,把持朝政,出昏招把西涼的董卓召來洛陽救駕。卻不知董卓就是一頭餓狼,出生塞北荒涼苦寒之地的他,這一進了洛陽,滿目的車廂寶馬,鶯歌燕艷瞬間迷失了他的心志。

土豹子一夜暴富,惡向膽邊生的狂妄之心**裸的暴露出來,他紅着眼珠子換掉皇帝,自己侵佔宮帷,夜宿嬪妃,撕掉大漢最後的一絲尊嚴。

刺殺董卓失敗的曹操,陳留起兵,傳檄天下,十八路諸侯轟轟烈烈的向洛陽發起猛烈的攻擊,董卓迫於兵威遷都長安,一把火燒了兩百年的大漢帝都洛陽。

「可嘆十八路諸侯各懷鬼胎!若是同心戮力又何愁董賊不滅!那個人應該就是李儒吧?真是好計策,一張華而不實的偽聖旨成為了中原大亂的遮羞布!袁紹佔了冀州,公孫贊佔了幽州,曹操割據東郡,袁術稱霸南陽……」

少年滿臉滄桑的望着天空,這場無休止的戰爭應該停下了!緊緊的攥着拳頭,彷彿在心中許下的承諾。

「先生,咱們快走吧……」三胖粗狂的臉上有些彆扭,他不是很喜歡這裡,死氣沉沉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走!

轉過幾條河流,踏上另一條黃土古道,心情慢慢舒展開來。

……

……

黃土古道之上,溫潤的陽光透過鬱鬱蔥蔥的樹葉間隙,烘烤的人身上暖烘烘,整個人感覺一陣酥軟的舒服,抬頭望向遠處的天,天空藍得異乎尋常,冉冉飄舞的白雲比綿花更纖柔整潔。

遠處,走來一匹馬,兩個人。

馬是一匹年邁的黃驃馬,瘦骨嶙峋的馬背上是稀疏的馬毛,無精打採的噴着鼻息,晃晃悠悠的跟在那人身後。

少年滿臉欣喜的伸出手胡亂的抓着春風,風吹過掌心,柔柔的像是孩子的小手,痒痒的感覺讓少年舒服的一陣**。

耳邊縈繞着各種不知名的鳥兒呼朋引伴的歌喉,風中夾雜着各種花香、青草和樹木的清香,泥土特有的香氣一陣一陣的充塞着鼻端。

少年玩的不亦樂乎,身旁的黃臉大漢不自然的抽了抽嘴,緊緊腰間的環首大刀,默默的嘀咕着。

「先生又魔怔了……」

少年斜眼撇了過去,嘴唇上翹,帶着幾分不屑反駁道。

「三胖,你又不會武藝,整日挎着那破刀做什麼!」

三胖聞言眉開眼笑,滿眼稀罕的摩擦着腰間的刀柄,全然沒有被人揭短的羞恥感。

「嘿嘿……這可是俺的寶貝,萬一被偷了咋辦!先生你不知道,這可是俺十六歲那年,在老家放牛的時候得到的寶刀啊……」

看着又要喋喋不休的三胖,少年頭疼的揉揉自己太陽穴。

自己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沒事,說他的破刀幹什麼!

少年急忙擺擺手,打斷了三胖的絮叨,「停!停!我知道的,我知道的,這話你已經說了八百遍了,我這耳朵都聽得長繭子了,那年,那天,風和日麗,草木豐盛,你出去放牛,碰到一個將軍樣子的人,那人說你根骨極佳,是個練武的好材料,將來拯救這大漢王朝命運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於是乎,你便傻乎乎的用那頭牛換了這把刀,後來被你阿娘打的皮開肉綻的,好幾天下不來床。」

三胖聽的哼哧哼哧的滿臉泛紅,找不出理由反駁,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屁股,那裡真的很疼!

這件事情被他當做自己平生最偉大的傑作了,平時都是沉默寡言憨憨的模樣,可只要提起這把刀,三胖就像偷了雞的黃鼠狼一樣,嘿嘿的蹲在一邊傻笑。

只是……

若是阿娘不揍俺,這個故事就更……對!更完美了。

三胖瞅着身旁的先生,暗自嘀咕着。

……

少年挑動眉頭,閃爍着明亮的眼眸。

那把環首刀他自然看過,可是,這些年他並沒有看出什麼特殊的地方,那……就是一把普通的刀而已。

三胖定然是被那人給騙了!

一頭牛換這麼個破刀?

少年搖搖頭,暗自想着,也就三胖這智商會做吧!

現在可是東漢末年,那個讓人熱血沸騰的三國已經離自己不遠了!

想想,少年就感覺一陣興奮。

自己竟然能夠親眼見證這個時代的人物,仁者無敵的劉備,王霸天下的曹操,隱忍無雙的孫權……

等等!

現在的東吳大帝應該還只是個小屁孩吧?

唉!算啦,人家現在在江東呢,自己想見也見不到。

少年搖搖頭,拋卻腦袋中的雜念,看着自己身上的月牙白儒服,滿意的點點頭,沒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會穿上這儒雅飄逸的漢服。

只是那高冠博帶壓的人腦袋生疼,也不知道這裡的人怎麼想的,非說這樣穿戴可以顯示威儀!

摸摸自己頭上的青巾,少年甜美的笑了起來。

只是,看着自己空蕩蕩的手,少年感覺自己好像還少點什麼……

嗯……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對了!

自己還少把扇子,對於勵志要做個謀士的少年才俊,怎麼能夠少的了扇子這個拉風的神器呢!

少年摸着自己鼻子,臉上一陣壞笑。

看來是該把這件事情提到日程上來了。

人都應該有個小目標的不是嗎?

那自己的小目標就要擁有一把扇子!

三胖看到少年的表情,嚇得一哆嗦,情不自禁的和他拉開了點距離。

每當先生髮壞的時候,總是摸摸他那鼻子,怪不得那塊地方那麼白呢!應該就是這麼被先生摸白了的吧!

三胖狐疑的想着。

若是讓他知道自己三胖的想法,只怕非要吐血不成。

其實,他並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或者說他是那個兩千年後的人,上一世他只是個普通的貧困山區的孤兒,有幸得到善心人的資助,這才完成了自己的學業,得以有份穩定的糊口工作。

只是,他自己也不知為什麼,醉酒一夜後的翌日,他竟然離奇的來到了這個先輩風采依舊的年代,索性他並沒有什麼牽掛,抱着即來之則安之的態度,慢慢的摸索着這個年代的一切。

根據李何氏的說法,也就是三胖的阿娘,三胖家本來是他家的佃戶,三胖的父親給他家做長工,而他自己本是平原縣一個富貴人家的公子,只因家裡遭了匪禍,全家老小就只剩他一個人,當時是她趁着夜半無人的時候出去尋找三胖的父親,發現他還有口氣,便把他背了回來。

不曾想,生命力頑強的他,竟然活了過來。

其實,他自己知道,那個寧家公子早就被自己這個假冒偽劣產品代替了。

少年在前世看過太多的前輩事迹,知道穿越者的第一法則就是……隱藏穿越者的身份!

少年名叫寧容,是個很清秀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那夜留下的病根,他竟然沒有繼承寧容的記憶,對於現在的寧容來說,這就尷尬了。

東漢啊?

這一切都好陌生的有沒有!

索性,寧容前世是個孤兒,是個樂觀的人,不知道就學唄!

寧家只剩下他一人,三胖的父親也受了無妄之災。

李何氏是個善良的人有着這個時代人特有的純樸,她並沒有怪罪寧容。

埋葬了所有的親人,寧容低調的生活在三胖子家。

就這樣,五年的時間緩緩過去,寧容也慢慢的融入了這個時代,只是有些禮儀,他是真的頭疼不已!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