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段梓雲柳長煙最新章節絕世醫妃:帝許情深

段梓雲柳長煙最新章節絕世醫妃:帝許情深

2022-05-11 22:01 作者:小九

章節介紹

上一世被白蓮算計,身邊的人皆因她的執迷不悟紛紛喪失性命,她也抱憾而死!好在老天開眼,讓她重新而活!這一世,她再也不是那個沒有腦子的傻白甜!渣男示好?白蓮示威?哼,真以為她是吃素的!明爭暗鬥,波濤洶湧,且看她如何扭轉乾坤……

在線試讀

第5章 此生相依

「遠……遠宸,你沒事吧?」少女臉色蒼白,因許久未進水的嗓子有些沙啞。

「我沒事,先喝水。」

接過蕭遠宸遞的水,段梓雲兩手端着,目光如炬地看着他,蕭遠宸有些不自在地撇開了眼。

「查清楚是誰幹的了嗎!」

「查清了,意料之中。」蕭遠宸嘴角罕見地勾起一抹譏屑的笑容,最是無情帝王家,但他的幾個兄弟還是太過心急了些,真當他是吃素的兔子么?

段梓雲見蕭遠宸自有思量也不再多言,一下子想到什麼,沒來由地道:「遠宸把你的手給我。」

「為何?」

「我就看看。」

蕭遠宸不疑有二,一雙修長白皙的手腕遞出,段梓雲眯着眼起了戲弄的心思,一雙柔荑慢慢地攀附上那有力的手腕,手指漸漸遊走。

「段姑娘!」蕭遠宸羞紅着臉,終於忍不住喝道。

「幹嘛?我只是在為你診脈啊!」一雙無辜的大眼睛茫然地眨巴着,看起來特別無辜。

「我……我的身體已無大礙,不需要診脈」蕭遠宸對上那雙清澈的雙眼,心好似被撞了一下,這種怪異的感覺讓他一下子用力把手抽回。

而此刻段梓雲臉上的戲謔褪盡,取而代之的是凝重,「遠宸我擔心你,你讓我給你認真地診脈好嗎!」

蕭遠宸見此壓下心中的怪異之感,把手伸出。

這下段梓雲沒有像方才一般,她食指與中指合攏,覆在蕭遠宸手腕跳動的脈搏之上。

體內運起了凌霄閣的功法,一股無形氣流在蕭遠宸皮肉之中穿梭,來去自如,突然在一個地方盤旋不動了。

收回氣流,段梓雲眉梢染上愁緒,果真如此!那夢境里的情形便是真的了?

昨夜在夢中,她夢到蕭遠宸動用內功,最後卻捧着心臟在暗房中蜷縮着,額頭的汗都浸透了衣裳髮絲,最後蕭遠宸抬手點了一處穴道,服了一顆藥丸才好了些。

巧合的是點的那個穴道便是如今氣流不暢之處,想來遠宸還不知道此事。

「如何?」蕭遠宸見小姑娘表情像染缸中的布一般,變化無窮,聲音帶上幾分笑意。

這傻子,還笑!

段梓雲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後道:「你中了毒。」

這時剛採買完東西的暗衛推門而入,似是聽到什麼滑天下之大稽的話,立刻沖段梓雲反駁:「不可能!主子每日的飲食起居還有住行都有暗衛看守,怎麼可能會被人下毒還毫無察覺,再說主子他武功高強……」

「儘管如此,前幾日不還是遭遇了不測。」段梓雲冷聲打斷,暗衛一窒便羞愧地低下頭不再言語。

的確是他的失職,沒有保護好主子。

「梓雲,我信你,你接著說。」聽到這久違的稱呼,段梓雲的氣瞬間消失,睜着眼有些難以置信地看着蕭遠宸。

「你……你叫我梓雲?」

「段姑娘覺得僭越了嗎?那我……」

「沒沒沒,一點都不,遠宸我們接著說。」段梓雲擺擺手,眉眼盈盈。

「你中的不是一般的毒,而是一種無色無味的慢性之毒。」

語罷蕭遠宸纖長的睫毛一顫,無色無味慢性之毒?

「是的,我用凌霄閣秘法才查出來的,遠宸可曾感到心悸?就是心臟像是被千萬隻螞蟻啃噬的感覺?」

「未曾。」蕭遠宸此言一出,段梓雲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般輕鬆了,還好還好,毒還沒有蔓延,還有的救。

「遠宸可知毒是何人所下?」

「不知。」段梓雲眼色變得愈發晦朔,有些憂心地看向眼前如山中勁松的男子,「以後萬事小心。」

「放心吧梓雲,我會小心的,此事也不能就這麼算了!」

見此段梓雲懸着的心才終於擱置。

二人一下子陷入旖旎的氣氛,突然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破。

暗衛前去開門,門開的一剎那,四雙眸子兩兩相對,瞬間氣氛被凝固了。

最後還是簫景先打破僵局:「我得知暗衛的消息,前來接應你們,怎麼會搞成這般。」簫景束着一身月白色織金雲錦,那溫潤如玉的模樣像極了愛護弟弟妹妹的世家公子。

真是高級!知道簫景背後都幹了什麼缺德事的二人保持沉默,都在暗中鄙夷這個陰險小人,偽君子。

「我們也不知道啊,許是那個不長眼損陰德的東西乾的!不過二皇子可真好,縱使事務纏身還擔心我們的安危。」

「有勞皇兄掛心。」就連在一旁養傷的蕭遠宸也由衷地表示感激。

簫景溫和的神情有一瞬間的凝固,片刻間又恢復如初,看來是他多慮了,他溫聲道:「若是無大礙,那就跟我走吧,去悅來客棧也方便你們養傷。」

說干就干,加上路程只用了一個多時辰四人便在悅來客棧安置了下來,本以為接下來的日子會平靜許多,但被一封聖旨打亂了節奏。

「皇弟父皇可真是寵愛你啊,知道你在賑災中受了傷就立刻宣你回宮修養了,皇兄可不知要在此地待幾日了!」

段梓雲聽着這些冒酸氣的話只覺得簫景小肚雞腸,以前她是怎麼瞎了眼認為他忍辱負重,頑強不屈的?

「遠宸我和你一同入宮。」

兩道視線紛紛看向段梓雲,一個是簫景,他啞然於段梓雲的稱呼,『遠宸』?他們二人何時這麼親密了?

而另一道則是柳長煙,她看段梓雲的目光帶着探究,她去皇宮所謂何事?難道是為了奪走景哥哥?不行!

柳長煙出言狀似無意地問道:「段姑娘除了賑災還有別的事?三皇子此番回京可是養病的,難道段姑娘幫的上忙?」

說話之人語氣軟嬬,但裏面的意思可不是那麼好聽了,她分明是在說段梓雲多事,不懂得審時度勢。

「柳小姐並非我多事啊,而是我為了救三皇子殿下也受了不輕的傷,我出門葯也沒帶夠,所以只得暫居皇宮修養了,相信本朝皇上也不會介意的。」

柳長煙氣急,她都把皇上搬出來了,她還能說什麼!

「所以此行我是一定要去的!」怕柳長煙氣的不夠深,段梓雲忙不迭地又補了一句,靜觀的蕭遠宸也微微頷首,表示贊同。

「不過……」蕭景看了看眼前兩人,沉思了一會,扭頭看着窗外漸漸暗下來的天色,「此時天色不早,皇弟還是明日再動身吧。」

蕭景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如今父皇這麼急着召蕭遠宸入宮,定是有什麼想法,若是自己前些日子參上去的摺子讓父皇上了心也好,可是如今看來,那本摺子還是沒有動搖蕭遠宸一絲一毫的地位。

「也好,還是皇兄想的周到。」蕭遠宸雖是不願意,卻也知道自己不同意,蕭景怕是會說出其他不能拒絕的理由。

段梓雲此刻臉色也沉了下來,她目光在蕭景和柳長煙的臉上轉了兩圈,也知道他們心裏想的是什麼。

看來今晚又是一場惡戰,段梓雲嘆了口氣,眸色深了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