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杜赫宇符九離免費閱讀凡人仙緣之眾妙無極

杜赫宇符九離免費閱讀凡人仙緣之眾妙無極

2022-05-11 22:01 作者:若聞

章節介紹

他,丟失了三世記憶 她,七世求而不得 眾神,使眾生求之無果、痛失所愛 眾魔,顛倒黑白,蠱惑眾生 眾生,迷茫於塵世,墜入慾望深淵 是誰終將衝破這局面,蛻凡成仙? 本書又名:《宿命輪迴》

在線試讀

第二章-偶遇奇事

夏護衛經常在小樹林附近練功,閑時會在附近走動,對附近比較熟悉。

隨着夏護衛深入小樹林,便不時聽見鳥啼蟲鳴聲。

其中…還摻雜着猴群嬉戲的聲音…

循着聲音找去,不費多少功夫,就瞧見猴群嬉鬧的場景。

猴子不愧為天地間,具有靈性的生物之一。

這年頭兵荒馬亂的,猴子見多了人類之間的戰爭。

竟然一個個學模做樣,兩邊廂排開,各持兵器,正在操練。

那些兵器,也就是被偷竊的廢舊鐵鎚、礦鎬。

乍一看去,挺像那麼回事。

再看看它們那嬉皮笑臉的表情…

此情此景,着實滑稽。

猴子生性頑劣,見有生人前來,也不懼怕。

猴群朝着杜赫宇、夏護衛二人齜牙咧嘴,作勢驅趕這兩位不速之客。

其中一隻體型較大的雄性猴子,應該是它們的首領。

正拖着鐵鎚,朝杜赫宇襲來。

說時遲那時快,夏護衛見狀,護主心切。

一記掃堂腿,將那兇頑的猢猻踢出一丈開外!

猴群見狀,四散開去,攀着樹枝,一個個消失在叢林中。

夏護衛正欲追趕,杜赫宇連忙阻止。

拾起猴群丟下的鐵鎚和礦鎬,觀瞧片刻…

「確實不堪再用了。」

隨即決定,帶着夏護衛去城裡買些新的。

晌午的時候剛好來到城中,累的有些乏了,路邊茶館點了些吃食茶點。

坐下沒一會,店夥計就把茶點都端上來了。

剛喝沒兩口,就來了幾個壯漢,看起來不是什麼善茬。

跟店掌柜聊了幾句,就翻臉開始砸攤子。

「走走走,都麻利點,還有那邊的幾位。

一會磕着碰着,別怨爺沒提醒。」

說完就開始砸!

一旁街道上,行人紛紛駐足觀瞧,也有人議論紛紛。

「世風日下,世風日下呀!」

杜赫宇早就對這樣的事情司空見慣。

這年頭那麼亂,城裡頭多的是地痞流氓。

但碰到這檔子事,壞了自己喝茶的興緻,心中多少有些不爽利。

這時,掌柜的帶着哭腔,向地痞無賴哭求:

「別砸了,大爺,我這是小本買賣,可經不起打砸呀!

這月的租子剛交完,冒出來個門爺,又要收租。

我哪裡拿得出來呀?」

兇狠的大漢:「拿不出來?簡單吶,繼續砸。」

店家急了,哭喊着:

「大爺我拿!我拿!砸鍋賣鐵我都給您湊齊嘍。」

一幫打手見領頭人手勢,停止了打砸。

帶頭的大漢,一把蒲扇般大手按在掌柜頭上,如同烏雲壓頂。

伸出三根粗壯的手指,惡狠狠道:「限期三日。」

撂下狠話,一幫子窮凶極惡的地痞,這才離去。

地痞散去未多時…

又一群地痞,簇擁着一個油頭粉面、肥頭大耳的傢伙,正招搖過市。

所過之處,白吃白拿,敢要錢就打砸,簡直目無法紀!

雖然現在的世道,確實沒有什麼王法可言。

「從來都是我門爺跟別人要錢,敢跟我門爺要錢的人,還沒出生呢。

給我打!

哈哈哈哈哈哈…」

一邊指揮着狗腿子打人,一邊猙獰的狂笑着。

不遠處,恰巧有一位粉雕玉琢般的婦人,在丫鬟的陪同下,在挑胭脂水粉。

她們對這邊的事情也早已司空見慣,或許家裡也有什麼背景。

根本無視這邊的無賴們,有恃無恐,繼續逛街。

但落花無意,流水有情,送上門的美事,哪裡會錯過。

那位門爺,老遠就瞧見了這位光鮮亮麗的美人兒。

一臉壞笑,領着人朝那婦人走去。

待至近前,二話不說,一雙肥手就撩那婦人的裙子。

嚇得婦人驚呼出聲!

肥頭大耳,猶如豬妖般的門爺,猥瑣大笑:

「呦,這是誰家的小娘子,跟爺回去樂呵樂呵吧!」

說著又伸手朝着婦人胸前抓去,嚇得婦人急忙躲避,嬌呼連連!

門爺一聽這嬌滴滴的聲音,更是來勁了。

婦人見勢不妙,領着丫鬟就要逃離。

她在前面跑,門爺在後面追。

但,看看門爺那個熊樣…

跑一步,渾身肥肉都要顫三顫。。。哪裡追得上。

急的他連忙大喊:

「今兒個誰幫爺逮着這小娘子,回去賞銀八百!」

一群手下流氓一聽,這可了不得,一條街被攪的是雞犬不寧。

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看的路人直搖頭。

英雄救美的事情,那也要認清實力。

在敵我不明的情況下,哪個敢輕易出手。

在洛京這一片,有名有姓的無賴,大夥都熟。

這突然冒出來個門爺,門不清的情況下,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今天進城主要目的是採辦,莊園百廢待興,礦脈就是命脈。

若是這事放在這具身體的前主人,定不會管閑事。

但現在的杜赫宇卻不怕。

他前世與其他年輕人一樣,總是自命不凡。

遭受了社會的毒打後,逐漸認清了事實,低調做人。

但!內心卻依然堅定 「吾命由我不由天」 的執念。

因為他體內流動的,是不平凡的血脈。

現如今,雖然魂穿到富二代身上,卻快變成了負二代。

家產都被這位紈絝子弟瀟洒、揮霍一空。

這要不是周武師兼管家提醒,自己繼承的這座莊園,眼看着就要黃嘍!

雖認命接受了再次的平凡,但這次絕對不可再次平庸。

前世今生,壓抑心中的憋悶,正待發泄。

腦海中,迅速搜索身體前主人腦海中的記憶。

顱內一番搜索,對這位門爺幾乎全無印象。

由此推斷,這位無賴,當是哪個褲腰帶沒繫緊,突兀蹦出來的醜陋玩意。

先是擾了自己喝茶興緻,接着又當自己的面,調戲良家。

既如此,哪能憋屈自己,慣着他?

「呔!大膽狂徒,青天白日,在天子腳下,竟敢強搶民女!」

話未說完,飛起一腳,將門爺蹬翻在地。

門爺體型甚巨,未出全力之下,只是被蹬的摔了個屁股墩。

其身後跟班,見主子被打,趕緊來扶。

這門爺哪裡肯吃虧,一把甩開跟班。

「別碰爺,都給我上!」

眾嘍啰,呼啦一擁而上!

夏護衛見到有架打,心中那個歡喜。

這一身本領很久沒有施展,手腳着實癢得難受。

與杜赫宇一起,風捲殘雲般,撂倒了門爺的跟班。

門爺平日里養尊處優,哪裡吃過此等大虧。

對着一眾去追小娘子的手下呼喝:

「不長眼的東西們,快滾回來!爺爺我被打了。」

那幫地痞無賴們,聽到主子呼喊,停止追趕婦人。

轉頭望見門爺被打,個個飛奔而來。

呼啦一片,幾十號人,將杜赫宇、夏護衛團團圍住。

門爺見己方勢強,被手底下人攙扶着爬起身。

咬牙切齒,目露凶光!

話語自牙縫裡惡狠狠的擠出來:

「不長眼的東西,竟敢打本大爺。

今兒個不打的你禿嚕皮,不解爺心頭之恨。

給我好好的招呼他。」

門爺胖手一揮,眾打手一擁而上!

噼里啪啦、嘁哩喀嚓、咣咣、

「啪!」 還有大耳刮子聲…

也不知是哪個無賴,挨了一大耳雷子。

本來一邊倒的局勢,一通雞飛狗跳,雞飛蛋打。

打鬥所過之處,沿街商鋪和攤位都遭了殃。

目及之處,一片狼藉。

門爺這邊的地痞,被杜赫宇主僕二人打的已經找不着北。

地上橫七豎八躺着,有的抱腿哀嚎、也有的捂着臉痛呼。

杜赫宇收拾完門爺手下地痞流氓,熱血依然上撞,直衝腦門。

伸出二指,懟在門爺臉上。

「記住嘍,爺我住在西郊杜家莊。

不服氣,可以隨時找爺報仇。

識相的話,不要再給爺撞見。

再給爺添堵,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門爺面上雖服軟,明顯看得出,是口服心不服。

杜赫宇今日進城,尚有要事需要處理,也不理會他服不服。

反正自己是已經發泄完畢。

領着夏護衛,大搖大擺瀟洒離去。

門爺坐在地上,衝著圍觀的人群惡狠狠痛罵:

「去去去,看什麼看?小心爺把你們的狗眼給挖出來!」

聽他那已經變得尖利的聲音,想必是惱羞怒極。

這門爺今日吃了個大虧,又被這麼多人圍觀。

眾目睽睽之下,顏面盡失。

看他那猙獰的面孔,一臉橫肉哆嗦着,想必此事定不能善了。

而杜赫宇…

來到城南自家鐵匠鋪,吩咐下去,要定做一批工具。

店掌柜卻訕訕賠笑:

「那個..少東家,咱們莊院後山鐵礦,已經停工多日。

供給早已中斷。

為了維持鋪子正常運轉,夥計們能有口飯吃。

現在,也只得接私活。

最近吶,工期已經排滿,店裡的生意已經被門爺包下了。

並且定金已付,若是不按期交付,

恐怕咱們支付不起這個違約金…」

杜赫宇氣急,拍案而起!

「嘿!我…你他……又是這個門爺。

得…唉!…」

心中不由得開始想着:

「自家買賣都被別家承包去了,看來…

這具身體的前主人,敗家程度,可見一斑吶!

還有這個門爺,着實可恨,明擺着和自己過不去。

怎麼哪哪都有他?」

又去了城北別家鐵匠鋪,情況大體相似。

稍一打聽;

說是那位門爺,門兒清,手眼通天。

在洛京近郊,承包了一片銀礦。

這京城原本是寸土寸金,沒人敢在王城之下動土。

但當今之世,亂套了!

君王貪圖享樂,啥也不管,買地賣地,買官賣官,屢見不鮮。

那位門爺,訂購如此之多的鐵具,想必礦場規模必定不小。

這害的主僕二人從城南逛到城北,又從城北逛到城東。

這才勉強找到一家願意接單的鐵匠鋪。

這一天下來,可把主僕二人累得夠嗆,回去的時候還是雇的馬車。

第一次當家管事,這才發現處世不易呀。

不由得心想:

「看來,這銀子,以後可得悠着點花,賺銀子着實不輕鬆。」

心中正自盤算着…

馬車已經快到城西,只見人群騷動,紛紛朝着西城門奔走。

其中不乏有了解情況的人,正奔走相談。

「西門城樓,有兩位大俠,正準備於今晚月圓之夜,進行決鬥。」

「聽說他們在城西,紫荊城樓站了三個晚上了,到現在還沒動手。」

「估計就等今晚月圓之夜吧!」

隨着人流,杜赫宇主僕二人也來到城西,紫荊門。

仰頭向城樓望去…

在一輪圓月襯托之下,城樓頂端,對站着二人。

城樓北角,站着一位衣袂飄飄,抱劍當胸的劍客。

城樓南角,站立着一名白衣刀客,一隻手按在刀柄,似乎蓄勢待發。

城樓下,人群中,不時有人吆喝:

「倒是打呀,真是急死人。」

旁邊那位,一邊還襯和着:

「要不你上去?」

就在此時,一陣狂風刮過,吹得城樓上二人,衣擺獵獵作響。

直吹得下面這些個看客,目不能視,紛紛掩面遮擋風沙。

狂風過後,眾人再看城樓…

二人竟依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勢……

眾人正疑慮;

「這到底打還是沒打?」

此時…城樓上二人終於開口!

「月圓之夜,紫荊之巔。」

「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這二人都開始對起詩來了…

下方的杜赫宇聽得此處,思緒飄飛…

「這典故貌似很耳熟呀!一時間,卻又想不起是出自哪裡。」

城樓上,再次傳來兩位高手的對話;

「不愧為飛仙劍客–葉飛柳」

「白衣刀客–西門無敵,果然名不虛傳!」

「浪得虛名而已。」

「今日之戰未分勝負,明年今日,當與君再決。」

「告辭!」

「告辭!!」

說完,二人就欲離去。

本以為,兩位俠客當是飄身飛下城樓。

不知是二人在城樓站立三天三夜,腿腳抽筋、

還是方才交手受傷,竟然…雙雙跌落城樓…

一殞雙命!

成為一段 「佳話」…

事情到此結束,眾人紛紛掃興散去。

「什麼江湖十大高手?就這?」

人群散去… …

街道旁,兩個乞丐正在爭搶一隻鎏金渡邊的靴子。

杜赫宇見此情景,大腦迅速回放…

先前城樓上那位劍客,左腳好像少了一隻靴子!

再看兩位乞丐,他們在爭搶之物!

莫不是…

那位劍仙先前打鬥之時…

爭到眼紅的兩個乞丐,大力撕扯之下,靴子一分為二。

兩人摔了個仰面朝天,抓着鎏金渡邊鞋底的那名乞丐狂喜。

迅速爬起身,撒丫子就跑。

另外一名乞丐,望了一眼手中的殘靴布面。

失望得隨手扔在地上,轉身爬起,向另外那名乞丐追去。

杜赫宇卻眼尖,兩個乞丐爭奪之際,將靴子撕扯一分為二。

有一方絲帕從靴子內掉出,乞丐只對那金子鑲邊的鞋底感興趣。

而這遺落在地的絲帕,卻被杜赫宇瞧見,吩咐夏護衛拾起。

夏護衛將絲帕拾起,遞給杜赫宇。

他這麼輕輕展開一瞧,果然有門道!

絲帕上,有密密麻麻的細小文字。

雖然看不懂,但劍仙之物,定非凡品。

指不定周管家能略懂一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