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免費看全篇小說天九精神病院在線閱讀

免費看全篇小說天九精神病院在線閱讀

2022-05-11 22:03 作者:紛雪中,人走燈滅

章節介紹

我叫鍾靈馗,道士,現就醫於……天九精神病院,病名妄想症,別的都隨便罷,只是……這個醫院覺對不正常,雖然只是對我來說,不,對我們來說還有就是,我,應該是誰

在線試讀

第5章 天之理

「殤殤!殤殤!」在鍾靈馗急促地呼喊中,孟水殤睜開了覆蓋上一層血淚的眸子,如瑪瑙般殷紅的血痕自嘴角,眼角,鼻孔,耳朵里蜿蜒而下,滴落在地上,星星點點的,竟有些詭異的瑰麗。

「沒事哦。」孟水殤微微一笑,原本蒼白的面色在七竅流血後竟然恢復了一絲紅潤,她支撐着自己的軀體,慢慢地從鍾靈馗的懷裡坐起。

鍾靈馗看着她,兩隻手輕輕的環住她的背後,她沒有拒絕這種保護。她明白,鍾靈馗不想違背她內心的逞強,但又害怕她脫力摔倒。

看着坐起在地的孟水殤,鍾靈馗揪着自己的衣袖幫孟水殤擦拭着臉上的血痕,幸好血液並未乾涸結塊,還算容易擦拭。

湛白的燈光映射在鍾靈馗的肩膀上,恍如數年前一般,孟水殤眯着眼睛看向鍾靈馗,衣袖在臉上划過,痒痒的,細膩柔和地擦拭着。

「處於診斷區域的人員請緊急撤離,處於診斷區域的人員請緊急撤離!紫瞳級別暴動,重複,紫瞳級別暴動。」

廣播里,九月平淡的聲音響起,並沒有什麼情緒起伏,但卻顯得分外急促,這是播報,亦是警告。

「不要亂跑!」

九日的威脅迴響在鍾靈馗的腦海中,他看着依舊跌坐在地上的孟水殤,沉默良久。逃么?要帶上孟水殤么?如果留下來,應該怎麼辦呢?

「殤殤」他回頭看向依舊坐在地上的孟水殤的眼睛溫和地說道:「你能起得來么?」

孟水殤點了點頭,瘦弱的胳膊肘支撐着光滑的瓷磚,顫顫巍巍地立起身子,不一會兒便又跌坐在地,若不是鍾靈馗及時保護,怕是會後腦着地。

在大出血後如此短暫的休整所恢復的一點體力,明顯不足以支撐孟水殤再劇烈運動。

鍾靈馗咬了咬牙,慢慢地脫下了身上的病號服,看著鐘靈馗裸露的肌膚,孟水殤低下微微發燙的紅臉,一如數年前般從兩膝的縫隙間偷偷看向面色嚴肅的鐘靈馗。

鍾靈馗把手放在口中用力一咬,暗紅色的血液順着指尖滴落,與空氣中的氧發生反應,散發出稀薄卻濃郁的鐵鏽味。

鍾靈馗皺了皺眉,開始用手在衣服上寫寫畫畫。

「我能看到鬼,喝了你的血會變得冷靜,師父死在鬼的手下,這是無法逃避的既定事實,對么?」

鍾靈馗邊畫邊微笑着對孟水殤問道,語氣柔和,孟水殤看著鐘靈馗在衣服上用鮮血塗寫的鬼畫符,沉默着,點了點頭。

走廊里的燈突然間滅了一盞,如墨汁般濃重的漆黑,化作無聲的濃霧,暈染了整個走廊的盡頭。

在樓梯間,似乎是有人在拾級而上,鞋底拍打在冰涼的地磚上,發出「啪沓,啪沓」富有節奏的聲音。

鍾靈馗依舊不緊不慢地塗抹着衣服,修長的手指在衣服上逐漸勾勒出繁瑣卻渾然天成的符籙。

幾次傷口癒合後,他乾脆直接咬掉一塊血肉,軟彈的皮肉順着牙齒的咀嚼滑落食道,鍾靈馗意外地感覺「口感不錯」。

燈又滅了一盞,大概是暴動者在逐漸接近,鍾靈馗這次終於是看清楚了,燈泡並沒有損壞,只是被一點一點蔓延的黑色侵蝕。

他看向衣服上的龍飛鳳舞,屏息,斂氣,凝神,口中念念有詞道:「天道畢,三五成,日月俱,出窈窈,入冥冥,氣步道,氣通神……」

這一次,用盡了所有的勇敢鍾靈馗,迎來了世界的回應,面對着如同附骨之疽般惡寒陰冷的氣息,鍾靈馗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着。

豆大的冷汗滴落在圖騰上,並未暈染開來便被隱隱約約的金光蒸發乾凈,這是來自驅邪咒的力量,至陽至剛,緩慢地散發著溫暖的滄桑氣息。

病院深處,命運的鐵鎖緩緩抽動,發出咯吱咯吱刺耳的聲響,銀白色的齒輪交錯轉動,兩半殘缺的羅盤顫抖着,一個滋滋作響着炙烤着空氣,一個悠悠地飄蕩出無數白霧寒氣,插在破碎的羅盤上的,是一支由渾然天成的鐵質斗筆,不知是筆還是筆周邊的空間,在無聲地顫動着。

「頂替上了?還挺快哈。」

君子山上的寺廟背陽處,一座幾近茅屋大小的道觀內,一名衣着黃紫二色腰纏青白色布帶的道人,睜開了含着一抹金光地右眼,百無聊賴般地吐槽道。

隨手一揮,無數由黃色符紙構成的寶劍懸空而立,虛空一輪由七個圓環圍繞的陣圖展現出來,「李耳,道法自然。」道人開口正色道。

一騎牛老翁含笑顯於道人身後,與道人同步地對着「符紙劍」一點,一時間飛沙走石,雷光大作,大雨傾盆,天地如同被震怒般駁斥着這柄法器的存在。

「嘖,你再瞎折騰我干你哈,反正奉天令最近不在。」

道人攜帶着怒火與不屑威脅道,右腳輕輕一跺,常人無法感知的漣漪自地面吹起,隨着漣漪的擴散,漫天的異象霎時間化作一片風和日麗。

道人提劍一腳踏出,眼前的景象片片破碎做無盡的蒼白,道人步入其中,順着蒼白的軌跡行進在灰黑色的世界裏,空間破洞隨着他的步入而逐漸癒合。

「還挺有有意思的嘛~」

看着灰白色的鐘靈馗手持幾乎破損殆盡的「驅邪病號服」,竭盡全力地阻擋着黑色「藤蔓」的攀爬與蔓延。

在鍾靈馗和孟水殤的脖頸上,兩條黑色的鐵鏈隱隱約約鏈接着走廊深處的某物。同樣的,在道人自己的脖頸上,也有一條鐵鏈拴着,只不過鐵鏈的盡頭被不知何物截斷。

「我也是天命的一部分啊,這給你算的,連我也不放過嗎?」

道人撓了撓頭依舊百無聊賴般的吐槽道。看向鍾靈馗的眼神里充斥着漠然。

鍾靈馗依舊在苦苦支撐着,伴隨着驅邪咒的消散,吞噬着一切光彩的黑色藤蔓迅速攀爬糾纏在了鍾靈馗的身上。

硬抗着深入骨髓的灼燒感和創口處緩慢蠕動的腫脹,鍾靈馗依舊不退半步,反是孟水殤跌跌撞撞地奔向鍾靈馗,咬破自己的手腕,將殷紅的鮮血撒向眼前的漆黑。

血液在藤蔓上灼燒出刺鼻的氣味,短暫地逼退了部分後,鍾靈馗一個不穩癱坐在地上,雙手的千瘡百孔中,流出和藤蔓相同色澤的膿水。

孟水殤拖着疲軟如死水般的腳步向前挪去,鮮血滴落在鍾靈馗的周圍,逼退着妄圖包抄的黑色狂潮。

她擋在鍾靈馗的面前,咬開了自己另一側的手腕,用指甲劃破了自己頸部兩側的血管。渾身是鮮血的孟水殤回頭看了看無力動彈的鐘靈馗。

若是她死了,鍾靈馗必然會爆發,便有了求生的能力,若是她的死能逼退潮水,相比黃泉路上笑着走,孟水殤還是自私地希望,鍾靈馗能愧疚地,絕望地活着。

她就這麼矗立着黑色的藤蔓抽打在她的身上,隨後立刻被灼燒至枯萎。只要她不倒下,鍾靈馗便不會受傷,如果她倒下,鍾靈馗便有了一戰之力。

在失去意識前的那一刻,孟水殤為自己的小聰明,有了一絲慶幸,存了一縷沾沾自喜。

道人的眼神眯了眯,背後的六輪圖騰一時間微微顫動,似乎有籠中困獸在妄圖掙脫。道人用自欺欺人的語氣緩緩說道:「事實上,順應天命,也算理所當然。」

隨後手起,劍落,劈開虛空。

落雪般潔白的光芒自一道極細的裂縫間綻開,直接將孟水殤眼前的污濁全部劈開,自光芒中,張張符紙飛泄而出在空中懸浮着,映照出一面獅頭鐵牆的虛影。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誤逐世間樂,頗窮理亂情,九十六聖君,浮雲掛空名。」

詩文自道人的嘴裏吐出,此時的道袍不再由黃,紫,青三色組成,而是轉變成了清一色的金黃色法袍在空中無風自動。

道人眯着的雙眼全部睜開,左眼的三個金色瞳孔圍繞着中間的青色光輪顯得安逸,威嚴且震懾人心。

道人擰過脖子對着失去意識的孟水殤和幾乎癱瘓的鐘靈馗說到:「初次見面,微臣代號諸天。作為公孫屈夏的先人,救你,理所當然。」

「當然。」諸天轉過頭去面向著黑暗盡頭四肢扭曲的「病號」,微微抬手,與黃色符籙安若磐石般的氣息不同,一列靛藍色的符籙如同利劍般戳向對方,電光四射雷霆萬鈞間,布滿走廊的藤蔓全部灰飛煙滅。

「你也可以稱呼我為——天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