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異界碼神彥玉羅絲·懷特小說免費閱讀全部章節

異界碼神彥玉羅絲·懷特小說免費閱讀全部章節

2022-05-11 22:03 作者:星下的貓頭鷹

章節介紹

創世神:這是一個拯救世界的故事,但過程有點複雜,有點曲折,有點嗯有趣,我能說的就這麼多,下一位! ------------------ 作者按:這是一部小說,也是一部編程入門教材的輔助材料,本人期望通過這種故事題材去嘗試做出一些創新,讓枯燥的學習過程變得有趣當…

在線試讀

第3章 魔法概述

清晨的陽光照進了懷特伯爵的莊園,女傭早已起床完成餐廳以及會客廳的第一次打掃工作。園丁則剛剛來到花園,視察花木情況,看看是否需要修枝與養護。馬夫開始餵食馬匹,準備主人們今天要出行的車架。廚師則開始準備早餐,他們會先把傭人的食物準備好,然後等待主人的起床,再開始做伯爵一家的早餐,這樣可以避免食物因放置而口感變差。作為管家的亞瑟,井井有條地分配安排着莊園里的一切,讓人挑不出一點毛病。

羅絲·懷特被自己的貼身女傭輕輕喚醒,她迷糊着坐起身,伸了一個懶腰。在女傭的攙扶下,離開卧床,機械式地立於一面全身鏡前,昨晚的經歷讓這位少女睡眠時間嚴重不足。作為伯爵家的小女兒,羅絲每天的行程都是安排的非常緊湊,所以,賴床這個事情,基本不會也不能發生。

貼身女傭熟練地開始為羅絲洗漱並更換衣物,輕聲問道:「小姐,您今天要去教堂,要不還是選擇素雅一點衣物?」

羅絲伸手捂住嘴巴,悄悄滴打了一個哈欠,行為舉止符合貴族的基本禮儀,轉頭對女傭說,「安妮,今天教堂那邊先幫我取消了吧,下周就要開始新的學期了。你知道的,這個學期很關鍵,在開學初,就會檢測魔法天賦,所以我需要準備一下。你幫我約一下安東尼大法師,如果安東尼大師法今天不方便的話,就請去請海倫法師吧。」

「可是,小姐,老爺那邊已經為您備好了去教堂的馬車」,女傭安妮有些焦急,不知道這樣會不會惹惱伯爵,但是,不這樣做,又會令小姐不高興,她有些左右為難。

「爸爸那邊我會去解釋的,你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哦,對了,你幫我找一下家裡的水晶球,如果找不到的,派人去採購一個」,羅絲依舊幹練,她很敏銳地發現了安妮的問題,並完成了接下來的一系列安排。

「是,小姐」,聽到這話,女傭安妮鬆了一口氣,她從其他女傭那拿來一套米黃色的長裙,「您覺得這條裙子怎麼樣?能夠彰顯您的活力。」

羅絲瞥了一眼,搖了搖頭,「這是去年的款式,安妮,你真該好好學一學時尚。嗯,我記得上個月,艾瑪在採購的時候,幫我帶了一條綠色的裙子,今天穿那條吧。」

女傭安妮低下頭,輕聲回道,「好的,小姐」,她轉頭對另外一名女傭說道,「那條裙子放在小姐二號衣櫃間一號櫃的第二層,你去找一下。」

安妮在幫助羅絲完成穿戴衣物後,就開始了梳妝工作,羅絲還是少女,無需使用濃重的妝容,只需要略微做一些修飾就可以讓她的氣質凸顯出來。安妮看着主人因睡眠不足而略顯蒼白的臉龐,決定在今天稍微加強一點妝容,以保持與平日相似的狀態。

整個起床過程,一道道工序下,大約會花費將近一個小時。

「把早餐端過來,我今天在房間內吃早餐」,羅絲如是吩咐道。

安妮想說些什麼,最終頓了一下,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好的,小姐」。

在房間內使用早餐不符合貴族禮儀,正常來說,早餐是伯爵一家重要的家庭聚會。懷特伯爵除了羅絲這個小女兒外,還有兩個兒子與一個大女兒,由於最大的女兒也才20歲出頭,還未出嫁,所以,早餐是一家人聊天的重要渠道。

『你看,我會遵守諾言,我們需要好好談一談』,羅絲看着全身鏡中的自己,心裏默默說道。

彥玉此刻才剛剛睡醒,雖然當下的狀態中,他其實並不一定需要睡眠。但無處可去的他,非常的無聊,特別是在羅絲睡着以後,他就是想看本書都辦不到,類似於一種囚禁狀態。

必須儘快解決這個問題,不然我會瘋掉的,長久的孤獨會造成精神失常。彥玉十分了解自己的危機。考慮到自己目前內憂外患,問題一大堆,聽了羅絲的話語,差一點就令他淪陷了,就在他準備開口搭理對方的時候,腦海中一陣清涼閃過,狂戰大禮包的技能——危險直覺。顯然這個技能也是被各種干擾,以至於時有時無,斷斷續續,不過經過這靈性的直覺,讓彥玉覺察到了羅絲的問題。

她不去教會並不是為了跟我達成和解,或者考慮我的想法!那麼,原因是什麼?她有自己的秘密,不能前往教會?不排除這個可能。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我想想。

一道靈光划過彥玉的腦海,讓他整個人瞬間戰慄起來,好深的心機!羅絲在主教親口要求與父親的安排下,拒絕前往教堂,這會帶來什麼後果?很明顯,這不符合常識,任何不符合常識的事情,都會被懷疑!而且,她剛剛拒絕的理由,如此的敷衍,根本與她過往表現出來的縝密思維是兩個人。當下,處於嚴密監控下的羅絲,一旦有舉止錯亂,那麼,教會勢必會懷疑,邪靈已經附身!並且已經取代了主人格。她一邊以此為誘餌讓我露出馬腳,一邊暗中通過扮演另外一個人來誤導教會,不,事實上這不算誤導。

我真是白活了快三十年啊,怎麼帶着一身的外掛,結果還玩不過一個小姑娘啊,差一點又翻車了,這。。。這。。。這可咋整!地獄模式啊!肯定還有機會,我要冷靜下來,不能亂了方寸。

沒有得到任何反饋的羅絲穿着公主裙,邁着輕快的步伐,來到了伯爵的書房,她用手背敲了敲門,沒等伯爵回應,就開門走了進去。懷特伯爵看了眼女兒,眉頭微皺了一瞬,就變為了笑臉:「剛剛安妮來說,你今天不打算出門了,想在家先學習一下魔法的基礎知識?」

「是的,爸爸,你知道,下周就要開學了。我想對天賦檢測了解了更多一些,以便做一些準備,避免到時候鬧笑話」,羅絲的話語帶着一絲撒嬌的氛圍,還低着頭,有些不好意思去看伯爵,手指相互交錯了一下,顯得有些緊張。

懷特伯爵看到女兒的樣子,哈哈一笑,「我們的小公主也終於長大了,過幾年就是斯林格蘭最耀眼的藍寶石了」,他站起身來,走到羅絲面前,輕輕梳理了下女兒的頭髮,「很不巧,安東尼大法師這幾天去愛蘭格講課了,估計要下個月才能回來,不過沒必要找海倫,爸爸有個更好的人選。你上次舞會上見過的那位,蘇芩,最近她剛好在王國內做學術溝通。」

「那位被稱為最年輕的大魔導師?蘇芩女士?」羅絲被伯爵帶來的消息一下子震懾到了。

這位蘇芩如今不過三十齣頭,已經成為了人類頂點的存在,她於去年正式成為大魔導師,同一級別的魔法師中最年輕的,也至少五十歲了。

伯爵只是微笑地點了點頭,在獲得女兒的一個擁抱後,說:「我剛剛讓管家去邀請她了,應該差不多再過一會,她就能來了,我的小公主,快去準備一下,可不能失了禮儀。」

「遵命,伯爵大人」,羅絲歡快地轉了一圈,立即蹦蹦跳跳地離開書房,臨走前,還回頭說了一句,「最愛你了,爸爸」。

伯爵微笑着看着房門關閉,面色一沉,壓低嗓音,「有發現什麼異常嗎?」

陰影中浮現出來一道身影,正是那位昨夜來到的主教,他搖了搖,「還是沒有。」

「不知道一位大魔導師能不能發現什麼」,伯爵轉頭看向那位主教,「希望還來得及。」

事實上,昨夜,伯爵就已經聯繫那位人類最年輕的大魔導師,若是羅絲今天沒有提學習魔法的事情,伯爵會在女兒從教堂回來以後,安排一場下午茶。

羅絲吩咐廚房準備了紅茶以及甜點,就來到一間學習室,這是一間非常空曠房間,在房間內擺放着各種儀器,羅絲快步地來到房間的**。那裡有一張寬大的書桌,此時書桌上已經擺放了幾本魔法教材,與一些必要的魔法儀式素材。羅絲來到書桌前,安靜坐下,就如同一個木偶一樣,一動不動。

她在各個方面努力地表現出巨大的反差,做出不符合常理的行為舉止,例如:原本不喜歡綠色的她選擇穿上綠色的裙子,明明知道在房間內吃早餐會被父親認為不懂禮儀,以及進入父親的書房必須得到父親的允許等等。

此刻彥玉正在暗自思考對策。真當我傻啊,奧斯卡欠你們父女一個獎項,最佳配合獎。一聽那個蘇芩就是個大人物,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能請來,估計那位主教出了不少力,也不知道那位主教現在是不是在附近,我要沉住氣。

事實上,彥玉現在什麼也做不了,他發現自己除了可以跟羅絲溝通,其他的什麼事也左右,什麼東西也影響不了,感覺自己使用了「遠離現世的理想鄉」一樣,這讓他非常苦惱。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學習室的兩人其實都如坐針氈,彥玉苦惱着萬一那個蘇芩能發現自己,直接來個什麼靈魂剝離術,然後伸手一捏就滅了自己怎麼辦?他對於自己當下的狀態一點都不看好,感覺就是一條躺在砧板上魚。而羅絲擔心的事情恰恰相反,她想着萬一蘇芩也處理不了她的問題怎麼辦?難道真得要讓女神神降才能處理?

不多時,坐在房內的羅絲聽到敲門聲,「我是蘇芩」,一個冰冷刺骨的女聲從門外傳來。

羅絲慌忙站起身,快步走向門口,伸手打開學習室的門,看到面前站着一位高大的女性,她身着一套寬大的法袍,這讓人看不出她的身材如何。她的面容姣好,但表情冰冷,沒有一絲人氣。

羅絲雖然見過對方,但也只是在舞會上遠遠看了一眼,如今站在這位大魔導師面前,也不禁讓她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不過,與身俱來的貴族修養,還是讓她下意識拉起裙角,行了一個禮,「上午好,尊敬的大魔導師」。

蘇芩點了下頭,算是回禮。大魔導師在當前社會的地位是很高的,如果不是這次主教的說明,一位伯爵根本無法請動對方,哪怕是實力伯爵懷。按照禮制,大魔導師即使面見國王,也不需要行禮,甚至可以直接坐到國王身邊,而無需擔心對方會有任何想法。這類人甚至可以憑藉個人的實力去毀滅一個王國。

「你可以直接叫我蘇芩,時間寶貴,羅絲小姐,我們開始吧」,蘇芩沒有跟對方客套,直接進門坐到了書桌前,伸手拿過一本教材,隨意翻了幾頁,皺了皺眉頭。

羅絲趕緊跟隨對方同樣坐到了書桌旁,小心翼翼地說:「蘇芩。。。老師」,她對於直呼一名大魔導師的姓名還是感到有些無所適從,在後面補充了一個老師,這讓她感覺舒服一些,「我還沒有接觸過任何魔法學習,不知道該從哪開始。」

蘇芩點了點頭,放下手中的書籍,伸手一抹,一塊黑板一樣的東西,瞬間出現在她的身後,「鑒於你當下的情況,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先跟說一下魔法的一些概述。」

蘇芩沒有等對方回應,就自顧自說道,「我們當前的魔法已經經過多代積累,變得非常平民化,普通人稍加學習就可以使用一些基礎法術」,隨着她的講解,身後的黑板上浮現出各種板書與畫面。

「在三百年前,魔法開始出現的時候,那時候,只有聖者才能使用魔法。那時候,可以利用的魔法元素也只有光和暗兩種,要製造一個小型魔法都必須藉助一大堆器材。你可以想像,當年為了釋放一個火球術,需要的魔法儀器這個房間都堆不下」,蘇芩一邊講述着,一邊伸手捏了個火球出來,隨即手掌一合,火球消失。

「在那之後的一百年中,人類不斷研究魔法的奧秘,終於嘗試出一種更為簡便的魔法使用方式,就是元素魔法。我們發現只要將光元素與暗元素形成一定的順序,就能將魔法簡化,而這類順序就是當下我們稱之的基本元素,這些基本元素有很多,類似:地水火風金木土等等,甚至還有一些更為高級的元素,類似高山元素、沙漠元素」,講到這裡,蘇芩頓了一下,「這是關於元素的基本概念,我這邊只是先講一個概述,之後你學院的老師會給你詳細講解。那麼接下來,我們再來講講魔法,魔法是什麼?魔法是我們使用自己靈魂與無處不在的元素進行溝通,越是低級的元素,溝通越是困難,這也就是為什麼光、暗這兩種最為基礎的元素,普通人才難以使用。例如:我們想要釋放一個火球術,如果我們與熔岩元素溝通,我們只需要使用四句咒文即可,但我們與火元素與地元素溝通,就需要使用將近一百條咒文,而如果我們要與光暗元素溝通,可能需要使用超過一千條咒文,我沒有嘗試過與光暗元素溝通的方式,所以這只是一個大致的估計」,蘇芩看着羅絲,再得到後者點頭示意後,接着講,「當然釋放魔法並不是只有一種語言,我們人類可以通過咒語、精靈可以通過精靈語、巨人可以通過巨人語等等,當然你可以使用巨人語,只要你學習。事實上每種靈性語言的基本元素都差不多,所以學習了咒語之後,可以很方便你去學習其他靈性語言。每種能夠調動靈性的語言都可以用來釋放魔法。它們都有自己不同的特性與語法,也可以適應不同環境的使用,例如精靈語在森林的效果要明顯好於其他語言,而某些語言,在部分環境下,就會比較弱,甚至無法使用,還是以精靈語為例,在心靈領域中就無法使用。這個未來你可以詳細學習,時間有限,我這邊就不做展開了。」

蘇芩並不是一個很好的老師,她的語速很快,只是自顧自地在講述,「要使用魔法,除了靈性語言,我們還需要一個最為核心的東西,就是靈媒,簡單來說,就是把我們的靈性語言翻譯成自然元素可以聽懂的語言。水晶球就是其中之一,有人也喜歡用魔杖。」

「那老師您呢?我剛剛看您釋放了一個火球術,既沒有看到你念咒文,也沒有發現您使用靈媒,這是為什麼呢?」抓住蘇芩講話的空隙,羅絲抓緊時間進行了提問。

蘇芩將手掌攤開,她指了指手中的一枚戒指,「這就是我的靈媒。而靈言,其實並不一定要念出來,這就是我下面要講的主題。我們靈魂深處有一塊空間,被稱為諸神禁絕空間,就是連諸神也無法侵入的地方,只要將靈言在腦海中刻畫到那個位置,然後以意念執行,就可以釋放魔法。當然,作為初學者,誦念靈文可以很好地幫助你刻畫靈言。」

「我們接着講,目前為止,我接觸過的靈文,最為優秀的依舊是我們人類所使用的咒語,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成為了大陸統治者。咒語簡潔、緊湊,使用方便、靈活。一共只有32個關鍵字」,蘇芩並沒有給羅絲喘息的機會,她快速揮了揮手,又指了指手中另外一個戒指,「這是一個咒文儲存裝置,裏面可以存儲一些基礎靈文庫,以便我們能快速使用,另外,你也可以自己擴充這些靈文庫,將過去已經釋放的魔法進行存儲,以便於未來調用的時候方便使用。」

蘇芩講到這,手一揮,身後的黑板瞬間消失,「理論內容,我們先講這麼多,畢竟其他的一些東西,你都可以在學校里學習到,我們今天只做一個啟蒙學習。以上這些內容,你需要好好消化,這都是非常重要的基礎知識。接下來,我將教導你一個基礎魔法。嗯,這其實算不上一個真正的魔法,只是提前讓你感受一下使用魔法的整個過程。」

蘇芩說完,將一隻手按在水晶球上,她低聲誦念了一句咒文,「顯示『蘇芩』」。這句話與王國通用語有細微差別,但對於羅絲來說,還是可以理解其中的含義。只見水晶球泛起微光,蘇芩兩字出現在其中。

「哇,這太神奇了」,剛剛的火球術並沒有給她帶來這樣大的衝擊,畢竟這個小法術,是自己馬上就可以掌握的,「顯示?」,她重複着蘇芩剛剛的發音。

蘇芩對羅絲點了點頭,移開手臂,「你試試」,將水晶球推到羅絲的面前,並拿出一枚戒指遞給羅絲,「帶上這個,就可以使用基礎靈文庫,這個這個咒文需要使用到基礎靈文庫。」

羅絲接過戒指,將其戴在了食指上,有點緊張地將手放到水晶球上,誦念起:「顯示『羅絲』」。但與蘇芩剛剛的反應不同,水晶球毫無變化,羅絲有些失望。

蘇芩看到這,伸手牽過羅絲的另一隻手,「你只是在誦念咒文,而沒有將咒文刻畫進諸神禁絕空間,我引導你去感受一下,你要記住這種感覺」,說完,羅絲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帶着自己的意識衝過層層迷霧,最終將她丟進了一片狹小的空間內,那股力量隨即消退。然而讓她吃驚的是,這裡竟然有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昨天侵入自己靈魂的那個人,自稱神使的那個人,由於是在意識空間,羅絲看不清對方的長相,只能感受到一個非常朦朧的影子,然後她就脫離了那片空間。

嚇了一跳的羅絲緊張地看着蘇芩,見對方竟然有些氣喘。

「諸神禁絕的空間,除了自己,沒有其他人可以進入,哪怕神也不行。幫助你穿透心靈屏障,需要耗損非常多的魔力,並不比毀滅一座城市來得輕鬆」,蘇芩平復了一下氣息,「有過一次經歷後,你記住那種感覺,再試一次。」

「神也無法進入的空間嗎?」羅絲喃喃自語了一聲,她再次將手放到水晶球上,誦念起:「顯示『羅絲』」。這次水晶球終於有了反應,只是上面都是亂碼,並沒有顯示出羅絲自己的名字。

羅絲有些興奮,雖然可能操作有問題,但水晶球竟然真的有反應,發出了微光,這對於她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體驗。而看到這裡的蘇芩微不可查地搖了搖頭,隨後說道:「多加練習,這應該就是入學的天賦測試題。」

「好的,老師,我會努力的!」羅絲看上去信心滿滿。

「今天就到這,離開前,我去拜會一下伯爵」,蘇芩起身,準備離開。

「謝謝老師,我帶您去找他」,羅絲雖然有些不舍剛剛的過程,想要再嘗試幾遍,但她還是需要保持基本的禮儀,將這位大魔導師引導到伯爵的書房。

羅絲敲響了伯爵的門,說道,「爸爸,我是羅絲,帶蘇老師過來了。」

房門很快打開,伯爵帶着一臉微笑對蘇芩說道,「難得您大駕光臨,招待不周。」

蘇芩還是依舊略微地點了一下頭,沒有其他表示。

伯爵轉頭對羅絲說,「你回去複習一下今天學到的內容。」

羅絲正想不出什麼理由能趕快回到學習室,伯爵的話讓她喜出望外,「好的,爸爸。」

蘇芩進入房間後坐在了一張單人沙發上,她的對面,出現了莫拉主教,伯爵一改剛剛的微笑,沉着臉快步走了過來,一臉擔憂地說,「殿下,我女兒怎麼樣?」對於大魔導師,一般的尊稱都可以用殿下來稱呼。

「我剛剛引導了她的靈,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兩位,羅絲小姐的靈沒有任何異常,也不存在被頂替與附身的可能,非常的乾淨無暇」,蘇芩鄭重地說道,「兩位是不是過於憂心了?」

「那您的意見是?」莫拉主教皺了皺眉頭沉聲問道。

「可能那位邪靈已經逃走了,或者根本沒有什麼邪靈」,蘇芩很自然地說著,「畢竟這個年齡的小女孩,還是比較愛幻想的。如果你們不放心,可以向女神祈求一次啟示。但我覺得沒有必要,再觀察一段時間,她沒有明顯異常應該就沒有問題了。一般邪靈附體,不超過2周就會對宿主的身體造成不可逆的損傷,而羅絲小姐目前看起來的非常健康。」

直到此時,伯爵終於鬆了一口氣,有了這位大魔導師的這番話,讓他的心安定了不少,不過,謹慎起見,他還是對莫拉主教說,「還是麻煩您去向女神禱告,請求一次啟示。」

「當然,我會儘快安排的」,莫拉主教對於這位實力伯爵的請求並沒有感到任何的為難,立刻就應承了下來。

「不過」,蘇芩吐出了這個詞,莫拉主教與伯爵立刻再次緊張了起來,害怕是不是還有什麼邪靈隱患,蘇芩笑了笑,「羅絲小姐實在沒有什麼魔法天賦,我的建議是,她可以放棄這條路了。」

回到學習室的羅絲,顧不得其他,立刻把手按在了水晶球上,一遍又一遍地誦念着:「顯示『羅絲』」。然後,除了能讓水晶球泛起微光,其他都沒有進步,水晶球中還是充斥着亂碼,偶爾還會有其他的黃光閃過,甚至紅光閃過。

而此刻的彥玉,則是一臉獃滯地站在屬於羅絲的「諸神禁絕空間」。他臉色古怪,看着自己面前的地面一次又一次地出現「printf(羅絲』)」,這世界竟然支持C語言?

練習了十幾次,羅絲還是沒有任何的進步,她有些苦惱地低下頭,不知該如何提高自己的魔法水平。

彥玉回憶了一下剛剛蘇芩的教學內容,越來越覺得熟悉。光暗元素?這不就是二進制么!用咒文調用高級元素,這不就是高級語言嗎?等等,她還說過靈媒,這這這,這是編譯解釋器啊。還有什麼,嗯,基礎靈文庫?這個不就是基礎庫,頭文件嗎?

所以人類的咒語在這所謂的「諸神禁絕空間」中,就會顯示成為C語言?那精靈語會成為什麼?JS嗎?這整得我都不會了!

他有些惡趣味地在地上寫了一段代碼:

#include<stdio.h>

void main()

{

printf(“Hello World!”);

}

就在彥玉寫完這段代碼之後,羅絲感覺自己有了一道明顯的靈感,她伸手按在水晶球上,誦念道:「顯示『羅絲』」。

此時水晶球白光大盛,裏面清晰出現一句「Hello World!」,這句話清晰程度還要高於剛剛蘇芩的魔法!

羅絲興奮地跳了起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她似乎沒有發現,那句話與自己誦念的咒文有着明顯地不同。

而就在羅絲興奮不已的時候,身旁波紋一閃,蘇芩直接穿越空間而來。看到這位大魔導師突然出現,羅絲被嚇了一跳,本能地後退了一步,剛剛按在水晶球上的手也下意識離開了水晶球。

蘇芩只看到水晶球的白光大盛,但並未來得及看清水晶球的內部信息,『這個光的純凈度!』,她皺了皺眉頭,「再試一次!」

羅絲用力地點了點頭,再次將手放在水晶球上,誦念道:「顯示『羅絲』」,她的聲音充滿了自信,可惜只讓水晶球泛起了微光,內部則各種亂碼。她有些尷尬,又重複了幾遍,但依舊如此,她有些着急,額角都出現了汗水。

「放鬆些」,蘇芩冰冷的聲音再次出現。

「好的,老師」,羅絲做了幾次深呼吸,再次誦念道:「顯示『羅絲』」,依舊是微光與亂碼。

蘇芩有些失望,丟下一句「多練習」,就離開了房間。

聽到這話,羅絲有些難過,她不明白為什麼剛剛自己可以做了那麼成功,但在蘇芩身邊卻如此。

彥玉看着腳下早已被自己塗抹掉的文字,也同時陷入了沉思。。。難道。。。難道。。。我轉生成為了一個金手指?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