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宿主你的任務跑偏了!》在線全文閱讀

小說《宿主你的任務跑偏了!》在線全文閱讀

2022-05-11 22:04 作者:啥啥啥,這都是啥!

章節介紹

「就是這樣的宿主,你綁定了我們系統就可以擁有無限的生命,代價就是完成拯救世界線的任務就行」系統機械的聲線在林拂的腦海中響起   林拂平躺在病床上,她一呼一吸之間身體都有些顫抖   「那麼宿主,您的選擇是?」   林拂努力伸手將呼吸機脫下,明明只是輕微的動作也能…

在線試讀

第6章 登基

雖然復朝了一部分官員,但朝中守舊派的官員依舊沒有復朝。

朝中官員的減少,也導致了新改革的會試被提前到了兩月之後,男女學子們都開始了緊張的準備階段,而女帝與女官的爭議遊行也漸漸小了下來。

而在這期間,其他兩國的祝賀使臣即將到達京都,林拂真正的登基儀式這才拉開帷幕。

「來人,把陸嬌給朕找來。」林拂批改着奏摺,李清許在一旁看着書,見她硯台里沒有墨了,還時不時給她研墨。

尚書房內也就獨李清許有這樣的特權了。

一個婢女諾了一聲,就快步去了原本林拂居住,現在住着廢帝的東宮通傳了。

陸嬌人和名字差了十萬八千里,是和君拂在戰場殺進殺出的戰友,大塊的肌肉,顯得眼前的姑娘十分結實。

「臣陸嬌見過陛下。」

陸嬌在林拂登基當天被派去照顧廢帝君臨渡,如今已經過去了月余,林拂還是要關注一下本文的反派的。

林拂眼睛都沒有抬起,依舊看着桌上奏摺。「君臨渡怎麼樣了。」

陸嬌看着在陛下身邊悠閑看書的李清許,猶豫間開口:「臣不負使命,有好好在教導廢帝!」

林拂這時才抬頭看向陸嬌:「我是讓你去照顧他的,你沒有幹什麼不該乾的吧。」

「臣確實是悉心照料廢帝。」陸嬌見林拂雙眼眯起看向她,認真保證道。

到底是自己的心腹,陸嬌這人,人高馬大的但女子心底的善良還是不缺的,也不至於讓君臨渡繼續過原文中的可憐生活。

林拂擺擺手道:「你朕還是知道的,這次使臣入境參加朕的登基大典,就讓君臨渡去接待吧,你在一旁指導指導他。」

「是」陸嬌答應的爽快,闊步離開了尚書房。

李清許放下手中的書本:「陛下這是還拿廢帝當做繼承人對待。」

林拂沒有想過瞞着李清許,大大方方的對他說:「沒錯,臨渡是個可造之材以前是我過於苛責他了。」

李清許又張了張嘴,最後到底沒有說出什麼。

林拂還是第一次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有些好笑,安慰道:「你不用擔心,我一定會趁着在位的時候將女官制度紮根好,那個小兔崽子翻不了什麼浪花的。」

誰知道李清許一個男子怎麼比她還在意女官的事情。

林拂的笑意突然收斂了一些,誒她好像只能活到君臨渡二十歲的時候,君臨渡及冠當晚暗殺她來着。

也就是只有六年的時間了。

雖然不知道她做出的改變會不會對未來帶來什麼改變,但是還是要早點布局為好,萬一到時候0723直接把她踢走怎麼辦。

哎算了算了,不想這麼遠的了,林拂回神,看着明顯思緒萬千的男子,她一手抬起李清許俊俏的臉龐疑惑的問道:「清許你一個男子怎麼比着我這個女帝還操心女官的事。」

李清許微微側頭避開林拂搭在自己下頜的纖纖玉手,應答道:「為陛下分憂,是臣應盡的本分。」

「說謊。」林拂毫不在意的點破。

李清許居然敢對她說謊,不過無論如何可以利用,她就會利用,至於被隱藏的東西,她不在意。

嗯,不在意!

看着林拂將手收回,目不斜視的走回滿是奏摺的桌前,慵懶的伸着懶腰,一臉不關心,不生氣的模樣,李清許知道,生氣了。

李清許忍着笑意,不自覺的撫上腰間的玉佩,「陛下,到時候我會把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您,屆時要打要罰全憑陛下決斷。」

行吧行吧,林拂聽着他的解釋,總算是心情好點,撇撇嘴招手道:「行了,來給我研墨。」

李清許笑着應了一聲,安安靜靜的走到桌旁,修長的手指拿起漆黑的墨塊,研磨起來。

恭賀的使臣來訪,當然輪不到林拂一朝天子去迎接,清晨君臨渡便作為迎接的使者,出發來到京都的城門口。

登基大典舉辦在即,即使是京都城門口之上也是張燈結綵的喜慶模樣,不少來看使臣入城的百姓,湊到了城門口,熙熙攘攘的人群被禁衛軍攔在兩旁,好不容易開出一條主道出來。

自從陸嬌來到了君臨渡身邊,少年原本以為活不下來的廢帝生活居然比當皇帝時還好了不少。

陸嬌總是耐心的教授他兵法與武功,君臨渡也認真的學習着,但也僅此而已,沒有想到皇姐居然會把接待來賀使臣的任務交託於他。

聖旨一到,他沒想到自己還能從廢帝變成了安平王。

「一會兒接見使臣,既不能過於謙虛丟了本國的面子,也不能過於桀驁。」陸嬌在一旁囑咐着。君臨渡騎在馬上,仔細的聽着,想到那天睥睨天下的女子,心中也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將事情辦好,不辜負皇姐的信任!

突然城門口處傳來一陣百姓的呼聲,「呀,怎麼有個孩子,天啊!」

「天爺,那個使臣怎麼回事,怎麼半點不減速!」

君臨渡聽着路人嘈雜的呼聲,有些不好的預感,連忙策馬奔騰向前,只見前方一個約莫八九歲,衣衫破舊的男孩,狠狠的摔在了主道之中,男孩腳腕紅腫異常,無法動彈,而一旁的侍衛們都在各自負責着攔截任務,一時間竟然沒有人去拉一把男孩。

偏偏即將入城的使臣一幅事不關己的模樣,眼看着往那男孩方向跑去,策馬就要踩踏上時!

君臨渡見狀直接奪過一旁侍衛的佩刀,迎了上去,這一個月來他天天被陸嬌好吃好喝的帶着訓練,身子也健碩了不少,手起刀落間,那耀武揚威的使者騎着的棗紅大馬,竟然直接被君臨渡砍倒在男孩身前。

使者也狠狠摔落在地面。

「失禮了。」看着倒在地面摔的七葷八素的使者,君臨渡不帶一絲感情的道歉。

「好好好!」一旁的百姓們見此紛紛鼓掌叫好。

君臨渡翻身下馬,完全不顧男孩身上臟污,將人抱起送到了一旁安全的地帶才放下。

見他不像治得起病的模樣,還給了他一塊身上的玉牌,「有事可以來尋我。」

夏籌髒兮兮的黑手拿着那塊刻着山水船隻,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玉佩,有些呆愣的看着眼前笑顏如花的君臨渡。

處理完了男孩的事,君臨渡才重新回到城門,有些尷尬的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

要迎接的使臣被侍衛扶起,被砍殺的大馬,倒在道路**,濺起的血跡噴洒一地。

陸嬌也是扶額看着眼前的情景。

「放肆!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可是玉梁的太子,這次我國派我來為你國女帝登基祝賀,你們大君便是這樣招待客人的!」

掉下馬的夏伯稷努力站直身子,暴怒的吼着。「你們大君是要與我們玉梁開戰嗎!」

君臨渡看着也被馬血澆透的玉梁太子,確實感覺自己好像有些過分了,想到師傅陸嬌的教導,不可對使者過於桀驁,他再次道歉道:「玉梁太子殿下,剛剛我救人心切,有不敬的地方還請見諒。」

夏伯稷見他低頭,想起眼前這個少年好像還是上一任的廢帝,無權無勢,隨時都有可能被現任女帝殺掉的存在,更加肆無忌憚。

他指着地上已經死去的馬匹道:「安平王是吧,你剛剛可是殺了本宮最心愛的寶馬,你跪下向本宮的馬匹道歉本宮就原諒你,玉梁與大君自然還是兩國交好。」

這下就連百姓們也有些憤怒了,陸嬌也目光不善的看向這位玉梁的太子。

君臨渡看着夏伯稷,捏緊了拳頭,沒有開口,就在雙方僵持不下間,一道箭影快如閃電直直射在了夏伯稷身前不過一步之間,入地三分,讓人不難想像如果射中人身,怕是得將人扎個對穿。

夏伯稷直接駭倒在地。

「既然如此,那不如太子殿下就此回去告訴玉梁的君王,我君拂找個時間去你們玉梁的都城看看他。」林拂清越而又擲地有聲的聲音從人群之後傳來。

夏伯稷只見一個拿着一張嵌刻龍紋長弓,身着淡青色裹胸華裙的女子身後帶着一個略微瘦弱一些的同色系的青衣書生從人群之後走出。

剎那間兩旁的百姓,侍衛,包括君臨渡與一直端坐在馬上的陸嬌也紛紛下跪行禮,寬廣的城門口跪的黑壓壓一片。

「女帝!參見女帝。」

這下夏伯稷還能不知道來人是誰!

君拂,十八歲被迫出征邊境就差點把玉梁打滅國的女人,這三國實力中最強的大君朝女帝。

她說要去玉梁的都城找父皇,那怕是整個玉梁都要陪葬。

夏伯稷嚇的趕緊變換姿勢半跪在地,行了一個玉梁的禮儀。「女帝言重了,是伯稷失言。」

林拂今天想着反正沒事就來看看,沒想到還能得這麼一出。

玉梁算什麼東西,就算是男主時期也不就和反派管理的大君打個平手,現在大君有她,男主夏籌還不知道在哪,就這,也敢跳出來挑釁?!

沒有去管夏伯稷這個跳樑小丑,林拂走到君臨渡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乾的很好,不失我們大君的風度。」

「大家都起來吧。」而後林拂才大聲放話讓眾人都起來了。

驕傲的情緒充滿着百姓的心,歡呼雀躍聲又一次響起。

「女帝萬歲!」,「陛下威武。」

君臨渡也因為林拂的誇讚不由得紅了臉頰。

另一邊李清許則輕車熟路處理着殘局,他走到夏伯稷面前,輕輕將人扶起,「太子殿下,既然來到了我大君,還是要多加約束自己,免得惹上殺身之禍。」

輕柔的語氣,卻聽得夏伯稷背後發涼,他連聲應答:「本宮,不我省的了,多謝大人提醒。」

「殿下知道就好,請。」他拍了拍自己衣袖,伸手朝君臨渡示意 。

君臨渡知道李清許李大人應該是要跟着皇姐走的,他機靈的從李清許身邊頷首接過了夏伯稷。

這時林拂已經上了其中一個迎賓侍衛的馬匹,李清許也隨之上馬,兩人策馬離去。

這件事僅僅一天就傳遍了京都,林拂的霸氣側漏讓不少百姓暗暗讚歎,安平王君臨渡斬馬救人也成了一樁美談。

這也讓林拂登基大典在即也被推上了新的熱潮。

站在安平王府門前的夏籌仰頭看着眼前氣派的大門,已經洗的乾乾淨淨的小手緊捏着手中還帶着些許香氣的玉佩,口中喃喃道:「安平王,君臨渡,臨渡,難怪玉佩上除了山水還雕了船隻。」

他走上前去,扣動王府大門:「有人嗎?」

一個小廝打開大門,只見一個小孩站在門口。

「小孩你有什麼事嗎?」

夏籌晃了晃手中的玉佩:「那個安平王讓我有困難拿着玉佩來找他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