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退役三年,由新人出道奪冠成神《顧奈何葉瑾惜》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退役三年,由新人出道奪冠成神《顧奈何葉瑾惜》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2022-05-11 22:04 作者:在下顧奈

章節介紹

【虛擬網遊+電子競技+技術流+單女主+智斗+多職業選手群像,全程高能,無枯燥練級】 半部網遊,半部人生 三年前,國服頂尖輕劍士顧輕竹,因遭陷害受到不公的禁賽,被迫退役,作別職業賽場 如今全新網遊《國度》公測,昔日天才如何捲土重來,重回職業賽場,奪得聯賽冠軍? …

在線試讀

第8章 鐵騎

石室不大,是一個幽暗的封閉空間,只能望見石室**的一方黑色匣子。豪子沿着石室的牆壁摸索了一陣,然後搖了搖頭,示意此處並無玄機。

想必任務的繼續應與這方黑色的匣子有關,我謹慎地走上前,俯下身子,拿着手中的檀木棍敲了敲匣子的上沿,卻並未出現什麼樣的反應。但可以感覺到,匣子有了一定的歷史,上面的花紋斑駁模糊,隱約可以看到一個小小的孔洞,應該是用於插入打開匣子的鑰匙的。

我自言自語了一番,卻沒有想到在任務的哪個環節中給了我這樣的一把鑰匙,唯一的任務道具是那把看上去毫無用處的開山斧。

並且從以往的經驗來看,面對這樣的情形首先是要冷靜,切忌輕舉妄動,比如被打開的潘多拉魔盒就是很好的反例。

「這破盒子還能有什麼妙用?」豪子瞧着,大大咧咧地朝着盒子猛踹了一腳。

我一臉黑線,始料未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匣子在地面翻滾了兩圈,搖晃着停了下來,隱約看見一道裂痕從匣子的上端出現,漸漸擴大,逐漸布滿了匣子的表面。

「不對勁,快拉開!」

我正準備面對着突如其來的危險,忽然間腳下一空,眼前的景物再次開始飛速地變幻開去,然後跌入了一片漆黑。這已是第二次的自由落地,但對於一個術士而言,這樣的高空下墜,我除卻等待毫無它法。

不過下落的途中,我發現下方同樣有一個正在下落的不明物體,仔細一看,才發覺那是舉着重劍的豪子,我遠遠地朝他招呼了一聲,發覺他正拚命地向下地面揮出劍氣,試圖減緩下落的速度。

就在這一秒過後,此消彼長間,我一屁股坐在豪子的身上,然後所有緩衝作用的劍氣紛紛消散。

伴隨着一聲屬於豪子的慘叫,兩人終於落地,我面帶歉意地笑了笑起身,看着豪子只剩下20點血的血條。

「得罪了。」

「顧奈……」豪子作出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緩緩地從地上爬起,默默地磕起了一瓶葯。

隨後突兀地一支箭矢飛過,擦着我的鼻尖射向黑暗處,後背突兀地緊繃起來,這才發覺箭矢的來源是空中快速下落的落花雨。

起初我還當作這一箭是落花雨不慎的失誤,然後我發覺身後傳來陣陣陰冷的感覺,當下向前橫跨一步,轉身丟出一個冰陣。

視野中現出一雙猩紅的雙眼。

名稱:消逝的鐵騎

等級:7

攻擊:34-37

防禦:15-17

血量:200

簡介:昔日踏平村莊的鐵騎,隨時間流逝已化為枯骨,但仍然堅守着生前的使命。

一個冰陣的下落準確無誤地定住了衝鋒的鐵騎,血條出現了明顯的下落,再補上一擊毒陣,掛上中毒效果的同時,也講鐵騎的血量壓制到了半血以下。

「我還以為是多強的怪物,不過如此嘛。」豪子咧嘴不屑地一笑,揣着僅僅恢復好的半血,一記重斬砍上,然後爆出一個小小的12的數字。

「這是物抗型怪物,我們根本破不了防。」落花雨皺了皺眉頭,用出一招弓箭手5級的技能破甲弓,但也只是堪堪打出了30點傷害。

「作為隊伍中唯一的魔法輸出,看來只能靠我了。」

從冰凍狀態中解封的鐵騎,突然發起衝鋒,我只感覺到一股巨大的衝力傳來,冰冷的盔甲貼合到我的面部,整個人倒飛出去,根本無從作出任何反應。

「不行,鐵騎衝鋒的速度太快,我無法瞄準。」落花雨抿着嘴唇,搖了搖頭。

弱點打擊觸發,一個紅色的100的數字彈出,本身術士這樣的脆皮職業在這個階段只有200出頭的血量,經不住鐵騎的幾下折騰。

一個極速地側滑步離開鐵騎的仇恨範圍,豪子及時地拉過仇恨,給了我些許喘息的時間,疊上兩記陣法,倒是有驚無險地完成了對鐵騎的擊殺。

掉落幾枚金幣,以及一件不起眼的白板鎧甲,被豪子順手穿上,略微增加了一些防護屬性,我們這樣的三人陣容是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主MT的,只能由豪子這個戰士暫且客串。

「在這種沒有辦法破防的怪面前,我們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主要還是依賴顧奈來打傷害,就是效率可能有些問題,必須要等到兩套技能的cd。」豪子緩緩向黑暗中行進了兩步,向著身側的一個鐵騎的腹部捅上了一箭,牽引到了仇恨。

「你拉好仇恨,其他放心交給我就好。」我主動應聲。

鐵騎迅速地一腳踢出,不過先前掉落的鎧甲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作用,只是將豪子350出頭的血量打去了一小截。隨後按部就班地釋放陣法,大約要承受鐵騎兩次的衝鋒的傷害才可以實現擊2殺。

鐵騎所給的經驗值是相當可觀的,然而按照這樣的節奏下去,一旦血瓶消耗殆盡,持續的刷怪將無法進行。並且重複地拉開與鐵騎的距離,再度釋放技能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幾波不及時的移動都險些使我葬身鐵蹄之下。

我向豪子示意了一下:「這裡的空間太小了,沒辦法拉扯開空間,我去看看裏面有沒有可以拉怪的地方。」

我避開周圍的鐵騎向著黑暗的更深處走去,這一層的地圖不是很大,只是怪物的分佈相對較為密集。我在地圖中心的一個中古風格的水池邊停步,開始觀察這個封閉空間的地形。

鐵騎與鐵騎之間的間隔大致是固定的,可惜沒有掩體適合進行大規模地群體刷怪,除非是利用這個地圖中心的水池。通過目測可以發覺,水池的溝渠處是可以完美藏匿身形的,如果水池的邊緣可以對鐵騎的衝鋒進行一定程度的緩衝,也許可以做到拉怪。

和豪子、落花雨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三人盤踞在水池**。

「那我去拉怪了?」落花雨向我們徵求意見。

我握住燒火,目視前方:「開始吧。」

她遠遠地朝着一隻鐵騎射出一箭,猩紅的雙眼瞬間圓睜,戰馬嘶鳴着向著花落雨飛馳而來。

然後鐵騎如果想要一躍而起,登上水池,戰馬必須做出一個仰蹄的動作,而恰恰就是這一秒就可以完成的動作,成為了一個破綻,使鐵騎本身的速度優勢消失不見。落花雨準確地把握住這一個攻擊間隔,拉滿弓一箭射出,直接打出了僵直效果,打斷了鐵騎的衝鋒。這也就意味着在下一輪鐵騎的衝鋒cd轉好之前只能毫無辦法地站在水池外面任人宰割。

「成功了。」落花雨手中的弓翻了半周落下,這才是淺淺地笑了笑。

我點了點頭,問到:「落花,你能連續射出這樣帶僵直的箭嗎?」

「或許……可以吧,我試試。」

所謂僵直箭,便是尋找敵方怪物行進中的破綻,從而起到打斷的效果,像先前便是落花雨一箭準確無誤地插入了戰馬的關節處,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其實是有很大的技巧的因素在其中的。

「那就先拉三隻看看吧。」

豪子揮動劍氣,迅速地引來了兩隻在四周遊盪的鐵騎,一時間塵土揚起,馬蹄踏響漸漸靠近,不過落花雨的箭更快,我幾乎難以辯識兩隻箭射出的前後順序,便見兩匹戰馬突兀地抖動了一下,然後猛烈地磕碰在水池的外沿,甚至連血量也被削去了一截。

由於落花雨準確無誤的箭法,豪子幾近成為了無所事事的旁觀者,在一邊默默地揮動着劍,彈出幾個尷尬的,小小的數字,不過幸好陣法擔任了大部分傷害的來源,這使得刷怪的效率一直保持在很高的水準。

平穩地將地圖的所有怪物清光時,經驗條不知不覺升到了8級的位置,其間換上了幾件不起眼的白板裝備,總算是脫離了裸裝的狀態。

看了時間,竟然已經到了下午五點多的時間,我感到一種睏倦逐漸涌動着,擁塞住大腦,但瞧着身旁精力本該花費更多的落花雨依舊是一副精神抖擻的模樣,倒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能暗自感嘆自己被所謂的大學生活掏空了身體。

與此同時,幽暗的盡頭可以感受到一陣響聲不斷傳來,似乎有什麼正在開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