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張躍山一把鐵鎚《劍歸來》在線全文閱讀

小說張躍山一把鐵鎚《劍歸來》在線全文閱讀

2022-05-11 22:04 作者:一把鐵鎚

章節介紹

勸君切莫入江湖,殤盡情義斷恩仇只為六重修涅梵,一串故事一家國,君奭轉世五百年,懶人成仙一壺酒! 渝王朝八百年江山,隨巫咸君奭轉世,而危及統治,經王朝智囊精心謀劃,一舉覆滅巫咸族人,繼而找出天星之才,殺滅之! 張躍山便是五百年君奭轉世,八歲那年,父母在渝巫大戰中…

在線試讀

第1章 靈童轉世(請點收藏)

精彩節選

第一章 轉世靈童

春分三月後,巫咸通都城。

張躍山,八歲,五百年巫咸君奭(shì)轉世之子。

出生於豬食巷,父母淳樸農戶。

至今八年,未發現他有特別之處。

而知曉這天機的人,只有接生的產婆。

除此之外,無人得知。

一天下午,躍山與兩個孩童,背着書匣放學回家。

一到豬食巷口,正準備捏住鼻子,穿過城中最臭名昭著的豬食巷。

就在主街與巷**匯口,有一塊有些年頭的砂石碾盤。

上面半躺着一個老頭,衣衫襤褸,滿頭青絲白髮,汗臭蓬鬆,鬍鬚糾結成泥。

邋遢形象之下,面容卻容光飽滿,神采煥發。

他這時,正用輕蔑的眼神,望着街上穿流的人群,嘴裏嘀咕哼次道:

「凡夫俗子、都是凡夫俗子,什麼天星臨凡,君奭轉世,都是屁話,千古的屁話,哈 哈 哈 哈!」

孩子們一看老頭,便悄悄說道:「快走,快走,石盤上有個瘋老頭」

說完提腿就跑。

張躍山卻回頭望了眼老頭。

雖相隔數十米,老頭的耳朵,還是清晰聽到孩子的說話。

斜着眼,瞧幾個娃娃,眼神與躍山對視一閃。

老頭也沒太在意,等幾個娃娃跑進了巷子。這才如夢初醒,身子一彈,跛着腳,趕緊跟進了豬食巷。

看到娃娃就在前面,隨即從巷中土牆上,摳下一塊石頭,指尖一推,石頭嗖的一下,飛濺到娃娃們前面一處水塘,然後喊道:

「嘿!娃娃們!我一支金髮簪,不知丟這那個水塘了,你們要能幫我找到,我就給他胡麻子喜鵲塘吃!好不好啊?」

娃娃們轉過頭,上下一打量,看到是巷口的瘋老頭。

他踮着腿,跛着腳,烏里麻扎的樣子跟來了。

兩娃娃被嚇得直接撒腿就跑。

只有張躍山愣在原地,默不出聲。

那跛腳老頭兒,用食指繞着結泥的鬍鬚,半躬着身子,說道:

「嘿!娃兒,你咋不跑啊?」

躍山一臉蠻不在乎的樣子,說道:

「我跑,你又追不上」說完,看着老頭兒的腳。

跛腳老頭頓時明白,心想,這個乳臭未乾的娃娃,還真有點意思,於是又說道:

「小娃娃,你幫我把金髮簪找到,我就給你買糖吃,怎麼樣?」

「你根本就沒金髮簪!」說完又望向老頭兒汗臭蓬鬆的腦袋。

老頭兒略顯尷尬,娃娃懟他不知道說啥,於是,試探的說了一句。

「你願不願意做我徒弟啊?」

躍山一聽,眨着天真的眼睛,說道:「我又不當小乞丐!我娘只讓我讀書,我以後要做巫鹹的砥柱國」

跛腳老頭一聽,哈哈一笑,搖了搖頭,說道:

「讀書有什麼屁用,書獃子只會誤國,砥柱國還不如做神仙好啊!」

「我不做神仙,也不做乞丐,我得回家了」

說完,背着書匣,轉身跑了!

跑動中,背後書匣,左右搖晃,小身影躍過巷中一處臭水塘,又一處臭水塘。

老頭默立於巷中,望着娃娃消失的背影。

他不再繞結泥的長須,而是跛着腳,轉身,一偏一就,哼着一首六十年前的江湖傳唱:

「人間若無石重八,鬼魔妖靈誰人殺!一劍摘星落地神、洪荒萬古皆是他。」

一首六十年年前的江湖傳唱,要不是跛腳老頭今日一唱。

江湖中誰還記得,一代劍神:石重八?

老頭邊唱邊回憶,剛才與那娃娃對視一刻。

隱約之間,看到他有一對赤色煉瞳。

不由得心生懷疑,難道這孩子就是君奭轉世之子?

但走近一看,也平常無奇。

老頭遊歷江湖六十年,根本沒想過五百年一遇的君奭轉世之子,會誕生在臭氣熏天的豬食巷。

為了不錯過一次難得收徒的機會,老頭依然暗中觀察,哪怕收個百年一遇的武學奇才,也就知足了。

八年前,暮色天垂。

偏野僻靜的「豬食巷」。

一位婦人,正在簡陋至極的土屋內大聲喘息,滿頭大汗水淋漓,痛苦不堪,她要臨盆了。

婦人生產的痛苦,一直持續到窗外黑盡,屋內油燈亮起。

產婆嘴裏一直大喊:「使勁兒、使勁兒、快出來了,快出來了」

屋外一位清瘦的男人,一直蹲在窗下。

左手一個鐵盆、右手一根桃木棍,不時站起,再蹲下,反反覆復焦急等候在窗下。

屋內的油燈照耀房梁、牆壁、木床。

終於一聲驚鳴的啼哭!產婆一時遲疑。只見,嬰兒一出母體,頓時兩瞳赤色煉目,頭頂胎髮青光弱螢,如水草細軟漂浮。

隨着身子出來,那赤光褪去,胎髮復常,隨後左胸肌膚,一塊太青微漸。

產婆見狀,心知肚明,這嬰孩必是預言的天星之子,是仙靈轉世,自當不敢泄露天機,便強作平常。

只是高聲喊道:

「會青!會青!趕緊擊盆,擊盆啊!」

屋外男子一聽,趕緊用木棍敲起鐵盆,「咚 咚 咚」的聲音,一下響徹整個殘垣小院。

用桃木敲擊鐵盆,是當地巫文習俗,用來嚇唬傳說的妖靈,讓不幹凈的邪氣,遠離侵擾自己的孩子。

桃木辟邪,鐵盆震靈,保嬰孩平安。

一會兒過去,清瘦男人拿着木棍和鐵盆進屋,產婆已經將嬰兒清洗乾淨,包在襁褓之中,放在婦人枕邊。

生產的婦人,早已精疲力盡,但眼睛一直望着熟睡的嬰兒,嘴角掛着欣慰。

這時,產婆高興的對男人說道:

「母子平安,是個男孩,你們張家有福了!」

男人聽後,激動不已,一邊感謝產婆,一邊將事先準備的酬勞,用紅布包好遞給她。

產婆見狀,拒絕收下,只是一臉高興的說道:

「會青!我接生幾十年啦,你家孩子孕辰最長,左胸下有塊太青,啼聲清澈洪亮,是大吉之兆啊!

這紅布包我就不收了,只要孩子能健康長,就是我的福緣。你要照顧好你妻內,她身子太虛弱了,得補一補氣血」

說完,產婆出門,男子攙扶,送到院外。

夜入十分,男子燉了只土湘雞,端着湯,餵給虛弱的產婦。

屋內除開油燈床頭,周圍一片漆黑,微黃的燈火下,黃土牆的小屋,顯得格外寒酸。

忙碌一天,男人也很疲憊,他坐在床頭的木凳上,頭依着土牆,睡著了。

那一夜,枕邊的嬰兒,一聲未啼,只是呼呼睡着。

而接生產婆,回家不久,便起誓不再接生,自瞎雙目,毒啞喉嚨。

她深知,仙靈降世,必經萬劫,泄露天機者,將萬劫不復。

聯想日後若失言有誤,必是性命之禍,熟思良久,這才自瞎雙目,失了語言,只求換一個性命無憂。

《劍歸來》歡迎各位讀者加群討論,同時感謝給作者提出寶貴意見。(QQ號1027614380)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