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線閱讀別逼我跪下求你臣服!在哪裡看?

在線閱讀別逼我跪下求你臣服!在哪裡看?

2022-05-11 22:08 作者:躺平不擺爛

章節介紹

男主王權謹龍族,和鳳族鳳黎析綁上龍鳳情緣結在世間歷劫,但是倆人性格不合,無論怎樣都走不到一起甚至損傷了歷劫世界的本原,天道派遣規則修復着試圖尋找代替鳳黎昕的人以切斷王權謹和鳳黎昕的情緣,三次逆轉時空,他們選擇了天道系統推演出來的可能性最大的左星和,但是卻被順帶…

在線試讀

第1章 惡魔重生

精彩節選

——(不想看楔子的往後翻,從分割線處開始看)——

桃怨深谷,為冤鬼所踞,裹挾貪痴嗔,除名蒼穹內不入輪迴中。

茲囚徒水仲卿心生罪孽,怨氣橫天,行事無道,自絕其命,遂流放至此,不得超生。

當攝魂鏈鬆開的那一刻,水仲卿緩緩睜開雙眸,充斥無盡幽怨的墨綠色眸子向下俯視,他立於空中,足下三尺,鬼怪歡慶,為新食物的到來。

目眥欲裂,有首無身的怪物頭骨被拔掉舌頭,倒拿在水仲卿手中,又被一擲穿透另一鬼怪的胸腔。

腳下是堆積如山的屍骨,前方是數不盡的冤鬼。水仲卿眼中沒有任何神采,無欲無情,若行屍走肉,只有那墨綠色的瞳孔隱隱散發紅芒——標誌着煞鬼將成!

忽然,不遠處一道銀光衝天而起,一眾惡鬼冤魂驚嚇得四散逃竄。銀光降落在水仲卿面前,化成與之身材相仿得人形光團,朝着水仲卿伸出一隻覆蓋著銀白鱗甲的手。

「你已一無所有,又掙扎無力,不如獻祭靈魂,我可助你。」光團傳出的聲音空靈又滄桑。

水仲卿神色獃滯,似乎無法理解光團的言語,遵循着本能,抬手將其一掌拍碎。

可那光團又化成支離星光,縈繞在其手掌之上,又順勢而上,攀附在水仲卿身上:「我便當你應了。」

銀白光團有形無質,形若流水,環繞水仲卿流淌,將其四方包裹,卻又擊打無用,掙脫不掉。

「失了心智的傢伙,只有魂飛魄散的下場。」在光團的吞噬下,水仲卿的身影隱隱透明,眸中幽綠化開成淺色。

滴答,滴答,滴答。

鐘擺敲擊的聲音在一片灰濛濛的深谷中響徹,那鐘聲厚重悠長,似傳自在遠方又似來源於在心間。

「這是?難道是日晷!」光團聲音帶着難掩的驚疑。

他在這裡困了萬年之久,從未見過日晷照拂桃怨的冤魂。

「難道,日晷是來帶走這個冤魂的?」光團揣測着,攀附在水仲卿身上的光芒忽明忽暗。

也許這也是他的生機。

於是,光團拼盡全力,將銀光滲入水仲卿靈魂更深處……

水仲卿似乎被鐘聲喚醒些許神智,下一秒,魂魄撕裂的疼痛接踵而至,他面色扭曲的半跪在地上,又似乎感覺到什麼,帶着些許迷茫仰頭望天,身影也在一聲聲鐘聲里漸漸消失。

「日晷逆行,時光回溯,前事重來,因果莫論。」略有稚嫩的女聲莊嚴的宣誓,隨即與逆轉的時間一同消失無蹤。

—————————————————————————————————————

審訊室內

兩名身穿制服的**端坐在長條辦公桌上,表情嚴肅的審問着對面椅子上的水仲卿,「請配合我們的調查,從實交代出你殺人的過程。」

水仲卿雖然雙手被拷在椅子兩側扶手上動彈不得,身子卻慵懶的靠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桀驁的眉眼中儘是目中無人,「膽子不小,連我也敢審,看來你們是不想要這份工作了。」

「你!」其中一人通紅着臉一拍桌子奮而起身,「你不要太過分,就算你是富家少爺又怎麼樣,王子犯法也與庶民同罪。但凡你有良知都不該幹這種事情!我今天話就撂倒這裡,哪怕丟了飯碗,我也要送你進去吃牢飯!」

水仲卿被指着鼻子罵了一通,本來就不太好看的臉色直接陰沉下來,嘴角勾起一抹譏笑,「廢物,你試試?」

水仲卿的話徹底激怒了其中那名本身就處在理智臨界點的**,他箭步衝到了水仲卿面前,掄拳朝着那狂妄自大的臉揮了上去。

「冷靜,你別衝動啊!」遲一步反應過來的同事連忙趕了過來,將再次提拳的暴怒**攔下,「不能動手啊,小劉。」

「你這個人渣、敗類!你知不知道受害者可是有五個孩子的單身母親!沒有母親,你讓那些孩子該怎麼活啊!」那名暴怒的**還在憤怒咆哮着。

水仲卿似乎被那一拳打的有些懵,大腦發出警戒的嗡鳴,伴隨着恍惚感的是一種被什麼東西破顱闖入的劇痛。

錐心刺骨的劇痛,讓水仲卿面容猙獰起來,哀鳴從緊咬的齒間流露。

此時他只覺得一股陰寒刺骨的氣息碾壓着他的每一寸神經,然後由內至外的想要突破血骨,爆破出來。

這股破竹之勢連帶的水仲卿整個人也端直得衝撞起來。

在他身旁的兩名**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勁,連忙停止了爭執,聯手想壓下水仲卿。

但意外的,水仲卿力氣大的出奇,竟然一下將兩名同為成年人的男**掀翻倒地,直接迎着對面的牆壁轟然撞了上去。

強烈的震痛似乎減緩了水仲卿大腦的刺痛,他神情獃滯的扶着牆壁,憑藉著本能將腦袋撞了上去,一下,又一下。

在審訊室外待命的兩名**發現不對後,立刻沖了進來,看見這一幕後,震驚了一瞬。

「快按住他!」其中一人拉住水仲卿咬着牙憋着聲音催促。

在四人合力下,水仲卿終於被控制在了地上,一名警員拿了鎮定劑給水仲卿注射上。

又是一陣掙扎後,水仲卿漸漸失了力氣,兩眼一翻昏迷過去。

「你們倆先送人去醫院,小劉和小李,你們倆和我去向隊長報告剛才審訊的情況。」其中一個年紀稍長的**經驗老道,對於這種突發情況有條不紊地作出安排。

——————

這裡的一切都是漆黑暗淡,只有一個人邁着步伐走來,他穿着貼合的淺灰色西裝,頭髮梳得一絲不苟,嘴唇帶着抑制不住的興奮笑容。

在這沒有光的世界裏,水仲卿甚至可以看清他精心打理的捲髮,卻無論如何看不清楚他全部的容貌,他的五官,除了嘴巴,其餘的都被黑色遮掩。

那個人將手上的文件舉起,扔向水仲卿,數十張白紙文件如同風吹花落般散在水仲卿面前。

水仲卿低頭,瞥見一張白紙上寫着水伯寅三個字,瞳孔猛然收縮,視線轉移,他又看見水伯寅三個字前面還加着死者兩個字。

水仲卿徹底慌了神,連忙撿起另一張紙,諾大的文件上漆黑醒目的寫着——死於心臟病,他不信邪,抖着手抓了幾次才重新拿起新一張文件,卻發現是死者水伯寅的火化單。

不,不可能,不可能!

文件從水仲卿手上滑落,他卻毫無知覺似的保持着觀看的姿勢,神色獃滯。而灰色西服男人得意的笑聲在幽靜中異常的刺耳。

「哥——」水仲卿悲憤的仰天長嘯。

————————————

躺在病床上的水仲卿無意識的呢喃一聲之後,幽幽從夢中轉醒,目光已然充斥着悲痛。

他遲緩的恢復情緒後,有些茫然的打量着眼前陌生的環境,推測着自己似乎是在醫院的病房。

而門外,正傳來兩人的爭執聲。

「你們沒給上級報告清楚嗎?以病人現在的精神狀態,需要的是住院靜養,他們居然還要求提前將人送入監獄。」

「我當然說清楚了,但是這就是上級的命令,我們只能服從。」

在一陣沉默後,三五個身穿警服的男子推門而入。

為首的男人正對上水仲卿黝黑的目光,心中一凜,忽然覺得有些膽氣不足,但還是硬着頭皮說道:「你醒了。我們接到上級指示,需要即刻押送你前往指定監獄。」

「哪裡?」水仲卿的目光越加幽深,啞着嗓子問道。

「……五業無間」男人回答的有些膽顫。

五業無間,堪稱人間的阿鼻地獄。凡有耳聞者,都對其心懷恐懼。那裡關押的囚犯類及全球,且各個都異於常人,如同嗜血濫殺遊戲人間的撒旦惡魔。

曾有人說:這些魔鬼如果不加以約束,總有一天會毀滅世界,並且理由僅僅是因為想這麼做而已。

那裡也被稱為刑罰之地,常人一旦進去,便如置身十八層地獄一般,生不如死。

眾多恐怖傳言亦是百聞不如一見,其可怕程度水仲卿卻一清二楚,因為他已經領略過一次了,在他上一世的時候。

沒錯,他似乎重生了。

腦海中被強硬塞入的便就是他前世的記憶。

而這段記憶告訴他,不但自己的哥哥會因為心臟病意外去世,連自己也會在萬念俱灰下怨死在五業無間。

前世,被困在監獄的他無法了解到外界傳遞到的一切信息,甚至連他哥哥都不知道他被關押的地方。可是,就在他入獄的都三年,有一個人過來探望了他,並且帶來了他哥的死訊。

一想到哥哥的死,水仲卿心中就有着抑制不住的暴虐,但現在他無法反抗也無力反抗,能做的只有拼盡全力將其壓制住,偽裝成安穩的樣子被他們押送去往監獄。

五業無間地處在一處四面環海的海島上,無垠的海水將一切逃生希望斬斷。參天的鐵柵欄杆更進一步限制了囚犯的活動範圍。

而籠中之獸,匍匐在地,做着困獸之鬥的血腥表演,又等待着伺機而動的逃離機會。

在處理完交接手續後,水仲卿被帶上手銬,乘坐調來的直升機登陸了這座地獄海島。

他們停在一處靠近海岸的小型停機坪上,那裡有幾個穿着印有五業無間獄警服字樣的獄警早已等候在旁,待水仲卿出來後,便換由他們押送。

水仲卿垂着眸,全程一言不發的跟隨他們進行着入獄的登記流程。

「小呂,你拿着這些材料帶着他把東西一領,就送去牢房吧。」辦理登記的警員從打印機中拿出材料,遞給警員小呂。

可這時,卻有另一隻手先一步將材料拿走,小呂見材料被搶走,原本有些惱怒的,卻在看清拿走材料的人後微微一愣,溫順的叫了一句,「韓警司。」

韓警司傲慢的點點頭,對一旁默不作聲的水仲卿說道:「你,跟我走,我帶你去領取這裡的囚服。」

「呦,韓警司這是來體驗民情了?」這時,辦公室後方位置,響起一道陰陽怪氣的嘲諷。

韓警司瞥了那人一眼,有些不高興,但還是什麼也沒反駁,冷哼了一聲便轉身走了。

水仲卿睫毛微顫,跟着韓警司去了該樓的地下負一層,進了一個倉庫一樣的封閉房間,並按照對方的指示,換掉了身上還算嶄新的病患服,穿上了一身灰撲撲的五業無間專屬囚犯服。

可哪怕落魄至此,枷鎖在身,一身蕭條囚服也讓韓警司看的直吞口水。

千言萬語無外乎一個美!

水仲卿的美不光是他繼承父母的妍麗樣貌,鳳眼丹唇,俊眉挺鼻,晴目黝黑天生含情三分,更是他那通身矜持氣派以及貴公子落魄後的破碎感。

那樣的美麗又脆弱,誘|惑着貪|欲的滋長。

「別那麼喪氣,五業無間雖然恐怖,可是如果能有人依靠,後邊的日子可好過多了。」韓警司早已悄悄摸摸鎖上了庫房的鐵門,盯着水仲卿的目光散發出毫不掩飾的貪婪,人也移步緩緩朝水仲卿靠近。

「依靠?你是在說自己么?」水仲卿終於抬起了眼皮,露出了被遮擋了一路的陰鷙眸子。他的目光在那位警司的身上輕輕一落,帶着俯視螻蟻的輕蔑。

韓警司聽了,笑容卻越發猥瑣,從腰間抽出電|擊|棒,步伐也變得急切:「我就喜歡嘴硬的,看我好好收拾你。」

「你倒是,查的很清楚么。」水仲卿只是靜靜站在原地,無視韓警司的逼近,像是放棄了抵抗又似乎是沒將對方放在眼裡。

韓警司在靠近水仲卿後,目露興奮的舉起手中的電|擊|棒。

就在這一剎那間,水仲卿終於動了身,抬腳直接踹上了對方的(無了)。

韓警司痛苦的嚎叫一聲,下一秒手中的電|擊|棒被水仲卿踹飛,接着水仲卿反手一繞一拉,手上的拷鏈便勒着韓警司的脖子拖到了自己懷裡。

「我聽說,被囚犯殺死的獄警,最後的結局就是拋屍大海,你要試試么?」水仲卿微微俯首,湊到韓警司耳邊啞着聲音說道,那雙垂眸鳳眼中殺意森然。

脖頸間的鐵鏈緩緩收縮,胸腔的空氣被寸寸剝離,攀爬在生死邊緣的恐懼讓那韓警司膽顫的奮力搖晃身體,無助的發出嗚咽的求饒。

水仲卿置若無睹,手上的力道還在一點一點的收縮。像極了貪玩的貓咪惡趣味享受着折磨食物的樂趣。

當窒息感即將到達極限的時候,韓警司拚命揮舞着雙手投降做最後的掙扎,卻依舊只能無助的感受着胸腔的氧氣流失殆盡,最終人也昏死過去。

水仲卿並沒有鬆手的打算,手上的力道還在加重。

那雙冰寒的眸子淬上點點熒光。

就在這時倉庫大門傳來細微的動靜,水仲卿耳朵微動,他抬眼瞄了眼大門處,有人來了。

猶豫片刻還是鬆了手,把將死未死的人踹到了一邊。

真是麻煩。水仲卿蹙眉,眼眸再次恢復了深沉的黑色。

活動着手腕,水仲卿先是在倉庫中搜尋了一番,意料之中的一無所獲。

於是,水仲卿給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對着大門的方向說道:「還不出來?」

在一陣沉默後,倉庫的鐵門被從外面推開,一個披着風衣,身材消瘦的男人走了進來,疑惑道:「聰明,什麼時候發現的?可別說你是在詐我。」

出現的男人水仲卿見過,正是之前在辦公室出言諷刺韓警司的人。

「你撬鎖的時候,我聽到了。」水仲卿說道。

面前男人雖面貌普通,卻極有氣質,尤其是他那雙吊稍三角眼,像極了狩獵的惡狼兇悍又冷漠。

此時,他只是冷淡的撇了眼地上昏迷的胖子,對於水仲卿的眼中帶着讚許,「看來,你是找我有事了?我倒是可以幫你處理了這個傢伙。」

「那倒不用,我只是看你撬鎖這麼辛苦,叫你進來坐坐,」水仲卿可沒興趣陪對方演這種假仁假義的把戲,指着地上昏迷的警司,「順便送點見面禮。」

一個說要賣人情,另一個則是送禮物,兩人心照不宣開始了交鋒,心知肚明這是主動權的爭奪,誰贏了,對方就得聽命。

「我要一頭種豬幹什麼?看着都影響食慾。」男人對於地上的人,連厭惡都懶得掩飾。

「沒用你跟着他幹什麼,總不能是暗戀吧。」水仲卿似乎有了點精神,他邪氣一笑,恍然大悟道,「原來你好這口。」

男人聽了這話,平靜的表情崩裂,此時他甚至寒惡的驚起得雞皮疙瘩。

「那你想幹什麼?」男人似乎是妥協。

「很抱歉,剛過來就失手捏死了一位警司,這位獄警先生要不要想想該怎麼向上級報告。」

說著,水仲卿懶洋洋的站起了身,往倉庫外走出,和男人擦肩而過時,雙方對視一眼,其中暗示明顯:人我殺了,『屍體』怎麼處置隨你。

男人站在原地,沒有阻攔。

少了一名警司,沒人會追究,但是空了一個職位,可是不小的誘惑。

男人對那位警司的厭惡毫不掩飾,水仲卿給了他一次動手和晉陞的機會,而自己替他承擔責任換取合作主動權。

這是個不錯的交易。

不過,意外的,水仲卿剛出倉庫不久,男人也走了出來。

水仲卿面色不變道,「這麼快?」

「我嫌臟。」男人嫌惡的整理了下袖口,「而且,比起屍體,我喜歡叛徒。」

「什麼意思?」水仲卿偏了偏頭,若有所思道。

「你應該很想出去吧,我給你個機會。」整理完袖口,男人將手插在兜中,氣定神閑的看着水仲卿,「從今天起,韓銳意,也就是那個胖子,會沉迷你的美色無法自拔,並在你的引誘下,甘願給你傳遞無間的消息,協助你逃出這裡。友情提示,信息真實有效。要試一下嗎?」

「你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盤。」水仲卿斜倚在牆,看向男人的目光裡帶着淡淡的探究,他有些疑惑,上一世監獄裏有這麼一號人物嗎?

叛徒的帽子可大可小,小了可以輕易除掉一名警司,大了甚至可以將其背後的勢力或人也拔出。

「不過條件很誘人,祝我們合作愉快。」水仲卿不再遲疑,伸出手,表示接受這個交易。

不過,刻意咬重了最後四個字,眼裡亦是明晃晃的警告。

「放心吧,我可沒什麼職業道德,不會過河拆橋的,祝我們合作愉快。正式介紹一下,我叫韓銳意,裏面那個胖子叫韓銳精。」男人笑得時候雙眼眯起,像極了沙漠里的藏狐,將狡詐藏在憨厚之下。

相似的名字,顯然出於一個家族。韓銳這是意在告訴水仲卿,他們進行的是一場家族內鬥。

水仲卿微微勾唇,笑不達眼底,「水仲卿。」

「我知道,水氏集團的小公子么。」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