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鄉野絕世神醫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小說鄉野絕世神醫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2022-05-11 22:10 作者:一隻小小的烏龜

章節介紹

半夜隔壁丁香姐發來邀請:「小鵬過來修電視機」 蘇鵬:「香姐饒了我吧……」 王二狗帶着小弟勃然大怒:「敢綠我?給我剁了這蘇家小子」

在線試讀

第6章 我喝?不!你喝

眼前的景象讓丁香呆住了,等看清楚後,目中不由得露出了神采。如果說以前的蘇鵬有種斯斯文文的感覺,讓人喜歡到骨子裡。那麼現在,就有種陽剛之氣,舉手投足給人無與倫比的安全感。

心花怒放。

雙眼迷離。

快!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的時間,就已經被反殺。特別是在即將得手的一瞬間,心裏確確實實感受到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恐懼和絕望,似乎已經在死亡的邊界線走了一趟。

怒!

極致的怒火出現。

楊三娃雙目通紅的看着。

剛才有多恐懼,現在就有多憤怒。我!桃花村三娃,虎爺的得力助手、頭號大將,村裡人看到了誰不恭恭敬敬喊一聲三哥或者三爺。

偏偏被一個病人給擊倒了。

這事情傳出去。

還怎麼混?

特別是一直想謀權篡位的王二狗知道後。

又將會得到什麼樣的羞辱。

「不懂事?多擔待?老蘇頭!你是不是在做夢?今天不劈死他,我的姓就倒過來寫。」憤怒到極致的聲音響起,他如一頭被挑釁的老狼王,恨不得把眼前這個男人生吞。

地上躺着的一個混混並沒有反應過來。

想着耳邊的話。

不假思索對着身邊的人詢問:「三哥的姓倒過來寫,應該怎麼寫?」

「滾!」楊三娃咆哮,用力撐着手,想要坐起來。卻發現不管怎麼用力,都沒有辦法使上力氣。雙目中的怒火再次化為恐懼,這是對未知的恐懼。

聽着這些威脅。

蘇鵬沒有出聲。

他一步步走過去。

對着楊三娃的手腕就是一腳。

「疼疼疼……蘇家小子!你想死是不是。」眼睛瞪的很大,多少年了?在這村子裏,從來都是我砍別人,什麼時候別人敢欺負到我頭上了?楊三娃想不明白,目光看向一旁。感覺這個時候的蘇大友也不一樣了,變成格外冰冷。

「是不是想死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們如果不把酒喝完,一個也走不了!」蘇鵬的聲音理智、冰冷且無情。

目光看向一旁發獃的女人。

對着她說了一句:「和我一起把酒搬過來。」

「老蘇頭!你就這樣看着是不是?我告訴你,這事情沒完。」看着走向三箱白酒的丁香和蘇鵬,心裏怒火中燒。然而身體卻沒有辦法用出半點力氣,彷彿被什麼東西封住了一般。

前一刻。

還畏畏縮縮的蘇大友。

此刻。

彷彿換了一個人。

他快速跑向楊三娃。

對着他的手腕就是一腳。

「砰!」

巨大的聲音響起。

楊三娃和兩個混混全部都吃驚的瞪大了眼睛,做夢也想不到,他居然有這麼兇殘的一面。耳邊響起,宛如惡魔一樣的聲音:「既然沒完,我們還說個鎚子!」

「好!一家人都求死……」楊三娃氣的吐血,強行忍着疼痛,對着他們大聲說著。

旁邊的混混反應過來,扯着嗓子大喊,語氣中滿是恐懼的情緒:「你們用了什麼妖術,我為什麼沒力氣了。該死!你們都該死。」

「我只是亂了你的五行,封了你的經脈,自然就沒有力氣了。」蘇鵬隨口說著,一手提着一件裝滿白酒的啤酒瓶走了過來。

「砰!」

又是一道聲音響起。

目光變得格外鋒利。

濃郁到極致的酒香迎面撲來。

拿着一瓶酒放在楊三娃的面前:「我也不欺負你們,一人一件白酒,喝完立刻滾……」

「妖人!妖人……」恐懼的情緒毫不保留的瀰漫開來,除了這個兩個字外,他們找不到任何其他的詞彙可以形容。

蘇鵬不在乎。

看着他們。

聲音拔高几分:「一句話!喝不喝。」

「喝!」

人在屋檐下。

不得不低頭。

楊三娃的恨意宛如實質般匯聚在這個字音上。

「都站起來喝!總不至於讓我們喂你們。」蘇鵬冷冷的看着,這些人的心思如何不知道。以前就不怕他們,現在接受完傳承就更不怕他們了。

三支肉眼不可見的針消失不見。

楊三娃以及他的兩個小弟,重新獲得對身體的掌控,下意識以最快的速度站起來。與此同時兇橫的目光,集中到蘇鵬的身上。

只要三哥發話。

他們就能撲過去一雪前恥。

「還想打一場?」蘇鵬對着他們詢問,似乎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認真去聽,能感覺到,他還有種欲欲躍試的情緒在裏面。

「咕嚕!」

楊三娃狠狠咽了口唾沫。

強行壓下去拚命的想法。

好漢不吃眼前虧、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一個又一個詞彙和句子在心中不停的出現,企圖用這樣的方式安慰自己。

「喝!」

小子。

我會報復回來的。

不就是喝酒嗎?

等我喝完,以後有的是時間,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咕嚕、咕嚕、咕嚕……」

濃郁到極致的酒香迎面撲來。

楊三娃拿得起放得下。

拿起一瓶酒,仰起頭不停狂飲。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離開這裡再說。至於其它的事情,不是現在能想的。

「這……」

兩個小混混還想掙扎一下。

不過看到三哥都成了這個樣子,只能露出比哭還難看的樣子。又回想到剛才的詭異景象,只能乖乖認慫。

「兩位!你們看着辦吧。」蘇鵬對着兩個混混說著,嘴角翹了起來。

這個笑容。

在兩個混混的眼中,不亞於惡魔的微笑。

「喝!我們喝……」

什麼話都不敢多說。

一個混混慌忙拿起一瓶酒,開始瘋狂的喝了起來。

反抗?

不存在的。

先把事情弄明白,然後再過來報仇雪恨。我呸!什麼五行,都是扯淡。多少年了,從來沒有如此憋屈過。眼前這局算是輸了,但很快就會連本帶利的還回來。

「咕嚕、咕嚕、咕嚕……」

楊三娃等人仰着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喝着白酒。一瓶又一瓶啤酒瓶被喝光,隨後又拿出一瓶,再次喝光。

記不清喝了多少。

唯一知道的就是空瓶正在逐漸變多。

「不要停!」

「給我繼續喝。」

蘇鵬對着他們催促,臉上布滿了殺意。如果不是自己恰巧接受傳承,那麼眼前三件白酒,就會全部被爸爸喝光。

能不能喝完不說。

就算喝完後還留下半條命.

就真以為事情完結了嗎?房子還會被霸佔,妹妹也會被強迫帶到鎮上,成為李虎的搖錢樹。不就是錢?可以!我能還給你們。

只是不知。

還了之後是否受得起。

他們三個無非是沖在前面的小蝦米。

而現在做的。

不過是一點利息而已。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