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凡哥,別吹牛了全文在線閱讀洪荒:我混沌珠,專坑女媧

凡哥,別吹牛了全文在線閱讀洪荒:我混沌珠,專坑女媧

2022-05-11 22:11 作者:只吹調不吹牛

章節介紹

【無敵爽文】+【洪荒陰謀論】+【女媧、后土】 王凡降臨洪荒,綁定專坑女媧系統 女媧:「王凡道友,吾跟你有什麼仇恨,這麼坑吾?」 悟道蒲團被坑走,靈寶被坑走,道場被坑走,就連聖位也被坑去,最最過分的是自己最後被坑成了王凡的道侶 女媧簡直要哭暈過去 王凡:「嘿嘿!…

在線試讀

第5章 引禍東王公

作為天道的代言人,在合道之前,鴻鈞必須要將變數抹去。

雖然看不清王凡的跟腳,但只要王凡坐上悟道蒲團,在天道指引下修行,那便會受天道管制。

這樣即使他現在是變數,只要受天道管制,以後也逃不出天道的掌控。

對於三清,身負盤古開天遺澤,於這片洪荒中有大氣運。

對於接引和准提,鴻鈞和羅睺一戰引爆西方靈脈,導致西方凋敝,鴻鈞因此欠下因果。

唯獨對於女媧來說,只是以後需要用到她的造化法則。

即便女媧不成聖,另一人代替,也無關緊要。

鴻鈞打定主意,這才現身開口道,

「就依現在位置,無需再變。吾現在開始講道。」

聖人既然發話了,眾人自然不敢再說。

只是瞅着王凡的眼神中流露出不滿、嫉妒。

見鴻鈞如此說,王凡忙起身道,

「鴻鈞聖人,貧道王凡。吾有一個請求,還望聖人准許!」

「說吧。」

王凡站起身來,指着眾人中的一人,

「吾請求聖人,將吾這個蒲團讓給這位道友坐。」

嘩!

眾人一片喧嘩。紛紛轉身看向王凡所指的方向。

那人一身青衣,正一臉驚喜的愣在那裡,感覺像是做夢。

「怎麼是他?」

「哼哼!他雖然跟腳、修為都還不錯,但也不過是馬馬虎虎。論資質,還不如吾有聖人之姿!」

「讓給東王公,吾等不服!」

……

鴻鈞一言不發,只是看了王凡一眼,眼眸中黃光一閃,瞬間消失。

王凡只感覺渾身冰涼,如墜冰窟。

就感覺在鴻鈞面前如同赤着身一般,毫無秘密可言。

果然是聖人手段!

卻不知相比之下,鴻鈞更是吃驚。

他剛才用上了「大鑒定術」,作為三千大道法則之一,該術可獲得受術者的全部記憶。

沒想到卻發現王凡的腦海里一片空白,空無一物。

難道這人是白痴?

這是鴻鈞的第一想法。

當然,他馬上否決了這個想法。猜不透,看不透。

鴻鈞終於被王凡引起了興趣,低聲道:「為何?」

王凡心想,為什麼,那當然是他招惹了我了,他不死誰死?

當然他表面上一副對東王公肅然起敬的樣子,

「東王公者,美男子也。吾既瞻仰其絕世風采,又佩服其非凡跟腳。願意將位置拱手相讓。」

眾人聽了,紛紛咂舌,這是什麼破理由啊?

唯有東王公,聽了王凡的誇讚,瞬間感覺自己行了,昂然挺胸,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

這次自己可算是在一眾大能面前露足了臉。

所謂自誇永遠不如他誇,何況還是一個素未謀面的人,一上來就對他如此崇拜。

他沒理由不飄啊!

鴻鈞沉默半晌,點頭答應:「善。」

「好好好!來來來,東王公道友,快來坐啊!」王凡熱情地向東王公招手致意。

「恭敬不如從命,那就多謝王凡道友了。」東王公滿面春風,幾個踏步來到前面,坐在了原本屬於女媧的蒲團上。

心想,王凡道友這人不錯,能處!

他卻不知道,因此和女媧結下了因果。本來就是量劫中的炮灰,現如今更是加快了進程。

「好了。現在聽吾講道。吾共講道三次,每次三千年。此一講,將為爾等細講洪荒仙道以及三千法則。」

「爾等靜聽!」

「道可道也,非恆道也。名可名也,非恆名也。無名,萬物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也。故恆無欲也,以觀其眇;恆有欲也,以觀其所徼。兩者同出,異名同謂。玄之又玄,眾眇之門。」

「……」

聖人講道,不同凡響,每一句話從口中吐出,均化作金色祥雲,凝聚道音,懸浮於空,照耀山河大地。

眾人或喜或悲,表情不一,更有甚者,手舞足蹈,如若痴狂,均是陷入悟道狀態。

除了王凡,每人最少都是大羅金仙初期境界。

最低的都已開放天地人頂上三花之一。

如今聆聽聖人講道之下,頂上天花全開,而那些大羅初期的地花也在緩緩開放,大羅中級的最後一朵人花慢慢打開。

而向三清、西方二人組這樣本身就是大羅後期修為的此刻更是頂上三花完全盛放,循環不息,氣勢極盛,竟是已達到了大羅金仙巔峰境界。

鴻鈞一講之下,竟然讓每個人都進階了一個小境界,無愧聖人之名!

「好了。三千年時間已到,此次講道結束。」

眾人這才紛紛從頓悟中醒來,察覺到自身修為的提高,大喜之下,紛紛拜服。

「多謝老師!」

授人解惑之恩是為師。

鴻鈞聲音里仍是沒有一絲感情。

「爾等如有疑問,可現在提出。」

「老師,如何才能證道?」東王公此刻修為也是到了大羅後期,問出了關鍵一問。

「大道三千,條條皆可證道。爾等日後便知。」

「老師所講為修元神之法,吾等巫族不修元神,如何才能證道?」說話的卻是王凡身邊一黃衣宮裝女子,身材嬌小,長相極為可人。

正是十二巫祖中唯一前來聽道的后土祖巫。

「無法證道。不過爾等巫族自有爾等的機緣,耐心等待即可。」

后土臉上現出迷茫之色。

「王凡小友,你已突破到大羅金仙境界。可有什麼疑問?」鴻鈞突然抬頭主動沖王凡來了一句。

之前講道之時,眾人頂上三花紛紛開放,鴻鈞細觀之下,除了三清、女媧等寥寥幾人花開九品,天資過人之外,其餘都是七品之下。

而最讓他關注的王凡,頂上三花中的天花開放,卻是有九品之數。

這讓他放下心來,九為天道之下之極數。

雖然資質不錯,但也不過和三清一樣而已。

「並無,老師。」王凡嚇了一跳,恭恭敬敬答道。

只有他自己知道,鴻鈞這次講道對他受益最大。

其天花已開,竟是達十二品之數,和盤古一個級別。

相比之下,混沌神魔之一的鴻鈞也不過是花開十一品而已。

只不過是混沌珠刻意遮掩之下,連鴻鈞也無法察覺而已。

「好了。下次講道千年以後。爾等散去吧!」

鴻鈞說完,已經消失不見。

眾人均是有些不舍,沒有立即離開,趁熱打鐵,鞏固起自身修為。

唯有女媧、准提等幾人,各自在人群里尋找王凡的聲影。

卻哪裡還有王凡的蹤跡?

原來,王凡自知得罪了不少人,在鴻鈞離開之前,已經悄悄離開。

此刻已經身在三十三天外混沌之中。

正想回到洪荒大地上尋找一道場,閉關修行。

一隻芊芊細手卻在背後拉住了他,

「王凡道友,你惹了吾等,還想一走了之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